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东方云梦谭-第三集 第四章 梁山秘境 梦想之国[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三集 第四章 梁山秘境 梦想之国

    “纳兰元蝶,这个名字并不多见,全国户口纪录中一共有三百六十八人叫这姓名,但符合少爷你要找的特征,独眼、女军人,就只剩下一个人符合资料。”

    结束了嬉闹,到了谈正事的时候,香菱向孙武报告起自己所调查到的情报。

    “京都名门纳兰家的长女,庶出之身,从幼年开始就显露才干,擅长诗歌书画,所善绘的兰花图在艺术界享有盛名,但在家族里不受父亲疼爱,十六岁的时候投身进入军校,之后官运亨通,一路升入直属皇帝的禁卫军,官拜上校。”

    “至于少爷你所说的飞云舰,查遍各种官方登记,都没有这样一艘船舰,不过根据万紫楼内的极机密情报,大武军确实拥有一艘这样的神秘军舰。三个月前刚刚出厂的新锐舰艇,详情不明,目前隶属于龙牙,首任舰长正是纳兰元蝶。”

    “纳兰元蝶出任飞云舰长之后的首个指令,看来不是军事性任务,倒像是某种闲差,因为她被指派出去寻宝,搜索传说中的秘境梁山泊。资料到此为止,从目前的情报来看,相信这位纳兰舰长一无所获,咦?少爷你的表情好奇怪啊。”

    香菱做完了简报,意外发现少年的表情凝重,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好奇地出言探问。

    “这个……这个……我有点其他的问题想要问。”

    被香菱提到了梁山泊之名,让孙武鼓起勇气,预备提出那个早该问的问题。

    离村的理由,是为了找寻佛血舍利,但是在那之前,自己就对平静的梁山泊感到一丝不协调的困惑。这个困惑被纳兰元蝶的飞云舰给撞破,梁山泊的秘密终于浮现在阳光底下,自己离村之后,就一直想知道外界人眼中的梁山泊,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这问题不能问小殇,也不能随便找个人问,因为找那种不够份量的人乱问,只会得到让自己更加迷惑的半调子答案。

    香菱,无疑是一个极具份量的人,见过的世面既广,说话也中肯可信,由她来替自己解去疑惑,该是最好的人选了,趁着她自己提到梁山泊三字,孙武就佯作好奇地向她请教相关情报。

    “少爷是说那个传说中的梁山泊吗……嗯,就如同你所听见的,那只是一个人们口耳之间的传说而已,但我认为那应该是存在的。”

    提起梁山泊之名,香菱轻轻地笑了起来,表情看来非常向往。

    “梁山泊的存在,到目前为止都是一个传说,没有人能够证实它真的存在,但也没有人能证实它不存在。这个传说的时间并不长,大概是太平军国覆亡之后才渐渐传开的,因此在最早的时候,梁山泊所代表的,就是太平军国的失落宝藏。”

    香菱慢慢整理脑中的思绪,看得出来关于梁山泊的种种传闻太杂也太散,令她必须一一回想,才能有效整理出一个系统来。

    “历史上很多王朝都有藏宝秘闻存在,就连本朝也不例外,一直有人谣传大武皇族当年建国时,把搜括到的大批财宝藏于某处,以备有朝一日王朝衰败,后代子孙仍有本钱东山再起,至不济也能保身立命,而相较于这个说法,太平军国的藏宝之说,就更吸引人了。”

    太平军国的首都天京被攻破时,奉命搜索掠劫的大武军将领,率先打开了天京的皇室宝库,却只看到一个空空如也的石窟,内里价值连城的无数财宝早已消失无踪。气急败坏的大武军将领拷打俘虏,甚至用了能够阅读脑波的法宝,使尽一切手段追查,最后却得到了诡异的答案。

    所有财宝在天京城破之前,就已经被悄悄运走,整个行动极为机密,就连太平军多数高层都被蒙在鼓里,事后揭露,一度造成天京内的高官大哗,但却没有人知道这些财宝的确切去向,只有一个行动代号被交代下来:梁山泊。

    这个莫名其妙的代号令所有人一头雾水,更让负责拷问的大武军将领怒火攻心,在怎样拷问都得不到答案后,他下令将所有俘虏活埋坑杀。当然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好下场,现任大武皇帝并不是什么仁厚君主,同样不信他在拷问中毫无所获,将他给押入天牢。

    那名将军在牢中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全身上下找不到一处完好的皮肉,随着他的死亡,太平军宝藏的线索从此断绝,更在人们的耳语相传间,增添了无数神秘色彩。

    之前太平军国全盛时期,法宝军械方面的离奇断绝,也是历史上的一大谜团,这个谜底的价值,甚至还超过那批庞大的财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江湖上开始有这样的传说,从天京消失的那批庞大财宝,连同太平军国最盛时的顶尖法宝,全都被隐藏在一个秘密所在,等待它的真命天子前来领取,凭此再建军国霸业,而那个地方的名字,就是梁山泊。

    “……九天之上,万云之海,有岛虚翔,其名梁山。梁山者,赦罪之地也,藏天下重宝、纳世上罪人,永封于斯,飘于穹苍之上,无路可通,惟勇者乘风踏云,履云路天梯而入梁山……”

    香菱背诵了一段文字,这是江湖上流传得最广的一段描述,记叙了梁山泊的所在位置: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小岛。

    要让一座小岛漂浮上天,这背后所牵涉到的庞大能量与精密技术,就算是太平军国最盛时也做不到,这段话听起来实在太过荒唐,不过却还是有财迷心窍的人们相信,耗费多年时间去追踪梁山泊,并且钻研出所谓的云路天梯,是西北方某一区山谷地带所独有的剧烈风暴,一种无可匹敌的自然灾害。

    被巨大的龙卷风给卷上天,扔到云端,如果好运就有可能进入梁山泊,运气不好就活活摔死,甚至在那之前就死在龙卷风里,整个过程中的死亡率高达九成九九,歌谣中点出的登天之法实是难之又难,却还是有人愿意舍生忘死一探,并且为此殉身。

    “抱着发财梦,以为自己可以一步上梁山的人,十几年来从没有断过,但怀抱着发财梦的人多,能够成功回来的人却一个都没有,从没有人能够从龙卷风里活着回来,向世人诉说梁山泊模样的。”

    香菱边说边摇头,似是气恼这些人的愚昧与贪心,但看来又有几分对梁山泊悠然神往。看到她这个样子,孙武更觉得不好把话说出口,如果这时候才告诉人家自己梁山泊,香菱可能真的把自己当成疯子看了。

    不过,在这样的情形下,会去寻找梁山泊的就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财迷心窍的傻子,一种是被追得走投无路的罪人。除了寻宝者之外,有许多被逼得无处容身的罪犯,会索性来到西北山区,待云路天梯升起,一举跳跃进去,作那九死一生的冒险。

    会被追到无路可走,这些罪犯的仇家肯定不少,但不会有谁跟着追进龙卷风去,因此江湖上也多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有人无视生死,登上云路天梯不再回来,他所犯的一切罪孽就自动被赦免。就连朝廷的刑部都承认这条规矩,从不派人继续追缉登上云路天梯的罪犯,因为在人们心中,这些罪犯都等于是死人了。

    “这些罪犯都是带着自己最珍爱的东西,抱着觉悟,才跳入龙卷风的,如果人不死,那些法宝与财物等于都落入梁山泊了,所以梁山泊宝藏的清单,每个月都有最新的版本,认真说起来,梁山泊真是梦中之梦,是普天下最大的宝藏之都了。”

    然而,财宝固然是宝,法宝也是不可多得的珍物,但这么多流入梁山泊的东西也有等级之分,在这十几年来的宝藏传说中,最让人感到兴趣的,是其中的几样东西。

    太平军国的皇室宝藏!当时存放于天京宝库内的金银珠宝,价值连城,足以支付太平军大半年的军饷开支,是一笔堪称天文数字的钜资,如果将这笔财宝弄到手,富可敌国绝对不是夸称。

    号称武林第一美人的倾城佳丽!太平军国之乱结束后,有一个说法在民间流传,据说有一个容貌倾城倾国的绝色美人,协助大武王朝开发法宝,所以大武军才能在法宝上做出突破。这名第一美人不知何故进入了梁山泊,从此下落不明,也成为大武王朝苦苦找寻的必得目标。

    绝世天妖的无敌魔功!当日天妖之所以无敌于天下,所凭借的无上魔功“阿鼻血劫”,至今仍让中土武者闻之色变,天妖死后这门魔功并无传人,但却谣传这门无上魔功的秘笈也收藏在梁山泊之内。

    佛血舍利!这枚舍利子据说大海极深之处,由上古时代传承至今,历经了很长的一段岁月,曾经在许多人的手上被夺来夺去,下落也是时隐时现,这枚舍利珠的具体效用不明,但谣传珠子里蕴藏着极强的能量,若能成功吸纳,一夜间就可成为绝世高手。

    巨额的财宝、倾城的美人、无价的法宝技术、绝世的武功,这些都是世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只要把这些东西弄到手,别说是叱咤风云,甚至足以兴兵起事,如当年太平军国一样,逐鹿江山,开创帝王霸业,这就是梁山泊宝藏之所以诱人的理由。

    这么多的钜宝,令孙武为着自己所听见的东西而惊愕,但香菱却好象想起了什么似的,拍手道:“对了,还有一个传闻,梁山泊里所藏的最大秘宝,和大武皇室相关的那个谣传……”

    又有梁山泊秘宝的传闻,而且听起来可能比前面那些重宝更为了不起,孙武凝神细听,但香菱却像是觉得好笑一样,挥挥手,笑道:“算了,这个太荒唐了,无聊的传闻还是忘了它吧,谣言应该止于智者啊……总之,到了最后,这些都只是谣传而已,如果真有这些东西,那梁山泊之主不是早就练成绝世神功,使用无敌法宝,率领军队出来破城掠地了?”

    香菱笑道:“只不过,如果梁山泊里头真的有人,真的有个主人,那么梁山泊之主一定是个非常可怕的人。”

    “为什么?”

    孙武非常的讶异,因为能够被称为梁山泊之主的人,怎么想都只有一个,而那个人在自己脑海里的形象,怎么样都与可怕两个字扯不上关系,虽然巨阳武神的行为是荒唐了些,不过也没恐怖到这种程度,所以听见这样的说法,他唯一的感觉就是无比荒谬。

    “因为能通过云路天梯考验,进入梁山泊的人,都是这世上最凶残、最狡诈的一等强人,梁山泊早该变成了一个集天下头等重犯于内的罪恶之地。这些罪犯不但个个都有一身绝技,而且心计更是恶毒狡狯,如果说当真有人能把这些毫无人性的罪犯慑服,纳入管理,这个人……我只能说他太可怕了。”

    香菱的最后一句话,说得极是语重心长,但却没有发现对面的孙武表情异常错愕——

    心理上的过大冲击,让少年像是感冒发烧一样难受,在问完了梁山泊的相关资讯后,他借口要休息,自己一个人躺在房里,静静地回想着香菱所说的一切。

    香菱所做的描述,与纳兰元蝶的说法一致,更证明了自己亲眼所见的事物,梁山泊果然是一个集天下绝顶凶徒而藏之的罪恶渊薮,十几年来对自己和善客气的村人们,很可能只是被某种力量给压迫住,才伪装出那样的虚假形象。

    没有人是真心归隐,每个罪人心中仍是存着疯狂兽性,他们并未忏悔,也从不后悔往日罪行,因为他们确实从这些罪孽中得到无上快慰,既已满足,何用救赎?

    那天在飞云舰上,看到村人们放手杀戮,如癫如狂的模样,孙武就察觉到这个事实,只是他仍不愿意承认,因为只要一承认此事,自己从小到大所熟知的世界就会整个崩溃,所以明明事实摆在眼前,他却仍要到外头去寻找“真相”。

    现在,真相好象已经出来了,但更多的错乱线索却让孙武困惑不已……

    什么宝物、什么第一美人,这些东西孙武不知道,但至少有一样东西没有错,那就是自己亲眼见到的佛血舍利。

    外界的人们没有误会,梁山泊果然是一处罪恶之地,里头都是穷凶极恶的极度罪犯,随时等着破牢而出,择人狂噬,只是被某种力量给约束住,这才变成自己所熟知的那个样子。

    可是自己在梁山泊里头住了十四年,如果这股力量真的存在,自己又怎么会完全感受不到了?

    难道,自己从小所生长的世界,当真是一个完全虚假的世界?看似平和的田园山村,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舞台,所有演员在上头粉墨登场,饰演着善良村人的角色,共同演了这场长达十多年的好戏?

    梁山泊是戏台、村人是演员,那么,欣赏这出戏的观众是谁?是自己吗?只有自己吗?胡伯伯、李叔叔、老爹都是演员吗?还有,姊姊又在这出戏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十四年来的种种亲爱,难道也都是……

    天旋地转的感觉,让躺在床上的孙武极为难受,仿佛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在无声崩塌,每一样熟知的东西都是虚假,身边竟然没有一件真实,不知道还有什么是自己可以相信的。

    “……这个时候的少年非常仿徨,他想要马上回到梁山泊,让姊姊告诉他这一切不是真的,可是,他心里又很清楚,凤婕姊姊就是因为拒绝说出这种话,所以才放他到外头来寻找真相。”

    “真相是什么?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真相,杀人狂有杀人狂的真相,爱哭鬼有爱哭鬼的道理,少年现在正经历他人生中的重要时刻,开始由幼稚的心态渐渐成熟,虽然距离他像个真正的男人还有很大一段路,不过反正没人对他有期望,就让他悠悠闲闲地慢慢成长吧,死乡巴佬,耶!”

    就连喊出来的欢呼声都平板冷淡,听在耳里,像是一桶冷水当头浇下。回响在屋里的每一个角落,好象发声源头无所不在,却又难以找到发话者的所在。

    从听见声音的那一秒起,孙武就像触电似的从床上弹跳起来,在屋里头团团转,四下搜索每一个可以藏人的位置,甚至用力摇枕头、跳起来看床顶,找过每一个看似匪夷所思的角落,却毫无所获,直到那个声音停歇,孙武才宣告放弃。

    “小殇,出来啦,你在搞什么东西啊?不要躲了啦。”

    “捉迷藏是训练儿童脑力的最佳教育,抓不到鬼的爱哭鬼,要承认自己比普通儿童还无能吗?这么明显的位置都看不到?”

    “明显?哪有?整间屋子我都找过了,就是找不到啊,你到底藏在哪里?我很担心啊,不要再玩了啦。”

    “……这里。”

    轻轻“呀”的一声,房门被推开,穿著一袭名贵狐裘的小女孩,踩着满室的夕阳光辉踱了进来,扬手向张口结舌的同伴打了招呼。

    “这是很明显的位置吧?”

    “哪、哪有人在屋里玩捉迷藏却躲到屋外的?这根本是犯规嘛!”

    “有哪条规则说捉迷藏不可以躲到屋外的吗?连开门看一看都没有,爱哭的乡巴佬真是思想单纯。”

    郁闷的心情,被小殇这一闹,感觉好了不少,少年让小殇进了门,想与她说些东西,却觉得千头万绪,不晓得该从什么地方说起,最后问出口的,却是连他也没想到的一句话。

    “小殇,老爹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比起姊姊凤婕,孙武更在意村长老爹。这个总是活力四射的阳光老人,在少年离开梁山泊后,逐渐接触到他不为人知的一面,特别是在铁血骑团听见他声音逃之夭夭后,孙武就觉得老爹远比自己所知的厉害。

    但这种程度的厉害,并不足以统驭梁山泊,将所有恶人牢牢控制住。要让梁山泊的恶人们抑制本来兽性,强套上一副和平的假面具,所需要的不只是“厉害”,而是最强烈、最深沉的“恐怖”。

    这份藏匿在黑暗深处的恐怖,就是老爹吗?孙武不愿相信,在自己心中,老爹永远都是那么开朗地笑着,充满活力地追逐阳光与梦想,与黑暗沾不上半点边,只要有他站在那里,世界就不会有黑暗。

    然而,香菱口中那个踹腹为婚的巨阳武神,又是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那个残忍地踩着孕妇肚子逼婚的老人,怎么听都是老爹没错,难道一个人可以有两种不同的性情?

    “那也说不定喔,世上有两头蛇,大概也有双面人吧。想知道老爹是什么人的话,你自己去问他不就是了吗?放着直接的方法不用,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闷着头想,这样子作有什么意义吗?”

    平静的说话,小殇似乎没有被老爹的种种事迹给刺激到,孙武认为她可能早就知道,毕竟老爹与自己的感情虽然好,但悄悄话一向只对小殇说,两人之间有很多的私人秘密。

    不过,小殇说得很对,孙武决定等找到佛血舍利后,一定要回梁山泊找老爹问个清楚。

    “嗯……如果小武真的想知道,至少有一点可以告诉你,老爹晚上的时候和白天是有点不一样,会常常趁着半夜来抽查大家有没有说梦话喔。”

    话题末了,小殇提供了一个没什么意义的情报,孙武只要一想到老爹会躲在窗边,听人有没有说梦话,就觉得浑身无力。这种行为与黑不黑暗没什么关系,根本就像是一个老变态……

    “咦!小殇,村里的人有被抽查过,那你……你也是住村里的……”

    “我是小孩子,平时很早就上床睡觉了,也没有说梦话的习惯。”

    “喔,那是好一点……”

    “不过老爹是有趁我睡觉的时候来过。”

    孙武闻言大惊,生怕同伴曾经因为这样受过什么惊吓,但小殇现在能完好无缺地站在这里,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吧。想问又不好问,最后还是小殇自己说出口。

    “老爹在村子里的时候,偶尔会夜里过来,如果被子乱了,他就会帮我把被子盖好,然后关门走人。”

    “喔,这还好。”

    “不过为了怕我们又踢被子,他会点住我们的穴道,让我们动弹不得,一觉到天亮。现在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有一段时间你常常睡觉被鬼压床了。”

    “原、原来真相是这样子吗?”

    孙武和小殇在一起的时候,常常因为小殇的作为,让孙武不知该生气或是该服气,四肢无力地跪趴下去,这种现象从还没离开梁山泊之前就是如此了,而最近似乎又有变本加厉的趋势,出现这种现象的机会越来越多。

    好比此刻,孙武就再次品尝那种五味杂陈的感觉。老爹对自己与小殇,是抱持着什么样的想法呢?应该是有爱存在的,但老爹爱人的方式却很走偏锋,让人难以接受。

    摇摇头,孙武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头多想,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比较实在。

    趁着主子休息的空档,为了要替孙武和小殇买些衣服,香菱外出购物去了,现在光待房里并没有什么意思,孙武和小殇到一楼大堂去溜达。

    大堂里头的客人很多,不少都是做生意的行脚商人,围成一群一群高谈阔论,孙武听他们所谈的东西,无非就是南方某处又起民变,或是北方什么什么地方的首长因为贪污,满门抄斩。

    谈话的内容很杂乱,孙武听到后来,只确定两件事:南方真的很乱、大家都很怕现在的这个皇帝。

    南方的动乱,起因应该就是为了贫穷,人们吃不饱饭自然会造反,不过北方的经济环境并没有好上多少,为什么同样的事北方就少得多,南方却搞得天天动乱呢?

    应该不是只有经济因素那么单纯的,而且从人们的谈话中,孙武发现他们似乎很看不起南方人,口口声声“贱民”,假如说话的人是贵族,这种眼高于顶的姿态并不奇怪,可是这些人看来非富非贵,只是普通老百姓,居然也开口闭口贱民贱民的,这就让人难以索解。

    (难道……南方还有一种社会阶层,比普通百姓更低,就被叫做贱民吗?)

    这种意外发现,让孙武觉得不舒服,梁山泊中并无阶级之分,也没有奴隶,大家都是平等地生活着,为什么人就一定要去分等级呢?

    “人生而不平等,每个人的能力不一样,优胜劣败,本来就有等级之分。”小殇道:“没有奴隶不代表就是世界大同了,只有你一个人觉得梁山泊众生平等。”

    小殇的话明显是在嘲讽,但孙武不觉得生长在舞台之中是自己的错,自然没有回应,这时,门口来了一批新客人,数目不少,竟然有一百余人之多。超过寻常商旅队伍的大规模,而且超过一半都带着刀枪兵器,看那个架势,好象是某地的富商带同家眷迁徙,周围所跟的都是保镳。

    “排场不小耶,小殇,不晓得是什么地方的人。”

    “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你的地理一向不好,说了地方你就知道位置吗?”

    这点确实是不知道,不过孙武观察了一下,发现这群保镳的装备只怕不怎么样,连所用的武器都是一些木棍、长枪之类,半把光束武器都没有,除非那些不起眼的木棍刀枪是一流法宝,否则这群窝囊保镳除了抵挡些小规模的山贼外,恐怕连个强一点的独行大盗都挡不了。

    除此之外,那些保镳横眉竖眼,目露凶光,看来都不像是什么好东西,似地痞流氓多过专业保镳,如果他们等一下拿刀喊抢劫,孙武是一点都不会意外。

    保镳强不强、品行如何,这本来不关孙武的事,但是那个富商队伍中有一个千金小姐模样的女孩,看来比小殇还小上几岁,看到孙武之后,突然双眼发亮,三步并两步地抢着跑过来,不顾少年诧异的目光,一把就将他拦腰抱住。

    “小哥哥,你长得好好看啊,陪我玩……陪我玩嘛!”

    小女孩的突兀动作,让在座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但孙武所困扰的可不只是吓一跳而已。

    这个小女孩的身高不高,恰好只有自己的一半,拦腰抱住自己以后,她可爱的小脸蛋刚好可以碰到自己大腿末端,如果只是这样倒也还好,偏偏她一面说话,还一面大力摇头,磨蹭起来的那种感觉………实在很尴尬。

    情形已经够糟糕的了,偏偏还有人落井下石,在旁边的小殇露出了一个暧昧微笑,悄声道:“小武还真有小女孩缘啊,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快啊?”

    “小殇……你再用拇指和食指比那个不纯洁的动作,我等一下绝对会报复的。”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东方云梦谭-第三集 第四章 梁山秘境 梦想之国[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