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东方云梦谭-第三集 第二章 巨阳踹腹 立地顶天[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三集 第二章 巨阳踹腹 立地顶天

    与铁血骑团在荒山内的一场战斗,给了孙武很大的启示,让他发现到已经陷入瓶颈的自己,另一条寻求突破的捷径。

    本来孙武修练武功,就不是为了与人争强斗胜,只是为了让自己能承受住姊姊与小殇所引起的种种骚乱。如果有意比斗强横,孙武就不会选择金钟罩来修练,这门武技虽然号称攻守兼备,但由于修练后速度与身法都受影响,变得笨重迟缓,所以实质意义上防御性远高于攻击性,在梁山泊生活的时候不是什么问题,但实际到了外头世界,与高手比试武技,问题就变得很严重。

    再者,修练到金钟第五关后,孙武本已遇到瓶颈,却意外在云路天梯中突破到第六关,尽管这异遇百世难逢,不过接下来很明显的事实,就是孙武短期内不可能再有所进境,更何况他即使想要苦练,手上也没有金钟罩第七关的秘笈,无从练起。

    金钟第六关,假如只是要在江湖中扬名立万,已是绰绰有余,但偏偏孙武的任务艰巨,必须要找回佛血舍利,让梁山泊重得动力源。这项艰巨任务藏着棘手挑战,很可能会正面与官府硬碰硬,对上当前中土大地第一流的高手,金钟罩第六关与之比较相形见绌,在宝姑娘一掌轰碎金钟护身劲的瞬间,孙武已经很清楚地明白这一点了。

    所幸,在荒山中的那一战,孙武替自己找到了另一个可能性:自己从小苦练的金钟罩,早已被人重新编排过,内里蕴含着其他武技的精髓,只要自己针对这点去发挥,就有可能获得突破。

    与铁血骑士们战斗的时候,自己挥出的裂甲一掌,引起了他们的惊叫,那时他们喊出了两个名词。

    随心所欲神功!

    无孔不入掌!

    自己过去在梁山泊从没听过这两套武技,典籍目录中也没有看过,如果不是铁血骑士多喊了一句,自己还真不知道这两套武技有这么大的来头。

    『大、大淫贼西门朱玉的无孔不入掌!』

    如果不是因为进过万紫楼,听香菱说过典故,孙武还真不知道西门朱玉是何方神圣,现在既然有了方向,他就向香菱请教,看看这套武技究竟是什么名堂。

    孙武使用无孔不入掌的时候,香菱并不在旁边,无从目睹所发生的事,一听孙武提起无孔不入掌之名,立刻双颊飞红,非常腼腆地说话。

    “无孔不入掌是……是当年西门大恩人的成名绝技,据说几乎没有打在男人的身上,都……都是专门用来袭击女性的。”

    “专门打女生?为什么?这是淫贼专用的掌法吗?但是用来打女生……”

    孙武陡然想到,铁血骑士中了自己一掌后,并没有受伤,只是白狼战甲分裂瓦解,如果说这是无孔不入掌的特性,那么这样的一掌打在女性身上,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

    一想到那个画面,孙武不禁耳根发热,满脸通红,急忙转过话题,问起无孔不入掌的名字由来,哪知道这句话一问出口,香菱的脸赫然红得更厉害,整个头都低了下去,半天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啊?那个无孔不入掌有什么问题吗?”

    “令衣裳碎裂,是这套武技的独特效能,至于无孔不入……那是……那是衣裳碎裂以后的事。”

    一句话就让孙武倒了下去,作梦都想不到会是这种答案,他觉得问出这种话的自己,好象是一个正在调戏女方的淫贼,特别是看到香菱那张通红的脸,少年真是觉得无地自容。

    这样一幕少年与少女相视无言的画面,由于两人的表情非常生动,再加上本身出众的外貌,看来还真是赏心悦目,所以唯一的那名旁观者吹起口中泡泡,冷不防地插来一句。

    “你们两个头低低的样子,好象在拜堂结婚啊,那下一个动作预备是什么?小武你已经预备要对香菱姊姊无孔不入了吗?”

    “没、没有啊!绝对没有啊!”

    大叫一声,孙武连退了几步,慌忙摇着手,极力否认。

    “小殇你不要乱说,你根本不知道无孔不入是什么意思,不要再……”

    “我知道啊!”

    轻描淡写否定了同伴的慌张,小殇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朝孙武比了一个中指,这让孙武脸色大变,几乎是以超越体能极限的速度飞扑过来,一掌握住小殇的指头,不让她再比着那不堪入目的手势。

    “不要没事就比中指啦,这样子很难看耶!”

    “啰唆啰唆,是你自己问我无孔不入是什么意思的,用说要说上好几句,用比的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个年纪的女孩,不可以比这种没教养的手势啦,你是和谁学的啊!”

    “凤姊教的,还有………巨阳武神。”

    这个答案同样是让孙武说不出话来,当时这个名字曾把不可一世的铁血骑团吓得落荒而逃,显示这名字在他们心中是何等恐怖,而这个名字的主人,孙武是再熟悉也不过了。

    骑着哈雷机车横越天空,笑容无比豪迈,追逐着风与梦想,这样充满活力的老人家,孙武只知道一个,恐怕普天之下再也没有第二个,那就是梁山泊的村长老爹。

    老爹经常在外云游,即使因此与铁血骑团相识,那也说得过去,但为什么人家会怕他怕成这样呢?

    是武功吗?过去孙武几乎不曾看老爹施展武功,也无从界定他的修为,不过从一些隐约的感觉,孙武相信老爹的实力肯定很强,非常、非常地强,特别是在梁山泊平凡面纱被揭开之后,孙武也开始觉得,如果老爹没有相当的实力,是无法镇住这么多的村民,令他们遵守着一定程度的规矩与秩序。

    不过,铁血骑团的人们看来都像亡命之徒,悍不畏死,要让这样的人勇气尽失,落荒而逃,应该不是单单武功高强就能做到吧?

    无从解惑,孙武抱着姑且一问的心情,问了问香菱,想看看她是否听过类似的江湖传闻。

    结果出乎意料,香菱对于孙武所描述的老爹,没有任何印象,但对“巨阳武神”之名却有记忆,表示曾在万紫楼的情报纪录中,看过相关的记载。

    事情发生在十多年前,天妖被陆云樵击杀后不久,域外异族天灾连连,许多变种野兽成群肆虐,而数千头群体行动的魔狼,就是域外各异族最恐惧的东西,当时域外异族的高手与壮丁,多数都参与太平军国的侵略战,死伤惨重,族中实力空虚,仅余下老弱妇孺,被成群魔狼在深夜袭击,有些部族甚至一夜之间被灭族。

    但也就在魔狼群肆虐的高峰时期,一个自称“巨阳武神”的男人,只身来到域外。万紫楼的纪录中,并没有记载他的相貌与外型,不过这个男人却非常之强,在五天四夜的激烈血战后,他把为祸当时的数千头魔狼全部杀灭,拯救了域外大小异族的百姓,获得英雄式的欢迎,各族长老相争邀请他到族内接受款待,并且发誓本族将永不与大恩人敌对。

    “喔喔喔喔!干得好,小殇,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老爹他干得真是太漂亮了。”

    生怕从香菱口中听到什么惨绝人寰的故事,孙武一直提心吊胆,结果却不料是这样的英雄事迹,孙武喜不自胜,拉着小殇的手又跳又叫,高兴得快要飞上天去,觉得离开故乡以后,总算听见一则关于梁山泊的好故事。

    然而,小殇却立刻为他浇上一头冷水。

    “如果老爹真的那么英雄好汉,为什么人家会一听见巨阳武神就吓得跑掉?你所谓的英雄好汉是会吃人吗?”

    “呃……对喔,老爹又不会吃人,为什么那些人会怕得这么厉害?”

    孙武把目光投向香菱,想确认是否这故事还有未了的下半截,而香菱也以尴尬的目光回望。

    真的有。

    在消灭魔狼群之后,巨阳武神受邀到各部族接受款待,每晚都是盛大欢宴,但却也是悲剧的开端,因为在入夜之后,不晓得是否因为饮酒过多,巨阳武神性情大变,好象成了另一个人似的,四处骚扰各部族的美貌妇女,无论是神官之女,或是族长之妻,只要身怀有孕,都逃不过他的魔爪。

    孙武闻言愕然,因为奸淫妇女这种罪行,就连黑道巨匪也不轻犯,所以淫贼才会这么让人看不起。老爹如果真对异族妇女大肆淫辱,那么无论他之前立下什么大功,都不足以弥补,非但不是什么英雄,反而是最让人看不起的无耻淫徒,更别说这淫徒还专挑孕妇下手,那真是连淫贼也会唾弃的变态人物了。

    (老爹他……他真的作过这些事?)

    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东西,孙武只觉得老爹的光明形象一点点破碎,打从小时候起,老爹就是自己崇敬的对象,可是……这个偶像却在瞬间破灭了,承受这打击的孙武只觉得想流泪。

    “对不起啊,少爷,但……你可能有点弄错了。”

    发现孙武面色苍白,摇摇欲倒,香菱也吃了一惊,觉得他可能弄错了自己的意思,连忙提出解释。

    “所谓的魔爪,并不是淫辱妇女,巨阳武神从没有作过那种事,他只是专门挑怀孕的妇女订下亲事,约定说倘使生女,十几年后将要把女儿嫁给他的儿子。本来嘛,巨阳武神对部族有大恩,嫁给大恩人的儿子是无上光荣,人们也不会反对,但巨阳武神一订就是几十个,大大小小的部族总合起来,他起码订了上千门亲事,这就让人难以接受了……咦?少爷,你的脸色比刚刚更难看了,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何只不舒服,孙武根本整个人都趴倒了下去,因为他再清楚也不过,老爹订下的那些亲事到底是给谁。只要想到那天小殇拎出来的一长串订婚信物,孙武整个头就痛了起来,现在自己终于知道那些亲事是怎么订出来的了。

    (这么说……原来一切罪恶的根源,就是我自己吗?天啊!)

    这个发现让少年浑身无力,但他随即发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这些亲事,只是单纯骚扰与纠缠吗?除了对恩人的尊敬外……这些指腹为婚里头有没有威逼啊?”

    自从说到指腹为婚的话题后,香菱的眼神就变得有些奇怪,好象在看什么有趣事物似的凝视孙武,而当孙武提出这个问题,满眼的期盼,香菱当然知道他想听的是什么,不过她所能告知的,却是完全相反的答案。

    “不可能完全没有吧。虽然巨阳武神白天温和有礼,但夜晚喝醉以后,整个人就变了样子,根据万紫楼留下的纪录,他可是踹腹为婚的名人啊。”

    “踹、踹腹为婚?”

    孙武吓了一跳,从没听过这句成语,但脑中很快就描绘出一个画面:一身威武军装的白胡老人,踏出军靴,踩在孕妇的大肚子上,孕妇含着眼泪,哭泣着同意了老人的威逼。

    这副名场面的背景该是什么才好呢?孕妇应该在哭,那老人大概在仰天狞笑吧,周围的背景不是全家人跪地痛哭,就是哀求饶命,反正不管怎么想象,都是一副悲惨景象。

    “我、我家的老爹……原来是这种专门给人家带来不幸的人吗?小殇,我真的不行了。”

    之前小殇一把火将所有订亲信物都烧掉,孙武的反应还不是太大,不过现在他才明白,那一大堆信物到底有多沉重的意义。老爹对自己的疼爱确实没话好说,不过这种爱人的方式,却让自己承受不起,况且这种无视当事人意愿的婚姻,有什么幸福可言?老爹作这种事有什么意义呢?

    况且,其他的人那倒也罢了,孙武想到那张画像,那个曾经给过他初恋感觉的碧发女孩,心里就是一阵黯然,难道老爹也是用这种手段去胁迫她和她的家人吗?

    “少爷,你对巨阳武神的事迹这么反应激烈,难道与这位前辈有什么关系吗?”

    “这、这个……说关系嘛,也不能说没有,但要说有,却又有点……”

    支支吾吾,孙武不晓得该说什么才好,反而是香菱嫣然一笑,轻声道:“真可惜呢,如果少爷和巨阳武神有关系,甚至就是他的那个儿子,那你就一下子多出几千个未婚妻,真是艳福无边呢。”

    “………你们把我拉出去斩了吧。”

    倘使孙武够敏锐,他就会察觉香菱语气中有一丝异样的揶揄,不像平时的温柔平和,然而,他的阅历还没有丰富到可以察觉这些女儿家情绪,所以他只是懊恼地摇着头——

    预备离开山区,众人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尽快摆脱铁血骑团的追踪,还有寻找佛血舍利的下落。

    这件事情最大的难处,就是搜集情报,之前孙武对此无计可施,根本不晓得去哪里找佛血舍利,可是这问题在香菱加入后,却得到了解决。万紫楼有独立的情报体系,要探知纳兰元蝶的出身与下落,还有最新的近况与所在,并不是什么难事,香菱虽然已经叛离万紫楼,却仍保证自己有办法截收与窃听,得知万紫楼所得的最新情报。

    对于这说法,孙武表示些许的怀疑。

    “可是,真的可以吗?我是说,你明明都离开了,怎么还会有权限能够侵入窃听?这种事情好象有点不合理,而且……”

    孙武提出合理的质疑,香菱笑了笑,预备要给一个毫无破绽的完美回答,可是发问的人却马上挨了一记重击。

    “啰唆啰唆,合理性一点都不重要,人家只要把情报拿到,你管人家合不合理,自己拿不到情报,就不要给别人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不是闪得快,孙武险些又要挨上一拳,最近他常常觉得,小殇的拳头不只是快,甚至连手臂都很像章鱼,浑似无骨,总能由意想不到的角度弯曲击来,力道奇大,一击命中后就连金钟罩都几乎承受不住,这实在是一种很怪的拳头,或许在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小殇也有修练武技呢。

    而被小殇这样“主持公道”,香菱的表情变得很不自然,原本她可以做出很合理的交代,但是给小殇这样一打岔,无论自己再说些什么,都会变得很怪异,所以她唯有沉默下来,不再多作所谓的解释。

    (会不会……我弄错了什么东西?这个女孩……黄泉殇她才是我该注意的人?)

    几天相处下来,香菱对小殇的印象一点一点在改变,只是她还不能肯定,因为小殇的天使面孔实在是完美无瑕,纵然是香菱也受到影响,不能肯定这个看似童稚可爱的小女孩,是否另有一张不一样的真实面目。

    以香菱素来的聪慧机智,能够让她迷惘与困惑的事,实在少之又少,不过这次她实在找不到答案,觉得自己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才能真正清楚地判断眼前这对小男女。

    三人走出山区,花了一点时间,沿途风平浪静,没有受到任何不应有的骚扰,就连铁血骑士都没再出现,似乎已经被“巨阳武神”的出现给远远吓跑。孙武后来想了想,铁血骑士和老爹的关系还真是很乱,照那传闻来看,一方面域外异族还欠老爹很大的人情,一方面他们对老爹又没什么好感,两种复杂的情绪混在一起,碰面后要打又不能打,当然就只有逃跑了,只不过他们会怕成这样,还是有点说不过去。

    然而,孙武突然注意到一件事,就是巨阳武神故事中所蕴含的另一个涵义。所谓谜一样的铁血骑团,其真正的出身背景,已经被揭开了,假如与老爹有所牵扯的人们都域外异族,那么铁血骑团的真面目,绝不是什么朝廷密探,而是域外异族所组成的盗匪团。

    (对喔,我打中的那个铁血骑士,他真面目金发赤眼的,看来就像是外族人。)

    涉世未深,孙武对这个发现只觉得有趣,并没有想要拿去与香菱讨论,也没有想到这件事的严重后果,因为如果铁血骑士的真面目从没被人发现,而他和小殇成了当前唯一目击者,那么铁血骑团肯定不顾一切地想要灭口。

    假如孙武察觉到这一点,那么他就会了解到,眼前的短暂平静,只不过是山雨欲来之前的宁静,当铁血骑团重组攻势,再次出现于他们的面前,就将会伴随着更为强大的力量,由铁血骑团首脑人物所亲自率领的狠辣袭击。

    幸运的是,铁血骑团的主力目前似乎并不在此处,所以一直到三人穿越山区,走到了最近的城镇,都没有受到任何骚扰,直至进入城镇。

    香菱接受孙武的委托,设法去探查情报,先行离开一会儿,孙武和小殇闲着无聊,就走到城里张贴各种征人布告的告示墙,随意看一看。由于两人都是囊里欠金,孙武提到或许该打零工赚点路费,小殇好象很感兴趣地答应了,可是在找什么工作的上头,两个人就有了歧见。

    “小殇,我觉得我们应该找那种零工,因为我们只要赚点路费,就要离开这里到大城市去,所以长天期的工作不行。”

    “同意,不过时间短,赚钱又要多,最理想的就是从事危险性工作,短时间内就有大笔进帐。”

    “否决,我不喜欢危险性工作。”

    小殇扬扬眉毛,像是不把任何危险放在心上,看见这表情的孙武只有叹气。

    “这就是我担心的地方。让小殇你去做危险性工作,那感觉就像把火扔到菜油里一样,如果你没事,那你身边的人一定尸横遍野。”

    仿佛真实想法被猜透,小殇露出一副无趣的表情,任由孙武挑选告示墙上的各种征人消息。无论时代再怎么进步,人们在求职形式上似乎没什么变化,在告示墙附近还是蹲了一大票衣衫褴褛的苦力,等着经过此地的行人雇用,打点零工,换取一些微薄的酬金。

    和这些苦力汉子相比,识字的孙武和小殇幸运得多了,可以阅读告示墙上的文字,挑选适合自己的工作。然而他们马上就遇到问题,因为不管是什么工作,都有最低的年龄限制,没有什么人愿意雇用十四岁少年或十二岁女孩,即使有这样的工作,内容看来也都让人不安。

    小殇的目光,停留在告示墙上的一角,孙武顺着她目光看去,只见那张红纸上写着:诚征十三岁以下女童,白璧无瑕,貌美乖巧,价钱面议,从优。

    写得这么清楚明白,就算想要装无知都装不起来,孙武发现小殇好象越看越中意,颤抖着声音阻止,“那个……好象是某个妓院在收雏妓,而且写得这么暧昧,可能是鼓励贩卖人口,我绝不会让你去那种地方的。还有,你又不乖巧,到那里去能作什么?”

    “杀他满门,为社会除害。”

    “如果后面那句话有一半是真的,社会一定会感谢你的。”

    孙武与小殇坐在告示墙下,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孙武提到香菱,觉得能够遇到香菱,真的是太好了,要不然两人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摸索,根本不知去哪里找佛血舍利。

    “就算没有她,小武你还是可以找人投靠啊!你在外头不是有个什么亲戚朋友的吗?”

    并不是没有,孙武还记得很清楚,当年洛叔叔曾经和自己约定,只要自己离开梁山泊,就可以去找他,虽然白吃白喝是一件丢脸的事,不过洛叔叔应该可以帮到自己的忙。

    “哦,那么,那位洛叔叔的地址是?”

    不知道!当年洛叔叔说那些话的时候,自己年纪还小,根本没想过要离开梁山泊,当然不会追问他这些资料,后来年纪大了,洛叔叔也不曾再来,自己不但没有他的住址,想深一点,甚至就连他的名字叫什么,自己都忘得一乾二净了,这样子说要去找人,那根本就是大海捞针。

    “真惨啊,未婚妻没有了,洛叔叔也没有了,前途看来真是一片黯淡啊。”

    “所以说都是你害的啦!”

    两个人的说话,并没有引来旁边太多的注意,因为在这里的人,每个都有满腹的话想说。

    孙武起先并没有留意听,但和小殇说话说得累了,他便把注意力转到旁边交谈的人们身上。

    “祈老兄,你上个月刚刚从南方回来,那边的情形怎么样?”

    “一句话,乱啊,南方到处是民变,灭了一处,另一处又乱起来,当兵的疲于奔命,那些非我族类的贱民真是祸根,吃饱饭没事干,整天造反。”

    “嘿嘿,如果当真吃得饱饭,那就不会造反了,你祈老二心知肚明,就算是贱民,也不是个个都想亡命造反,只要吃得饱饭,贱民也想好好过日子啊,他们的叛乱……嘿,是官逼民反啊。”

    “你小声点,这些话闹了出去,不小心就是要杀头的。”

    侧耳倾听的孙武摇了摇头,看来经历太平军国之乱的大武王朝,纵然仍是强盛,但却称不上安定,南方的民变与叛乱与日俱增,北方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时逢乱世,各地山寨匪豪除了打家劫舍,也有不少杀官造反,聚众对抗官兵,躲在山里大打游击战的。蹲在这里谈话的苦力,都是低下阶层,背景不是那么干净,一下当苦力,可能翻脸就抢劫雇主钱财,即使自己还算安分守己,也必有亲友正在干掠劫买卖,孙武连听了几处,暗自叹息,不晓得坐在龙椅之上的那个大武皇帝在搞什么东西,一个天下如果有这么多的人都在造反,这块大地又怎会不乱?这时代又怎会不乱了?

    “唉,官不成官,兵不成兵,难怪这天下会如此之乱,成日都有民变起事,有时候想想,还不如太平军国取代了大武朝呢……”

    这句话想必是很多人共通的心声,一句说出,很多人都随之叹气,但众多叹气声中,一下“咕咚”滚动声听来特别刺耳,当人们顺着这声音将目光望去,却看到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在地上滚动,正是刚刚开口提到太平军国的那人。

    “大胆反贼,居然敢公然称赞太平妖孽,全都给我乖乖就擒,回官衙去!”

    五名与其他苦力穿著同样的男人,从人群中站起高喝,从怀中取出象征身份的铁牌,表明自己的秘探身分,喝令在场的所有人接受逮捕。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东方云梦谭-第三集 第二章 巨阳踹腹 立地顶天[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