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夜很深了(十三)

发表日期:2005-12-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和燕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主要是因为我,忙于一些事务,忙于一些应酬,忙于一些无奈。六月的一个晚上,我和朋友们在一起狂饮,喝得很醉了,夜里十点了,又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喝茶,实际上还是喝酒,插空给燕打手机。

你在哪里?

甲天下。

你过来吗?

你在哪?

我搬家了,住到屋子村。

离你好近啦。

你过来吧。

等下再说吧。

又给哪个女朋友打电话?朋友来催了。一个小时后,全体在酒精的集权统治和高压政策下光荣下岗,各自回家。去燕住处的计划忘到九霄云外了。

第二天,想想这事搞的,怪谁?记得一位外国作家说,对一流头脑的考验,是同时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但仍然能够行动的能力。

看来我是经不起这种考验的。怪谁只有怪酒精,怪谁你说?

热恋中的一种冷漠实际上的罪魁祸首,是播种这种冷漠的你自己。契可夫说,想喝水时,仿佛能喝下整个海洋似的----这是信仰;等到真的喝起来,一共也只能喝两杯了---这是科学。真理哇塞!可以用在热恋的日程中吗?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爱情中是不是有信仰和科学还真不知道。

可是燕要收获猎取这些科学和信仰,关于热恋的。我又并不知情,而且心里还老是扛着一面写满尊严的大旗。

 

 

 

作者:诗芸诗钊

《夜很深了(十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诗芸诗钊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