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东方云梦谭-第三集 第七章 月黑风高 杀人放火[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三集 第七章 月黑风高 杀人放火

    只有主客两人的简单筵席上,袁晨锋先是为了上次的鲁莽,再次向孙武致歉,跟着就与他一同畅论江湖中的奇闻轶事。

    袁晨锋代替陆云樵打理同盟会事务已有数年,江湖阅历丰富,说出来的奇闻轶事五花八门,其中一些惊心动魄的江湖恩怨,让孙武听了完全说不出话来,但孙武偶尔回应几句,说到一些以前听自梁山泊村人的秘闻故事,却也让袁晨锋啧啧称奇。

    “对了,孙兄弟的金钟罩功力不凡,这个年纪就能练到第六关,如此进境真是百年奇才,就算是慈航静殿的高僧,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有此成就,但金钟罩第六关以上的秘笈从不外传,不晓得孙兄弟是追随哪位高僧习艺呢?”

    谈话当中,袁晨锋不免问到孙武的师承来历,还有来到此地的打算。这些问题孙武都含糊以对,因为他已经明白直接说自己何处,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在确定一些事情之前,他不想告诉任何人自己是从梁山泊出来的。

    因此,孙武只好说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很烂的谎言。

    “我……家师的名字叫做……叫做……和平老人,以前好象是在慈航静殿当过和尚的,我是从小跟着他学武,他不喜欢我提到他的样子,所以我也……还有这次来到这里,是因为师门丢了一件东西,所以要来这边找。”

    随口撒谎,孙武已经觉得这谎话漏洞百出,而袁晨锋眼中的揶揄意味,更让他知道对方压根不相信这些话,情急之下,脑中灵光一闪,记得胡伯伯以前好象是混过慈航静殿的,就用他的模样来描述这个虚拟师父。

    这个策略果然奏效,几个明显特征一说,袁晨锋的表情立刻有了变化,像是想起了什么,表情也从显著的忍笑,转变成将信将疑,最后点头说话。

    “原来如此,江湖之大,卧虎藏龙,脾气孤傲的奇人异士所在多有,孙兄弟的师父必是一位隐世的高人,避居不见俗人,那也不足为奇,难得的是孙兄弟自小居于乡野田间,竟然能练成这样一身了不起的武艺,假以时日,必然是江湖上光芒万丈的砥柱中流,慈航静殿能有这样杰出的俗家弟子,可喜可贺之至。”

    听袁晨锋这样说,孙武暗暗松了口气,晓得自己刚刚过了一关,胡伯伯以前混过和尚的旧身分,为自己提供了最佳掩护,否则袁晨锋公事公办起来,代慈航静殿追究起神功外传的问题,事情就很不妙了。

    (其实我也不算偷学金钟罩啊,第六关的秘笈我从没看过,是自己在云路天梯里头碰巧练成,这样子应该没有抵触慈航静殿的门规吧?)

    孙武脑中掠过这想法,但离开梁山泊至今,他已经充分体验有口说不清的感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更何况,慈航静殿虽然将金钟罩的第一到第五关开放流传,但却要授业学堂每年支付权利金,隔年才继续授权使用,梁山泊的学堂与外隔绝,书库中收藏的第一到第五关秘笈,也是村人默写整理而成,看来九成九是没付过权利金的盗版货,如果慈航静殿追究此事,那自己就不只是私练金钟第六关,而是从头到尾都在偷练慈航静殿的武技了。

    (事情居然这么严重,果、果然不该贪小便宜,当初如果用的是正版,现在就不会这么麻烦了……)

    孙武想着这些,突然看见一名同盟会武士进来,像是要对袁晨锋禀告什么,但袁晨锋为了表达对客人的尊重,让手下当着孙武的面把话说出。

    “少主,是官府那边的催促,要我们尽快把人给送过去。”

    简单的报告,孙武大致听懂了重要关节。同盟会在下午的行动中,虽然伏击失败,第二目标没有中伏,在客栈爆炸的时候逃逸而去,但之前却已成功擒获主要目标,而官府已经得讯,要求同盟会尽快将罪犯交给官府审判。

    “知道了,我稍后会作处理的。”

    让属下离开,袁晨锋对孙武道:“孙兄弟,你下午无端被牵扯进本会的攻击行动,我非常过意不去,承蒙你手下留情,让本会的弟兄得以生离火场,真是义勇兼备的行为,作为回报,我必须让你明白整件事的始末。”

    本来应该是同盟会的机密行动,但袁晨锋为了让孙武心无芥蒂,赫然将这项行动坦然相告。

    “今天下午,本会收到密报,一名挟物私逃的叛徒藏匿于此地,我恰好在本地办事,得讯之后就率同会中兄弟缉拿叛徒。”

    叛徒?如果没有弄错,袁晨锋口中的叛徒,应该就是雯雯母女了,雯雯这个年纪当然不可能是同盟会叛徒,那就是她的母亲丹娘了。但挟物私逃?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叛徒非常狡猾,自从窃取了朝廷委托本会运送的公物后,就用许多障眼法屡屡避过本会的追踪,她这次刻意雇了许多保镳与仆从,就是为了混淆本会的耳目,还有在面对缉拿的时候牺牲这些人来制造障碍。”

    “啊!这么毒辣?”

    丹娘的仪态端庄,看来就像是出身书香门第的贵妇人,孙武实在很难想象,这名夫人居然有这等用心。虽然说逃命的时候顾不了太多,但刻意雇用这些人来作牺牲,这份心思未免过于毒辣,让孙武难以接受。

    “这名叛徒盗走朝廷委托的公物,预备找买主出售,我们将这叛徒擒下后,得知对方预备在那客栈与她接头。那人是个武功极强的魔头,法宝浑天印尤其厉害,有鉴于此,我们便在客栈内设下埋伏,想要伏击那个魔头,想不到那人识破机关,在炸药爆开之前先一步离去,反而是孙兄弟你闯进了火场,本会弟兄以为你是魔头同党,这才对你出手,真是抱歉之至。”

    解释至此,整件事的所有关节终于厘清,想到自己在这件事里所扮演的角色,孙武登时说不出话来。

    袁晨锋给自己的感觉非常好,这番话说谎的可能性很小,如此看来,丹娘确实是罪有应得,自己很难在这上头做些什么,但无论如何,雯雯都是无辜的,她只是被母亲所犯的罪牵连而已,况且……

    无疑丹娘的情形是咎由自取,既然她做出盗宝私逃的叛逆行为,如今被同盟会给擒住,该怎么处置都是同盟会与官府的权利,但除了雯雯之外,那些被雇来当障眼法的老仆、婢女、保镳,也被牵扯进来,同盟会的作为未免太过辣手。

    “……就算是事出突然,但是连老弱妇孺都杀,这样能称得上是正道组织吗?”

    脑中想得出神,孙武不自觉地把心里话说出口,声音虽然很低,但身旁的袁晨锋却一字不漏地听见了。

    “孙兄弟,我很欣赏你,单纯凭着一股义勇,就勇闯火场救人,还连攻击你的敌人也一起救出,这等侠义心肠,就算是江湖上许多成名英雄都做不到,我之所以对你这么尊重,一半就是为了你的侠气。”

    袁晨锋道:“不过你刚才在火场中闯荡那么久,可有看到一具女尸?可有看到任何妇孺枉死其中?”

    “这……这倒是没有看到。”

    “没有看到是应该的,因为在我们控制了整个局面,要引爆客栈之前,已经先把所有的无辜仆役逐出,只杀了拼死顽抗的十余名保镳而已。战阵之上不伤妇孺,这是我恩师的教诲,袁某人从不敢片刻或忘,更不敢在缉拿叛徒的过程中妄杀一名无辜,至于损毁客店,除了金钱赔偿之外,同盟会会负责在原地上重建,绝对令东主满意。”

    当袁晨锋说得这般面面俱到,孙武除了叹气之外,又还能说什么?

    同盟会没有误伤无辜,那也应该没有与香菱发生冲突,换句话说,香菱应该混在客栈撤出的人里头,躲过了一场冲突,顺利的话,现在可能已经和小殇会合了。

    基于相识一场,孙武坦率地表示自己认识雯雯,希望袁晨锋能够帮助,放女孩一马。听到这要求的袁晨锋,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因为同盟会不能私设刑堂,所有审判工作都是移交朝廷,目前丹娘与雯雯都预备移交官衙,已不归同盟会的管辖,更不能说放就放。

    “但我向孙兄弟承诺一句,我绝不会让她们两人受到冤屈。”

    袁晨锋的保证,一诺千金,孙武自然没有理由不信,但他也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袁晨锋会对自己这般客气,总不会是没有理由的,经过考虑,索性就把这句话问出口了。

    “其实我想要的事情只有一样,那就是以孙兄弟这样的人才,如果愿意加入同盟会,那真是敝会之幸。”

    “啊?要我加入同盟会?”

    孙武的讶异表情,让袁晨锋不急着立刻要答案,先请孙武回房休息,明早再谈。

    事情似乎暂时告一段落,在孙武离开的时候,等候已久的同盟会武士全都抢进来,向少主报告工作进度,包括移交犯人,还有寻找失物等等,而在他们的谈话中,另一个大惊愕则在此时重重敲在孙武头上。

    朝廷委托同盟会运送至慈航静殿的重要物品,丹娘不惜叛出同盟会也要盗取的那样东西,孙武终于知道是什么了。

    佛血舍利!——

    当天深夜,城市似乎有些不太安宁,远处几个方向都传来鼓噪声,隐约有点火光,孙武问了同盟会的武士,碰了个小软钉子,对方表示说没什么特别,小事情他们自己会处理。

    没事可做的孙武,躺在柔软的床褥上,思绪起伏不定,久久难以入眠。

    佛血舍利被纳兰元蝶给带跑后,究竟是怎么转到同盟会手里,这件事委实透着古怪。不过,世事还真是变化无常,作梦都想不到,自己想破脑筋要追回的失物,竟然近在咫尺,要是早一步察觉到这点,现在可能已经拿回佛血舍利,开开心心地回家喝汤去了,现在却偏偏擦身而过,这真是一件让自己极度扼腕的事。

    雯雯和她母亲,现在正被关在这间客栈里吗?还是已经被移交到官衙了呢?大武王朝的官府黑得一塌糊涂,她们两个人被移交过去,真是令人担心,不过袁晨锋既然做出了保证,应该是可以信任的吧。

    香菱到哪里去了呢?万紫楼在追缉她,到处乱跑很危险啊。还有小殇又到哪里去了呢?没有自己一再牵制她,变成脱缰野马的小殇,根本不把无辜人命放在心上,到处乱跑也很危险啊!

    “不用担心,不用担心,小殇会照顾自己的。”

    平板的声音幽幽传来,让人难以寻找发声者的所在,但孙武有过上一次的经验,一听见小殇的声音,立刻从床上翻起,冲到门口,门一打开,便是见到小殇独自站在门口摇手。

    “小殇!”

    “小武哥哥!”

    天使般的可爱面容,小殇双手托着脸,对着少年猛眨眼睛,水汪汪的眼波,美得令人惊艳。

    “好久不见了,小武哥哥要来个久违的热情拥抱吗?”

    “……我确实是说过想要一个妹妹,不过……不是你这一型的。”

    心里着急,孙武没有时间闲谈,急着追问小殇失踪时间的去向,除此之外,这个地方是同盟会众人的落脚处,有着一定规模的警戒,小殇毫无征兆地潜入进来,如果等一下被人发现,说不定就会引起误会。

    “小武喜欢救火,一跑就不见,后来香菱姊姊先出来,我和她在一起越等越无聊,所以我们就先帮你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什么该做的事?”

    听见香菱已经与小殇会合,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但她们两个人失踪了这么长时间,究竟去做了什么,这点真是让孙武忧心不已。

    “首先,是救人!”

    这个答案让孙武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救人总是好事,自己冲进火场为的是救人,小殇和香菱如果也是为了救人而离开,那自己实在没有责怪她们的理由,但不知道她们去救了些什么人呢?

    “雯雯的保镳……那些本来应该在战斗中死光的人,有些人不愿意投降,在外头和同盟会的武士战斗,我们在他们被消灭之前,把人救出来了。”

    “啊?你是怎么救的?”

    孙武大吃一惊,因为自己在火场内的时候,场外可是有袁晨锋亲自坐镇,虽然他不可能负责指挥料理那些保镳杂兵,但同盟会武士的战力也非同一般,小殇和香菱要从他们手底下救人,等若直接碰上同盟会的高手,一场恶斗势必难免。

    小殇现在看来完好无缺,应该是没有在战斗中受伤,事实上孙武还比较担心那些同盟会的高手,如果没有提防,仓促间碰上小殇种种稀奇古怪的法宝,绝对会吃上大亏的。

    “没有发生战斗,小殇新开发出的法宝,如意金刚圈,超级穿墙工具,带着那些被困在火场另一头的人穿墙走了。”

    “火场另一头?那我冲进客栈的时候,你怎么不给我这金刚圈?我就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

    “只撂下一句话就跑掉的笨蛋,活该被火烤。”

    “………你一定是为了和我赌气,所以才故意跑去火场救人的。”

    但无论动机是什么,能救到人就好,孙武虽然认同了同盟会的霹雳手段,但却并不乐意多见死伤,特别是那些受雇而来的保镳都有过一面之缘,如果他们能保住一命,自己也着实为他们高兴。

    “小殇,你这次真是做得太棒了,不管你是为了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要用力地夸奖你喔。”

    “小武难得向小殇说谢谢耶,这样的话,我为你做的其他工作,你要更谢谢我了。”

    “哦,你还做了什么其他工作?”

    “劫狱救人之前的准备工作。”

    “啊!”

    少年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才想了起来,小殇还不知道事情的最新发展,丹娘私自盗出佛血舍利,成为同盟会的叛徒,同盟会缉拿她再交给官府,道理上完全说得过去,可以说是罪有应得,如果自己干出劫狱的行为,这反而是干坏事了。

    而且现在真正要紧的,并不是劫狱救人,是设法取回佛血舍利,虽然劫狱抢东西也是一个方法,但考虑到同盟会和官府的势力之强,这件事最好从长计议。

    还好,目前是准备工作,既然只是准备,现在喊停就应该还来得及。

    “小殇,小殇啊,其实呢……我刚刚才知道,丹娘夫人是因为偷了同盟会的东西,所以才被追缉,并不是受到帮派迫害,我们要帮她有很多种方法,但不能用劫狱救人这种违法手段啊。”

    “准备工作都做了,现在才反悔,旁边的人会很难办事。”

    “对不起啦,但祇是准备工作而已嘛,现在喊停还来得及的,就当我欠小殇一个大大的人情吧。对了,你的准备工作是什么?”

    “………刺杀陆云樵的弟子。”

    “你说什么!”

    这次可不是单单吓一跳,孙武的头发几乎被震惊得根根直立,仿佛整个灵魂化作一道白烟飘出体外,耳边尽是回响着“完蛋了、完蛋了”的声音,而小殇对这些恍若未见,自顾自地把话说下去。

    “这里的防守很严密,而且我们不知道她们母女被囚禁的详细位置,需要时间慢慢找,最好的方法,就是制造大骚动。袁晨锋是同盟会在这里最强的高手,刺杀他可以把他绊住,还顺便制造骚动,让其他人不会留意到我们,可以趁机搜索劫狱……所以刺杀袁晨锋,就是劫狱行动的第一步,也就是准备工作。”

    “袁兄的武功很厉害,我和他交过手的,你要用什么方法去刺杀啊?不对,我问这个干什么?我应该问的东西是……”

    “走投无路的复仇死士!逃脱同盟会狠辣毒手的保镳们,燃起了熊熊的悲愤怒火,为了向付钱的雇主尽责任,让正义公理得以伸张,他们相约今晚用如意金刚圈穿越墙壁,袭击同盟会鹰犬的落脚客栈。”

    “如意金刚圈……是你替他们开的门啰?”

    “NONONONO,是两个身分不明的蒙面神秘人,因为被这群保镳义士的勇气给打动,所以帮他们开墙引路,还资助了他们武器,除此之外,蒙面神秘人还兼顾到同伴的喜好……”

    小殇的说话被孙武打断,有一个难以索解的问题,他无论如何都想弄清楚。

    “等等,我有个大问题,那些保镳看来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现在丹娘夫人已经被抓了,他们如果要救人,就要硬碰上同盟会这样的大组织,这些地痞流氓真有这么讲义气吗?我是说,就算为了钱,他们都不见得有这种勇气,现在就为了义气,这未免太……”

    “义气是出来跑江湖的第一守则,不讲义气的人,都已经被那两个蒙面神秘人当场消灭了。”

    最后一丝指望也告熄灭,近乎万念俱灰的少年,再次手脚无力,五体趴投在地。

    “原、原来除了义气,还有威逼啊,你真是巨阳武神的好传人……”

    浑浑噩噩了一会儿,孙武忽然惊醒,想到自己与小殇在这说话浪费时间,根本毫无意义,这种时候就应该立刻冲去找袁晨锋,把话说清楚,不但可以省掉一场冲突,还可以救那些保镳一命,不然凭这些地痞流氓的实力硬撼同盟会高手,后果就像是冲出去的敢死队一样,十死不生。

    “轰隆!”

    一声剧烈爆响从不远处传来,连同炽烈火光一起烧向天空,瞬间人马骚乱,火影烛天,宁静的夜色一下子就变成杀戮战场。

    “小武,你不是救火救得很开心吗?”同伴的手再次拍上了肩头,传过来的,是不可承受之重,“考虑到你的喜好,这次的火比早上更大,你可以慢慢救到爽了。”——

    当孙武跑出房门,外头的世界已经变成一片火海,到处都是刀枪剑戟的碰撞之声,厮杀极为激烈。

    与袁晨锋随行而来的同盟会好手,素质都相当不错,内中不乏两大圣宗的弟子,实力精强,携来的武装法宝也极为犀利,所以才能以闪电攻势迅速擒拿叛徒。然而,这样的优势现在却遇到了挑战。

    杀进来奇袭的保镳,身上也装配着法宝,看来都是光剑光刀一类的东西,以法宝等级来说没有多优秀,只能说是最起码的武装,但这些三流素质的保镳挥起刀剑来却异常厉害,横斩直削,居然把同盟会的武士逼得节节败退,一时之间倒还占了上风。

    这是绝对不合情理的事。论装备,同盟会的武士也持用法宝,性质只会更为优异﹔比实力,只学过一些粗浅拳脚功夫的保镳们,怎样也不能和同盟会武士相提并论,照正常道理,保镳应该甫一照面就被杀得大败,没可能缔造出现在这等成绩。

    但事实摆在眼前,那些狂啸着扑杀过来的保镳,跑跳之间,似猿猴般纵跃如飞,动作轻快得不可思议,前一秒还在右侧三尺外,后一秒已经跳到敌人正上方,凌厉光刀当头斩下,同盟会武士举剑招架,可是保镳的刀光闪电回转,速度陡然再增快一倍,竟是绕开招架范围,由死角再次进攻。

    无比敏捷的反应与神速,完全不像是与高手作战,反而像是遇上了某种野生猛兽。诡异的战斗,同盟会武士们被杀得汗流浃背,应付维艰,在火头四起的乱局中给彻底压在下风。

    这种野兽般的敏捷动作,孙武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之前小殇为了替自己改良金钟罩战斗速度迟缓的缺点,开发出一双叫做“藕丝步云履”的法宝鞋,穿上后不但提升脚下速度,还连带影响全身的反应动作,但那只是理论上应该达成的效果,实际试验时自己所有肢体动作增快百倍,反而无法控制,差点酿成巨祸。

    在那之后,就不曾看小殇再进行那方面的试验,可是现在一看保镳的动作,孙武马上就联想起来。仔细看看,保镳的鞋子并无异样,但脚踝上却套了一个古怪的金属圈,显然就是小殇所开发的新法宝。

    但法宝的使用,很讲究使用者与法宝之间的配合,如果使用者本身的能力不足,纵然持有超级法宝,也发挥不出应有威力,现在保镳的情形,何止是把这些法宝使用得淋漓尽致,甚至可以说是使用出超乎应有的威力。与常理不合的情形,让孙武有了某种联想。

    (是有极少数的特殊例子,某些异常体质能够加倍引出法宝的威力,成为使用法宝的天才,甚至是法宝制造师,但这些人总不可能个个都是,该不会……)

    孙武正自纳闷,眼前所上演的一幕,让他百分百地肯定下来。一名保镳挥舞着手中光刀,迎向同盟会武士所重斩下来的光斧,照正常状况来说,光刀会因为承受不了巨大能量冲击而炸碎,碎刀斩下的光斧会将敌人轻易斩为两截,但实际上演的情形却非如此,光刀迎刃而上,粗重威猛的光斧在对撼中冒出火花,跟着整柄光斧就爆炸粉碎,劈斩过来的光刀顺势突入,将同盟会武士的首级刺穿,高温之下,一滴鲜血都没有流出。

    要凭靠光刀碎裂光斧,以小赢大,那需要的能量极其强大,像孙武就曾以金钟第六关功力,徒手硬撼光斧,将之迫爆炸碎。不过这些三流保镳,哪可能会有这么强的力量?

    “小殇,你该不会……”

    “破坏一个东西,比装上去容易多了。”

    小殇所透露的讯息,正是孙武所想的东西。法宝运作所需的能量,是汲取持有人的精气与力量,但如果吸收太过,就会造成危险的反噬作用,所以为了能平稳使用法宝战斗,通常法宝中都藏有安全装置,在限制法宝效能的同时,也减轻对持用者的身体负担,不至于发生将使用者吸至血枯身亡的惨状。

    假如解开安全装置,法宝效能会因此大幅度提升,在所能负荷的范围内,竭力吸取使用者的精气,再充分转化为战斗力,所呈现出的威力固然惊人,但竭泽而渔的后果却也是极为严重。

    太平军国后期,由于法宝的供应源头一夕间断绝,战局渐趋不利,太平军将领为求胜仗,就秘密下令破坏出战部队的法宝安全锁,将士兵当作用过即丢的道具,以士兵生命换取胜利……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东方云梦谭-第三集 第七章 月黑风高 杀人放火[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