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异侠-绝之章 第二十一节 露营[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绝之章 第二十一节 露营

    当天,大明是被抬着回家的(因为失血过多),现场由千代通知她们的人来处理。现在大明躺在沙发上,无力的看着天花板,把事情重说一次。

    “和血焰的人干上了?真不知道你是天生带虽还是命中带赛,超会惹麻烦的”三头身的侍剑丝毫不客气地数落大明。

    “你也拜托一下,说话也不要那么粗鲁,你是女孩子ㄟ,注意一下形象好不好,不要教坏小雪了”对于侍剑的话,大明没有反驳。自从当日被押上游艇和林诗函相遇那一刻起,大明就知道自己不是普通的倒霉,只是没想到,自己已经倒霉到了极点。

    “我今年犯太岁吗?”大明叹着气说。

    “那下个礼拜去庙里烧香拜拜,顺便安太岁好了”林诗函抱着小雪说。小雪已经变回原样且换过衣服,静静的坐在林诗函怀里。

    “看来对方已经知道[雪姬]在台湾,不知道下一步还会做出什么事。御主,你要不要回日本避一避”千代很冷静的分析。

    “不用了,反正他们看到的那张脸又不是王大明,只要我别用另一张出现,谁也不会查到王大明的头上,只不过”大明看着千代三人说“对方好像认识你们,要是你们常在王大明身边晃来晃去的,难保不让人怀疑,毕竟你们都待在台湾,动机就让人很值得猜疑了”

    “御主是要我们回日本吗?”美幸的脸色很难看。

    “说是这样说啦,可是你们几个会听才怪。算了,最多我辛苦一点,出点力把那些找上门来的人全踢回去”听到大明这样说,美幸才放下心来。

    “那还要加强这里的防守和四周的的监视,还有情报网也该加强一下,那个叫伊恩在我们附近混那么久,居然没一个人发现”葵咬牙切齿的说。

    大明:“做的隐密一点,太过夸张的话不就等于是昭告天下说我们在这里吗?”,没戴眼镜的大明说话别有一番威严,葵下意识的点点头。

    “血焰的那个组长似乎不简单啊,能查的出他的来历吗?”对于大明的问题,千代则是回答说。

    “我会尽可能的去做,只是机会可能十分渺小,很少有人能追查到血焰的资料,尤其是这种上级干部,找遍全世界大概也找不到这人的身分吧”

    大明:“尽力而为吧,那人擅用军刀,看能不能从这方面下手,我看那把军刀也颇有年岁了,查查看有谁专门在收集这些古董的。我的直觉告诉我,血焰可不好对付,多一份信息,便多一分把握”

    千代:“是的”

    “需要我教你完全的天地心法吗?看情形你好像很烦恼,也许多一点力量会比较好对付”侍剑的声音直接在大明脑海里响起。

    “还是不要,我烦恼是因为我左手的兽化型态越来越严重,我还真怕有天还真会控制不住,还是不适合再让我增加任何实力了”大明无奈的回答。

    “哇,你上电视了ㄟ,阿明”林诗函喊着。

    “啥?”

    “你看”林诗函指着电视,电视上正报导着晚间新闻。

    “今天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一起重大车祸,有一对母子被压在货柜下性命垂危,幸得一名神秘蓝法少年相助,两人才总算平安无事,附近民众刚好录下这段画面”

    说着说着画面一转。屏幕上出现一个人,正把货柜高高举在手上,不过画质不清,看不到那人的脸孔。

    “这并非剪接画面,在场的观众都亲眼目睹那名少年举起一个货柜,并且空手撕裂一台车子救出被困的母子后消失无踪,详细情形,请继续看本台的追踪报导”

    “这下你可出名了”林诗函笑着说。

    “啊,我不管,一切都是在作梦,怎会有人拍下来,这样是犯规的啦”大明蒙着头大叫。

    侍剑:“你就认命啦,谁叫你要强出头的”

    ※※※

    隔天一大早,教室里面乱轰轰的,每个人都围在一起讨论昨天的电视报导,那名蓝发神秘少年。

    “骗人的啦,那是障眼法、障眼法啦,骗的到别人可骗不到我”

    “可我老爸昨天有亲眼目睹ㄟ,他回家后一直吹嘘着那人有多厉害,不太可能是假的,而且电视上不是有说嘛,一群警察、消防人员、救护人员和整条高速公路的人都是目击者”

    “也有可能是集体幻觉啊”

    “所有在高速公路上的人嘛,那也太夸张了一点”

    “不会是超人吧”

    “我说是从外星球来的外星人,一般人有可能举起一个货柜吗?”

    “你是说像咸蛋超人那样的正义使者”

    “正义使者…”一些人听到这个名词开始眼睛发亮了。大明听到这,都不知道自己该哭好呢?还是该笑?

    “搞不好是怪物”有人突然喊了一句。

    宾果,有人答对了,不过没有奖品。大明除了在心底苦笑外,又能怎样,毕竟人家说的是事实嘛,自己目前的确是半人半妖没错。

    “在听什么,那么入神”阿德重重的拍了下大明的肩膀。由于大明分神在听别人的讨论,没有注意到阿德什么时候来的。

    “没啥”大明能说什么呢。难道跟阿德说昨天的事是我做的啊,像这种事大概只能当作是秘密,然后放在心底而已吧。

    “对了,你看到昨天的电视新闻了吗?”阿德也兴冲冲的讨论了起来。

    “怪事”老孝也进教室来了,听到阿德的话,回给他两个字。

    “是啊,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大明有感而发的说。今年,自己的遭遇也太不寻常。

    “后天记得喔,早上七点在校门口集合,不要迟到啊”班长走过来说。

    大明:“干啥?”

    “露营、露营啊。你该不会忘了我们的泡美眉大计”阿德看着大明说。

    “对喔,我忘了说”大明这时才想起来,他最近有太多烦恼了,一时间把这事都忘的一乾二静的。中午休息时间,三怪一起在屋顶上吃午餐,这时大明问了阿德一句话。

    “阿德,你知道血焰骷髅团吗?”

    阿德一听到这个名词,喝到一半的矿泉水全部喷了出来。还好两人闪的快,不然就遭殃了。“咳、咳──,你从哪里知道血焰骷髅团的”阿德咳了老半天,赶忙的问。

    “从一个朋友那里知道的,有必要那么激动吗?”大明看阿德的反应也未免太大了一点,看来血焰的确不简单啊。

    “你还是别再问了,血焰骷髅团的可怕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连我那个身为国际黑帮教父的老爸,也不会去轻易的招惹血焰的人”阿德语重意长的说,口气是异常的严肃。

    大明:“不会吧,说来听听到底有多可怕”。老孝则是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为什么你那么想知道血焰的事”阿德肃穆的问着。

    大明:“我那朋友和血焰的人起了一些冲突,但血焰骷髅团神秘兮兮的,什么资料都找不到。我想以你的家世,说不定会多了解一些”,总不能说自己和血焰的人干了起来吧。

    阿德:“让那朋友能避就避吧,虽然我看是死定了。等下我说的这些话,你们听听就好,千万别说出去”,大明和老孝都点点头答应。

    “血焰骷髅团,说它是黑帮组织嘛,又不像,因为没看过血焰在哪里和人抢地盘,反正它没有一个固定的基地就是了。血焰只要有钱赚,什么都会案子都接,举凡暗杀、恐吓、保镳、找东西什么都干,只是索价不斐,常让委托人倾家荡产。但只要是被血焰所接下的案子,从来没有出过差错的。所以每天都会有人捧钱去找血焰的人办事,只是不容易,听说排队就要排到两、三年”

    “你说的这些我朋友大概都知道,有没有深入一点的消息”听到大明这样说,阿德想了一下。

    “两年前有一个规模庞大的跨国黑帮,意图将血焰的人收编其下,所以动员了所有的人手去寻找血焰的消息,最后好像还真的让他们也找到了些线索,不过是啥线索都没人知道,因为所有帮里的干部,包括首脑全都在一夜消失,大家都怀疑到血焰的头上去。只是没有证据,加上又无法追究血焰的人,最后才不了了之,直到一年前…”

    阿德稍微停了一下,吞了吞口水继续说。

    “一年前在某个落后荒凉的小柄家里,被发现一座小山丘,不过不是由土壤所组成的,而是用血迹斑斑的人骨头所堆成,经过DNA比对后,证实这些人确实是一年前消失的黑帮干部。当然,这消息在媒体上是不会出现的。就在那座骨头山里,有一颗巨大的血红色骷髅头立在其中,上面刻着一些句子”

    “啥?”大明看阿德的神色很不自在的样子。

    “吾等的荣耀不可侵犯,以嘉娜烈斯之名,将死亡与恐惧赐予我们的敌人,只有鲜血才能洗刷他们的罪孽。最后,嘉娜烈斯将高举它的翅膀,让黑暗的种子散拨大地”阿德一口气把这些话说完。

    “那黑帮都没动静吗?就这样算了”大明想了一下,嘉娜烈斯,那又是啥?听起来好象是个神只,难不成血焰是个宗教团体。

    阿德:“事后当然有人想为那个黑帮出头,不过一直找不到血焰的踪迹,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那血焰如何接受工作,不能从这个管道下去追踪吗?”大明又想到一个问题。

    “听说血焰是由一个网站来接受工作,委托人在站上留下资料,要是血焰的人同意的话,会自己和委托人联络。那个网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网站,根本追查不到什么。也是曾有人在网站上留言要引出血焰,可从没有血焰的人上过勾。就这样,反正血焰的一切都是个谜”阿德摆摆手,表示自己就知道那么多。

    “你知道那个网站的地址吗?”大明想上那网站去看看,说不定能看出什么东西来。

    “不知”阿德摇摇头,突然又好像想到什么,接着说“传言啦,血焰的人都会使用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和怪物来进行任务,详细情形我就不太了解了”

    大明陷入沉思,和阿德的一席话里好像没打听到多少有用的东西,难道真的没脉络可循吗?下午放学的时候,老孝塞给大明一张纸条,上面是一条网址。

    “这是?”大明看着老孝不明的问。

    “血焰”老笑面无表情的说着。

    “谢啦”大明听到老笑的话起先一震,随即释然。黑侠的功力果然不同凡响,连这种东西也知道。

    “小心”老孝说完后就离开了。

    大明走到一间大网咖内,试试看老孝给的网址上是些什么东西,由于内容不明,大明不敢在家里的电脑乱试。大明进网站看了一下,画面上是一连串的英文,大明根本看不懂再说啥,只好打道回府,看来这网址只有交给千代她们去研究了。

    然后,日子到了露营那天。

    ※※※

    “你说,这是怎麽一回事”阿德拎着班长的衣领问。K女中是有来没错,不过是在水库另一头的渡假小木屋。眼知美人当前,中间却隔着一个水库,怎让阿德不大失所望。现在他正在考虑是不是该游过水库去。

    “别急嘛,听我把话说完。明天在活动中心会有一整天的活动,K女中也会来。机会就在眼前,能否抱得美人归,到时候就看各人的功力了”班长不慌不忙的把话说完後,这时阿德才满意的放手。看着阿德笑的一脸灿烂的笑容,大明和老孝都觉得,那笑容看起来,是那麽的……淫贱。

    忙完整天的活动後,到了下午,大家开始准备晚餐。三怪理所当然的自成一组,要自己搭帐棚,自己生火,自己炒菜。好了,这下问题来了。搭帐棚是个小意思,反正能睡人就好了。生火嘛,虽然比较不熟,但免强还可以,可是,谁要去煮饭啊。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老孝平时在家都是由他妹做饭的,老孝负责吃就好。大明也没有下厨的经验,以前有老妈,现在有美幸,大明根本没机会动手。至於阿德,那就更别说了,以阿德的个性来看,大明甚至怀疑阿德吃饭还要春夏秋冬四人喂他。於是三人各把食材分一分,看看能变出什麽东西来。

    大明分到一些青菜、一块生鱼肉,两条香肠,一颗蛋和米。能做什麽呢?大明看着眼前一堆东西,好伤脑筋。“那就这样…那样,加点酱油,再加点…嗯,好了”大明看着眼前的成品,一脸疑惑“奇怪,怎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大明的原意是想用米、蛋、香肠,和青菜下去做炒饭。炒是炒出来了啦,不过为啥一颗颗的米粒并没有变软,反而还是硬邦邦的,於是大明又多炒了一下,炒到菜啊、蛋啊这些东西都变成黑碳了,米粒依然丝毫没有软化的迹象,最後大明不得不放弃。那块鱼肉嘛,大明是想煎成鱼排,不过做出来的东西比铁板还硬,咬都咬不动。大明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将这些东西拿出去献宝。

    可是三人互相看到别人做出的东西後,不由的哈哈大笑,原来三个都是一个样。

    老孝做出一道山海大杂糊,有很多颜色,还蛮好看的。山海大杂糊顾名思义就是将所有东西全加在一起,看会变成什麽。但由於都烂成一团了,大明看不出到底有哪些东西,不过就算拿刀逼着他,他也不会吃这玩意。

    阿德做出的东西更夸张,虽然装饰华丽,但怎麽看都像是…。算了,大明形容不出来,但那东西和动物被车轮辗过後的样子差不多,自己想像吧。

    “看来晚餐是泡汤了,早知道就带泡面来了说”大明将所有的东西全倒掉了,坐在地上叹气的说。

    “嗯”老孝颇有同感。

    “别那麽悲观啦,我早料到有这种事,有所准备了”阿德说完後,手指头弹了一下,春夏秋冬四人从暗处里跑出来,迅速的架起一张桌子,且从手上的餐盒内拿出许多食物,摆了满桌。由於大明等人选了一个最偏僻的地方紮营,离的其他人远远的,也不怕被人看见。

    大明:“靠,早有准备又不早拿出来,拿我们寻开心啊”

    阿德:“太早拿出来就不好玩了啊”,一堆人打打闹闹的吃完了晚饭。但大明总觉得说秋月为啥对自己好像特别好一些,不断的夹菜,殷勤的服侍着,大明眼睛看到哪,秋月就自动将菜夹到大明的碗里,杯子空了马上倒满。是错觉吧,大明也认为自己想太多了。饭後,阿德嫌无聊,和几人打起麻将来。

    “六万”

    “等一下,我糊了”

    “抱歉,排队排队,我拦糊”

    大明看着眼前激烈的方城之战,也没起多大兴趣,於是自己一个人到处乱走,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水库旁边。今的的月色不错,天上挂着一个月牙儿,水面上也映照着一个月牙儿。大明选了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让自己静静心。

    “出来吧”大明淡淡的说。美幸的身影从黑夜里走出来,一身黑衣忍服的打扮,手上还提着一个餐盒。大明:“我说过,这几天你们就别跟了,怎还是不听话”

    “我怕,你们饿肚子”美幸举着手上的餐盒说。大明打开开餐盒,里头全是丰盛的佳肴。

    “别再对我那麽好,对於你们的付出,我根本无法回应什麽”大明说着说着,又盖上了餐盒。美幸只是笑着不回答。

    “我留下来当宵夜,你就早点回去吧,这几天的三餐我们会自己处理,你就别担心了”大明不想辜负美幸的一番心意,看着美幸带着满脸高兴的笑容离去,大明只有在心中感叹。

    以前是因为自己胖,自卑心作祟,和任何一个人站在一起都让他觉得自残形秽。後来是变帅了没错啦,可是连带的也变成了怪物,这下大明根本不敢去接受任何一人的感情,谁知道自己未来会变成什麽样子。突然一条小船在水面上无声无息的快速划过,大明注意到了船上站立的人影。

    “一叶知秋…那婆娘怎会在这”大明喃喃自语的说,他可不想和她碰面,谁知道她会不会一时兴起,顺手将自己给宰了。正当大明想离开的时候,几个人影走了过来。

    “是你啊,同学”说话的是一名和大明同年纪的男子。大明认的他,他是大明的国中同学,平时都是他带头捉弄大明的。虽然名字忘了,可是他的样子让大明印象十分深刻。不过,大明记得他不是和自己读同一间高职的,怎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看,这就是我常和你们说的那只没用的猪,哈哈──”那男子和周围开始哄堂大笑。大明也不想和这种人一般见识,拿起美幸留下的餐盒就想离开。

    “别那麽快走嘛,陪我们多聊聊啊”那一夥人仗着人多,将大明给包围起来。

    “你们想干麻”大明打量了一下,一共有七个人,都是些小角色,两三下就能解决了,不过大明没啥兴趣动手。

    “没有啦,只是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今天刚好有机会让我动动手脚,怎能那麽快让你走”

    “无聊”大明也不想理他们,穿过人群就走。左手边的那个人马上抬腿一踢,目标是大明手上的餐盒。大明当然不想美幸的一番心意被这种人破坏,左手微微一抬,让那人的踢击落空。

    “一年多不见,有进步喔,上”在那男子的一声令下,所有人一起动手。不过一阵风吹过後,大明的身影突然消失在眼前。

    不但大明的人影凭空消失,而且所有人都发现自己全身麻麻的无法动弹,连声音也发不出来,只剩下眼珠子转啊转的。大明才不想对那种人动手,觉得那是弄脏自己的双手罢了,於是点了他们的麻穴和哑穴,让他们站到天亮。大明一回到帐棚,春夏秋冬四人大概都走了吧,没看到人影,只剩阿德和老孝在打牌。

    “宵夜”大明举着手上的餐盒。

    “好ㄟ,我刚好肚子饿”阿德接过餐盒就吃了起来。

    “刚不是还留下好多东西嘛”大明奇怪的问,刚桌上那一堆食物怎麽都不见了。

    阿德:“别说了,刚被班长那一票人全刮走拿去救济同学了,看来他们晚餐大概也没得吃吧,不过,你这些东西从哪拿来的,好吃耶,不输给一流的大餐厅”

    “朋友送来的”大明拿过一个饭团,随口说。

    “是女的对不对,看这细心的摆设和菜式,我敢肯定是个女的,而且是个个性温柔,善於家事的女性”阿德看了又看,开始说出他的结论。

    大明:“有的吃就不错了,别管那麽多”。这阿德啊,只要能跟女生扯的上关系的,全逃不过他的眼睛。

    “那我家的秋月怎麽办”阿德又说了一句。

    “这又关秋月啥事”大明反问道。

    阿德:“那丫头自从上次在坟场被你救了以後,好像对你产生出特别的情感ㄟ”

    “不会吧,你也别耍我了”大明可高兴不起来,难怪今天总觉得秋月特别反常,可家里那四大一小已经让他伤透脑筋了,实在是不适合让秋月再来插上一脚。

    “我可不是耍你喔,谁叫你那天表现的太英勇了一点,空手去抓碎屍体ㄟ,换做是我我可做不出来。我觉得你这阵子变了好多,是不是发生了什麽事”对於阿德的话,老孝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大明:“让那丫头打消这个念头吧,她那麽漂亮,我可配不上她”

    “我话可先说在前面,这几个丫头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我一直当成妹妹来看待,我可不许有人欺负她们,只要她们想要的东西,就算是星星我也会去摘给她们”阿德的表情很认真。

    “我还是不能接受”大明坚决的摇头。

    “难道是嫌秋月还不够漂亮,所以你看不上眼吗?”阿德的口气有点变了,要是大明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他可是会当场变脸。

    “没有,只是我家里那四只母老虎不会答应的”大明苦笑着说。

    “是你妈和姊妹吗?那很容易…”阿德高兴的说,如果是这样,事情就好办多了。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大明打断。

    “喔,不是,是我老婆”

    看着阿德和老孝瞪的比鸡蛋还要大的双眼,还有张到快脱臼的下巴,大明知道两人一时间还经不起这麽大的打击。

    “晚安,我先去睡了”大明看两人大概要呆滞一段很长久的时间吧。

    夜深了,明天还要早起呢。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异侠-绝之章 第二十一节 露营[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