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东方云梦谭-第三集 第一章 陈仓暗渡 巧妙安排[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三集 第一章 陈仓暗渡 巧妙安排

    在荒山上遭遇铁血骑士,被团团围住,当战局开打,孙武立刻处于很不利的状况,因为铁血骑士们完全采用军事作风,不把这当作是江湖武人的比斗,甫开战就五个人一拥而上,围着孙武群殴,不给他丝毫喘息之机。

    最后那名首领模样的男人,虽然没有加入战围,但是营造出的压力却只有更大,因为孙武知道他正在外观察自己的每一分破绽,只要自己在其他五人围攻下露出疲态,致命的一击将会由这个人发出。

    “可恶,这么喜欢一起来,就通通上来吧!”

    少年面对比斗,表现得豪气干云,这确实是勇气的象征,不过要在战斗中取胜,他需要的东西不只是勇气。

    金钟罩修练者的基本战术,是先用金钟罩硬挡敌人攻击,再行反击。整个战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必须要先承受住敌人的一记重击,不在第一击之内被敌人破罩击杀。

    面对铁血骑士的斩击,强悍直接的狼背砍刀挥来,孙武凝运金钟罩抗衡。若他还保有第六关功力,这就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当他只剩下五关功力,这些斩击就是严重威胁,别说是身上的要害与罩门,就算是举臂硬挡,在刀与臂硬撼的瞬间,剧烈疼痛也让孙武面色凝重。

    “唔。”

    被一刀斩中背后,巨大的冲击力压了下来,孙武撑住了这一记,悍然反击,重拳猛捣向敌人小腹,虽然命中,但拳头却被一样柔韧的东西给挡住,更因此化去大半力道。

    铁血骑团的白狼战甲!

    朴素不起眼的白色软甲,由某种奇特金属编组而成,毫不花俏,但确实是一等一的防御法宝,把孙武的重击卸去大半,令中招的铁血骑士能够轻易承受,并且把握住这个机会,狠恶反斩一击,削向孙武脖子。

    孙武紧急闪避,被这一刀带过肩膀,虽是只痛不伤,可是背后与左腿却同时被两记重击给命中,痛彻心肺,觉得自己就连骨头都快要被敲碎了。

    (呜……好强,这些铁血骑士真是厉害,不是那些木桩撞击可以比的,我的战术失败,这样子下去该怎么办了?)

    才只是短短一转念间,孙武身上连中十七八刀,全身骨痛欲裂,觉得金钟罩即将被敌人强行摧破,不由得大惊失色。如果被打破第五关,自己将因伤重而跌回第三关,面对铁血骑士的重刀连环斩击,别说是再行支撑,恐怕半分钟之内就被斩成一团肉泥巴了。

    孙武的担忧,看在铁血骑士眼中却是人人惊疑不定。由族中长老所特制的厚背砍刀,能把力量强化一倍,轻易劈碑破石,寻常的硬气功根本不是对手,之前碰到的成名硬功高手,全都在二十刀内就被干掉,无一例外,可是这少年就像是一块坚硬的小石头,无论怎么挥刀怎么斩,他都倔强地挺住,这样下去只怕再斩上百多刀他还能硬撑下去。

    若是孙武看到敌人的震骇眼神,就会知道自己的奋战表现有多足以自豪,但他现在所需的并非自豪,而是自救。

    明知道硬撑无用,还不设法突围逃命,孙武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一切赌在右臂的感觉。当自己金钟罩濒临崩溃,右臂的奇异感觉又再出现,肌肉不由自主地紧绷,好象随时都会爆发出一股力量,如怒涛奔流般吞噬眼前的一切。

    (对!就是这个感觉,拜托再强一点,现在就只能靠这个了……)

    孙武专心感受右臂的异样紧绷,但他这个看似分神的动作,落在正在旁观的敌人眼中,却是力疲将败的征兆。

    “杰特幸,列米喔佛幸!”

    站在战斗圈外的那个首领突然大喝一声,飞身跃起。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可是看他的动作,孙武估计他是要同伴困住自己,由他来发出致命一击,这时铁血骑士已经开始行动,自己已被箝制一臂,如果仅余的一臂也被制住,那么不管右臂藏着什么神奇后着,都来不及使出翻本了。

    迫于无奈,纵然那个感觉还不成熟,还没有到应该使用的时候,孙武毅然决定把这感觉付诸实现,配合着平日习惯的练习挥掌,专心去寻找右臂所隐藏的感觉,寻找那一套即将浮现的心法,全力把手掌推挥出去。

    (太勉强了,一定不会成功的。)

    才一推掌,直觉就告诉孙武这一掌必会失败,他咬紧牙关,预备承受接下来的连环重击。

    然而,直觉有时候也会出错,所谓的失败,有时候只是不完全的成功,这挥出的一掌虽然没有预期效果,但却反而产生了另外的变化。

    全力挥出一掌,半途就因为后继无力,打在白狼战甲上,照理说没有任何杀伤力,可是无论是孙武或是中掌的铁血骑士,都露出奇怪的表情。孙武觉得自己的力量流泄出去,而中掌之处的白狼战甲赫然轻轻皱折,跟着更“哗啦”一声,坚韧难破的金属软甲竟然从中裂开,破裂出一道好大的口子,而这道裂口飞快延伸,从头到胯下,只听得撕裂声连响不绝,整件白狼战甲从中裂成两半,露出了内里仅着贴身衣裤的壮汉躯体。

    “啊!”

    孙武感到很讶异,不仅是因为自己轻柔的一掌,竟能破裂坚韧的白狼战甲,更是因为战甲破裂后,铁血骑士所露出的真面目。那固然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壮汉,可是金发赤眼的怪异长相,却是孙武从所未见,首次见识到外族人士的面孔。

    但相较于孙武的错愕,铁血骑士们简直是大惊失色。白狼战甲的头套部分有特殊设计,使用者殒命时会自动毁容,所以多年来铁血骑士就是战死,也不会泄漏身分,这还是首次暴露真面目在人眼前。更让他们惊讶的是,这种能够一掌裂解白狼战甲的神奇武技,并非这少年独创,而是一门曾在十多年前名扬天下,令各路英豪又鄙视、又畏惧的神妙绝学。

    “随心所欲神功!”

    不约而同,每个铁血骑士都喊出了这个名词,其实不只是他们,换作任何一个见到这一幕的武者,都会喊出这个字眼。而当这套神功重现于世,这路掌法与其使用者的名字,也再次唤醒了人们的记忆。

    “大、大淫贼西门朱玉的无孔不入掌!”

    虽然喊得怪腔怪调,孙武仍感受得到敌人心中的震惊、恐惧与愤恨,那是许多强烈情感的混合,当年使用这套掌法的人,对他们一定做过很多事,这也确实勾起了自己的好奇心。

    但现在可不是讨论好奇心的时候,因为那名铁血骑士的首领,从上跃来,重重一刀直砍脑门,孙武百忙之中再出一掌,希望能够再奏奇效,让自己可以破甲退敌,趁机闯出重围。

    可惜,一次的凑巧,不等于真正的实力,孙武认真挥出的一掌,看上去比前次更具威势,但别说掌劲,就连掌风都没带起来,徒具外型的一掌,击在铁血骑士的白狼战甲上,没有实质效果,却反而是白狼战甲发生了异变。

    同样是铁血骑士,首领与普通骑士的战甲竟也有所不同,尽管外表看来一样,可是在孙武右掌击中敌人腹部时,赫然击了个空,跟着就是一下剧痛,定睛一看,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白狼战甲裂开一道缝口,这一掌就从那边打了进去,但却没有碰触到敌人的肉体,内里的感觉像是不着边际。本来金属编织的软甲,竟然像是有生命般生出利齿,两边一合就咬在孙武的右臂上,力道大得惊人,如果不是金钟罩护体,利齿只咬出深印,未曾见血,这一下就要掉他一条手臂。

    (这是什么怪法宝?太异常了吧!)

    一时之间,孙武被这闻所未闻的陷阱弄得目瞪口呆,尽管他还记得防御,但一只手被箝制住,敌人的砍刀直劈头顶而来,眼看就是重伤惨状,可是敌人的动作却突然停下,好象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住,不但这一刀没斩下,还松开了战甲上的怪口。

    “小子,你狗运,大家杀他。”

    生硬的说话,伴随着一记重腿踢出,侧轰在孙武的脑袋上,把他整个人踢得横飞出去。

    这一击把孙武踢得眼冒金星,脑中更是错愕,不理解敌人为何把自己扔给手下解决,却不肯多花半分钟时间给自己重击,难道是有什么东西更具吸引力吗?

    才刚刚这么想,孙武就看见一道曼妙身影窜入树林里,步伐有些蹒跚,正是伤势严重的香菱,而那名铁血骑士领队跟着她的去向,也冲进树林里,速度比她快得多了。

    (躲得好好的,香菱小姐为什么要出来呢?啊!一定是因为我。)

    孙武顿时明白,香菱一定是看到自己遭遇大险,所以才冒险冲出护主,引走敌人,但她伤势本来就重,奔跑之下伤口撕裂更是危险,敌人凶残如虎似狼,她一个弱质女子被敌人追上,哪里还有生路?

    心里担忧,后脑却因为撞上一截树干而剧痛难当,好不容易挣扎起来,还不及站直身体,就看到五名铁血骑士包围四周,挥舞着狼背砍刀,只是好象顾忌着什么,一时之间不敢靠近。

    孙武一奇,这才发现小殇不知何时已来到自己身边,向自己比了个数字,脸上笑得非常得意。

    “相不相信?只要一分钟,我就可以把这五头大牛龟全部打发掉,一滴血都见不到。”——

    为了把敌人引开,香菱离开九龙神火罩,刻意经过战场外围再窜入树林逃逸,当这计划成功,后头敌人发狂似的追赶上来,香菱脚下不停,朝着树林深处一再奔逃。

    香菱受伤的地方是小腹,并不是脚底,但她一路步履蹒跚,好象伤了腿一样跑得不快,因此让敌人越追越近,不过最奇怪的一点是,尽管敌人越追越靠近,但两人之间始终也隔着一段短距离,任敌人怎样发足急追,都始终差上一步。

    两边一追一逃,很快就到了树林的边缘,前头出现了一个好大的深涧,香菱去路被断,惊吓之下跌了一跤,白嫩的小腿上血流如注,不能行走,敌人更因此追了上来。

    “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从地点来看,这还真是一句毫无新意的老土对白,千百年来不晓得在这样的悬崖边发生过多少次了。

    素以凶残而闻名的铁血骑士,当然不会把一个小婢女的命放在心上,但是下面冒出来的那句话,却让他不得不有所忌惮。

    “……如果我摔下去的话,就、就让你再也得不到你们要的东西。”

    “嘿嘿,东西果然在你的身上,这点雕虫小技的障眼法,想要骗过我们,嘿嘿嘿。”

    听闻所要追的东西果然在这俏婢女身上,铁血骑士登时转了态度,表示只要交出东西,就可以饶人不死。

    “别、别杀我……你们铁血骑团从来不留活口,我怎么相信你……”

    生死交关,看来娇怯怯的小婢女好象被吓坏了,泪珠在眼眶中打转,楚楚可怜的模样,让铁血骑士更是得意,特别装出温和语调,要先哄对方把重要东西先交出来。

    “在这里……”

    香菱慢慢地从怀中取出东西,若是孙武在此,他就会非常吃惊,因为他了解的香菱外柔内刚,并不容易掉眼泪,而假使他看见香菱取出的东西,就更会吓到连下巴也脱落,因为那枚透镜应该早就交给了羽宝簪,怎样都不可能再出现在这里。

    对这项重宝志在必得,一看到香菱取出透镜,铁血骑士顿时两眼放光,连声要香菱把东西扔出,软硬兼施,保证她的人身安全,也厉声恐吓。

    香菱用畏惧的表情,把透镜扔了出来,铁血骑士接在手中,确认这正是骑团连追多日的重宝,并非假货,自己已经立下大功,不由得心花怒放,长声大笑。

    重宝到手,铁血骑士根本没有留活口的打算,算来外头弟兄也该把那小子杀掉,只待自己把这小婢女给灭口,就可以立刻离去,正要提刀动手,眼光却被那个小婢女的纤足给吸引。

    因为跌倒,裤管被拉扯到将近膝盖,露出一截雪藕似的小腿,脚上穿著一双软底的弓鞋,同样是白色的缎子。艳红的鲜血,在细嫩幼滑的玉肤上划出痕迹,染红如雪肤光,至美的画面冲击,让人惊艳欲醉,恍惚之中,竟有种惊心动魄的媚。

    就是这一幕美得令人屏息的艳媚,让铁血骑士周身一热,没由来地生出一股强烈欲念,让他想要立刻扑上去,把眼前这具娇美动人的少女肉体疯狂蹂躏,痛快折磨。

    “嘿嘿嘿,小丫头,你走运了,等一会儿……痛只是短短一下,接下来你就要升天了啊。”

    “什、什么意思啊?我不懂。”

    泫然欲泣的凄楚表情,让稍嫌平凡的面孔更为秀美动人,像是一朵在风中轻颤的小白花,更刺激了狂徒的蹂躏欲望,令他止不住地大笑出声。

    “哈哈哈,笨蛋,升天的意思就是,我可是很强的啊!”

    欲令智昏,再加上立下大功的欣喜,铁血骑士完全被冲昏了理智,当那羞怯惊恐的嗓音轻轻问话,他竟不假思索地回答了。

    “为什么知道透镜在这里?是哪个奸细告诉你们的?”

    “哈,没有奸细,我们有法宝可以锁定这透镜的材料,所以知道透镜被那小鬼带进万紫楼,又给你们带了出来。”

    “你们的法宝作得到这种事?这样的技术……你们与已灭的楼兰一族是什么关系?”

    乍闻“楼兰一族”之名,迷乱的神智顿时清醒,铁血骑士回复了警觉,心中一惊,第一反应就是连退数步,跟着持刀在手,用戒慎紧张的目光,重新打量眼前这个不再简单的小婢女。

    铁血骑士的清醒速度大大超乎香菱预料,既然对方的心神不易再被动摇,也就不必再花时间与他周旋,说到底,自己也忍得够了。

    心念一转,铁血骑士眼前赫然出现一幕不可思议的画面,本来皮破血流的小腿,发生奇妙的变化,伤口迅速愈合过来,就连雪肤上的血迹都被整个吸掉,入体重化为组织能量的一部份,几乎只是短短一眨眼,光滑柔腻的小腿已经愈合完好,再没留下半点伤痕。

    凤凰七绝-涅盘不死身!

    万紫楼独步天下的绝技,铁血骑士也早有耳闻,但他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相信这套镇楼绝学会出现在一名小婢女的身上,或者说……能练成涅盘不死身的,又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小婢女了?

    而当小腿伤处愈合完好,坐在地上的少女站起身来,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的敌人,眼中非但没有惧意,波光流转之间,竟是艳得令人惊心动魄。

    “喂,大笨牛,你走运了,等一会儿……痛只是短短一下,接下来你就要升天了啊。”

    “啊!什么意思?”

    自然不是铁血骑士原先想的那种意思,这句问话一出口,他面前陡然一花,失去了少女的身影,跟着两眼就永远地黑暗了下去。

    一幕铁血骑士所不可能看到的景象,他的三角头套连同内里首级一起被少女提在手上,滴滴鲜血淌流,另一边无头尸首仍旧作着拔刀防御的姿势,像是完全不知道脑袋已经不见了。

    瞬间的错身而过,香菱已经将敌人身首分离,而他不但来不及防御,甚至就连敌人的身影也看不到,就在错身的瞬间被杀,身上的白狼战甲竟给不了他丝毫保障。

    “唉,笨蛋,升天的意思就是………”

    香菱回眸环顾,检视出手的成绩,只见那具失去首级的尸首这时才大量喷血,在满天血红中重重倒落地面。

    “我可是很强的啊!”——

    香菱那一边的战况,孙武当然是不会知道,也不晓得那个铁血骑士已经在树林里死得莫名其妙了。孙武自己需要解决的,是面前这五个铁血骑士,尽管实力没有那个小头目强,不过自己目前又伤又疲,没有能力再和这些人作战。

    如果是正常的状况,自己现在唯一所能做的,就是束手待毙,不过这次身边却多了一个口气大如天的同伴。

    “相不相信?只要一分钟,我就可以把这五头大牛龟全部打发掉,一滴血都见不到。”

    小殇说出来的话,不管多夸张,从来没有做不到的,孙武绝对相信她的话,但仍感到好奇。一来,孙武从不曾看过她与敌人战斗,不晓得小殇的战斗姿态是怎样﹔二来,铁血骑士实力极强,小殇就算有办法退敌杀敌,但保证一滴血都见不到,那就不晓得是怎样的神技了。

    (难道是血穴魔戒?唔,这种事情大有可能,如果是用血穴魔戒吞噬,很有可能一滴血都看不到的。)

    孙武脑中揣测,想象小殇可能使用的战斗方法,却只看到她手放在背后,悄悄按下了某个开关,接着,一阵奇异的声响就从不远处传来。

    “九龙神火罩。”

    小殇在孙武耳边说了一声,让他知道声音源头伪装中的九龙神火罩,虽然声音是由小而大,不过经过特殊效果处理,听来就很像是由远而近。

    “轰隆~~轰隆~~轰噗噗噗~~~~”

    这段声音放出来,孙武颇感讶异,尽管自己一下子就认出来,但他却不认为除了自己与小殇之外,会有其他人知道这是什么,因为那熟悉的机械声响,分明是老爹的哈雷机车,只有那台重装机车的排气管,才会发出这种独特的轰然声响,自己可是从小就听得熟了。

    不过实际情形却与孙武的估计不同,因为那阵排气管轰隆声一放出,本来杀气腾腾的铁血骑士,居然对眼前的敌人视而不见,所有人摆出十足警戒的慎重姿态,左顾右盼,像是生怕有什么强敌从暗处窜出。尽管他们每个人都是头罩遮面,但孙武肯定在三角头罩之下,他们人人都已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他们被这阵怪声吓到,以为是什么怪兽吗?可是他们的法宝技术很高,见过很多世面,不是那种会被怪声吓到的人啊。)

    孙武大惑不解,但是令他困惑的事情却连接发生,因为随着那排气管声音越来越大,理应无惧一切的铁血骑士似乎越来越承受不住心理压力,不但脚步慢慢往后退,就连握刀的手都颤抖起来,仿佛生命中最可怕的东西即将出现。

    这件事说出去肯定没有人相信,铁血骑团纵横天下,其成员每一个都是凶悍无比,居然会给别人吓成这样,孙武都不知道该怎么理解。

    当排气管声如轰雷怒响,一下子暴升到最颠峰时,一声无比豪迈的大笑,响彻众人的耳中。

    “哈哈哈哈~~~~大家今天也一样拥抱梦想吗?每个男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梦想喔!哇哈哈哈~~~~”

    再熟悉也不过的笑声,孙武马上就认出了是谁,但怪异的是,村长老爹的大笑声听在铁血骑士耳里,却好象什么恐怖大怪兽一样,五个人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惨叫,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落荒而逃。

    “巨、巨阳武神来啦!”

    “巨阳神来了,快跑快跑!”

    之前杀气腾腾的时候,铁血骑士是如此威风,现在却这么狼狈地仓皇逃跑,那个样子实在是非常可笑,不过孙武却笑不出来,在听见铁血骑士的嚎叫声后,他全身半丝力气也没有,软软地跪趴下来。

    “我……我不行了……那个外号是什么东西?小殇,你给我翻译一下。”

    “喔,这个很简单啊。”

    小殇的脸一下子出现在孙武眼前,一双大大的眼睛如猫似豹,瞪着孙武看,巨大压迫感立刻直逼而来。

    “但是,你真的确定要我翻译吗?逐字翻译给你听喔!你真的要我翻译出来吗?”

    “不……不用了。”

    想到小殇充当字典的画面,孙武再次败得五体投地。巨阳武神是什么意思,孙武自己也不至于完全不晓得,那个淫秽粗鄙的涵义一旦从小殇口中说出,只会对自己造成二度伤害而已,假如还加上“照样造句”,那不如就地死了算了。

    铁血骑士口中的巨阳武神,无疑就是村长老爹,姑且不论那独一无二的爽朗大笑与梦想鼓励,单是“巨阳武神”这个十足搞笑的粗俗名字,就很像老爹的命名风格,但孙武无法理解,为何铁血骑士听到他的声音,会吓成这副德性?而且从铁血骑士之前的态度来看,他们对老爹好象不只是恐惧而已,还有某种敬畏。

    老爹和铁血骑士有渊源,这是孙武唯一可以肯定的事,不过他马上察觉到香菱的危机,急忙想赶过去帮忙,香菱却已经从树林里头慢慢地走出来。

    “铁血骑士下手狠辣,不过脑子似乎不怎么聪明,我带他在树林里兜了几个圈子,他追我不上,后来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消失了。”

    香菱这样向孙武解释自己平安无事的理由,自以为晓得敌人撤退理由的孙武当然点头,感谢香菱对自己的援助。

    “请不要这么说,我是应该要服侍孙武少爷的人,怎么能眼见您遇到危险却无动于衷呢?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香菱说得很谦虚,孙武听了更是不好意思,却没有注意到小殇与香菱交视的奇异目光。

    这一战虽然辛苦,但对孙武却别有意义,特别是联想到自己修练的金钟罩曾被改过与强化,孙武更认真去思索姊姊那句话的意思。

    所有一切的可能,都已经蕴含在自己接受的修行中。

    本来孙武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自己锻炼扎实,不怕任何考验,但现在看来可能藏着另一个意思,那就是被大幅窜改的金钟罩秘笈中,极有可能藏着其他的武学秘诀,自己今日在右臂之内感应到的东西,还有因此使出的武技,或许就是姊姊想要告诉自己的东西。

    想到这一点,孙武不禁凝神苦思,仔细去回想自己修练过的每一段文字,试图从里头找出不属于金钟罩的口诀,不过这个动作最后徒劳无功,因为孙武的能力远远还没有到那程度,不能判断每一句文字修练之后造成的效果,自然没法把那些刻意混入的文字分离出来。

    要做到这种事,需要更长的时间与阅历,无法急在一时,至于眼前,为了避免铁血骑士去而复返,这里并不适合再久待,香菱提议离开山区,藏匿到一般的市镇当中,只要还在光天化日之下,铁血骑团就比较不敢公然行事,孙武自无异议。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东方云梦谭-第三集 第一章 陈仓暗渡 巧妙安排[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