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异侠-绝之章 第十一节 处男保卫战[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绝之章 第十一节 处男保卫战

    今早大明受到的刺激太大,就连美幸送早餐来的时候还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中。

    “还好吧”美幸忧心的问。

    “不好,昨天被三个女忍者夜袭,今早还严重的遭受精神受创,一点都不好”大明抱着头回答。

    美幸:“怎么回事啊”

    “我也想知道”无奈的回答。

    “怎没看到小雪”美幸感到好奇,这些天来都看到两人腻在一起的,现在怎看不到小雪的人影。

    说到小雪,大明就感到头一直在抽痛。今早,[雪姬]说什么也不肯变回小雪,反而死命的粘着大明,该不会昨天自己对雪姬做了什么吧。今早起来,大明和雪姬两人的衣服都凌乱不堪,大明问雪姬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但雪姬只是神秘的笑了一笑,什么都不说,只是紧紧的抱着大明,最后大明只好将雪姬哄回卡片内,一个人头痛。

    “对了,爷爷要你用完早餐后到大堂去,她有事要说”美幸看大明一脸恍惚的样子,并没有太打搅他,转身就退下。

    老头子找我干麻,莫非要判刑了,大明感到好奇。也好,反正事情总要有一个结果。不过,小雪的事还真伤脑筋啊。

    大明用餐过后,洗了把脸,抬头看着镜子,镜子里的自己好像有点改变,头发和眼珠子都泛起一层淡蓝色。大明这才想起,他这些天来都没练功,刚开始还没注意,大明也都都忘了自己要练功来压制身体上的变化。看来这次不向从前一样发作的那么猛烈,而是很缓慢的进行。在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大明不知道,不过大明也没有办法。

    看来伤脑筋的事很多啊,大明决定先将烦恼的事先放一边,去看看那老爷爷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大明一踏进大堂内,乖乖,里面的人还真不少啊,除了上次大明摆平的那些人外,还多了不少年轻人,美幸、千代和刚也都在场。一个个穿的整整齐齐的,好像再招开家族大会一样。现场气氛好怪异,大明感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御堂彻一郎端正的坐在大堂的首端,中央有块垫子。彻一郎意示大明坐下,大明盘腿而坐,问道。

    “把我留那么久,也该是时候做结论了吧,技不如人,我也没有啥好说的”大明满不在乎的说。

    “结论嘛,其实前几天就做出来了”彻一郎摸着胡子说。

    大明:“喔,那最后你们想怎样”

    彻一郎:“其实,你很强,虽然不成熟。但你的力量让我们不得用言灵加上结界来封锁,在式神的帮忙下,才能把你制服”

    “这算是夸奖吗?我最后还不是给你们弄得像废物一样”大明只感到讽刺。

    “你知道吧,最近我们族里出生的式神使越来越少了,这样下去,我们这一族早晚都会面临灭亡的危机,没有了式神,我们也就失去了地位、尊严,失去一切”彻一郎话题一转,脸上尽是哀伤的表情。

    “嗯,我听美幸姊说过了。不过,那关我什么事”大明不解。

    “不,你说错了,这和你大大有关系”彻一两眼里光芒大盛,大明还是一脸疑惑,关我鸟事。

    “你的力量虽然很强,但是你那种能自由操控式神的体质才是我们所需要的。只要有了你,我相信族内的式神使会更多,将再次光复我族的荣耀,你简直是上天赐与我月流一族的宝物啊”说着说着,彻一郎大喊了起来。

    这老头疯了,大明决定在老头前面加个疯字,以后就叫他疯老头。敢情他要我改行当种马,开玩笑,我又不是阿德。难道,昨晚的事。

    “靠,原来是你,昨晚找三个女忍者到我房里大跳脱衣舞,虽然我的贞操不值什么钱,但我可不是会任你摆布的东西”大明破口大骂

    大堂内起了一阵骚动,大明耳尖,隐约听到。“是谁先偷跑…”等这一类的质问声。

    彻一郎举起手来,大声的说:“安静”。会场内的人都静了下来。

    “我说过,不许有人先动手,这件事,我会追究”彻一郎沉声的说,然后瞄了众人一眼后接着说。

    “我再说一次,从今天起,大明就是御主。御前、神宫、草雉三家的少女,谁先怀孕,谁就是正室。那一家,也就是月流的真正领导家族,这代表什么意思,相信你们很清楚,仪式在今晚开始,你们都下去准备”

    彻一郎手一挥,所有人都退了下去,只剩大明一人。

    “月流的将来都交给你了”彻一郎很感慨的说。

    “不要把责任推在别人身上,你以为我会答应这样乱七八糟的事吗?疯老头”大明的脸色很难看。

    彻一郎:“有何不好,你所拥有的,是别人一辈子所追求的。名利、权势、财富,甚至一大堆的美女,你都有了”

    大明:“我失去自由”

    “放心,等孩子们出生后,我会解掉你身上的禁制”彻一郎笑呵呵的说。

    “我不是说这个,的确,我是找不到人生的目标,看不到未来要走的路。虽然迷惘,但我希望用双手来打造自己的未来,而不是给你们当傀儡,我可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大明怒吼着。

    彻一郎:“这可由不得你,为了一族的幸福,看来只有牺牲你了”

    大明:“牺牲的不只是我,还有那些无辜的女孩子。你这样做,无端是毁了她们的未来及幸福,这对所有人都不公平”

    彻一郎:“她们为家族牺牲是应该的”

    “应该,什么是应该,就像式神一样吗?就像小雪,你从来没有去感受式神的思想,它们是生命,不是工具”大明反吼回去。

    彻一郎:“看来你并不了解式神存在的意义”

    大明:“像这种不应该存在的东西,有什么好了解的”

    彻一郎看了大明一眼,淡淡的说。

    “你跟我来”

    ※※※

    彻一郎带着大明来到神社后山的一处山洞内,两人一直走到山洞的尽头,尽头处是一面雕满符文的石壁。彻一郎将手贴在石壁上,口里还念着一些东西。

    石壁缓缓的打开,里面是一道深不见底的石梯,黑森森的,好不吓人。彻一郎从入口处拿起两根火把并且点燃它,把其中一根交给大明后说。

    “有些事,是你应该知道的”说完后转身走下石梯,大明也只好跟下去,当大明下去后,背后的石壁又缓缓的关上。

    一路上,在火光的照耀下,大明可以看到许多由钟乳石的石柱,说明这地洞已经有好长的年岁了。都为不时还可以听到水滴声,好沉闷,大明似乎可以感受到洞内长久以来所承受的悲哀。

    也不知走了多久,总算是走完了,这次眼前出现的是座很大的石门,上面刻满了更多更复杂的符文和图案。

    “这座“守护之门”,守护着我族历代来的所有故事,只有族内被选上的人,也就是式神使,才能开启”彻一郎说完,在门上一摸。所有符文和图案都发出光芒,大门慢慢的打开。

    比起走道内的昏暗,石门另一边的世界亮的令人刺眼,大明在彻一郎的带领下走进去。石门内是个相当宽阔的空间,约有一个足球场大吧,周围的壁上正闪耀着不知名的光芒,照亮这整个空间。

    十来个类似茧的东西散布于场内,大明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这东西。不过,这应该就是美幸所说,式神的“茧”吧。茧的周围,还绕着很多罐子。

    “这是历代以来式神宿主的骨灰”彻一郎看出大明眼中的疑惑,自动为大明解答。

    彻一郎:“大部分的式神会在宿主死后吸取宿主的灵魂,成为式神的一部份,这是使用式神之力后的代价,所以我们把骨灰放在这里,算是纪念吧。死后什么都不剩下了,我也一样”

    大明不说话,如果生命到最后,连灵魂都失去了,那这样的人生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你认为我们是为什么要去使用式神,明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彻一郎问了大明一句,大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彻一郎:“你认为世上有多少式神”,大明摇头。

    “很多,多到你无法想像,世界各地都有人在利用式神在做事,当然,不是每个人都用来做好事。对于作乱的式神,也只有用式神去对付他。我族并无意扮演什么正义之士,因为我们也曾用式神做些不太光明的事。因为式神,所以才有今天的我们,这是自古留下的传统,想回头时,已经难了,我们已经和式神分不开了,失去式神,我们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彻一郎感伤的说。

    大明静静的听他说下去。

    彻一郎:“我们的存在,相对的也吓阻一些外来势力的入侵。日、月、星三个流派,则负责日本境内的安全,负责对付别国的攻击,以及处理国内的一些问题。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台面下进行的,一般人谁也不会知道。就因为我族负有这种沉重的使命,抛也抛不掉,希望你了解”

    ※※※

    大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一直思索彻一郎说的话。

    其实也不能说彻一郎作错,每个人对于每件事的看法都不同,如此而已。不过,大明也有自己的做法。天色晚了,看来要开始打猎了,很不幸的,自己就是那个猎物。

    大明开始收集所有可以到手的东西,等一群女人来强奸自己,这种事大明可做不来。

    夜晚,有几个女孩子走到大明的房门前,看到房内还有灯光,也不疑有他,拉开了房门就进去。突然,满天的白雾飞来,众女都吓了一跳,赶紧捂着鼻子,但晚了一步,纷纷倒头大睡。这种强力的安眠药粉,是大明叫[疾风]去采摘药草,临时加工作成的,但效力足以让人睡上一天一夜。是阿德教大明的,大明一直很怀疑这种药的用途,该不会事像今天一样,用来迷昏女孩子的吧。

    后来有女孩子接近,发现房内空无一人,只有几个睡的像死猪一样,大叫着“人跑了”。大明的处男保卫战正式开打。

    “在那”有人突然看到一道人影闪过,一些人很快的追过去,身手颇为利落,看来有点底子。可惜啊,一个踏空,地面不知何时被挖出个陷阱大洞来,里面铺满了树叶和安眠药粉,虽然没有受伤,但看来免不了要再洞内睡上一夜,希望明天不会感冒才好。

    大明在暗处盘算了一下,今早看到的有十二个少女,屋子里躺了四个,洞里两个,还有三个在到处观望,剩下的不知躲在哪。幸存的人有了警觉,看来不会轻易上当了。

    大明并不打算用杀伤力强的荒兽来对付她们,因为这根本只是场闹剧,不应该有任何人受伤。大明本打算马上离开,但四周的防守太强,只好等明早守卫薄弱的时刻下手,目前最重要的是撑过今夜,至于离开后去哪,到时候在说吧。

    不过,剩下的都不好对付啊,尤其昨晚的女忍者还没出现,看来人数有可能超过大明预计的。

    “疾风”大明小声的叫着,他早将[疾风]叫出来了,并且变的和一般老鹰一样的大小,负责扰敌的动作。

    [疾风]收到大明的命令后,开始在另一端制造声响,有一女忍不住跑去看,却没有再回来了,当然,大明在那也设有陷阱。

    剩下的两女不知如何是好,[疾风]一个转身,抓起大明特制的药包,开始作高空轰炸。漫天的安眠药粉洒下,两女也被摆平了。

    只剩三个了,大明一直躲在他藏身的地方不动。办完事的[疾风]并没有在收到任何命令,政战在树上静静的看着。就这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夜深了,该休息了喔”少女的声音在庭里响起,大明默默不动。

    “难道要我们挖你出来嘛”

    大明头皮直发麻,他用自己不怕冷的特性在地上挖了个洞,然后把自己埋起来,只留下个小洞呼吸和监视,没想到这也被发现了。

    “数到三,你不出来我就用炸药炸了喔”

    大明赶紧爬出来,回头一看,昨日那三名女忍者正好整以暇的坐在树上,头上还蒙着布套。

    “不错嘛,你一个人解决了这么多人,也省的我们麻烦,你是要自己乖乖进房,还是我们拖着你进去”说完后,三人开始脱下头上的布套。

    左边的那个不认识,中间那个是、是千代,大明了解昨天千代在温泉那句话的意思。

    “你是我的”看来千代对自己是势在必得了,不过最后一个让大明不敢相信。

    “美幸姊,你跑来凑什么热闹啊”大明快昏了,没想到平时一脸亲切的美幸姊也跑来参一脚。

    “这是爷爷的交代”美幸红着脸说。

    看情形,自己是跑不掉了。大明想先请[雪姬]出来度过这个度过这个难关,但三人没给他这个机会。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她们知道大明要招换式神时都要先把卡片拿在手。

    三道飞影,将大明的手脚捆的结结实实的,又是昨天的那种飞绳。

    “今晚,你是跑不掉了”

    “抗议,你们藐视人权”大明大叫。

    “抗议无效”

    “谁说的”一阵清脆的女声传来,四人都转头看向出声的方向。

    一道白影自天缓缓而降。

    “我说老公啊,怎么我们还没结婚,你就急着搞外遇,你知道这样很伤我的心嘛”

    来人幽幽的抱怨,正是林诗函。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异侠-绝之章 第十一节 处男保卫战[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