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异侠-绝之章 第十八节 史上最强情侣二人组[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绝之章 第十八节 史上最强情侣二人组

    在悠扬轻绕的音乐声中,柔和的灯光照著餐厅内,在这样浪漫的高级用餐场所中,大明只是死命的盯著自己的左手发呆。自从中秋节那一夜后,大明就感到自己的手很不对劲,常常会失去控制,到处张牙舞爪。甚至一不注意,鳞片爪子全都跑了出来,搞的大明整天盯著左手看。

    “怎么,难道你的左手会比我好看嘛”林诗函有些生气。今天礼拜天好不容易排除万难把大明拖出来约会,连侍剑都留在大明家陪小雪。可那块大木头从头到尾都只是看著他的左手发呆,让林诗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没有啦,只是”大明说著,左手摊开给林诗函看。

    林诗函:“很正常啊”。大明苦笑了一下,右手在左手掌心中,抽出一条白白的东西。林诗函仔细一看,是大明随身带著的那条骨链。

    “这是怎么回事?”林诗函好奇的问。

    大明放开右手,骨链像是有生命般自动缩回左手掌心里。大明又将左手反覆的在林诗函前面转来转去,确定都没东西后。左手一转,有如变魔术一样,食指和中指夹著一张卡片,是[走刃]。

    “难不成…”林诗函迟疑了一下,接著说“你这是要改行表演魔术嘛”

    大明快要昏了。

    他偶然发现左手好像变成小叮当的次元口袋一样,骨链和卡片接近左手时都被自动吸进去,然后大明想到什么,什么东西就会跑出来。对于这现象,大明只有摇头苦笑,天知道自己身上还会发生啥变化?

    “还有更劲爆的,要不要看”大明没好气的说。林诗函傻楞楞的点了点头。大明看周围都被隔离起来,于是把左手放在桌子里下。当在抬起来的时候,林诗函都傻眼了。

    那不能称为一只手,到不如说是爪子比较适合。林诗函上次在日本是有看到大明的兽化现象,不过没那么明显。

    深蓝的鳞片有如蓝宝石一样覆盖住整只左手,闪闪发亮。粗壮的左臂在鳞片下隐隐脉动著,好像充满了爆发力。一道淡蓝色的长毛从手背一直沿升到臂上,尤其是五根手爪,就像透明的蓝钻一样,散发著令人目眩的光芒。从它坚硬锐利的程度看来,林思函丝毫不怀疑它能空手撕裂钢铁。

    “好…好漂亮”林诗函痴迷的说。

    等等,这时换大明被吓到了。好漂亮,这妮子的审美观没问题吧,这是一只龙的爪子ㄟ。大明看林诗函看著自己左手的眼神,就好像再看一件艺术品一样。不禁让大明感到头皮发麻,赶紧把手变回原样。虽然他知道女性同胞们对会发光的东西有著莫名其妙的爱好性,但也不至于那么夸张吧。

    “干麻那么快收起来,再多让我看一下嘛”林诗函不甘的说。

    大明:“下次吧,这是公众场合,要是被人发现的话,不把我捉去研究才怪”

    “那好吧”林诗函一脸不舍,但马上变换脸上的表情,愉快的说“不过你今天一整天都要陪我去玩”

    “随便你”大明翻白眼看著她。这女人,翻脸就像翻书一样。

    由于是周休二日,百货商圈地带挤满了人潮,到处都有人办活动。像现在,一处百货公司的广场前,正在举办一场新秀选拔会。台上的人努力的表现出自己拿手的一面,唱歌跳舞样样来,希望取得观众和评审的喝采。只不过很多人的目光都不是在台上,而是旁边的休息亭上。

    一个有如天仙下凡的美女,正优雅的坐在亭里,用纤纤玉指拿著小汤匙搅拌著桌上的咖啡杯,这副景象美的如梦似画,只是……

    她旁边坐的那个人却破坏了一切,不但其貌不彰,而且还是个胖子,大大的破坏美感。虽知佳人有伴,可还是有很多自认为英俊潇洒的人挺起胸膛上前搭讪。毕竟不管怎么看,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比佳人身旁的胖子要好太多了。

    但每个像孔雀一样,高高竖起身上羽毛的英俊男子。最后却像落败的公鸡一样,满身的羽毛与自信心洒落一地,黯然退场。因为佳人给的答案是。

    “抱歉,我结婚了,这是我老公”然后指著大明。

    在林诗函又拒绝一个前来搭讪的人后,大明已经在桌上放著三根叉子、一根汤匙。

    “三十一个人,看来你的魅力还真的不是普通的强”大明摇著杯子,让里面的冰块撞来撞去,发出清脆的声响。同时一边笑著说。

    “那又怎样,我到现在还是没迷倒你”说完后。林诗函端起咖啡小啜了一口,皱著眉头说“不好喝”

    大明:“当然,像你这种千金大小姐,当然喝不惯路边几十块一杯的咖啡”。大明可不会傻到和她讨论爱与不爱的问题,林诗函的口才太厉害了,大明每次只有被吃的死死的份。大明也看开了,随她去吧。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也许有一天,她会找到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吧。

    林诗函:“口气别那么酸,真要比的话,你现在有的钱可不比我少”

    “何解?”大明不懂。

    “川田家表面上是三月印财团的首脑,川田正夫是社长。但实际上是由御堂、神宫、草雉三家掌权。这件事你知道吧”林诗函反问大明一个问题。

    大明点点头说:“嗯,我有听美幸说过。三月印,就是明月流的三个家族嘛”

    林诗函:“身为三月印总裁的御堂彻一郎,几天前让川田了一则消息”

    大明:“啥?”

    林诗函:“御堂彻一郎指定由御堂三郎坐上副总裁的位置,且是三月印财团的唯一继承人”

    大明:“那关我什么事?”

    “你如果没忘记你另一个身份的名字的话”林诗函趴在桌上无力的说。

    大明这时才突然想到,御堂三郎好像是他的日本名字没错,惊讶的说“靠,那疯老头又在玩啥把戏,把家族事业也拿来玩”

    “看来你这次真的逃不了了”林诗函笑著说。

    “反正那是御堂三郎的事,我是王大明,这和我没关系”大明把这问题丢在脑后,以后在去烦恼。

    林诗函:“难不曾你想当一辈子王大明”

    大明:“我是王大明没错啊,要不是发生这些事,我还是王大明,一个平凡普通的学生”

    “你到底喜欢些什么东西呢?”林诗函叹了口气,好像没什么东西能打动大明的心。

    “我也不知道,对了,你家那群MIB部队没跟出来吗?”大明话题一转,不想在聊那么沉重的话题。

    林诗函:“怎么没有,光这广场上少说也有十来组人马,例如…”。林诗函指著前几桌看来很亲热的情侣说:“这就是”

    “不会吧,我都看不出来。不知家里那三个是不是也跟出来了”大明喃喃自语的。

    “那是一定会的,说到这,你是不是欺负小葵了”林诗函瞪著大明看。

    “哪有”大明连忙澄清。

    林诗函:“要不然她怎么向我哭诉说你是要企图侵占地球的外星人”

    “她还真的当真啦”大明搔著头说。难怪这些天,葵都有意无意的避著自己。

    “说,你到底对葵做了什么事”在林诗函的质问下,大明将中秋夜的事全盘脱出。

    林诗函:“你还真是会惹麻烦啊,什么地方不好跑,居然跑到坟场玩,而且还惹上了叶家”

    “又不是我愿意的,叶家很有名吗?”大明感到他最近遇上的全是大麻烦。

    林诗函:“叶家的年代久远,世代相传。专门处理一些不明现象,简单的来说,就是降妖伏魔。我也只是听闻而已,没想到还给你碰上了”

    “那也没办法,那女的一眼就把我认定为妖魔鬼怪,我也无法解释”大明摇头苦笑。

    林诗函:“尽量避免和叶家起冲突吧,叶家的家族庞大。要真打起来,会很棘手”

    大明:“我又不会吃饱没事干,跑去和别人打架”

    林诗函:“世上很难说,谁也无法预料”

    “我们这样算是情侣吗?”大明突然问。

    “咦,你看得出来喔”林诗函惊奇的叫著。

    大明:“拜托,有必要那么激动嘛”

    林诗函:“谁叫你这块不解风情的大木头突然开窍了,怎能让我不奇怪”

    “表妹───”热情的呼唤声从两人身后传来,两人同时转过头去看。

    一大束漂亮的玫瑰花挡住了两人的视线,当花束移开时,露出一张俊美的脸孔,可惜两眼斜挑,看来一脸邪气轻浮的样子。大明认识他,好像叫啥黄……对、黄子建来著,是林诗函的表哥,那个孔雀男。

    林诗函堆起笑容叫了一声“表哥”,如果那能称为笑容的话。大明从未见过有人一边笑的时候,一边还头冒青筋,看来林诗函对他这表哥十分反感。黄子建依然穿著一身的名牌,身上还洒满著浓厚的古龙水,味道重的差点使大明窒息。不禁让大明猜测,这家伙是不是有很严重的狐臭,所以才要用那么多香水。

    这家伙的脸皮果然够厚,看见林诗函那种很勉强的笑容时,依然是谈笑风生,死缠烂打。

    “我说表妹啊,你怎么跑到这种地方和这种人混在一块,舅舅会很不高兴的”黄子建好像抓到林诗函的小辫子一样,威胁著要向林父告密。尤其在说”这种人”三个字时特别加强语气,彻底看不起大明。

    大明静不说话,这种人他看太多了,多难听的话也早听惯了,早练就成”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定力。对于黄子建的话语,自然不放在心上。不过林诗函可受不了,当场变脸,脸上仅有的一分笑容完全消失,冷漠的说。

    “这是我未来老公,不是什么这种人。我父亲也早就知道了,要说就去说吧,告辞”

    说完后拉著大明就走。

    大明偶然回头一看,看到黄子建手上的那束玫瑰花已经被他甩在地上,并不断的用脚踩踏。在漫天飞舞的花瓣中,大明看到黄子建眼里的,尽是浓浓的不甘与怨恨。

    又是一个麻烦,大明只有在心中苦笑。

    这一天,林诗函带著大明逛遍所有百货公司。大明终于了解阿德为啥在三嘱咐,千万不要和女孩子去逛街。

    今天林诗函也不知起了什么兴致,信用卡疯狂的刷,帐单就如同流水一样涌进。大明身上是有一张美幸给他的无限额信用金卡,但大明很少用,他目前食、衣、住、行样样不缺,也花不到什么钱,本来他是想出啦。不过林诗函坚持用自己的钱,大明也就随她。当然,东西都是大明拿。

    “女人的衣橱里永远少一件衣服”,大明今天才领悟这个真理。光林诗函今天买的衣服就有十来件,而且还有逐渐增加的趋势。大明怀里抱著一堆,双手上也挂满了袋子,可大明除了苦笑外,还能怎样。

    逛著逛,两人来到了童装部,林诗函又买了好几件童装。

    “怎么,要买给谁穿的”大明奇道。

    林诗函:“当然是小雪啊,你不觉得整天穿著同一件衣服很难过嘛”

    说到小雪,大明就无奈。林诗函第一次见到小雪时,表情和动作比王怡君更夸张。也许是女人天生对可爱的事物没有抵抗力吧。在众目睽睽之下,当场抱起小雪来亲热,大明也来不及阻止,可是林诗函一点是也没有,反倒问大家为何一脸大惊小怪的。在小雪表演一手”凝水成冰”的功夫后,林诗函自己也吓了一跳。事后侍剑将这一切全归为[绝]之血肉的影响。

    现在可好了,连小雪也被拉拢到林诗函的女子团队内。五大一小(诗函、侍剑、美幸、千带、葵、小雪)整天围在一起说悄悄话,根本不准大明接近。为此,大明实在是哭笑不得。

    “这件不行”大明摇了摇头“这件衣料太薄,小雪变大的话会把衣服撑破”

    林诗函:“你是说[雪姬]”。林诗函还没有见过[雪姬]的面貌,大明点点头。

    “那不正好,听说[雪姬]的身材超棒的”林诗函讪讪的说。只见大明脸红了起来。

    “认识你那么久,第一次看到你脸红。看来[雪姬]的魅力非同小可,改天真的要见识一下”林诗函的话中有点醋意。大明只是尴尬的笑著,可接下来林诗函的一句话又让大明吓了一跳。

    “或者我改天真的该脱光光跑去夜袭你”

    “别、别──”大明忙著说。

    林诗函:“开玩笑的,如果你那么容易就上勾的话,早被千代三人给吃了”

    “不要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大明喘著气说。以林诗函什么都敢作的个性,她真的会来这一套。

    林诗函:“好了,回去吧,这么晚了,别让她们担心”

    大明:“嗯”

    九点多了,大明和诗函两人从公园抄捷径回家。突然几十个人从阴暗的角落跑出来将两人包围。

    “胖子,那么晚带著一个大美人到处跑,很嚣张喔,做兄弟的我看了很不爽”一个染发的青年站出来说话,口里还嚼著槟榔,十足的地痞流氓。

    “喔,你想怎样”大明反问道,他看这些人手里拿的不是木棍就是球棒,一副有备而来的样子。

    染发青年:“只要把美女留下,兄弟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马,最多让你断手断脚而已,要不然,嘿嘿──”

    “你家的人呢?”大明在林诗函耳边小声的问。

    “不知道,从刚才就没看到”林诗函看了看后回答。

    看来要凭武力来解决了,大明心里想著。大明看著公园内,一个人影都没有。但大明隐约有看到个人。

    “两点钟方向,两百公尺”大明对著林诗函说。林诗函依言看去,那人虽藏的隐密,但终究逃不开林诗函的眼睛。

    林诗函厌恶的说:“我知道他一向器量狭小,只是没想到会恶质到这种地步,看来保镳们都被他调开了”

    大明吹了声口哨,这是和美幸她们用来沟通的,三种不同的鸟鸣声从不同的地方传来。

    大明:“三个全来了,看样子她们从早上就开始跟到现在”。大明在次吹的一声口哨,意味她们不要动手。

    “当成是运动吧”大明开始放下身上的东西。

    “怎样,准备好挟著尾巴跑了嘛”染发青年笑的好嚣张。

    突然间,染发青年向后飞了出去,倒在草地上。左脸上一个鲜明的拳印,鲜血从口中流到地上,其中还夹著几枚牙齿。看来很痛的样子,不过染发青年没时间感觉他的痛楚。当脸上挨了这一拳的时候,已经让他昏过去了。

    众人都还搞不清楚事情是如何发生的。只见大明站在刚才染发青年所站的地方,右手仍举在半空中,说明这一切都是他做的。

    “还有谁想上来,不过,代价很严重喔”大明微微笑著说。那种忠厚老实的笑容,很难想像发会做出这种事。所有的人都楞了一下。

    大明可说是被欺负长大的,他了解那种感觉,所以拥有力量后他不会恃强凌弱。但大明也不是吃素的烂好人,有必要时,他的反击比任何人都强烈。

    “上啊”不知谁发起的,一群人蜂涌而上。

    大明:“那我就不客气了”。左手一挥,右掌击出,当头三人立刻朝后飞退,三人在半空中口吐鲜血,昏死过去。

    “这是什么功夫”一名高举球棒的混混问道,刚那一下让他吓到了,手上的球棒一直打不下去。

    “降龙十八掌”大明沉声的说。

    由于天地经内教的所有功夫都没招式,只有其意。所以大明将这些东西全和所见所闻(就是漫画小说,电影动画)融合在一起,想出来的。

    “有没有搞错”其中一名混混愕然道。

    大明扬脚在地上刮起一阵狂风,这是从电影里学来的大力金刚腿。强烈的风压让一群混混们都睁不开眼睛,纷纷丢下手上的武器,用手来挡著眼睛。大明纵身一跳,就在众人眼前使出佛山无影脚,登时人群倒了一大片。

    “胖子有古怪,去抓那个女的”有人大喊著。可惜,男的固然不好惹,女的也不是省油的灯。

    林诗函有如蝴蝶一样在人群中飞舞,没有一个人碰的倒她。偶尔还恶狠狠的踹上几脚。

    众混混人势锐减,场上站著的只剩十来个而已。

    “快跑啊,有鬼”也不知是谁喊的,一下子所有人全都跑光了。

    “别跑啊,我的龙虎乱舞还没用出来ㄟ”大明不舍的叫著。

    “唉,都跑光了”大明叹了口气,他原本想趁机钻研[怒火烧尽九重天]其中之精随的,可惜。

    “谁说的,还有一个”林诗函指了指。

    “要去哪,表哥”林诗函笑的好甜,好邪恶。

    看到两人的表现时,黄子建腿都吓软了,一步也走不动。

    “要怎么处理”大明皱著眉头问。林诗函想了一下,在大明耳朵旁说了几句。

    大明:“不好吧,他是你亲戚ㄟ”。同时心里想,好恶毒的主意。

    林诗函:“没关系,对付这种人不用考虑人情关系”

    大明:“那好吧”

    两人一脸微笑著看著黄子建,黄子建只觉得背脊发冷,好恐怖的笑容。然后眼前一黑,黄子建失去了知觉。

    “这保证是明天的头条”大明感叹的说。

    林诗函:“好了,收拾一下快回家吧,小雪还在家里等呢”

    大明:“喔”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把黄子建扒光到只剩条内裤,然后吊在公园内的最高处供人景仰,如此而已,真的,没什么。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异侠-绝之章 第十八节 史上最强情侣二人组[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