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的西行漫记(节选)——烧甘蔗

发表日期:2008-03-11 摄影器材: 三星 Digimax A400 点击数: 投票数:
 
                                                               烧甘蔗



2007年1月1日    晴

    今天是元旦,办事处的卢代表孙秘书等人在我们这吃过午饭后,回巴马科去了。紧接着我们又迎来了中国广播公司驻塞古的小赵小余两位同胞。
    下午,我和永及几位专家陪同赵余两人去看了烧甘蔗(叶)。尽管开榨已经两个月,可我还没有看过一次。现在蔗叶干枯得差不多了,也该是好看的时候了。
    15时,我们准时到达目的地。工人们已经在等候了,他们先试了试风向,在下风口处准备点火。可我们全都提出了疑问,怎么可能是在下风口点火、逆风而烧呢?还是永走近过来给我们解答了这个问题:如果在上风口顺风烧,火势一下子会窜得老远,还会祸及于蔗田以外很远的地方,甚至窜到另一块蔗田。若逆风烧,则火势要缓慢得多,即使风力再大,往回倒刮,所过之处,也是已烧光秃了的蔗杆,造成不了危害。我们这才明白个中原委。永一声令下,工人将手中的火把向蔗田下风口的两个边角投出,只见一股浓烟冒起,火势渐渐蔓延开来。紧接着,火势渐强,牵动了周围的气流,风越来越大。一时间,风助火势,火借风威,烈焰浓烟冲天而起,漫天飞舞着片片黑蝴蝶似的蔗叶灰屑。热浪逼人,我们只得边拍照录象边向更远更安全的地方撤退。虽逆风而燃,却也蔓延得很快。只一会儿,5公顷的一块蔗田,就只剩下光秃秃的蔗杆了。整个下午烧了四处地方,共20公顷甘蔗地。
    烧完蔗叶,接下来的任务就是砍甘蔗了。这活儿前段时间我看过。据说从马里全国各地招来了1700多黑人砍蔗工,租住在附近的居民屋里,分早晚两班轮作。他们把烧掉叶子的蔗杆砍成两三段,用蔗叶捆成束,扛着顶着往路边汇集,再由蔗车运回糖厂。一般都是上午烧,下午砍;下午烧,明早砍。砍多少,烧多少。每天要砍运甘蔗2000吨以上给工厂榨。每晚天入黑,远远听到欢呼声和歌唱声时,永就告诉我,是砍蔗工完成任务收工了(卡车送回住地)。   
以前听说过日本鬼子的三光政策,现在我在马里见识了两光:烧光、砍光。


我来点火


冲天大火




关键词:烧甘蔗

作者:墨玉

《我的西行漫记(节选)——烧甘蔗》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墨玉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