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京城一日精华

发表日期:2008-03-11 摄影器材: 尼康 D80 景区:北京 点击数: 投票数:
 


心血来潮要去京城一游。离开南京时已是暮色深沉……


夜色下的南京火车站

                                           




一夜未曾睡好,迷迷糊糊的抵达京城。一下车按预先计划好的,找到了车站东边不远处的租车点,租好车开始“自驾”一日游!


一路向西几分钟后便来到了东交民巷。幼时,在京城生活过十年,但是闻名遐迩的东西交民巷却未曾认识,……


    清晨骑行在安静整洁的街巷中,几乎感觉不到这条著名的街巷曾经轰轰烈烈的演绎过中华民族的屈辱兴衰……。



最东面的圣厄米尔天主教堂建于1900年,是一座精致的哥特式建筑。曾被小学占用,现已恢复宗教活动,并可任由游人参观。




日本大使馆旧址



东郊民巷
这里是北京仅存的二十世纪初的西洋风格建筑群,列强各国的使馆、银行、邮局、商铺、医院和教堂鳞次栉比,每一扇窗户里都深藏着如此多的故事……,每一次不经意的发现,都会让你觉得作为一个国人如此汗颜。





原大陆银行现为中国银行营业厅

北京警察博物馆——原美国花旗银行北京分行旧址

中国钱币博物馆——北洋保商银行旧址



最高人民法院——原美国大使馆旧址


   一位上访者在看过了上访规定之后,正向警卫寻问着什么。








年代久远的印记随处可见

温总理的官邸也在这条街上,就在法国邮政局旧址(现在是一家川菜馆)的隔壁。 


东交民巷与天安门广场的交汇处可以看到老前门火车站



行至西交民巷中段,向北一望,隐约可见一个硕大的蛋壳形建筑:国家大剧院


于是,车把向北一转,径直来到这个巨大的蛋壳前!



国家大剧院

国家大剧院来自法国人保罗·安德鲁的设计。据说当初的设计要求是三点:一、一看就是大剧院;二、一看就是国家大剧院;三、一看就是这条街上的国家大剧院!今天的结果似乎一条也不符合当初的要求!


倒影



一个大玻璃蛋壳下面,有谁能一眼就看出是做什么的?而长安街上,从古代的皇家宫殿到后来的十大建筑无不延续着的是一种风格,一种协调,在我看来是最具中国风格的一条大街。而现在的结果争议多多,能做出这样有突破的决定无疑是需要勇气和胆略的,就像贝聿铭在卢浮宫前做过的……。


大蛋壳的缺点据说有一条就是保持清洁很难。一大清早就看见有工人师傅在蛋壳上似乎是在清洗。巨大的圆形屋顶和渺小的身影形成的反差,很有视觉冲击力。





长安街上,双休日的早晨,骑行在几乎与机动车道等宽的自行车道上,让人有些恍惚和不知所措,……


长安街



向东过了天安门,北拐进了南池子。这里原是最有名的胡同,位于故宫东南侧,曾作为官署和库房用地,曾是一块不能随便出入的禁地。民国时期才在那面厚厚的墙上开了个门洞,变化为以居住为主的街区。“捷报处”、“缎库胡同”、“灯笼库胡同”、“磁器库”,一个个古老的名字和一座座上百年的老宅都蕴含着一段段古老的历史。2002-2003年南池子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道路宽了,胡同直了,窝在地下的大杂院或填平或建了地下车库,上面建起了新式四合院……。





新胡同



新胡同



小景


休闲公园——不远处还建有黄城根遗址公园

于是乎众说纷纭,毁了原味儿,兴了赝品……等等。回迁的居民住进了新院子,居住条件的改善让他们欢欣鼓舞。另外一些老居民回来却找不到原来的曲折,角落里的古井,以及藏在心底里的大杂院里的故事……。其实在80年代中期,大部分的北京四合院都已沦落为大杂院了,那时四合院中最骄傲的院子那里还有容人插脚的地方,四合院的包子皮儿,一大包杂合菜的馅儿,简直是地道战的感觉!如今丢失的大多是那些故事,但又有谁还期望在从新经历那种感觉呢?我不知道……,瞎琢磨呢!




与南池子隔河相望的故宫角楼,中国建筑的经典。





尚未改造的街巷,气派的宫墙包裹着杂乱的胡同。










继续骑行向北,来到五四大街,向西不远便是北大红楼,此乃五四运动的发祥地!街心的五四纪念碑上众多伟人的名字赫然其上,令人敬仰!



    地安门大街向北就是鼓楼了。我想这里应该是最具老北京特色大街之一了。西边就是如今最时兴的北京胡同游的景点什刹海、前海、后海了。街边拉客胡同游的红蓬三轮,俨然已成为一道风景。


 

钟鼓楼两边的红蓬三轮

  


元代古桥万宁桥。苍老斑驳的脊背,坚强的背负着现代的车流。新补的桥栏做工精致与旧桥栏形成强烈对比,千年镇河石兽望着肮脏的冰面不知作何感想……。



万宁桥



烟袋斜街,200多米长的一条著名的小街。两侧都是些特色小店。




烟袋斜街




盘在柱脚的石兽,有谁知道是什么?





健壮的老年练者从街上跑过。










改造中小街仍然有着自己的烦恼。






新则新了,小街的人气并不旺。





银锭桥是进入胡同游的地标。留影的俄罗斯美女和匆匆而过的老人相映成趣。


这里的胡同似乎保存的不错,只有那层意在出新的青灰涂料看上去有些假假的。胡同里的生活很惬意,一串串载着游客的三轮一定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不错的收益。幼时的记忆中对京城的三轮印象颇深,今天的成帮结伙的车夫们却大多操着外地口音。


什刹海胡同


    在万宁桥头,一个落单的老车夫操着一口道地的京片子,对正在拍照的我兜揽生意,
“先生,胡同游,走吧?”
“我坐这个。”我一指支在不远处租来的坐骑,操着道地京片子回答道。
“您这是租来的吧?”我点头。他有点儿失望,旋即一挑大拇哥,
“您地道!”


…………

    这一片还有
N多的王府和名人故居。王府中最有名的当然是恭王府了,这里本是大坏蛋和砷的府邸,目前供人游览的是后花园。



园中一池,北方少见。据说又是和砷二十大罪状之一,只有皇家才能引水入园。真是欲加之罪……。



    前院是居所,据说刚刚得到权属,正在大兴土木。
    园林看得不少有些审美疲劳,到是未开放的前院,能够钩起一些连想。




你看两个老外从窗洞中窥去,可见凡人多是如此心理。


游人中不乏美女,只是拍不到。



    园中一奇便是镌刻在假山石洞中的这个康熙题写的“福”字,游人排队去摸一摸那块玻璃,我却把影子留在了上面。不知能不能得点康熙大帝的福气!
   不过,和砷是乾隆后期的宠臣,与康熙时代几乎隔了两朝,如何有此遗迹?
   这一代名人故居真多,宋庆龄、郭沫若、梅兰芳、老舍、侯宝林……,蔡锷与小凤仙的故事也发生于此。



梅兰芳故居中的梅大师的塑像。


从国剧大师的故居出来,渐西渐北,数分钟后来到了我最崇敬的美术大师——徐悲鸿的纪念馆。
     幼时,徐悲鸿就是心中的偶像,涂鸦也是从画马开始。越到后来,大师的作品看得多些,故事也知道得多些,心中的崇敬也越发多些!如今面前全是大师的真迹,虽已不是激动的年岁,其心情仍难以言表!



看着空无一人的展厅和昏昏欲睡的管理员,不禁唏嘘……。


此时已是下午三四点钟了,原计划是再沿鼓楼大街往北,也就骑行三四十分钟片就可以看到奥运北京的标志——鸟巢和水立方了!一则听说那里并没有开放,只能远远眺望,更要命的是一天的骑行,臀部已是经不得再次的考验了。罢罢罢!向西,出西直门,找到设在人民医院的租车点,还车!下次一定租个好车,哪怕银子出多点!
    一天下来租车花了押金、办卡费用200元,还车找我191,各位看官此等消费如何?(甲乙木租车公司,可以异地还车。不是广告)。
    当日,西北沙尘骤起,北京也是满天昏黄。一天下来,细看相机上竟有星星点点的黄土,甚是心疼。到了黄昏,天竟晴了起来,一抹晚霞就是我此时的心情。


京城晚霞



 



关键词:游记

作者:老波涛

《京城一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波涛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