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东方云梦谭-第三集 第三章 金钟少年 白马王子[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三集 第三章 金钟少年 白马王子

    进入官衙和进入鬼门关似乎没有多大分别,所有人一听到这样的呼声,立刻一哄而散,分途而逃,可是附近的出路早已被堵死,十几个官兵从四面出口窜出,手上持用的战斗型法宝,是一柄奇异的发光长剑,细长如针,斩上苦力们的铜扁担,轻易削铜断铁,再顺势把人斩杀。

    实力相距太大,这根本就说不上是一场战斗,目睹这一幕的孙武只觉得荒唐,官兵们持有那么优势的法宝军械,却不用来剿灭盗匪,也不用来主持正义,却对自己应该要保护的百姓拔剑相向,这是一个身为官兵、身为军人该作的事吗?

    只是,孙武气愤得太早了,因为这些官兵不但把剑尖指向没有还手能力的苦力,也指向了眼前的少年与女孩。

    “小鬼,你们两个混在这里,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小小年纪就成了反贼同伙,真是罪大恶极,跟着官爷们一起走吧。”

    有生以来第一次,孙武体会到何谓“官字两个口”,自己一句话都还没说,对方就劈哩啪啦地把什么话都说完了,自己根本没有还口的机会,当真是百口莫辩。

    但孙武没话讲,却不代表身边的同伴也没意见,尽管她只淡淡说了两个字,可是却比任何的控诉和哭喊更具冲击力。

    “……去死。”

    在混乱的场面中,女孩冷冷吐出的两个字,被周围杂音所掩盖,除了孙武以外就没人听见,甚至就连那名官兵都没有听进去,但不久之后在场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一团奇异的红色光圈笼罩住那名官差,在凄绝的惨嚎声中,从手中的光剑开始,整个人从头顶逐寸逐寸化为血水,最后,那恐怖的嚎叫仍回响于人们耳中,而那官差已经完全消失,只余下一地的鲜红赤血。

    血穴魔戒奏功,具有无比震惊性的画面,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呆,直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反应过来,这次所引起的骚动,可比之前逮捕一众苦力时更大得多。

    “那、那边……有人非法持有法宝!”

    “是那个小鬼,我看到光是从他那里发出来的。”

    “抓住他们!”

    孙武的脑里一片混乱,非常搞不清楚目前状况,“非法持有法宝”是什么罪,会比叛逆谋反更重吗?为什么这群官差的反应,比刚才喊叛逆的时候更激烈?还有,长得稍微高一点也是自己的错吗?只不过因为自己比小殇高,旁人看不清楚,非法持有法宝的罪名就落在自己头上,自己浑身上下有什么法宝了?

    一场混战就这么没头没脑地展开,身为始作俑者的小殇,好象没有再动手的意思,孙武也不打算让她再动手,造成无谓的死伤,如此一来,整个责任就全部落在孙武的身上了。

    “不要管那些贱民了,所有人给我拿下这两个小鬼,搜出他们的法宝!”

    叫喊声中说得明白,敌人作着这样的打算,即使那化血法宝出奇厉害,可是只要密集进攻,十几把光剑多角度齐下,就有相当胜算,这早已是法宝交战时候的常识。

    然而,横亘于众官差眼前的,并不是赤红色的血光,而是耀眼的黄金气芒。

    瞬间,十多柄或刺或斩,猛击而下的光剑,全都在与金光接触同时,迸射出灿烂火花﹔单纯由能源柱所构成,并无实体的光剑剑刃,并不存在折断这种问题,可是却有三柄光剑刺入金光后,不堪承受能源逆走的反扑,末端握柄炸成碎片,连同持用者的手臂都变作半截焦炭。

    单纯看孙武和小殇的外表,没有人会把他们与这金光作任何联想,但光剑前端受激反弹的压力、整条手臂骨痛欲碎的感觉,却是再明白也不过的证据,几个见识较广的官差纯属反应地喊了出来。

    “金钟罩!”

    几乎是当世第一护身硬功的禅门绝学,才一使用便技惊当场,金钟罩第六关功力,无须刻意出击,只要轻轻鼓劲便能将十余把光剑拒诸金光外,别说伤及皮肤,就连突入护身气罩范围都做不到。当孙武承受光剑斩击后,轻轻吐纳呼气,积蓄的金钟劲反弹出去,扫向四面八方,早已被第一波金钟劲震得半身酸麻的官差们全部翻身栽倒。

    (伤脑筋,怎么莫名其妙就战起来了啊?不能被绊在这里,要赶快带小殇离开才行。)

    金钟罩修练者的正规战术,利用本身硬气功挡住敌人首波攻击,待敌人攻势力竭后,便趁隙重拳反击,孙武将身旁所有官差震倒,就是漂亮贯彻这个战术的结果,不过,这个少年不知该说是懦弱,抑或是彻底的和平主义者,将敌人的包围圈攻破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出击,而是快步冲出逃逸。

    这里的骚动似乎惊动了城防军,左右两条街口涌现了士兵的形影,挥动剑光,斩杀挡住路口的苦力们,随着一具具尸首的横倒,快速逼近孙武和小殇。

    孙武有金钟罩护体,这点小阵仗根本就不看在眼里,但是眼见情形失控,越来越多无辜之人受害,他心里也开始紧张,不晓得该怎么应付这种场面。

    (我应该开始战斗吗?但这样子一来,还没找到佛血舍利我就与官府起冲突,后头事情会很麻烦﹔可是就这样逃走的话,这里的人又怎么办?)

    在梁山泊的时候,孙武练功很认真,也有进行若干实战的假想练习,但战场情势千变万化,像眼前这种两难困局,是孙武从来不曾想过的,现在第一次碰到,好象怎么选择都有问题,一时间竟是犹豫不决,呆呆地站在原处。

    假如没有小殇的催促,孙武可能要更久的时间才能回过神来。小殇一直被孙武夹抱在左侧,刚才十多把光剑围斩两人时,孙武压低身体,替小殇以身挡剑,而此刻看孙武毫无反应,小殇开始轻轻挣扎,像是要有所行动。

    (小殇要动手吗?这些官差那么坏,让小殇去处理也未尝不……不可以,再怎么说,生命就是生命,我们不会坐以待毙,但也没有资格把别的生命判生判死,而且以小殇的作风……一定不只干掉这些官差就算,九成可能是方圆几十尺的射程内只剩下我们两个活人……)

    最后的那个顾忌才真是大问题,虽然能被小殇这样另眼相看,该是种特别殊荣,可是孙武还是高兴不起来。

    “住手!不可错杀良民!”

    一声及时响起的怒喝,适时地解去了孙武的难题。怒喝声右边街口,士兵们的阵营被冲出一个缺口,一匹雪白的座骑闯阵而出,通体没有一丝杂毛,额上的长角看来非常神气,四蹄飞踏,把挡路的重甲士兵给撞开,眨眼间就来到街中心。

    骑在这头独角兽背上的,则是一个孙武全然陌生的青年……

    孙武从来也不曾见过这样的人。骑在独角兽背上的那名青年,一身白衣如雪,和胯下同样雪白的坐骑一样,都是那么帅气、那么好看。

    青年的相貌很英俊,但又不只是单纯的样子俊美而已,他动作里有种孙武所陌生的气质,很像是李慕白叔叔教学时候的书卷气,但又更为优雅好看,仿佛连一下挥手、一下点头都极为讲究,是种让人难以比喻的尊贵气息,就好象这青年生来就该是立于众人之上的。

    这样的感觉本该惹人讨厌,但孙武却对这个人有好感,因为这个青年俊美的脸上满是怒容,似乎对眼前的情景很生气,与自己有着同样的感觉。

    “全都住手!身为大武王朝的军人,你们不思保境安民,居然把剑尖对准无辜百姓,这样算什么军人?还有,密探的搜查权是针对叛国反贼,或是意图不轨的恐怖份子,不是让你们随便罗织罪名,陷人于狱的,像你们这种所作所为,难怪搞得处处民乱,天下不安。”

    一番斥责讲得慷慨激昂,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底话,只不过前车之鉴未远,这次没人敢再出言附和,只是心中暗暗纳闷,不晓得这名文质彬彬、富家公子模样的青年是谁,居然敢公然顶撞官差,背后若非有天大背景,就是有天大的胆子。

    假如是在其他的大城市,当地官差们见的场面多,这种时候必然不敢造次,怎样都要先摸清敌人的底子再说,但此处算是半个乡下,不是什么繁荣大镇,地方官差们自觉天高皇帝远,素来肆无忌惮惯了,见到是陌生面孔,又公然顶撞官爷的虎威,众人对望一眼,马上就照着老规矩来办事。

    “大胆反贼,你勾搭乱民,是不是不要命了?”

    “你口出叛逆言语,十之八九就是太平妖孽的余党,快快下马就擒。”

    “少说废话,看他也是要拒捕,大伙儿并肩齐上,把这小子给拿了。”

    说到最后的总结,就是这么一句,听见这句话的孙武不知该叹气,还是该笑出声来,依稀记得老爹曾说过,够本事的高手总是单打独斗,而没本事的跳梁小丑总是爱喊大伙齐上,虽然人多确实有好处,但这些人就从喊出那句话的一刻起,就注定这辈子只能当战场上的丑角了。

    丑角的存在,只为了衬托英雄侠士的光彩,这个白衣英侠从现身登场开始,什么都还没作,就已经光彩耀人,而当他实际动起手来,那个光彩更是让人睁不开眼来。

    “铮!”

    当官差们挥舞着光剑,从四面朝那白衣青年围去,一声奇异的金属脆响,刺痛每个人的听觉,白衣青年左手上的一个蛇头护腕活动起来,往前延伸,覆盖住手掌,黄金蛇牙则由中指两侧交错箝住,与左手无间隙结合,释放出清脆的高频率震音,扰乱人们的听觉与平衡感。

    法宝-蛇牙笼手!

    奇异的法宝,效果不只是乱人视听,在一双黄金蛇牙结合的瞬间,白衣青年的力量也随之波动,马上的身形陡然间增快数倍,人们眼前一花,只听见“刷”的一声,好象有什么兵刃离鞘而出,跟着就是连串惨呼声,当一切沉寂下来,所有官差全都倒在地上呻吟,有些人手腕渗血,有些人大腿受伤,没有一个人还能再战。

    白衣青年用了什么神妙手法伤敌,没有人看清楚,但是倒在地上的官差们,有几个距离独角兽超过八尺,正常来说,是绝不可能从独角兽背上攻击到他们,更别说还有几个官差受创位置是背面,除非白衣青年从独角兽上下来,闪电绕到他们身后攻击,否则绝不可能做到。

    正常情理难以解释的问题,答案应该就在白衣青年所使用的法宝上,旁观的众人啧啧称奇,却看到白衣青年制服众官差后,亮出了一块腰牌,上头是一个光芒四射的太阳图形,看到的人们顿时响起惊呼。

    “同盟会!是同盟会的人啊!”

    孙武记得书上说过,同盟会是当世第一大侠陆云樵所改组的联合势力,在消灭太平军国一事上立下大功,但看到人们这样又敬又畏的神情,他觉得同盟会的势力可能比自己所知更大。

    大武王朝把私自持有法宝视为重罪,孙武自忖刚才小殇的那一手,这个白衣青年可能已经看到,以他这么有“正义感”的个性,为百姓出头惩戒完这群官差后,麻烦可能就会落到自己头上,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带着小殇早溜为妙。

    “小殇,我们走了……”

    趁着场面混乱,孙武拉着小殇想要开溜,但是才走出几步,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白衣青年警觉到了他们的动作,整个注意力移到他们这边来。

    “这位小兄弟,请留步!袁某有几个问题要请教。”

    背后的声音听来非常客气,但孙武却完全没有停步打算,反而拔足飞奔,想要尽早离开这地方。

    “铮!”

    清脆的高频率金属敲响,再次回响于耳边,假如不是刚刚才亲眼目睹整个战斗经过,孙武一定会因为准备不及而吃上大亏,但现在他一听见这声音,心中一凛,金钟罩第六关力量立刻运遍全身,淡淡金光将他整个身体笼罩于其中。

    敌人速度来得好快,金钟罩才一凝运,马上就感到一股压力直逼背门,只是敌人力量越强,金钟罩的抗击力量也是相应增强,两边互相僵持不下,而金钟劲的反激力道之强,显然已经大大出乎对方意料之外。

    “这是……第六关功力?这个年纪……怎么有可能?”

    十四岁就把金钟罩练上第六关,这个惊人造诣让对方错愕不已,一度还以为是搞错了,但孙武一脚抵着前方土地,稳住整个身体,重心一踩稳,金钟罩的威力就相应增强,把敌人的兵器一点一点震离金光范围。

    敌人的兵器微微颤动,似乎预备作第二波攻击,孙武暗叫不好,金钟罩虽能完全防御敌人的斩击,但自己却不会什么高速身法,可以找个空档趁隙消失,难道就被绊在这里继续打下去吗?

    幸好,一个对眼前僵局感到不耐烦的人,动手把这情形打破,这次孙武看得很清楚,小殇抬起左手,无名指上头不知何时戴了一只红宝石戒指,色泽凄艳如血,强大能量隐约流动于内,血穴魔戒蓄势待发。

    “……去死!”

    血穴魔戒发动,赤红血光发出,越过孙武左肩,直袭向身后的敌人,如果命中,会否像之前的官差那样整个人化为血污,这是一件很耐人寻味的事,但敌人显然识得厉害,才一见到血光粲然,立刻收剑急退,瞬间后跃出七尺,躲过血光射击。

    天大的好机会,孙武立即把握,带着小殇夺路外闯,成功脱离现场,结束掉这一场没头没脑的战斗——

    打了一场拙劣的战斗,带着小殇跑到外头去,回想起战斗中的一切,孙武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个白衣青年很强,比铁血骑士还要强得多,因为在交手的过程中,虽然他有运用法宝,但孙武仍觉得他未尽全力,自己只不过是仗着金钟罩第六关的力量,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而已。

    记得他自称姓袁,自己所知道的江湖人物虽然不多,但是姓袁的青年高手却晓得一个,那就是大侠陆云樵的弟子,同盟会的少主,袁晨锋。

    孙武被这个结论吓了一跳,因为同盟会与万紫楼齐名,照这样推算,袁晨锋的武功应该与宝姑娘相若,甚至有可能更强一些,宝姑娘有能力一掌粉碎自己的第六关金钟,袁晨锋当然也做得到,换句话说,自己还真是侥幸,如果袁晨锋一开始就抱存敌意,全力出手,那么不晓得他身份的自己……

    “不、不会那么巧吧?同盟会少主,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跑到这种小地方来?”

    “就是那么巧啊,少爷你真是了得,居然这样子接了袁少侠的剑,传出去一定名动江湖呢。”

    香菱从旁边巷子现身出来,向孙武躬身致歉,表示袁晨锋认得自己,而且多半知道自己正被万紫楼通缉当中,如果自己刚才也出手帮助,被袁晨锋认出,势必会出手擒拿,到时候孙武反而更不易脱身。

    “但少爷的金钟罩真是厉害,袁少侠这几年代替他师父打理同盟会,名声雀起,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风头人物,少爷你这样和他比试一回,传出去足够让你声名大噪了。”

    “代理?怎么江湖上的大帮派很流行代理吗?宝姑娘好象也是代理她母亲在打理万紫楼。凤凰夫人是因为闭关,那陆大侠呢?他怎么也不见了?”

    孙武对这个问题最感到好奇,因为在梁山泊的时候,外界人物最如雷贯耳的大名就是陆云樵,但是到了外头,打混了几天,却几乎不曾听到人家提起他的名字,难道有什么变故吗?

    “陆大侠的近况吗?这点就请恕奴婢答不了了,因为就连万紫楼也查不出陆大侠的近况。”

    带着几分歉意的微笑,香菱向孙武提出解释,把自己所知道的告诉主人。

    陆云樵,同盟会主席,击杀天妖的救国英雄,在之后的十多年里头被视为天下第一强人,但作风却极其低调。太平军国覆亡后,这名救国英雄拒绝朝廷任何封赏,虽然还仍旧担任同盟会主席,可是几乎不涉足江湖,会中事务也都交由弟子与各阶干部打理,等若处于半退隐状态,近年来更是行踪渺然,无论江湖豪杰、朝廷达官登门拜见,全都见不到他一面。

    这样一名武功绝世的英雄,却在他人生最颠峰的一刻拋手一切,实在是很不可思议的事,人们对此有无数的谣传。

    有人相信陆云樵袖手世务,是为了闭门苦练神功,因为太平军国一战后,西方异族仍蠢蠢欲动,誓言复仇,陆云樵高瞻远瞩,为了抵抗外族高手,所以从不松懈,闭关练武。

    有人认为陆云樵在决战天妖的那一战受了重伤,伤势迟迟未愈,在太平天国覆亡后,这伤势变本加厉,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令得陆云樵武功全失,不得不从人们眼前消失。

    也有人作着浪漫的想象,觉得陆云樵或许是遇到了心爱的女子,沉醉于温柔乡中,更愿意为了她而放弃名利权势,退隐江湖。

    各式各样的想象,众说纷纭,每个听起来都活灵活现,好象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但却又找不到可以支持的根据。自从三年前的最后一次公开现身,就没有江湖人再见过陆云樵的面,每次有人们问起,身为他弟子的袁晨锋就推说师父不喜欢打扰,因此不接见任何外客。

    “当然,也有一个说法,就是同盟会内哄,陆大侠中了暗算,已经被囚禁起来,不过我认为那是无稽之谈。”

    香菱道:“陆大侠武功盖世,能够成功暗算他的人,相信这个世上还不存在,所以万紫楼内部的研判,他应该是闭关修练,把一身神功推向更高境界。”

    孙武无从判断,转而问起香菱所查的情报。对梁山泊的机密犹有顾忌,孙武还不敢让香菱知道自己的出身,所以也没有向香菱提起佛血舍利之名,唯一可以请她协助调查的,就只有纳兰元蝶这个名字。

    “关于少爷要婢子调查的飞云舰,还有纳兰元蝶这个人,都已经有了眉目,但这里不是说话的所在,可否请少爷随奴婢走一趟呢。”

    一直站在小巷子里头说话,确实不是个办法,贴心的香菱早就找到了地方,在城里的一间小客栈里头备了房间,而且还是两间干净的上房。

    “你、你有钱啊?”

    “嗯,这点就请少爷不用担心,香菱以前在万紫楼的时候,很是有一点积蓄的,认真说起来,还是个小富婆喔。少爷身上好象没带多少盘缠呢,从今天开始,就让奴婢我来打理生活开支吧。”

    “不,这样子……不太对……”

    “请别这么说,香菱是少爷的奴婢,这点小钱也全都是属于少爷的,您无须感到任何不安啊。”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孙武皱眉道:“这笔钱本来是存在万紫楼里头的吧?你现在叛逃出万紫楼,不但情报可以窃听,连钱都还可以拿出来,这样子不会泄漏行踪吗?还有,万紫楼既然在情报搜集上很有一手,怎么会让你这样说拿就拿,这好象有点……不太合理。”

    香菱眨了眨眼,倒是有些讶异于少年的洞悉力。这些破绽与问题,她一早就察觉到,不过因为低估了少年的思考能力,所以没有及时填补,想不到这平时鲁钝的少年居然察觉到问题来。

    微微一笑,香菱预备提出一个漂亮的解释,完美而合理,但话还没说出口,似曾相识的场面再度上演,旁边骤响起一阵急劲风声,孙武甚至还没来得及抵御,就被一记高速旋转的上勾拳击中下巴,痛得仰身栽倒。

    “无聊!合理性一点都不重要!把这三个字从脑袋里忘掉,从今以后都不要再给别人添麻烦。”

    “……你……你手上戴的是什么拳套……呜……风车拳……”

    “啰唆啰唆!快点忘掉,不然我就帮你忘掉它1

    “……不、不要用脚踩我鼻子……呜……”

    看小殇与孙武的胁迫剧,香菱觉得很有趣,刚才话被打断的时候,她有短暂的微怒,不过看小殇趾高气昂、孙武被迫无奈的样子,又觉得很有意思。

    短短几天相处,香菱还不是很清楚小殇的真面目,但却大致摸清楚了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乍看之下,孙武好象总是被小殇欺负,被她牵着鼻子走,但真正做出决定的一定都是孙武,小殇都是跟着孙武的决定走,从不主动做什么决定。

    小殇整天不是给孙武制造麻烦,就是冷不防地痛殴一记,表面上看来是在欺负人,但可能连孙武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金钟罩就在这些过程中越练越强,能够发挥出超出同位阶的水准。事实上,即使真的找一个高手当教练,也很难把孙武训练到这种程度,小殇能把这一切在无形之中完成,香菱真的很佩服。

    孙武对于小殇的无理,看似无力反抗,但香菱觉得他只是愿意忍受,用这种方法来向小殇换取一些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一时之间香菱并不明白,但这两个人的关系若要比喻,应该就是像奔马与缰绳之间的关系。

    只要有孙武在旁边,小殇就应该是一个完全无害的存在,虽然小有任性,却都还受到控制,不会出太大的乱子,然而,这个温驯假像却会在一种情形下被打破。

    (那天……天上人间所造成的破坏,确实是这女孩的杰作没错,真是可怕,至今我也不明白她是怎么做到的,这是单纯的破坏、泄愤,还是在对我做警告了?)

    香菱察觉到,当孙武遭遇危险,小殇的理性之锁就会断裂,当那套缰绳不能再束缚住奔马,释放出来的能量绝不会只针对单一对象,而是会把所有关系人等通通包含在内,送上血祭之台。

    单单只是孙武受点小伤,就轰了半座天上人间,造成过百伤亡,如果孙武受到致命重创,抑或是有了不测,届时这个女孩的反应……香菱无法想象,但她却肯定一件事,那就是孙武初次向她介绍,小殇的得意作品“九龙神火罩”时,她脑里唯一的想法。

    如果有一天翻脸为敌,两人之中,一定要先干掉这个小女孩……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东方云梦谭-第三集 第三章 金钟少年 白马王子[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