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有些故事

发表日期:2008-03-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昨天晚上在网上跟朋友聊天,现在的我不是忙着工作,就是忙着和朋友聊天,家里的网速一直很慢,慢得传文件也是单位k地传,使我呆呆地看着那个蓝色的条。同学说他生病了,似乎还有些出人意料。这个比我小的男生,居然得了两种病,都是由于劳累,也许是因为他的行业太辛苦,也许是因为平时根本没有时间休息,更或许是因为又抽烟又喝酒的缘故吧!
  一直笑称没把他当男人,一直互相打趣说他是我的姐们,他说以后吃饭要你请了吧!我问:为什么?他说:我要省点钱治病啊!晕吧!我说那就甭吃饭,也甭看电影了。老老实实在家躺着呗。呵呵,总是嫌他磨磨叽叽的,做事一点不象个男人,他在我们几个女生说得到最后说:我就是你们的姐妹嘛!于是狂笑,从此把他当成了姐妹。

  昨天还是象往常一样碰到小笨,她也是个网虫,成天呆在网上,有事没事就找人聊天,一直也有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关于她的爱情,也许我算是最清楚的,因为有什么事她便会告诉我,似乎任何事件和细节我都没有错过。她和征的爱情,我看到过,听说过,似乎曾经也写入过小说。他们曾经也是爱得轰轰烈烈的,细数下来也有四五年了,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那时候她身边有另一个他,征只是一个人,而他们的爱情似乎没有经过太多的考验,奇怪的是,他们却无法忘记对方。反反复复,折折腾腾地还是无法释怀,直到有一天,分隔两地。也许渐渐淡忘,但是他们经常有事没事地通电话,发消息。每次和她聊天,我都跟她说有些事情该忘记的就应该忘记,如果大家注定不可能在一起生活。她每次都答应我说好的。只是我从来没有看到她真正地彻底地放弃。只是她不再奢望他们之间会有什么改变。
  我在网上也看到了征,他很少上网的,但是一旦上网了,我就知道他们一定会在聊,感觉很怪,我没有打断他们。
  临了小笨忽然跟我说:他说他有女朋友了!我的心咯噔一下,安静地近似我能在远处听到她的呼吸。
  我问她:你怎么样?
  她说:平静。
  我问她:真的是平静吗?她好久没有声音,
  我问她:你怎么回答他?
  她说:我只是打了‘呵呵’两个字。
  我问她:那么他呢?她说:他仍然叫我宝贝。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我们都在心里!
  我无语,然后她跟我说:“我问他什么时候结婚,他告诉我这个年底吧!”然后我似乎听到了她的哭声,她对我说:小雨,我真的很难受,我以为我已经不会再难受了。但是我居然是难受的。我哭了,好久没有这种想哭的感觉了!
  我对她说:其实你当初早就放弃了,为什么还有这种感觉。她说她不知道,可能连自己也说不清楚吧!她说:“我对他说:加油!我告诉他我是他一辈子的朋友”
  我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我知道在感情的路上退而求其次成为朋友是多么得痛苦,我对她说:放弃吧!既然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样的结局何必呢?她说:是啊
  接着她跟我说:“他对她说:如果能够成为老婆就好了。”‘朋友’‘老婆’如果注定没有交集,又何必谈这样的解释。我问她:小笨,你想怎么样?她说:小雨,我跟他说我要下了!
  难道就因为这种无法抑制的眼泪吗?有些故事如果结局一开始就写好,我们都无法篡改早已成为结局的一切,那么何苦再有这些多余的眼泪呢?也许有些记忆是永远的,也许有些感情永远存在,相见不如不见,如果大家没有下定决心不见的话,如果还存在着一丝一毫的感情,那么未来将如何面对剩余的那一半呢?
  我知道小笨和征都无法忘记这段感情,但是记忆对他们真的有好处吗?忽然想起了那个典当记忆的故事,有时候我觉得感情还不如没有,我想起了小洁抱着自己壁橱里哭,那时候居然也是为了感情,我似乎能够想象小笨抱着自己哭,抱着自己哭也许在某种程度上是安全的。小笨一直是那种人,让人看不出她难受,其实却经常躲起来哭,似乎只有我知道她是这样的人。她只是把自己伪装得很好,我问她:你不累吗?她说:累!心很累!我很少象说别人一样说她,因为她固执地让我想起了自己以前。
关键词:心情

作者:雨萍

《有些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雨萍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