×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日记 [2005年12月30日] 夜很深了(十九)

发表日期:2005-12-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从昨天下午接了你一个不到一分钟的电话以后,就在晚上一直打你那个手机,一直都不接,一直都不接。
博友的分析是对的。我们这只能算是一段情而不是爱情。那这样的一段情感继续下去又有什么作用呢?能起什么作用呢?起得了什么作用呢?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你生活在那样的一个天地,冬日的温度始终没有超过十度,又是寄人蓠下,虽是亲戚,不用也没有脸色可以看看,你也总是觉得不太好,可你是有家的呀,你哥不给你回那个家,还把你父母也赶了到别处去住了,那又是家吗算是家吗还可以称其为家吗?
马上要过传统的春节了,那样的家是不能回了,你要到哪去住呢?
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家庭观念被你们家里的谁给破坏了?有一个家为何不能回?亲戚家又能住多久?这些都是问号。又还有多少问号?
我这里是完全可以住下来的。一两天,二三天,十天半月,一月两月,一年两年,都是可以的。你又为什么不同意?
所以,情感这个鬼东西是不需要过多去深究了,深究也没有什么新意思。
而我,可是我,偏偏是位认死理讲责任,重情感讲义气的人,这就难了自己。
所以我还是在给你电话,其实,再打电话好象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又不甘心。
不甘心什么,不甘心你被别人抢走了,不甘心你被别人骟走了。
我又在当心,当心你住哪,担心你吃啥,担心你冷,担心你热。
也许这就是情了。
不了情。
负债情。
透骨彻心之情。
没有回味没有滋味没有意味没有情味。
这算是什么情咧?!

作者:诗芸诗钊

《日记 [2005年12月30日] 夜很深了(十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诗芸诗钊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