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红线女:红豆生南国,歌诵粤海情

发表日期:2008-03-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红线女:红豆生南国,歌诵粤海情



    





 


  红线女(1927~  ),广东开平人,生于广州西关,原名邝健廉。13岁师从舅母学戏,初以“小燕红”艺名登台。1942年参加马师曾的太平剧团,逐渐成名。1946年在香港连续一月演出粤剧《我为卿狂》轰动全港。1947年拍摄了《我为卿狂》等三部电影,后共拍摄了70多部电影。1955年回国参加国庆6周年观礼活动,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是年底加入广东省粤剧团。1957年参加第六届世界青年与学生和平友谊联欢节,以《昭君出塞》、《荔技颂》参赛,获古典音乐比赛金奖。1967~1980年,遭受不公正待遇,被下放英德茶场劳动。1984年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独唱音乐会,受到各界热烈欢迎,1990年担任红豆粤剧团团长和艺术总监。2002年获国家文化部颁发的首届“造型和表演艺术创作研究成就奖”。




“满城争说关汉卿,难忘一曲碟双飞”,红线女与马师曾主演粤剧《关汉卿》。



红线女在田间地头上与社员谈心。



1956年红线女随广东粤剧团到北京演出《搜书院》,散场后周恩来总理和红线女等演员一起谈心。




话剧《雷雨》,红线女饰四凤,张瑛饰周萍。




广州红豆粤剧团


大师的历程


红线女:从艺六十余年 红透半个多世纪


    从艺六十余年,红透半个多世纪,在粤剧界,在全国戏曲界,红线女之外,能做到这一点的,实在不多。


  作为粤剧史上的一代天才,红线女的艺术生命持续了六十多年,至今已经演出了近200个剧目,拍摄了70多部电影,国内外观众与专家对她艺术成就的评价之高、之多,不仅仅在粤剧界,而且在整个戏剧界中都是少见的。有专家认为,近几十年来的粤剧,是现代粤剧史上的红线女时代,客观来说,这个评价并不算过分,因为她的影响力已经超越了粤剧艺术的范围,成为岭南文化的一道动人风景,成为中国戏曲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


    从全国范围来看,粤剧未必是观众群最大的剧种,但红线女的名字却几乎是人尽皆知的,很多人甚至是因为红线女这个名字才认识粤剧的。在人数众多的戏剧演员队伍中,红线女之所以能达到她的高度,自然是其与生俱来的嗓音、悟性等先天条件使然,但更重要的,恐怕还是因为她对粤剧的痴迷,使她能够不断挑战自我,不断做出新的探索与革新,不断地获取前进的动力。


    早期跟随马师曾等前辈学艺时,尽管还只是剧团中的第三花旦,但红线女的刻苦好学就已经赢得了前辈们的好评,并且在长期的生活磨练中,涤尽艳丽的铅华,没有沾染上梨园的陋习。即使是在香港大红大紫的时候,红线女也从来没有迷失过自我,反而利用经济状况的改善,更主动地多方面学习古典文学、英文以及其他剧种的特点,这不是一般的戏剧演员可以做到的。后来更因为对香港粤剧环境中的粗制滥造之风深恶痛绝,毅然回到内地发展。事实也证明,她当初回内地的选择是正确的。回来后她出演了自己最满意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如《搜书院》、《关汉卿》、《山乡风云》等,让自己的艺术生涯一直持续到今天。


    正是因为她对粤剧的热爱与痴迷,才创造出独具艺术风采的“红派”艺术,使自己的艺术达到了“随物赋形,沿情造声”的境界。也正是这份痴迷,才让我们理解,即使在“文革”期间她在牛棚里的时候,都要借着吆喝鸡的机会练练嗓子;到七十多岁时,她仍然在为粤剧的发展而操劳,她想到开创动画粤剧电影的形式来推广粤剧,并坚持为片子亲自配音……


    红线女能在粤剧发展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固然与她自身的不断追求不断创新有关,但确切地说,也凝聚了许多人的心血:比如说马师曾,在她的艺术生涯中所起到的作用是其他人所无法比拟的;比如薛觉先,在她艺术道路上的提携与帮助;比如周恩来,他对红线女的殷切期望与指导,一直是红线女奋发向前的动力;比如梅兰芳、程砚秋等前辈,他们对红线女的指点与帮助,也让红线女的艺术探索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如果不是孤立地看待一个人或者一个现象的出现,那么,把红线女放到一个社会的大背景下来观察,或许可以说,红线女的出现其实与岭南文化的氛围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红线女在20世纪30年代登上粤剧舞台时,中国社会正面临迅速的转变,政治、军事的混乱加速了新旧文化的更替。岭南文化既有注重实际与世俗生活的特性,又因为是最早与西方文明接触的地方之一,具有开放性与前卫性的一面。岭南文化的开放性与兼容性,开启了粤剧面对广大市民的世俗之门,必然要求粤剧演员在表演上更为成熟,在形式上做出变革,创新就成为必然。马师曾、薛觉先等做出了许多具有拓荒意义的改革,借鉴并融合了西方文艺中的某些做法。红线女正是在前辈开拓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逐渐超越了单纯的女性媚美的框架,形成了婉约之中又有悲壮的风格,达到了粤剧发展的又一个高峰。如今,粤剧与岭南画派、广东音乐一起,被并称为“岭南三秀”。


  红线女现象,正是20世纪岭南文化一道美丽而动人的风景。


人物词典


    红线女最初想学戏的时候,其父亲是持反对态度的,理由是“成戏不成人”,古往今来都是如此,但红线女偏要“成戏又成人”。结果,她实现了自己的诺言,成了名,成了戏,也成了人,成为粤剧史上最具标志性的人物,也是当代戏曲演员中海外声望最高的艺术家之一。


成名·红线女


    红线女从小就跟着母亲到海珠、太平等戏院去看大戏,八九岁时跟着留声机学唱白驹荣、薛觉先等人的粤曲,可以说从小就受到粤剧艺术的熏陶。


    尽管最初是为了生计才走上粤剧舞台的,但事实上,红线女的家庭氛围与粤剧有着深厚的渊源。她的堂伯父邝新华是粤剧著名武生,同行中的泰斗级人物;外祖父声架南是驰名的武生;舅父靓少佳是人寿年、胜寿年等省港大班的正印小武;舅母何芙莲是著名花旦,她也正是红线女的艺术启蒙者。


    1938年,红线女由母亲带领,从澳门赴香港拜舅母何芙莲为师,正式开始学艺。最初,她是以“小燕红”的艺名,跟随靓少佳主持的省港大班之一的胜寿年班演出,后又随何芙莲参加靓少凤主持的剧团。靓少凤是很有声望的粤剧小生,他很喜欢聪明听话又勤奋好学的红线女,有空就教她发声的功法和行腔吐字的技巧,为她后来的唱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靓少凤还是“红线女”的创造者——他认为“小燕红”的艺名不好,主张取《红线女盗盒》之意,改艺名为“红线女”。恐怕他想都没想过,这个名字后来会如此耀眼夺目。


    何芙莲在红线女的早期发展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她还带领红线女结识了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物之一——马师曾。马师曾成立的太平剧团是当时省港最具号召力的戏班,红线女从第三花旦做起,在湛江、广西等地演出了多出马派剧目,并在马师曾的言传身教下成长迅速。


    1943年,因为正印花旦临时有事不能演出,红线女在《软皮蛇招郡马》中第一次担当正印花旦的角色,不过当时海报用的是她的原名邝健廉(此前她在内地演出一直都是用原名)。当晚的演出非常成功,第二天的海报正式将她的名头打出来——红线女,从此,她成为马师曾剧团的正印花旦。


    1946年是红线女艺术生涯中的一个重要年份。这一年的春天,她与马师曾在广州合演了第一个新戏《还我汉江山》,此前她在内地当正印花旦已有两年多,但这次却是她首次在粤剧活动中心广州以大班正印花旦登台。当时行家和观众对她的评价是:先声夺人,年纪轻,扮相好,做功不够细致,前途无限。下半年,红线女又在香港演出新编时装戏《我为卿狂》,这出戏有马师曾、靓少凤等强大阵容,剧情又贴近市民生活,连演一个多月,轰动香港,盛况空前。观众对当时还未满20岁的红线女也更加熟悉了。


  除了活跃在粤剧舞台之外,红线女又开始接触到电影和唱片两个领域。1947年,她一连拍摄了《我为卿狂》等三部电影,灌录了两张唱片,拉开了进军电影与唱片领域的序幕,成为深受欢迎的红星。这种经历不仅让红线女声名大振,也让她在经济上日渐丰裕,还找到了更为广阔的施展天地,在新的艺术创作中不断获得惊喜,也使她更为重视艺术素养的提高。


成戏·红派


  上世纪50年代,香港的粤剧界掀起一股粗制滥造之风,许多剧目根本不讲究舞台设计,甚至没有导演、没有剧本。红线女对这种现象非常不满,1951年,她参加宝丰粤剧团,演出了《一代天骄》,因在剧中以动作、表情来丰富唱音,在观众中大受欢迎,从此香港报纸就出现了“女腔”这个词,渐渐地在观众中也越传越广。此后,红线女深感艺术上面临的发展困境,不愿意随波逐流浪费自己的艺术生命,于是邀请马师曾、薛觉先两位粤剧大师,自发组建了真善美粤剧团。


    1955年,她在一次应邀回国参加国庆观礼活动后,拜会了周恩来总理,结识了梅兰芳等大师,深为国内欣欣向荣的发展形势所触动,毅然放弃了在香港的盛名厚利,下定决心。回国发展,就此揭开了艺术发展的新篇章。


  尽管在“文革”期间遭受不公正待遇,并因此有十三年的时间没有登台演出,成为一段生命之痛,但红线女从来没有为自己当初的选择后悔过。的确,回国之后,红线女创作出了一系列优秀作品,如《搜书院》、《关汉卿》、《昭君出塞》、《山乡风云》、《刘胡兰》、《白燕迎春》等剧目,都是观众耳熟能详的作品。


    红线女的音域宽广,具有清脆中见圆润、明亮中带醇厚的嗓音特点,她在继承粤剧传统唱腔的基础上,又吸收其他剧种乃至曲艺、西洋声乐的演唱技巧,形成独树一帜的“红腔(又称女腔)”。粤剧唱腔多变调,她能不用过门,而以装饰滑音过渡,不着痕迹,令人耳目一新。粤语字调倍于四声,且多闭口字和喉音、鼻音,唱腔字多调促而少长腔,她能纯熟地运用粤语音韵规律和粤剧行腔特点,充分发挥出咬字轻盈、过腔流畅、归韵清正的演唱技巧,即使遇到归入鼻音的闭口字,也能使行腔跌宕多姿,收音纯正,在余音袅袅中表达出真切的感情。声圆腔满,贯注始终,故有“龙头风尾”之称,形成独树一帜的“女腔”,是当代粤剧舞台上流传最广的唱腔流派。


  从“红腔”到“红派”,正是红线女艺术上不断走向成熟与完美的过程。红线女在表演上以刻画人物细腻见长,她所扮演的妇女形象如《关汉卿》中的朱帘秀、《搜书院》中的翠莲、《山乡风云》中的刘琴等,影响非常大。她在舞台上塑造了一系列个性鲜明的形象,让自己的艺术生涯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也让“红派”艺术之花蓬勃盛开在南粤大地之上。


    也许,红线女刚开始时并不是有意识地要创造一个什么流派,她只是想踏踏实实地演戏,用心去感受剧中人物,用心去学习、借鉴、吸收其他剧种乃至西洋艺术的形式,结果,反倒成就了风格鲜明的“红派”艺术。难得的是,无论是面对东方艺术还是西方艺术,红线女都能够始终坚持以我为主,通过大胆地吸收与变革,达到创新与传统的和谐统一,最终成为粤剧中浑然一体的组成,体现出她作为一个天才艺术家非常成熟的一面。


  一代又一代“红迷”的形成,正可以看做是对红线女艺术魅力的充分认可。


成人·红豆


  一个流派的形成,除了有流派自身鲜明的特色外,还应该有经过时间考验、观众认可的代表剧目;更有一个不能忽略的因素,那就是艺术流派的传人。具体到红线女所开创的“红派”艺术,前两点已经是有公论的了,那么,在传人方面的情况又如何呢?


    尽管红线女的学生不少,成就出众者也相当多,但似乎没有一个学生是真正磕头拜红线女为师的。广州粤剧团团长倪惠英说:“我没拜红老师,可我是她的学生……她反对打着红线女学生的招牌,一字一句都像她,以模仿代替创作,她希望她的学生不要亦步亦趋,个个是红线女,而是要不断地创新,超越前人。红老师公开说过,希望她的学生能超过她,创造新的粤剧流派。”


    红线女的另一个弟子、红豆粤剧团的欧凯明是小武行当中成绩非常突出的一个。在具体演出剧目中,红线女要求他唱出感情、打出人物、演出情境来,更利用与他同台演出的机会,用表演激情激发他的创作动力,提醒他不要被动地演戏。探讨“红派”的精髓和艺术原则时,他说:“红老师创造‘红派’艺术,是吃了很多人吃不起的苦,想了许多人没有想的艺术创作中的问题……我明白学习红老师首先要学习她的精神,学习她为了艺术能吃大苦的劲头。”


    1991年,在粤剧不甚景气的状况下,红线女创办了“小红豆粤剧团”,把一批有为的青年演员吸收到剧团中来。红豆,是周恩来总理当年对粤剧的形容,红线女一直深深记在心里。她在与青年人一起进行艺术创造的过程中,跨出了“超越行当”这一步,把“红派”艺术创作的规律扩展到更多的演员,用她艺术大家的胸襟为流派拓展了更深的内涵。


    或者可以说,“红派”不仅仅局限于“红腔”,也不仅仅是她表演艺术、风格特色、代表剧目所表达出来的东西,更是她不拘一格的创新精神的体现。


    为了痴迷的粤剧,红线女身体力行了六十多年,一直到今天仍没有放弃。1999年,红线女突然想到用动画的形式来展示粤剧,提出创作《刁蛮公主戆驸马》一剧。为了这部动画片,红线女不顾年迈体弱,亲自为剧中人物配唱腔及对白。


  她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认识粤剧,喜欢粤剧,延续她倾注在粤剧之美上永不停息的梦想。


 

 

        囡姐,祝福您身体健康,长命百岁,你系我地广州人嘅国际明星!!
关键词:红线女红豆生南国粤曲Qiyan

作者:Qiyan

《红线女:红豆生南国,歌诵粤海情》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Qiya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