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日记 [2005年12月26日] 夜很深了(十七)

发表日期:2005-12-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下班回家,正开着车呢,你就打电话来,我没有接,到家刚上楼你又打来,接了。
你说,中午你发短信来手机在充电没有看到,你什么意思?
想到一些事情我把想法告诉你难道不可以吗?
那你说什么和北京之行一样,我告诉你,我现在己经改了很多了,不管怎么样都好,我都会正当对待的,我没有改变。你在干什么?
我母亲手疼不能动,我要做饭菜。
那我明天就过来,帮你。
不用了。
妮儿他们不回来吃饭吗?
不一定。
我还是那样子说,我不会改变。过完春节我就过去做饭洗衣照顾你和你妈妈。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不要累坏了。好了,不跟你说了,你忙去吧。
那个你所指的中午发的短信,我不就是说了我们相识两年了,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这次同在北京一样,你只呆了一天就又走了,长相思何时才有可能变成长相守?我不知道属马的你就这么喜欢从南到北地跑来跑去,千里马也有歇脚的时候呵,可你呢,丢下我们就远走高飞了。
不管怎样,听完电话,心情还是好了很多了,想到你的不容易,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冬天阳光下,南国特有的温情似乎也变得暖和起来,我说过,我们不需要太多的生活元素,在小资们到处提倡简单生活的今天,我们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自我意识的放松和放弃。
我们
不要醉生梦死
不要生离死别
不要缠缠绵绵
不要唏唏嘘嘘
不要唧唧我我。
我们只要
心在一起地生活。

作者:诗芸诗钊

《日记 [2005年12月26日] 夜很深了(十七)》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诗芸诗钊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