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异侠-绝之章 第十六节 惊魂夜[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绝之章 第十六节 惊魂夜

    虽然今晚的月光格外的明亮皎洁,但看到一处处的墓地,大明等人只感到一阵阵阴森寒冷。

    只有阿德和春夏秋冬四人玩的很愉快,大明看到春夏秋冬在举手投足所表露出的风范,看来也是很有底子,阿德的身边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可惜,今晚月色那么好,我明明约了很多MM,怎一个都没来,本来还想介绍给你们认识的”阿德很可惜的说。

    “会来才有鬼,你还真以为这是个约会的好地方嘛”大明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和阿德闲扯蛋。

    阿德:“就是这种地方才好。你想想,如果我在这种环境下和她们说鬼故事,MM们会有什么反应”

    “吓死”老孝开口了。

    阿德:“没错,这时如果我正好在她们,会怎样”

    “你会被女人们围起来痛扁”晓雯开口回答。要不是老孝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她才不会出来,何况是来这种[鬼]地方。

    “错,应该是热情的拥抱才对”阿德丁正著晓雯的话。

    晓雯:“那你未免太看不起女孩子了,你这只沙猪”

    两个人就这样斗起嘴来了。

    “乾”大明举起杯子,里头装的不是酒而是果汁。

    “乾”老孝也举杯附和著。

    两人都不去理会现场的争吵,除去地理因素不说,今晚的天气晴朗,实在是一个适合赏月的好天气。春夏秋冬围在桌子边兴高采烈的看两人耍嘴皮子。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地上墓园,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怕阿德追杀,高处不胜寒,起舞摸鬼影,不似在人间”此情此景,让大明有感而发,随口念了几句。

    “烂”老孝很中肯的批评著。

    “是啊,烂,为了这首烂诗乾一杯吧,乾”大明举杯说著。要是苏东坡知道他的诗被改成这样,只怕会气的从坟墓中跳出来吧。

    两人一饮而尽,阿德和晓雯似乎吵到有关男女平等的话题上,两人分成两边,开起辩论会来了,春夏秋冬也分成两边加入,看来战况十分激烈

    大明想著,今天大概破了两项纪录。一是在坟场赏月野餐、二是在坟场开辩论大会,不知能不能报名金氏世界纪录。不过,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今天大明让小雪和美幸等人在家,不用跟出来,至于听不听嘛,大明就不知道了。美幸她们学的潜行匿藏之术颇有一套,以大明敏锐的感应力都侦查不到一毫气息。大明是很想学啦,不过她们说这是秘密。其实大明知道,要是让他学会这套东西,那她们一辈子都别想找到自己的身影,会教才有鬼。

    大明在发呆想事情的时候,耳朵里好像听到些什么声音。

    “你们安静一下”大明举起手来意示大家安静。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纷纷闭上嘴巴。只是听了好一会,好像都没有什么动静。

    “你吓人啊,讨…”夏日捂著胸口说,话还没说完。

    咚、咚、咚……

    沉稳又厚重的鼓声响起,声音虽然细微,但隐隐约约间还是听的到,而且越来越清晰。那鼓声似乎拥有魔力般,大家都感觉到每一下鼓声响起时,和自己的心跳同样的节奏。每当鼓声响起一次,自己的心脏就猛跳一下。众人都对眼相望,不知如何是好。

    “哥…”晓雯抱的老孝紧紧的。

    “少爷…”春夏秋冬也靠紧著阿德,虽然她们都是训练有术的高手。必要时,杀个人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终究只是个女孩子,对于未知的现象总会感到害怕。

    阿德的脸上露出些许不自在,老孝仍是一脸面无表情。大明则是最近怪事看太多了,所以才没那么紧张。

    “回去吧”大明说著,事情好像很不对劲。

    “嗯”老孝也点头同意。

    “不行,这样装神弄鬼我就被吓倒了,回去我会被笑死的”阿德沉声的说,老孝和大明又看到阿德这种严肃的表情。当阿德有这种表情出现时,代表事情真的很重要,过去只有在被女孩子甩了的时候才会出现。

    大明:“那你想怎样”

    阿德:“当然是去看看谁在搞鬼啊”

    “不好”老孝摇头反对,他也感到不对劲,谁会那么好兴致,半夜在坟场敲鼓。

    大明:“我同意老孝的说法,现在不是爱面子的时候”

    “没关系,我自己去就好了”阿德说完后,掉头就走。春夏秋冬虽然害怕,但职责所在不得不跟。

    “好奇心会害死一只猫”大明叹气,阿德有时候是个很固持己见的人。老孝也想跟上去,大明阻止了他。

    “不行,你还有你妹在身旁,不适合去冒险,我去找他回来”大明说完后,拿出一只手机交给老孝。

    大明:“要真有个万一,也才有接应”。老孝想了一下,还是为难的点了点头,大明刚想走,晓雯叫住了他。

    “等一下,也许帮的上忙”,晓雯拿出一包东西交给大明。

    大明:“这是?”袋内装的是一颗颗的黑色小球体。

    “摔炮的改良版,我叫它爆雷,用力丢在地上就会爆炸”

    大明:“谢啦,你都随身带著这总东西嘛”,摔炮而已,威力应该不大吧。

    当大明走后,晓雯在他背后喊道。

    “那东西威力和手榴弹差不多,小心点用。记住,越用力效果越大”

    大明只有在心中苦笑,他这些朋友还真不是普通的危险分子。

    大明的身影缓缓的融入黑夜之中。

    鼓声是从对面山头的另一端传来的,如果要到那里去的话,就先要越过一大片墓地。

    “对不起,打扰了”大明说了一声后,迅速的向阿德那一边移动。大明足下轻轻,身型腾空跃起,视满地的杂草荒木如平地般,来去自如。

    月光虽然明亮,但仍不足以照亮路径。阿德拿出随身的夜视镜,飞快的移动著,春夏秋冬紧跟在身后。五人的身手的不错,轻轻松松的避开丛生的杂草。不过在别人墓碑上跳来跳去的举动,大为不敬。

    只是……

    “这什么味道,好臭”五人都捂著鼻子,突然飘出的若有似无的臭味让她们停下脚步。

    “是尸臭味”,背后的发言让五人吓了一跳。五人同时转身,大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五人后面。

    阿德:“你走路都不出声的啊,吓死我了”

    “别逞强了,现在离开还来的及”大明劝著阿德,当初大明的爷爷开坟捡骨时,那浓烈的臭味让大明映像深刻。

    “不,我一定要看看是谁在搞鬼,你回去吧,这是我自己的事”阿德的口气十分坚决。大明只有叹了口气。

    大明:“是朋友就不会丢下你”

    ※※※

    山头那一边若大的空地上,一座祭坛立在中央,在几根直立的巨大火把照耀下,周围摆满了棺材,像是刚挖出来的一样,不但腐朽破烂,上面还沾满了泥土。有些棺材盖还被窍开,尸臭就是从中散发出来的。

    祭坛上有三个身穿红袍的人,一个在敲鼓,两个挥舞著手上的木剑在做法。祭坛前的一张大桌子上还盖著黄布,看不到是啥东西。

    “好了,看到了吧,只是做法事而已,可以回去了”大明看著阿德小声的说,现在他们正身处在附近隐密的地方。

    “去,无聊”阿德刚想走,他们说的话引起了阿德的兴趣。

    “老大,鬼王真的会出来嘛”红袍甲开始发问了。

    “会的,今天是阴气最重的一天,月光充足,它一定会出来。而且我特地布了这个阴煞绝阵,将阴气都集中在这里,再加上…”红袍老大阴阴的笑著,随手掀开黄布。

    “加上这个,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绝阴少女,这么多它喜欢的东西,你说,它会不来嘛”

    桌子上躺著一名少女,身穿学生制服,好像昏迷不醒的样子,长的很漂亮。大明暗自叫糟,一把拉住要冲出去的阿德,真是的,阿德最看不得女孩子受难,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

    大明:“等一下,看看情形再说”

    “还等,我等不下去”阿德想挣脱大明的手,大明就是不放。就在两人拉扯之间,四周的温度突然变低,不是身体上的冷,而是令人颤抖的心寒。

    “来了,小心点”红袍老大叫道。

    祭坛周围的棺材突然爆裂开来,一具具的腐尸慢慢站起。浓密的尸臭味迅速散开来,春夏秋冬纷纷转过头去呕吐。

    红袍老大大喝:“鬼王要用尸体抢人,结阵逼它出来”。三人以三才阵型分别站在桌子的三个方位,三人手持符箓,逼的腐尸群不敢在近。

    “快跑”大明说著。也许是闻到生人的气味吧,一些腐尸正慢慢的朝他们藏身的地方移动。

    “那女孩子怎么办”阿德说著,眼前的景象已经超出他的理解范围。

    “别管绅士风度了,先把命保住在说”大明喝道。

    “老大,那有人”红袍甲发现了那一边的骚动。

    红袍老大:“别管了,反正他们死定了,专心点,鬼王随时会出来”

    “啊”

    秋月叫了一声,绊倒在地上,她的脚被从土里伸出的手给抓住。附近的土壤开始一上一下的动作,想来地下的腐尸大概也要破土而出了。由于秋月被绊住,腐尸群全都一拥而上。春夏冬三人掀开裙子,拔出大腿内侧的掌心雷手枪,开始向腐尸群射击,但子弹对已死的生物没有威力可言,起不了什么作用。

    大明折下一旁的乾死的粗大树干,用力一挥,将腐尸全扫了出去,由于太过用力,被扫到的腐尸都化成碎片。大明左手握住抓著秋月的腐手,硬生生的捏成碎片。

    “快走”大明一边说著,一边还挥舞著手上的树干。阿德和春夏秋冬在大明的掩护下后退。等退到一定的距离后,大明拿出晓雯交给他的爆雷。

    “没啥好招待的,勉强凑合一下吧,中秋节快乐”说完后,大明将几颗爆雷朝腐尸最密集的地方丢。由于晓雯有交代,大明是真的很用力丢。

    “趴下”大明丢出去后,马上说著,众人也不疑有他。轰然巨响的爆炸声传来,爆风夹杂著腐尸块漫天飞舞。原本聚满腐尸的地方,现在只剩个大坑洞而已。

    “有没有那么夸张”大明张著嘴说,这小东西的杀伤力也未免太惊人了吧。

    “这哪来的”阿德问著。

    “离开再说”,大明将袋子里的爆雷全分给阿德和春夏秋冬五人。

    “那你呢?”阿德担忧的问。

    “我有这个”大明拍著身旁的树干。

    “没问题的,离开这在找你算帐,以后少出这种鬼主意”看到阿德迟疑的表情,大明笑著说。

    六人一致地往外跑,遇到挡路的腐尸就扔爆雷,炸的它脑袋开花。虽然有点对不起往生者,但也没有其他的方法好做。好不容易,总算是逃到安全地带。

    不过,这里的气氛反而更浓厚诡异。这里并没有腐尸群的出现,安静地让人可怕,空气中还飘散著檀香的气味。

    碰。

    阿德和春夏秋冬五人都倒了下去,大明吓了一跳,连忙看著。还好,呼吸、心跳都正常,只是不知为何昏过去。

    “你是谁,闻到安神香而不昏睡的,可不多见”

    大明顺著说话的方向看去,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站在枝头。刹那间,大明以为他看见了侍剑。因为那女子给他的感觉就像侍剑一样,一种浑然不属于尘世间的气质。不过仔细一看,那女子虽然有不下于侍剑的美貌,但身上却散发冷冰冰的气息,脸上面无表情,好像写著[生人勿近]一样。不过,大明在她眼里看的到浓浓的哀伤。

    厉害,大明第一眼的直觉就只有厉害两字,那女子身上有一股不输于己的力量。

    “赏月的路人甲”对于白衣女子的问题,大明随便扯了个答案。

    “待在这别动,天一亮你们就安全了”白衣女子对大明的回答毫不在意,冷冷的说。

    “我还有两个朋友呢?”大明问著,老孝和她妹还好吧。

    “我们的人送下山了,还有一个穿忍者服的少女,不听我们的劝告,跑到那去了”白衣女子手指的方向,正是大明等人刚跑出来的方向。

    “可恶,抱歉,我这些朋友拜托你了”大明说完后转头就跑回去,不知道是美幸、千代、葵三人中的哪一人,大明心急如焚,他都不希望任何一人出事。

    看著大明的背影,白衣女子的身影随著夜风消失在空气中。

    葵倚靠在一棵树上,勉强可以站起来,身上的伤口还留著血。所有的暗器全射完了,小太刀也断成两节,面对逼近上来的腐尸,葵一点防备之力都没有,只有闭上眼睛等死。

    “走刃”

    一声大喝有如爆雷炸开,银白色的刀身在月光的照射下,在夜空中留下一条条的轨迹。将葵身前的腐尸全斩成数断,大明的身影落在葵的身前。

    “你还真乱来,这种地方你也跟,只有你来吗?”大明看著葵身上的伤口说,伤口看来很深,而且留出来的血是黑色的,八成不是啥好东西。

    “美幸姐在家陪小雪,千代陪诗函姐出去了,其他人放假,今天只有我一人来而已”葵有气无力的说,意识有点模糊不轻了。

    “这能治疗尸毒,外敷内服”一个瓶子递来,大明听声音是刚才的白衣女子。

    “谢啦”大明头也不回,忙著帮葵治疗伤势。

    “忍耐一下,我把这些东西全收拾掉后就一起回家去,很快的,你休息一下”大明说著。

    “嗯”葵点点头,也许是药效发作吧,葵闭上眼睛睡去。

    大明站起来的时候,腐尸群已经被[走刃]斩光了。

    此时地面强烈的晃动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窜出一样。

    “小心,鬼王出来了”白衣女子严肃的说。

    祭坛不远处的地表开始隆起并裂开,一团像是透明的烂泥团流了出来,好像是电玩中的史莱姆。那史莱姆越聚越大,看起来就像是三层楼的果冻一样。

    “不会吧,这就是鬼王”大明嘴巴都合不上。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异侠-绝之章 第十六节 惊魂夜[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