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东方云梦谭-第三集 第五章 天涯孤雏 四海飘零[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三集 第五章 天涯孤雏 四海飘零

    受人欢迎是件好事,但莫名其妙有人扑过来搂抱,这件事情就让人不知所措了。

    孙武并不讨厌小孩,严格说来,十四岁根本也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比起身边的大人,他其实和小孩子更能玩在一起。

    那个扑抱过来的小女孩,大概七八岁年纪,叫做雯雯,笑起来相当甜美可爱,一下子扑冲过来的惊人之举,让孙武有些被吓到,不过确认雯雯没有什么不良意思后,他倒是不排斥陪这个看来过于寂寞的小女孩玩一玩。

    雯雯和孙武玩一些孩童所喜欢的小游戏,说说笑话,用手就着灯火比出影子,孙武很轻易就能让小女孩开怀大笑,在这过程中,服侍雯雯的婢女与家仆来请过几次,希望小姐回去休息,但雯雯都缠着少年不愿离开,当仆人硬要扯着她离去,小女孩就放声大哭,让家仆莫可奈何,最后是雯雯的母亲传出话来,让女儿留在外头,与小殇和孙武玩耍。

    和孙武相反,小殇对孩童似乎一点好感都没有。完全用弱肉强食、优胜劣败的角度在看世界,对小殇而言,孩童就只是一种最累赘、最浪费资源的生物,她没有任何理由对小孩子抱持好感。

    话虽如此,小殇换上天使面孔时,却让人一点都看不出她的真实心意。与雯雯亲热地玩在一起,看在旁人眼中,就像是两个童稚无邪的孩子开心玩闹,只有孙武才会感到其中的恐怖。

    之间,购物的香菱也回来了,但是没有打扰孙武与小殇,她只是尽一名婢女该尽的义务,静静地守候在一旁,不时斟上几杯茶水、端过几盘小点心,直至天色越来越晚,雯雯终究是小孩子,玩着玩着就睡着了,孙武只好负责把她背回去交还家人。

    “少爷,这件事上奴婢有点不方便,就不跟着您了。”

    孙武背起雯雯时,香菱起身向少年告罪,若有所指地往雯雯家人所住的院落方向看了一眼。

    雯雯的家人连同仆役、保镳,包了客栈的一角,整个独栋的院落都由他们使用,当孙武把雯雯背回去,她的母亲也出来迎接。

    那位夫人名唤丹娘,是一名好象出身书香门第,极为温文有礼的贵妇人,从少年背上抱起熟睡的女儿,对孙武与小殇千谢万谢。

    “谢谢两位,小女这些天来日夕赶路,在大车里孤单寂寞,病厌厌的精神不振,已经有好多天没有像现在这样笑得那么开心了。”

    为了表示感谢,丹娘取出了几枚银币,要给孙武与小殇表示感谢,孙武当然不可能接受。

    “夫人的好意,我和妹妹心领了,我们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也不会用交朋友来赚钱的。”

    或许这个年纪能够抗拒银币诱惑的人不多,丹娘对孙武的拒绝显得很讶异,表情更是不好意思。

    “真是对不起,妾身看轻两位了,在此向你们表示歉意。谢谢你们肯当雯雯的朋友,她的朋友一向不多,虽然我们明天一早就要动身,今后可能再会无期,但我相信雯雯会一直记住你们的。”

    听起来,丹娘他们的行程好象很赶,孙武有些话本来不想多说,但是看这情形,他还是善尽一个为人之友的责任,把劝告提出。

    “丹娘夫人,如果你们真的要赶远路,我建议你们换一批保镳,这群人的素质不足以保护你们,既然你能出得起银币,应该可以雇用更优秀的护卫,两三个优质的强手,比几十个杂兵要管用多了。”

    孙武不知道请一个保镳是多少价码,但这些保镳的武功深浅,他却一目了然,以现在这么混乱的世道,要靠这几十个保镳走长路,恐怕没有几天就被人杀尽抢光了,况且这些人看来品行有瑕疵,也不是护送雯雯一家的好人选。

    假如不是身有要务,不能多惹事端,孙武还真想送他们一程,因为雯雯在游戏的过程中常常咳嗽,显然身体不好,万一路上有个什么危险,她的身体可承受不住。

    (嗯,这批人像是苦力多过保镳,素质根本不行,那要去哪里找一批新护卫呢?伤脑筋,这些事我哪知道啊!是不是去江湖帮派找呢?)

    普通人家不太可能有武学好手,而武学好手最多的地方,就是各大江湖帮派了,但要聘来作护卫的话,忠诚度与安全度就比武功素质更重要,最好是信得过的名门正派。

    一想到名门正派,孙武脑中灵光一闪,出现了一个极妙的主意。

    “对了,夫人,我和妹妹今天在市集上,见到同盟会的少主袁晨锋少侠,同盟会是行侠仗义的名门大派,你或许可以去那边聘到优质护卫喔。”

    虽然与袁晨锋短暂交手,但孙武对袁晨锋的为人评价颇高,更欣赏他为百姓仗义执言、斥责官兵的英姿,就大胆地提出建议,哪想到丹娘闻言脸色大变,打翻了手边的茶杯。

    “怎、怎么可能?我们的行踪这么隐密,少主他怎么这么快就追……”

    一句话脱口而出,丹娘察觉到失言,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孙武虽然不清楚事情究竟,却也明白情形不妙,连忙提出告辞,急急忙忙与小殇一起抽身离去。

    整件事情太过古怪,孙武拉着小殇走出客栈,头也不回地走出百多尺外,连香菱都不通知,直到客栈的影子完全看不到,这才放慢了脚步。这番动作看似莫名其妙,但素来与他默契极佳的小殇,却一早明白他的用意。

    “在万紫楼受过教训,现在知道杀人灭口四个字怎么写了吗?”

    “不要乱说啦,人家不一定是……”

    话才说出就住了口,孙武也知道自己说的全是谎话,因为在丹娘失手打翻茶杯的时候,从她的一些小动作,孙武很清楚地认了出来,这位贵妇人会武功,而且武功不弱,因为如果她的武功平常,自己一眼就能看穿,能够把自己瞒上一会儿才认出,肯定有相当水准以上。

    “那位夫人原来是为了避祸才赶路啊,真是想不到,从她的表情来看,他们一家所要躲避的对象,就是同盟会了吧?这可不妙啊,同盟会的少主已经追到这里来了,他们会不会有危险呢?”

    “镇定。你太会联想了,袁晨锋不见得是为了他们一家而来,你只是碰到了袁晨锋而已,不用联想到太多东西。”

    “但是……堂堂同盟会的少主到这里来,总不会只是碰巧,或是为了游山玩水吧?”

    “那可不一定,搞不好人家是专程来这边作军火买卖,又或者军武技术转移的。同盟会这样大的组织,追杀对象应该有专门人员,用不着少主亲自下来执行吧?”

    小殇所说的有其道理,孙武目前也无法回客栈,觉得雯雯一家被自己这样一吓,搞不好已经立刻动身上路,自己如果回去,撞到他们,要灭口的一方与自卫的一方打起来,自己倒是不怕,却担心会误到他们的逃命,所以只有在外头混久一点,再悄悄回去。

    这份忠厚得近乎蠢笨的体贴,会被大多数的人嘲笑,不过孙武却不在乎,他始终认为多为人着想不是坏事,况且雯雯给自己的感觉很好,就像一个自己想要很久的小妹妹,只要她能平平安安的,自己吃点小亏并不要紧。

    反倒是平时总会嘲弄自己的小殇,这次居然什么都没有说,跟着自己在外散步,实在是很不可思议。

    “啊,小殇……我们这么久不回去,香菱不晓得会不会担心?”

    “她需要担心吗?如果等不到我们,她可以出来找我们,顺便买买东西,又或是做做军火买卖、军武技术转移什么的。”

    “你最近是不是改造法宝改造得昏啦?这里又不是军火市场,哪可能一堆人在这里作军火买卖,转移军武技术?”

    由于一时之间不能回去,两人在市集上闲逛,口中说话之余,孙武心念一动,特别到贩卖交通工具的市集去逛逛。

    磁航浮板,是小殇的作品,能够飞空航行,但中土大地上没有其他的飞行交通工具吗?如果有,为何正在避祸逃难的雯雯母女不用飞行工具,却用普通的马车呢?这问题很让孙武好奇,为了要解除困惑,他利用这机会亲自一查。

    连跑了几家店铺,挨了不少白眼后,孙武明白了一件令他非常错愕的事。几名贩卖交通工具的老板,都说指出了同样的事实,当前中土大地的法宝水平,虽然能够造出飞行空中的大小舰艇,但却几乎都是空气船的飞行形式,而且大武王朝对于建造飞空舰艇的审核极严,基本上是不开放给民间制造与拥有的。

    “那……没有铁甲船舰吗?航行速度很快,又很坚固的那种。”

    “哈哈哈,你这小鬼真是傻得可爱,世上怎么会有那种东西?或许几百年后会有吧,但以现在的技术,一艘铁甲船舰几万吨重,这么重的东西怎么可能飞上天去?空气船轻是轻了,飞行速度比天上的云快一些,已经算是现在最快的几样东西之一了。”

    世上没有可以飞在天上的铁甲船舰吗?真的有,孙武就曾经亲眼看过,大武王朝特务组织的飞云舰,自天而降,袭击了梁山泊。

    (这么说,那是大武王朝的最高科技了?那我们真是了不起,居然一战就打垮了大武王朝最精锐的部队,梁山泊不愧是梁山泊,唉………我该为了这种事情而高兴吗?)

    说不清楚的善恶分野,让孙武的头又痛起来,不过接下来弄清楚的事,更让他讶异身边同伴的能耐。

    铁甲飞舰的技术,大武王朝已经掌握,但却不让民间知晓,用以维持皇室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威,在有需要的时候拿出作为王牌。因此空气船是民间所知道的最大飞行工具,其余也有一些飞空小艇、个人飞行器之类的法宝,但速度上都很有限。

    “这些飞行工具,有没有可能飞得像射箭一样快?”

    “要飞得像射箭一样快?哈哈哈,可以啊,让陆云樵亲自来开,大概就会比射箭还快。”

    换句话说,目前飞行法宝的制作技术,还无法在高速飞行上做到突破,如果要强行激增速度,就只有靠使用者强行输入能量,操爆法宝的效能。但是,其实不需要这样的,因为别说是老爹的那台重型哈雷,就算是小殇那辆轻轻巧巧的磁航浮板,也能在天上飙得风驰电掣,他们可都没有输功输得脸红气喘啊。

    “小殇,原来……原来你这么厉害啊!我都不知道你的制造技术超越现今水准这么多!”

    离开了店铺后,孙武悄声向身旁的同伴说话,心里却泛起一丝警兆,因为这件事一个处理不好,会惹来比自己身为通缉犯更严重的后果。大武王朝严禁一般百姓持用武器型法宝,完全以压倒性的法宝技术作为统治基础,想当然尔,不会允许民间出现法宝制造师。

    小殇才十二岁就成了法宝制造师,和其余年过四、五十岁才能臻至这等境界的制造师相比,她简直是天才中的天才,如果大武王朝知道有这号人物存在,肯定不惜一切要将她掌握在手中,要是掌握不到,以大武王朝的残暴手段,结果一定会……

    “嘿嘿,大概会把我抓到动物园去,关在铁笼里面,当作笼里猩猩一样,每天给我一根香蕉,然后发门票让人欣赏吧。”

    难得听见小殇用这么悲凉的语调自嘲,正在思考事情严重性的孙武吓了一跳,连忙出声安慰。

    “小殇,你别这么说,无论如何,我都会………哇哇哇哇哇!”

    转过头望向身边的小殇,她不知何时已换上一套毛茸茸的布娃娃装,通体黑色的绒毛,看上去就是一头黑猩猩,在嘴巴部分的位置开了一个大口,露出小殇的可爱脸蛋,正半眯着眼睛,以悠哉悠哉的表情,剥开手上的香蕉,一口接着一口慢慢吃下去。

    “你、你在干什么啊?”

    “预先适应未来的生活。”

    “要适应也不用这样啊!你不一定会被送到动物园去的,就算送去也不一定会被当作猩猩啊!不对,我应该问你这身猩猩装从哪来的……啊啊啊啊,为什么你总是作一些让人没法好好为你着想的事啦!还有,比起这些东西,我更在意那条香蕉,为什么这个季节你可以变出香蕉来啊?”

    猩猩装也好,香蕉也罢,自然都是法宝变化出来的,孙武不可能知道那是什么法宝,只有看着小殇吃完香蕉后,开始垂下手臂,摇摇摆摆地学着猩猩走路,甚至还越玩越高兴,抡起双拳敲捶胸口,发出不似一个十二岁女孩能吼出的雄壮巨啸,几乎把周围店铺的窗户都震出裂痕来。

    “吼~~~~~”

    看小殇玩得这么爽,孙武只有再次趴伏倒地的份,不过这一男一女仿佛唱着双簧似的表演,却让周围行经此地的路人们鼓掌叫好,以为这是临时加入的闹剧、幻术表演,在鼓掌之后纷纷掷出铜板,作为嘉奖,让孙武赚了一笔外快。

    “唉,这个世界赚钱真是容易,用脑赚钱比用拳头快多了……”

    当孙武捧着手里的一堆铜板,楞在当场说不出话来,已经换回平时装束的小殇拍拍他肩膀,像鼓励又像嘲弄似的说着。

    假如会在意小殇的恶劣玩笑,孙武就不会与她交往至今了。现在听小殇这么满不在乎的说话,孙武脑里的困惑只有一个,那就是小殇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或者只是故意装作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小殇一直对离开梁山泊兴趣缺缺,这次还是因为陪同自己,所以才离开梁山泊的。她之所以不愿意离开梁山泊的理由,是否就是因为知道大武王朝将有多么垂涎于她,所以才宁愿藏身在梁山泊,安安稳稳地过着平静日子?

    (所以,小殇是为了我,才跟着我出来冒险的?)

    察觉到这一点,孙武口中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却暗暗许下了愿望。

    (小殇,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人把你送到动物园去的。)

    这念头只是在心里想想,但身旁的同伴却似乎已有察觉,转过头来对孙武笑了笑,用正经却缓慢的语调,近乎叹息似的说话。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小武啊,小殇只有一个要求喔。”

    “是……是什么?你可别学大人一样要我在那时候杀了你,这种事情我绝对不做的。”

    “每一天……我至少要两根香蕉。”

    简单一句话,就让孙武手脚无力地跪跌下去。

    “………你、你这么快就已经适应环境啦……”

    如果每天都要承受这种精神冲击,孙武实在怀疑自己可能未满二十,就要早生白发,三十岁之前就一命呜呼了,不过,现在思考未来的麻烦还太早,尽快处理掉横亘于眼前的问题才是实际。

    “可惜,本来想说如果找到飞行工具,也许就可以帮到雯雯他们。”

    “小武很喜欢雯雯?”

    孙武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话,“不是你说的那种喜欢啦,可是……我一直就想要有个妹妹的,雯雯她很可爱啊,有这种妹妹……”

    “会让你觉得自己比较像个男人吗?”说话中的小殇一下子切换成天使面孔,纯洁无瑕地眨着她美丽的眼睛,“小武哥哥,小殇也……”

    “妳不必了!”一手覆盖在小殇的脸上,遮住她骗死人的表情,孙武叹气道:“一个会随便把哥哥的脸踩在脚底的妹妹,我要不起了。”

    两人正自说话,市集上的人群突然骚乱起来,好象是附近有个地方发生凶案,死了许多人,堪称是地方上难得一见的大血案。这消息才传出来,整个市集就为之震动,大批人群聚集起来,纷纷赶往事发现场看个究竟。

    “嘿,我们也去看看吧!”

    对这消息颇感兴趣,小殇拉拉孙武的衣袖,不过孙武却大力摇头。

    “又不是有人发烧猪肉,有什么好看的?那边死了很多人啊,你跑去那边看什么?还有啊,以前姊姊就常说,人多的地方不要去,那么多人聚在一起,一定会有很多不好的事情。”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个男人真啰唆,一点少年冒险心都没有。”

    “我不需要特别有冒险心啊。和你在一起,我生命的每一分钟都在大冒险,血腥杀戮、极度恐怖、生死交关,冒险活动该有的要素一样不少啊。”

    孙武不喜欢没事乱看热闹,但是一件事的发生,却使他改变了主意,当他听到凶案发生的所在,正是自己所住的那间客店时,强烈的不祥预感,让他立刻牵着小殇,以之前冲出客栈时十倍的速度,急急忙忙地赶奔回去——

    “快一点,客店可能出事了。”

    孙武抢在前头,带着小殇急急赶回客店,生怕雯雯一家遭到横祸,迟到片刻都会是毕生遗憾。

    不只是雯雯一家,同样住在客店里的香菱,也是孙武在意的人。香菱目前被万紫楼所通缉,要是被同盟会的高手碰到,说不定同盟会与万紫楼气同连枝,一并牵连到香菱,那就糟糕了。

    心急如焚,孙武的脚程已经尽可能地加快,一路上排开阻挡在前头的人们,抢在最前头,带着小殇狂赶急奔,好不容易客栈终于出现在眼前,却还是慢了一步。

    那么漂亮的一间客栈,前一秒看来还没有什么异常,后一秒却在轰隆爆响声中炸成一团巨大火焰。站在一定距离外的孙武,只觉得一股熊熊热浪扑面而来,连忙抢挡在小殇身前,护住她不受冲击热流伤害。

    “小殇,躲在我背后不要动!”

    迎面而来的冲击波之强,孙武瞬间险些稳不住身体,急忙凝运金钟劲,一脚重重踏下,破地陷入,这才把身体给稳住,在热流风暴中站稳身形。

    “唔。”

    炽烈热流中的高温空气,让孙武很不舒服,至于随着冲击波而来的碎石木屑,那些反倒不是问题,孙武甚至不用特别鼓劲运气,左臂在身前绕画一圈,已经将这些东西尽数拒于身外,幸好这时周围没有什么人,赶来这里围观的人群也尚未抵达,否则单是这样一轮爆炸,就会伤到许多无辜。

    首波的剧烈爆炸后,跟着还有几波小规模的震爆,但是对客栈之外的地方已经没有什么影响,孙武也才定睛看清眼前的景象,确认整间客栈已经被火舌给吞噬,以雯雯一家所住的院落为中心,大半建筑在首波爆炸中已经倒塌,跟着更被四窜的火焰给笼罩,看上去完全是一副地狱景象。

    “糟糕,里头的人怎么办?”

    孙武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内里人们的安危。先传出凶杀案的消息,跟着就发生大爆炸,这摆明就是先杀人后放火的老模式,十足十的江湖帮派手法,难道真是同盟会的好手到来,向雯雯一家发动攻击吗?香菱呢?她到哪里去了呢?

    “火烧得这么大,里头如果还有人幸存,一定会很危险,小殇,你先在这里呆一下,我进去里头看一看……拜托,我出来的时候,千万别让我看见这附近也变成火场地狱了。”

    没再多说一句话,孙武抢奔窜入眼前的火焰世界。虽然他也觉得如果这里是被同盟会杀人放火,以对方的专业程度来说,还有幸存者的机率微乎其微,但只要有这可能,自己就不能见死不救,毕竟自己与雯雯一家相识一场,更何况稚儿无辜,无论有什么事,也不该把责任算到孩子的身上。

    火场里头的情形处处惊险,被巨爆震垮的建筑随时有崩塌可能,顶上不住有砂土、砖块,甚至是粗大的梁柱落下,只要被那些烧得通红的东西给压住,自己马上也就成为一团火焰,等着被烧成焦黑。

    若是其他的武者,碰到这种情形必然手忙脚乱,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可是孙武并不是单单凭着一腔热血勇闯进来的,除了个人义勇,他还有相当的自信。

    金钟罩从第三关开始,对冰、火就逐渐提升抵抗力,至于眼前火场的这等高温,金钟罩第五关虽然足以应付,但却稍嫌吃力,可是孙武的练功底子远较寻常武僧来得扎实,在修练第五关的时候,除了日常的巨木撞击练习,还特别被送到村里烧陶的窑,逐步、逐日增温,进行耐温特训,是在土窑高温中将第五关圆功,破窑而出。

    土窑里的高温都可承受,相形之下,眼前这等小场面实在不算什么,而金钟第六关圆功后,孙武的力量更强,气息更为悠长,虽不能长时间维持第六关功力,但运使第五关却能撑得更久,只要眼明手快,稍微避开较大件的梁柱或坍塌墙壁,行走于这火场中犹如闲庭漫步一般。

    “还有人吗?有没有人听得见?”

    孙武在火场中快速奔走,为了怕有幸存者命悬一线,他冒着进一步引起坍塌的危险,把声音用真气远远传出,每一句叫唤都声若洪钟,响彻周遭的每一个角落。

    客栈里头没有看到什么尸体,这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因为以整间客栈的伙计与客人之多,火场内早就应该横尸遍地,现在跑了半天也没看到一具尸体,这点就非常怪异。

    不过,当孙武闯进火场中心,雯雯一家所住的那个院落,应该出现的尸体就横躺在他眼前。

    那处院落之内的情形极惨,除了各种烧焦的东西,就没看到半个活人,只有十几具逐步碳化的尸体。纵然那些已经是被烧得熟透的东西,孙武仍然认得出来,这些人都是不久前见过面的保镳,每个人身上的伤势不一,在大火发生前就已经丧命。

    (这些伤……好怪啊,除了刀剑割喉,尖枪穿腹,还有尸体是整个脑袋被打碎的,这是铜锤、钢棒一类重兵器才会有的伤。换句话说,是有一群人杀进这里,快速把这里的人歼灭杀光,嗯,果然是同盟会吗?)

    孙武没受过仵作训练,也不会验尸,能看出的东西少之又少,不过死者的身上伤口不多,看来战斗时间甚短,很可能是甫一照面就被人斩杀,换句话说,进来作案的凶手实力不弱,是以雷霆之势重手袭击,极短时间内就把这院落里的所有人给诛灭,有这等实力与组织性,敌人的身分呼之欲出了。

    (咦?有点奇怪……)

    奔走于高热火场当中,孙武点着尸体的数目,发现越来越多的死者,有些还是藏匿在桌下,照样被人一刀劈桌给杀了,但在众多的尸体之中,孙武发现了令他安心的事,就是里头没有一个小孩、没有一个女人,雯雯和她母亲显然不在其中。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东方云梦谭-第三集 第五章 天涯孤雏 四海飘零[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