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异侠-绝之章 第九节 白雪[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绝之章 第九节 白雪

    下午,大明回到了学校,然后随便找了个藉口塘塞过去。

    下午第三节,大明的班上是体育课,他们学校向来没有集合放学的习惯。所以大家都把书包带到操场,等下课中一打,就走人。

    大明照旧躺在草地上发呆,班上的人还在为中午那场大雪议论纷纷,加上多日来天气冷热变化不定,众人开始发表自己的“高见”,但最后大家还是把它归类为是圣婴现象干的好事,大明越听越感到好笑。

    不过话说回来了,和日本那边的事也不知要如何善了。管他的,要打就来啊,怕他不成。

    “阿明,这个礼拜天在带小雪出来玩好不好”阿德低声下气的哀求着。

    “少来,昨天你放我鸽子的帐还没算”大明一口拒绝,开玩笑,要是让阿德看到长大后的小雪。那不是有如大野狼看到小红帽,还不活生生的把小雪给“吃”了。况且小雪的心智还未成熟,还是不宜和阿德这只大色狼见面。

    阿德:“别这样嘛”,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大明甩都不甩他,天知道他用这招骗了多少女孩子的芳心。

    “太晚了,小雪已经和父母回北部去”大明随便边了一个藉口,今天的这场风雪一定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看来这一阵子不适合让小雪出现,好在她在卡片里不会无聊,大明也不担心小雪感到寂寞。

    阿德宛如遭到晴天霹雳,久久说不出话来。

    大明:“你就对小雪死心吧,小雪的父母可宝贝他们女儿了,不会让一个大他们女儿十多岁的大色狼接近她。想追小雪,十年后再说吧,如果到时你这只种马还没被榨乾的话”

    “呜呜…”阿德哭的好伤心,有史以来第一次失恋,对象是个五岁大的小娃儿。

    大明:“别哭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再说,你还不是有个神宫千代吗?”

    “别说了,那妮子的手段可厉害多了。表面上看来对你颇有好感,其实私下把你当根草一样,这种表里不一的女人,怎么比的上我那可爱又纯洁的小雪”说到小雪,阿德的眼都亮了起来。可惜啊、可惜,一代花花公子竟被一个小女孩吃的死死的,莫非是报应。

    下课钟声响起,大家都要回家了。

    “明天再聊吧,我还赶着搭公车”大明跟阿德挥手道别。最近还是乖乖的搭公车好了,免的又惹来麻烦。

    公车啊,大明蹲坐在公车站牌旁边,看着第十一辆公车远去。放学时刻,公车上塞满了人,已经挤不下去了。所以司机连停都不停,迳自驶去。

    大明看看手表,七点多了,不过没办法,继续等吧。

    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大明身前,后座的窗户摇了下来。是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嘴上的八字胡令人印象深刻,好有威严的人。

    “王大明先生?”那男子问话了。大明不解的点了点头,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名人了,随便在路上都有人认识自己。

    大明:“我们见过?”

    男子回答:“我们中午通过电话”

    好厉害,中午大明可没有告诉他名字,想不到他能猜到。

    “原来是川田先生,有事?”大明心里大概有个底,是为了草雉两人的事吧。

    川田:“不知王先生是否有空一块用餐”车上有人下来拉开了车门。

    “也好”反正大明也饿了,再说,这件事也避不了。

    川田带着大明来到一家超高级的日本餐厅,那是大明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地方。餐厅内尽是达官贵人,相对的,大明一身脏兮兮的校服,格外的引人注目。而且当两人被引进VIP室的时候,众人开始议论纷纷,川田正夫可是个赫赫有名的人,不会和一个平凡的高中生再一块用餐,许多人开始猜测起大明的身分了。

    方正的大桌子上,摆满了各式的日本料理,房内除了两人外,还有两个负责伺候的和服女子。

    大明盘腿而坐,对于自己一身不合时宜的打扮并不在意。

    “王先生不卑不亢的气度实让在下折服,我敬你一杯”川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明尝了一口,火辣辣的,这就是日本清酒吗?

    “抱歉,我还未成年,麻烦给我换一下”大明对身边的侍女说完后,转头像川田说道。

    “他们是云我是泥,在他们眼中,我只是个令人不快的回忆,转眼就忘了,何需在意”

    川田:“王先生的见解实与人不同,以王先生的实力而言,放眼天下,实找不出几人可以抗衡”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大明喝着新拿上来的饮品,甜甜的不错喝,不知道是啥,反正又是些高级品吧。

    川田:“那我明说了,你要多少钱才肯交出[雪姬]”

    “你开多少”大明将问题反丢回去。用武力不成,开使用银弹攻势了。也好,藉机看看小雪对他们的重要性。

    “一亿美金”川田看大明默默不语,连忙说“价钱还可以商量”

    一亿美金?光用压的就将大明压死了,看来小雪对他们而言真的很重要。不过,他们究竟拿小雪去干什么。看到川田一脸期待的样子,大明开口说。

    “我想你误会了,川田先生,我从未有过将小雪出卖的念头。小雪她不是商品,虽然你们拿她当式神,但小雪是个拥有自我意识的个体,她已经表明了不会回去。无论基于什么理由,也请你们不要再派人来打扰我。当然,要打的话,我也不会退缩”

    川田正夫一脸黯然,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气氛变的很尴尬,大明知道自己该离开了。谁知大明刚站起来立刻觉得头昏眼花,四肢无力。

    川田沉声的说:“既然如此,在下也只好采取非常手段了”

    大明眼前一黑,昏倒在地上。

    ※※※

    扣、扣。

    规律且沉重的敲打声唤醒了大明,还有细细的流水声。大明睁开眼睛一看,天亮了。几点了,还要上学呢。

    不过大明张开眼看到的,却是陌生的天花板。大明起身一看,四周都是奇怪的装潢,就像电视里介绍的古日本建筑一样。

    大明的身上被换穿着一身浴衣,他的学生服已经被洗乾净,正摺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一旁,旁边还有大明的书包、骨链、及卡片。

    大明换回自己的学生服,拿了骨链和卡片后,拉开房间的纸门。眼前一亮,大明不由的举起手来遮着眼睛,好一会才适应。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霭霭的冰雪世界。树上、地上都积满着厚厚的一层白雪。大明可以看出来眼前的是个大庭院,未结冰的小溪潺潺的流着。一根竹子很有规律的装水、倒水,一次又一次的敲打在石头上,沉重的声音响彻整个宁静的庭院。

    门外是条走廊,大明看看两端,都没有看到人影。大明顺着走廊走着走着,这房子还真是大,这是大明一路走下来的感想。这并不是单一的屋子,而是有很多房子所组成,彼此之间再用走道连接起来,就像是迷宫一样。大明绕了一会,都没有半个人,大明感到很奇怪,正想回去刚才的房间时,大明才发现自己已经迷了路。

    怎么办,大明只好再走下去。走着走着,大明突然听到一阵歌声,声音很好听,不过大明听不懂歌词。

    大明循着歌声找去,在一处庭院里,大明找到歌声的源头。一个少女坐大石头上,口里还唱着大明不知道的歌曲。

    白色的宽袖上衣,红色的长裙,是和千代一样打扮的巫女服饰。虽然那少女没有千代那样的美丽,只是长的很清秀,但清秀的脸孔给人很亲切的感觉。像现在,几只小鸟正绕着她飞舞,还有只小鸟正停在她手指上。

    发觉大明的走近,小鸟们都飞走了,少女也停下歌声。

    糟糕,大明感到自己好像打扰到别人了。

    “喔嗨悠”少女看到大明后,很有礼貌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又问了几个问题,不过是日语,大明一句都听不懂。

    大明当场杵在那,开始搔着头想办法。少女看大明一脸为难的样子,又开口了。

    “你不会说日语吧”这次少女用中文和大明说话,大明高兴的点了点头。

    少女:“请问你到这来有什么事”

    什么事啊,大明才想到自己并不是自愿来的,还是先离开要紧。

    “我想问一下离开的办法,我上学快迟到了”大明一脸着急。

    少女:“你学校在哪”

    “K市”大明随口回答。

    少女:“在台湾的那个K市”

    大明点了点头。

    “很抱歉,那你应该是来不及去上学了,这里是日本”少女遗憾的说。

    “啥?”大明一脸目瞪口呆,好一会才大声喊道。

    “川田正夫,你在搞什么鬼”

    “你认识川田叔叔”少女一脸好奇。

    “他在哪”大明沉声的问。

    “他跟爷爷们在大堂开会”少女指着最大的屋子说。看到大明转身就走,少女又问道。

    “你要去哪?”

    “算帐”大明头也不回,沉声的回答。

    ※※※

    以下的对白均翻成中文

    “正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堂上的威严老者问道。

    宽大的厅堂中,左右两旁坐着十来个人,大堂中央则坐着刚才说话的老者,虽然银鬓班白,但老者的体格依然健壮,充满活力。川田正夫则是趴跪在地上,久久不语。

    “是啊,正夫,你一回来后就招集大家,也不说明发生了什么事”说话的是右边首座的中年男子。

    “是有关[雪姬]的事”好一会,川田正夫才开口说话,堂上的人为之动容。虽然花了好多人力物力,不过终于找到[雪姬]了,堂内众人不禁喜形于色。

    “不过…”川田接下来的话打破了众人的喜悦。

    “[雪姬]已经认主,说什么也不愿回来”川田迅速的说完。

    老者:“必要时就用武力,[雪姬]的事非同小可,我记得千代和刚不是跟在你身边嘛,他们虽然年纪还小,但实力都不错”

    川田:“千代和刚两人是有找他谈过,甚至动起手来,但最后…”

    “最后怎样”左右两边首座的人都叫起来了。

    “不但失败了,连式神也给他抢走。千代和刚两人现在正躺在医院,虽然无生命危险,但两人身体要修养一阵子”川田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话说完。

    “不可能,式神一认主后除非宿主死亡,不然式神不可能离开宿主身旁”老者一脸不可置信。

    川田:“但事实就是如此”

    “那么那个人现在在哪?”老者的口气都变了,充满肃杀之气。川田正想回答,门口那开始发生骚动。

    “发生了什么事”老者不悦的说着。只见一个人影走了进来,正是大明。

    “护堂的人呢,都跑哪去了,把这小子给我拿下”老者大喝几声,但都无人回话。

    大明听不懂老者叽哩瓜拉的讲些什么,不过大概可以猜出老者的意思,是指门外那些穿着武斗服的人吧,身手不错,但全被大明摆平了。

    面对老者一连串的问题,大明都是有听没有懂,不禁仰天长叫。

    “谁来给我翻译一下”

    “我来吧”大明刚才遇到的少女走了进来。

    大明:“喔,那先谢了,他在说什么”

    少女:“我爷爷在问你是谁”

    大明:“是你爷爷啊,告诉他,我和他没关系,我是来找川田的”

    少女如言回答,那老者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看来气的不轻啊,老者又说了一堆话。

    少女:“爷爷说从没有人敢对他这么不礼貌”

    大明:“从没有就不代表一定没有,至少在他身前的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大明刚说完,又有几过不怕死的人冲上来。大明在他们身上狠狠的揍上一拳,以表达心中的不满,然后顺手点了他们身上的麻穴。

    “川田先生,如果你没事话,能不能送我回家”大明对着川田大叫。

    “爷爷说他们现在正问川田叔叔是谁打伤了千代和小刚,不能让川田叔叔离开”少女尽责的翻译老者的话。

    “我打的”大明随口回答。堂上的人脸色一变,看来他们听的懂大明的话。大明心中冷笑,明明听的懂自己说的话,却没有一个人肯和自己用中文说话,看来他们是打从心底瞧不起自己。

    少女:“爷爷说他不相信,叫你证明一下”

    “去死”大明非常的不爽,当我是卖艺的嘛。少女脸色一红,说不出话来,大明马上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怎可要一个小女生趣说脏话呢。不过反正堂内的人都听的懂,一脸愕然的样子。

    然后大明在用国际通用语表达自己的心声,所谓的国际通用语是。手握拳状朝上,然后直直的伸长中指,简单明瞭,一看就懂。

    果然,堂内的人一脸愤怒,但老者反而冷静下来。大明又接着说。

    “中国有句话[敬人者,人恒敬之],既然各位拿我当垃圾,我也没必要把各位当人看。如果不爽,那就来吧,打完后我还得找方法回家,快一点”

    “你到里有什么企图”老者发言了,这次不是用日语,而是纯正的中文。

    大明:“我被莫名其妙的带到这里,这才是我想问的。开玩笑,我还要上学ㄟ”

    “是吗?正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面对老者的问题,川田将事情说了一遍。

    老者:“对于正夫的做法,我只能说声抱歉。但是[雪姬]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的东西,所以我认为正夫的做法并没有错”

    “东西…”大明不削的冷笑。

    “小雪她不是任何人的东西”大明大声的反驳。

    老者:“[雪姬]是我祖先历代流传下的式神,[雪姬]的重要性,不是你一个外人所能理解的,如果你现在把[雪姬]归还的话,我还可以考虑既往不究”

    “你说的没错,那不关我的事。但那也没有小雪的事,出来吧[雪姬]”大明抽出[雪姬]的卡片,招换出小雪来。

    小雪看到周围的人后,害怕的猛向大明怀里钻。周围的人都傻眼了,从来没看过有人能活生生的抱着[雪姬]。

    “乖,别怕,我在这”大明看到小雪怕成这样,就知道平时这些人如何对待小雪了。

    堂内的人看到小雪时,脸上表露着欣喜的模样。但大明在他们的可以看到,那是畏惧的表情,他们根本把小雪当成武器来看。就像核能发电厂一样,人们害怕辐射,却又不能没有它。

    “小雪,你认识这些人吗?”大明柔声的问,小雪点了点头。

    大明:“那你告诉他们,你会不会留下来”

    小雪起初还很害怕,可大明一在拍胸脯给小雪壮胆,好一会,小雪才拉开喉咙大喊。

    “雪不要留下来,雪讨厌寂寞和孤单,雪讨厌你们所有人,雪喜欢王,雪不会离开王的”小雪稚嫩的声音虽然不大,但确实的传进每个人的心理,表达长久以来的抗议。说到最后,连眼泪都掉下来了。小雪的眼泪结成一颗颗的冰块掉落在地板上。

    “别哭了,我们不是打过勾勾吗,我不会丢下你的”大明安慰着小雪。好一会,小雪才停下哭声,不过堂内的人脸色都很难看。

    “相信大家都看到了,小雪已经强烈的表达她的意思,我希望以后不会在有人来骚扰小雪”大明口气很笃定。

    “我们回家吧,小雪”大明摸摸小雪的头。

    “请留步”老者开口说话了。

    “虽然[雪姬]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意愿,但此事非同小可,很抱歉”老者开口说。

    大明:“要打吗?那就来吧,我赶时间”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异侠-绝之章 第九节 白雪[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