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蟋蟀(上)-吸血姬美夕小说[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奥林巴斯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蟋蟀(上)-吸血姬美夕小说

当时间到达傍晚六点的时候,木下裕美子有点坐立不安了。

‘糟了,爸爸很快就会回来了。’

‘是不是我在这里很不方便?’美夕问道。

美夕是不久前转学到裕美子班上的,今天应邀到她家拜访。

‘不,不,不关你的事。’

裕美子慌忙的否认。

‘其实是今天发了成绩单,我怕爸爸看到了我的成绩后会生气。。。。’

 听到裕美子的解释,美夕‘噗哧’一声笑了:‘你的成绩不是一向都很好的吗?’

‘我爸爸要求很严,特别是妈妈不在了以后,他对我的要求是格外严格。’

裕美子叹了口气,

‘其实我挺羡慕你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的。’ ‘你不必在意。’

美夕微笑着说道。‘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所以,我没事。’

‘那是指你的男朋友?’

‘不,或许比男朋友更深一层吧。’

‘美夕你真是坚强,对很多事情都能坦然处之。’

看着平静回答的美夕,裕美子不禁有点呆然。

‘可我说的都是事实阿。’美夕平静的回答。

 裕美子心想,美夕真的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女孩,虽说把长发在头的左边盘成发髻,用红色丝带扎牢的发型很可爱,而且长相也是那么天真淳朴。

还总是脸带微笑,但总让人感觉她身上隐藏着某些神秘的东西。

对这个说起话来像个小大人,感觉不到她只是个初中生的可爱女孩来说,

那个‘很重要的人’到底是谁呢?

 提着什么东西走进来的保姆打断了裕美子的思绪:‘小姐,刚刚斋藤来过,并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真的?’裕美子的脸一下子变的明朗起来。

 保姆又问道:‘要我帮小姐保管起来吗?’

‘不用。我要亲手把它交给爸爸。’

显得很高兴的裕美子从保姆手里接过来的是一个用黑布盖着的像笼子一样的东西。

‘看到这个后,爸爸肯定会忘记考试成绩的事情。’

‘那是什么东西?’美夕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

‘蟋蟀。笼子里面装着蟋蟀。’

‘蟋蟀……’

‘是啊,这是爸爸的嗜好。怎么说呢,这一带的人很流行玩这个,别看他小,价格可不菲呢!’

 这一带属于高级住宅区,居住者以公司经理级以上的上层人物居多。而裕美子的爸爸就是一间不动产公司的总经理。

‘可是要养好一只品质优良的蟋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们向名叫斋藤的人购买。斋藤是开昆虫店的,只有在他那里才能买到叫声清脆悦耳的蟋蟀。’

裕美子继续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子……’美夕凝视着那个蟋蟀笼子继续问:‘为什么要用布盖着它呢?’

‘因为要是见光的话它会叫个不停的。’

‘好想听听啊。’美夕的表情变得有点狡桀。

 裕美子慌忙摆手:‘不行不行!随便打开的话爸爸知道了会生气的。’

‘真的那么宝贝吗?’

‘唔。老实说,我感觉爸爸对这个比对我更重视。’

‘你感到委屈?’

‘嗯……一点点吧。不过今天它倒是来得正好!’

‘可是……’美夕继续盯着龙之看。

‘啊!’裕美子突然像小狗一样竖起耳朵,站起身向玄关跑去,‘是爸爸!爸爸回来了!’

 裕美子的爸爸一边把大衣递给保姆一边和女儿打招呼。

裕美子把美夕介绍给爸爸后,立刻把蟋蟀笼子递给他。

‘爸爸,这是斋藤送来的新蟋蟀哦!’

‘是吗?我期待了很久呢。’

 望着笑颜逐开地提着笼子向里面走去,仿佛将自己忘掉了的爸爸,裕美子的心里顿时涌起了一丝凄寂的感觉。

默默返回自己房间的裕美子发现美夕正在准备着要离开,连忙挽留:‘咦?美夕,你要走了吗?吃完晚饭再走吧。’

‘可以吗?’

‘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这里过夜。我很想听你说一下关于你的‘很重要的人’的事情呢。’

‘霍霍霍’在她们说话的时候,从裕美子爸爸的房间传来了蟋蟀的叫声。

 ‘啊,爸爸在听蟋蟀叫了,这次这只叫的特别的响呢!’

‘是啊,不过你不觉得这蟋蟀叫的太响了吗?’

 对美夕说得这句话,裕美子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大问号。

她疑惑的看向美夕,感觉她的眼睛好像在闪烁着金色的光辉。

或许是美夕的眼睛反射了从窗口照进来的夕阳光吧?

裕美子无意识的想着并回答美夕道:‘这肯定是一只特别有元气的家伙。’真是这样子就好了。’

‘什么意思?’正当裕美子问美夕的时候,从里面传来了保姆的惊叫声。‘嗯?怎么回事?’裕美子站起来向爸爸的房间跑过去。

 保姆瘫坐在书房门口的地板上,用颤抖的手指向里面:‘木下……木下先生他……’

 裕美子的爸爸倒在了书房的地板上,旁边横放着蟋蟀笼子。

‘爸爸!爸爸!’裕美子大叫着冲了过去。

可是脸上凝固着惊恐表情的爸爸动也不动。

‘爸爸,你怎么了?’

裕美子拼命的摇晃爸爸的身体,然而那具躯体还是慢慢的变冷了。

爸爸已经去到另一个世界了。

‘爸爸,不要!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会……’裕美子抱着爸爸已经冰冷的身躯,无助的痛苦起来,而站在旁边的美夕自言自语的说着:‘蟋蟀也死了……’一只个头特别大的蟋蟀也一动不动的躺在笼子里。

  裕美子爸爸的尸体经过法医解剖后,判定死因是本人因受到巨大的刺激而引发心脏梗塞导致死亡的。

警察问裕美子发生这件事前有没有什么预兆,她只是摇头。

爸爸是个健康的人,心理承受能力也很强,很难想象有什么刺激能使他的心脏停止跳动。

 幸亏裕美子的伯父帮助神情恍惚的她打点了丧礼中的一切。

身为丧主的裕美子站在祭坛前,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机械的向前来吊唁的人鞠躬致谢。

虽说爸爸对自己向来很严格,但毕竟是自己唯一最亲的人啊。

 客人中有人在窃窃私语一些关于裕美子爸爸的坏话,即使很不愿意听到,最终还是像针般刺进了裕美子的耳朵里。

‘肯定是生前做的缺德事多了才会遭报应的。’

‘听说他和金田勾结在一起,关系非常密切,有可能……’

‘不要乱说话,假如被牵扯进他们中间恐怕连小命都保不住了。’

 裕美子紧紧的咬住了下唇。

 ‘小姐……’当裕美子回过神时,金田先生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衣着整齐庄重的金田是这一代的大哥,正如客人们所传言的那样,裕美子的爸爸也敬他三分。

‘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太不幸了啊。’

金田的脸上仿佛浮现着一丝笑容,或许裕美子父亲的死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爸爸在临终时听到的是蟋蟀的叫声。’

‘是吗?那至少可以给他少许的慰籍哦。’金田回应道。

 ‘是啊,爸爸他生前是非常喜欢蟋蟀的……不过那是金田先生您发起的蟋蟀热呢。’裕美子样子坚强的回答,眼睛紧盯着金田。

‘难道你觉得我和你父亲的死有关?不要说一些毫无根据的话让我难堪。’

金田仍旧像往常一样,神情冷漠的平静对应。而裕美子的眼泪却好像要夺眶而出了。

她不禁又想起了爸爸临终时那惊恐的表情,那究竟是……

‘你有什么事的话不论什么时候都可以找我商量。’

金田微笑着说道,然后步向祭坛。

接着后面的吊唁者跟着上来。

 告别仪式结束后,裕美子步履瞒跚地走进了寺院后面的树林中。

偌大的寺院里只有窄窄的道路被悬挂在旁边的灯笼照的隐隐约约,其他地方则是漆黑一片,连平时吵耳的昆虫叫声不知为何现在也听不见了,只有绿色植物的味道在空气中流淌着。

 踏着杂草往前走,不久就见到了一大条断木,裕美子无力的坐了上去,捂着脸悲泣:‘爸爸……您怎么忍心丢下我一个人……’泪流满面的裕美子开始失声痛哭起来。

就在这时候,有人轻拍她的肩膀。裕美子转过头来,看见美夕站在那里,身着白色和服,腰系红色锻带的美夕微微的笑着,从裙摆下露出的赤脚格外地醒目,而且——她的眼睛是金色的。

‘美夕?’裕美子有点惊讶地看着她。

‘你真的那么伤心吗?’美夕显得有些不解的问道。

‘有人……说爸爸的坏话,可是我根本无法反驳,只能无奈的听着……爸爸那个人……的确是有可能为了金钱而不择手段,可是……可是在这个世界上……爸爸是我相依为命的唯一的亲人!我该怎么办才好啊?我真的不想再活下去了……’

裕美子再次泪如泉涌。

 美夕跪在了杂草上,雪白的双臂搂住了裕美子的脖子。

‘你想到爸爸那儿去吗?’美夕在裕美子的耳边低语,‘我可以带你去哦,去到一个没有烦恼的世界。

这样一来,你又可以和爸爸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再也没有谁说你们的坏话了——永远的。’说完,美夕捂嘴偷笑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死吗?’裕美子呆呆的问道。

‘不,我只是想给予你永远的幸福而已,不过,我要你的血。’

美夕微笑着说道,虽然她所说的话很恐怖,但她的微笑充满着亲切,裕美子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恐怖。

‘我会把任何东西给你,所以你带我走吧。’

 美夕轻轻的靠近了裕美子,把嘴唇凑到她的脖子上。

一股寒气穿透裕美子的身体,她不禁‘啊’的呻吟了一声,缓缓的比上了眼睛,脑海里浮现出了爸爸微笑着的脸,他正伸出双手在召唤着裕美子……

‘哎,拉法。’美夕坐在断木上,双脚晃悠着说着——裕美子已经不在了,在美夕的身后站着一个高大的人影,一件披风从头披到脚,只有一张怪异的面具浮现在深夜的空气中。

‘在这里再呆一会吧。’

‘你终于发现迷失的神魔了呢。’柔美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面具后面传出,回应着美夕的话。

‘不,只是我的心灵感应罢了,还得继续努力。’

‘是不是又出人命了?’

 对拉法的话,美夕发出一声轻笑:‘或许吧,不过怎样都无所谓了。’

 不知什么时候,美夕已经把身子靠在了拉法的身上,就好像相依相偎的恋人一样。

‘好可怜的裕美子,不过……她真好吃。’美夕再次偷笑起来。

关键词:美夕

作者:miyu

《蟋蟀(上)-吸血姬美夕小说[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