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日记 [2005年12月24日] 夜很深了(十五)

发表日期:2005-12-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你在宜昌打的电话,在这平安之夜来临前给我打的电话,让我好一阵激动,也让我好一阵心痛。
你在18时19分短信中说,我们从相识到相知,你给予我的一切,我将终身难忘!认识你两年,我没有和你过个生日,对不起!请相信我!
看到短信,我开始有点不想理,是因为马上要过生日了你也知道,反而选择了离开。在车站,我送你,我站在车前,你坐在车里,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对望,你的微笑我看见了,我因为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在呵,怎么也打不开笑脸。
我知道你是不想面对我的家人和朋友,可这又有什么关系?我都可以面对你为什么不可以面对?我都可以坚强你为什么不可以坚强?我都没有心虚你为什么要心虚?就因为你母亲的一句话呵!
所以我不想理你,一直到现在。
两年里,你我在一起的时间不到十天半个月,常常是以小时以分钟来计算,而那样的时光又过得特别快,用春宵一刻值千金形容,一点都不为过。你总是有理由说走就走,毫无商量的余地,那我还有什么值得留念的呵?要爱有理由要走有理由有什么理由可以证明你的心是真的呵?
在玉林你等车,也在电话里说我心虚了,我没有,真的没有,有的只是上面那些原因在折磨我在打击我在摧残我!!
在宜昌的电话中你还在笑嘻嘻地说我不只一个意中人,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也让你说去吧,无所谓了!心冷了,在这冬日的深夜。
让时间记住这一切吧!

作者:诗芸诗钊

《日记 [2005年12月24日] 夜很深了(十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诗芸诗钊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