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缠中说禅 2008-03-11 16:23:53 让人无话可说的管理层[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有了昨天的帖子,按照本ID的性格,一定要去究底穷源的。今天,我们就用最理性的分析,来说说这让人无话可说的管理层2007年以来的表现。


 


显然,2007年后的市场表现,完全超越了管理层的想象力,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深刻理解这轮所谓流动性过剩制造的大行情的历史性意义。


 


本ID肯定是最早也是极少数坚决反对有所谓流动性过剩的人,因为,所谓的流动性过剩,不过是针对相应的池子说的。如果你只是一个夜壶,一头猪就可以让你流动性过剩;而如果你是太平洋,又何来流动性过剩?


 


请问,中国,一个要成为世界最强大资本大国的国家、一个要成为世界经济领导者的国家,难道只有一个夜壶大小的池子对面对所谓的流动性过剩吗?难道不应该把我们池子变成太平洋去吸纳全世界的资金吗?


 


问题是,我们的管理层有没有把中国的池子变成太平洋的远见和具体的策略。而事实上,面对所谓的流动性过剩,我们的管理层采取了一种最没前途,最没技术含量、最可笑的方式。那连续的加息、调准备金等等,成了一个毫无技术含量的世纪大笑话。


 


而管理层所有金融手段换来的结果却是,不但投机潮没有被阻止,不想见到的通胀反而不请自来。


 


更可笑的是,作为管理层重要智囊的某著名经济雪茄,曾不无得意地把他的设计公开,说只要与美国保持多少的息差,人民币升值的速度再保持多少,那就如何如何美好新世界了。而不到两年,事实就如此残酷地摆在面前,那息差鬼使神差地从巨大的正变成负的,而且有继续扩大的趋势。他们一相情愿设计的玩意,被国际金融残酷现实彻底给玩意了。


 


请问管理层,为什么有时间搞这些可笑的玩意,却没有时间去真正把我们的池子做大?


 


对付资产价格的过快增长,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增加供应量,这是用脚趾甲都能想明白的道理。而我们的管理层,从530的半夜鸡叫到直通车的闹剧,百般折腾,结果还是没压制住这上涨狂潮,为什么?因为方法根本不对路。而这些无聊招数不仅无效,而且有害。例如,印花税闹剧只维持了几天,最终大盘又从4300点到了6100点,使得530成了一个有着巨大心理破坏却完全无用的闹剧。


 


至于530的决策过程,更是一个悲剧。但更可悲的是,现在讨论重新把印花税减下来时,却开始大走所谓法律途径,又提案又如何的。请问,530有必要的法律程序吗?难道有法律规定,加税可以一人拍脑袋就决定,而减税就需要层层通过走程序?在任何国家,关于税收的调整都是最重要的民生问题,都必须得到立法机关等等程序才能得以实施,而530我们得到的是什么?


 


不用讳言,530永远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历史中耻辱的一页。


 


基本温饱住行等当然是重要的民生问题,但如果中国的民生问题的水平就停在这阶段,那是历史的悲剧。必须正视的是,民生问题也是有层次的,更高层次的民生问题,站在历史的角度,更为重要。而我们现在的所谓低级水平的民生问题,归根结底,是在补课。


 


但在任何国家,最重要的民生问题,归根结底,就是经济的稳定增长。一个经济出现问题的国家,任何的民生问题都是废话。经济发展,才是最重要的民生。


 


本来,我们有了一个强烈的势,一个强大资金流与信心流制造的趋势,让我们得以快速解决大量的问题。但,我们的管理层并没有驾御这个趋势,而是用了一个相反的错误策略,去扼杀了这个难得的趋势,那些本该解决的问题,一个也没解决,却因此留下了更可怕的问题。


 


这就是管理层2007年的成绩单。


 


最可笑的是,用脚趾甲都应该知道,现货没搞好,期货根本没有基础。而我们的管理层,一方面被市场的趋势搞得方寸大乱(想想那些直通车、QDII、530等痉挛式的决策),另一方面又超英赶美式地大力推进所谓的期货,这世界的可笑,大概最高程度也就是如此了。


 


无疑,我们错过了一次轻松解决大问题的机会,因此,我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但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面临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如果说,2007年,我们在虚拟经济层面上错失了点什么,并不至于有太大的影响,那么,这个抉择,在2008年将出现在实体经济的层面。


 


一旦在实体层面出现错误的抉择,后果是什么,本ID都不想多说了。


 


说实话,本ID一定信心都没有,本ID希望自己错了,但事实从来都证明,在经济问题上,本ID错的机会很少。


 


对管理层,本ID无话可说。


 


我的苹果。













关键词:股市

作者:屏山

《缠中说禅 2008-03-11 16:23:53 让人无话可说的管理层[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屏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