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摄氏50多度下,痛并快乐着 - 印度色彩之旅(五)

发表日期:2008-03-10 摄影器材: 佳能 PowerShot G5 景区:印度 点击数: 投票数:

2006.05.20 苏那利-各拉克普-瓦拉纳西



 




2100的车,稍晚了几分钟才开动,真不知道印度人都是怎么过日子的,怎么有那么多人晚上出动啊。


 


中国习惯,先买票后上车,可死活找不着卖票人,司机头摇成拨浪鼓,作罢,见坐斜前方一男一女长得还比较白,想来应该是有点文化会英文的,打听,竖着耳朵思考了好久,才弄明白人家要我们稍安匆燥。果然,车开后好久才有人来卖票,比手划脚下,给了300卢比,找回80卢比,算来车票是55每人,我估计应该是车票价45卢比/人,另收每人10卢比的行李费。据说,在印度坐车,我们这类背包是要买行李票的。后来的多次坐车被收行李票证实了此说法。只是,收钱时都说是搬运行李的费用(不管你要不要他搬运都收),没说是行李票,也不给车票的。


 


售票小伙顺手在票据上划拉了几下,撕了两条给我,怎么感觉像废纸,打开头灯一瞧,这是车票吗?上面的数字也不对啊,才三张票,一张写着45,两张各写着19,这与我们交出去的220也相差太远了,难道这位也有贪污的习惯,别中途把我们扔下,连个证据都没有。就这样在猜疑与不安中迷迷糊糊睡着了。


 


这就是印度的公共汽车车票,原以为这算是长途车,后来了解到,这算公共汽车,倒,有行李上车顶的100多公里路程的公共汽车。






   一夜颠簸,一夜迷糊,醒了睡睡了醒,眼睛疲到如针刺,感觉到不时停车上人,到后来居然满到连司机身边都站着人了,两人座的硬木椅坐三人,三人座的坐四人,过道塞满,本来就窄小的座位越发让我动弹不得。后来站在我与小倩座位边上的,不知何时变成一白衬衫男子,阵阵体味袭来,是狐臭吧,闷得我只想吐,开窗都没能吹散,这位老兄因为拥挤,靠在我们的椅背上,手臂还长长的撑到了我头顶的窗沿,那味道,那叫一个难受啊。掏出备好的香水抹在人中处,无济于事,后来干脆抹到手绢上,整个的作蒙面侠状,才终于觉得可以呼吸了。小倩如法炮制。

 


感觉上过了整整一夜,其实在两个小时,实在是睡得很不舒服,正在云雾里踏步时,被人拍醒,睁眼看来,司机正笑咪咪的冲我们笑着,除了我们,乘客全不见了。原是到各拉克普了,一看表,才2310,四人睡眼惺松下车绕车后准备爬车顶去取行李,司机与售票员叫住了我们,他们已经帮我们把行李拿下来了,就放在车门边,四个人12只眼居然没一只瞧见,汗。这等情况,被人把行李顺手牵羊我们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以前老听说是印度小偷骗子多的呀。暗想着以后要小心了。这次幸运,遇着好人了。


 


问清了火车站就在马路对面,谢过司机与售票员,大踏步过了马路,最好能有凌晨的火车去瓦拉纳西,这样当天就能好好睡上一觉了。脚步嘎然而止,若大一个火车站前广场,横七竖八躺满了人,天啦,长见识了,感觉一不小心走进了难民营。小心翼翼绕着男女老少的身体走,绕不过的,就跨过去,真是佩服了印度人民,好一点的,还会在地上铺上一床毯子或纱丽,总算是爱点干净,还有很多就是直接躺地上的,身边阵阵恶臭传来,看他们毫不在意的样子,应是习惯成自然了,见边上墙角有人站着就小便了,臭气自是无处不在啊。靠边也有地雷的,差一点就踩上去了,好险。


 


走进火车站的大厅,总算是没闻到恶臭了,但还是一样满地的人,凌晨时分,卖票处还是排着长队,这印度火车站是24小时卖票么?也跟着排队,结果被好心的印度人推了出来,这才发现,在第一个窗口,有一个小牌子,LADYS,原来,在印度火车站,售票都有女士窗口,休息处也专有女士休息室,说是印度女性地位低吧,这公共场所又有专为女士而设的专区,一个矛盾的国度。






于是虫子与木马靠边站休息,我与小倩排女士队伍,与身边女士们搭讪了好一会儿,后加入一能说英文的又给了我们一个信息,我们不用在这排队,这里窗口不给卖外国人卖票,我们还是得找专为外国人设置的卖票处。


 


站内站外晃了几圈,硬是没找着专为旅行者开放的售票室,见着巡警制服的人,便上前打探,不是所有警察都会英语的,被他们指来指去找了好几个人,终是没弄明白,便溜着弯一个窗口一个窗口的找,最后还是劳动人民指点了一个窗口给我们看,居然在站台内,1号火车道边,可里面灯火通明,就是没人,再次找到一个工作人员,进了他们办公室,鸡同鸭讲的各话各忙活半天,还是一个等字,于是就在特别窗口前就地放下背包,把背包罩取下垫地上,四个包拢一块儿,四人各据一个方位靠着背包休息了。


 


太累了,此时想睡却睡不着,拿出在尼泊尔买的二手印度LP,翻看下一目的地内容,这一对着英文字母,眼皮很快就合了上来,还是交给小倩去看吧,她也看不下去,打牌吧,四人都没精力,于是拿着G5晃晃去拍壮观场面,反正四人只要有一个看着包就行了。这三懒人一动不动,便自己四处找点拍了,结果都没敢亮出相机,我们的出现,总是那么惹眼,哪怕就我一个人,也是一样,后来我总结自己扎眼的原因,在尼泊尔晒了一个月的太阳,如果放在国内,一定是成黑人了,可放在印度,嘿嘿,我的皮肤还是很白的。晃了半天没什么成果,在站台的另一头发现有厕所(看男女分进猜的),赶紧的回头叫上小倩,她急半天了。


 


厕所门前臭得不行,在妇女们进进出出的那个门前犹豫了半天,小倩鼓足了勇气推门进去,半秒不到,身子就缩了回来,里面黑乎乎的,啥都看不见,啊!!!!还好,我随身带有头灯,给了小倩,这次,多了半秒,缩回头告诉我里面地上全是地雷,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踩上,打死也不会进去的。


 


看来印度妇女们都有很高的芭蕾技巧,不知道她们进这里是什么感受,真是好奇啊!


 


想到LP上有提到印度火车站一般都有sleepre class以上等级车厢的专用的休息室,便四处溜着找,上二楼终于看到了,只是,也都坐满了人,还有带床位可睡觉的,不过要另收钱,好不容易找着一个工作人员,告知没床位了,一回头又不见了。见有一间全是女士,衣着与举止看起来也都不像下层人民,没人把守验票,看来印度人民还是很自觉的,不是这个等级的票不会上来。


 


眼睛穿过女人们头顶,发现里面还有一间房,有洗手池,于是问其中一女士,居然是洗手间,太棒了,终于可以洗洗了,于是下楼拿了洗漱用品上来,也没人盘问我们,女士们只是好奇的看着我俩进去,这才发现,里现还挺大,也还算干净,右边是洗手池,有自来水龙头,左边还有两小门,推开一扇门看,又开眼界了,头顶上还有淋浴头,居然可以淋浴耶,兴奋只是一秒,这么黑乎乎的小间里没有灯,还是罢了。想来另一间该是厕所了,失望,两间都是淋浴间,没有马桶,不管了,小倩终于忍不住,进去解放。


 


我则在洗手池好好的把脸与手洗了个干净,这一路下来,那叫一个灰头土脸啊。洗了三遍洗面奶,前两次泡沫都是黑的,第三次才算是洗干净了。快赶上从煤窑里出来的人了。


 


二人洗完手脸刷完牙,精神抖擞下楼换了虫子与木马,让他们上二楼去找其他房间洗刷。过了半个多小时,二人兴高彩烈的回来了,一扫之前的霉相,看来,这人还是需要水来滋润的。

关键词:旅行

作者:飘~~

《摄氏50多度下,痛并快乐着 - 印度色彩之旅(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飘~~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