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夜很深了(十四)

发表日期:2005-12-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微笑是最美好的
体现了许许多多
难以言传的感情
含蓄,友好,
率直,真诚
微笑
是笑之国度的国王
是笑之花海的牡丹

 

 

转眼就到了七月,长沙的朋友来海边度假,晚上约他们到三本喝茶。

粤式茶楼最大的好处是它制造的亲和力非常强烈的气氛。小茶桌三五人围坐,茶不外乎菊花,乌龙,普洱,铁观音,茶点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茶楼里灯火辉煌,落地玻璃窗将大街的景观和灯火也收入茶楼,里外交融,红尘摇曳,车影流光,推杯换盏,别有风流。

这个时候,是不能没有燕在旁边的。朋友也想见见她。

燕来了,穿一身黑,T恤,牛仔,青春。

我的朋友似乎也很是欣赏燕的容貌,点评似的调侃道,你那单眼皮最是耐看了。

哦除了单眼皮其他的就很难看是不?

不不不不,我是说如果没有单眼皮的配合,你的靓丽会打些折扣。

你们男人就是十男九色!

话不能这样子讲,应该讲大部分男女还是讲两情相悦。

我说,你们知道北京有个97岁的老人吧,他年轻的时候就写诗,其中有句叫“平生只有双行泪,半为苍生半美人”,他还说,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两件事,一个叫生离,一个叫死别。这些年来,生离死别这种经验太多了,但我还没有失去敏感。我不只爱过一个女人,不会像梁山泊和祝英台那样从一而终,但我每次都爱得很真诚。这个事情可对知者道,难与俗人言也。

什么东西啊不懂。燕说。

懂装不懂就是故意装傻我说。

作者:诗芸诗钊

《夜很深了(十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诗芸诗钊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