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四季无忧》第二章 幸福的糖葫芦,劫匪帅哥的求婚?[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二章 幸福的糖葫芦,劫匪帅哥的求婚?

    下午六点三十分的时候,1914房间的门铃响了起来。悦耳清脆的丁冬声叫醒了尚在床上补眠的阎君。当时他正在做一个关于结婚的梦,新娘是谁根本看不清楚,大概就是那些被介绍给他的其中某一个吧,司仪正在怂恿他亲女方,乐队击鼓敲铃伴奏。

    神志稍微清醒点后,他直觉地以为是上夜班的人,就随手按下了“请勿打扰”的灯打算继续睡。接下来门铃是不响了,对方改为砸门,并且砸得震天动地:“阎君!阎君!快点啊,篝火晚会7点就开始了!”

    篝火晚会这词很熟悉,他睁开左眼的眼皮,习惯性地去床头摸那副老旧的眼镜,结果摸索到墨镜戴上,发现天一下子黑了下来,疑惑一下后取掉,从床上爬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家里的床上。

    他离家了?

    阎君先是皱着眉头想起这一点,然后得意地翘起嘴角笑了笑。

    他可以为所欲为了!

    不过他找不到可以避体的东西,穿衣服的话又太慢了,他担心门外那个女孩会把门敲坏。这可不行,这饭店是他们家的,阎君再恨他家人,也不能沦落到当个败家子呀。

    他扯了床单围在腰上,扒拉着头发去开门。

    “嗨……”

    林零零差点一拳砸到阎君的胸膛上,不过她真后悔在半空中反应过来停住了,要是那一拳真的砸了下去,那该有多爽啊!

    “你在睡觉?”

    走进他的房间,林零零打量着凌乱的床铺,意外地发现他的床是KINGSIZE的大床,和自己的一样。

    “是啊……”阎君拿起衣服往洗手间走,“冰箱里有零食,你随便吃。”

    “不太好吧!这种五星级酒店冰箱里的东西都是超贵的。”

    阎君走到一半回过头,一向通吃酒店冰箱和厨房的他有点好笑,“没关系,你都可以吃——除了酒,要是喝醉了你就没办法工作了。”

    “我才不会喝呢——我建议你不要吃酒店里的东西,还不如去下一条街的便利店买,反正都差不多。”

    阎君把床单扔在洗手间的门口,想必是在里面穿衣服。林零零蹑手蹑脚走到门前,从门缝里往里张望。

    什么也看不清楚,扫兴啊!

    阎君对着化妆镜戴隐形镜片,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样东西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话,那差不多就是隐形眼镜了,他由衷感谢那个发明眼镜的人,让他活到了今天。

    他的门一开,林零零光速般逃到了外面,反正地毯是又厚又软,死命跳也没声音。

    “我好了,走吧。”

    “……”

    林零零愣住了,阎君也愣住了。

    下午,他们两个眼中的对方都是模糊的,一个戴着墨镜和鸭舌帽让人没法看,一个因为视力不清只能将人认出性别。

    不过在林零零眼里,阎君就算只露小半个脸就足够帅得让拖拉机翻到沟田里;在阎君眼里,就算只知道对方的性别也足够他相信她是个好相处又可爱的女生。

    现在他们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对方平时的一面,林零零想的是,天啊,他还真是个足以让天地失色、女人疯狂的劫匪啊!

    阎君想的是,地啊,这还真是个可爱到足以让任何她主动搭讪的男人觉得自己走了桃花运的女孩啊!

    林零零想,这样的男人,根本不用去抢银行,只要喜欢他的女人每个给他一百块钱,加起来一定比他抢两家银行还要多。

    难道是为情堕落?

    阎君暗自叹息,这样的女孩,就算不工作,一定有很多男人抢着养;就算知道她只是贪图自己的钱财,一定也会趋之若骛吧!因为我现在就很想把她养起来……

    难道我动心了?

    两个人都为自己的结论兴奋不已。

    篝火晚会,又分大篝火,小篝火。大篝火在海滩上最为醒目,几公里的海岸线,不管走多远都能看见,火光高达二三十米;小篝火则是每一堆客人之间用来照明和烧烤之用的,星罗棋布地错开分布在海滩上。

    篝火晚会由旅行社和酒店共同主办,奖品和节目皆由酒店提供,客人自发表演的,可以获得意外惊喜。

    “喂,我告诉你一个秘诀,按理说不能透露的,但是我照顾你啦。”林零零喝了几杯鸡尾酒,爬到阎君身边,贴着他耳朵说,“最后的压轴戏是猜谜,奖品会是一晚上的总统套房,我知道题目的答案噢!”

    “这么巧?我也知道!”阎君也喝了一些酒……

    “你也知道?”

    “是啊,那题目是我设计的。”

    “哈哈哈哈你真逗……”林零零笑滚在沙滩上。

    “不骗你。”阎君正色道。

    林零零不说话,伸出三个手指头:“这是几?”

    “三,小姐,别玩这么幼稚的游戏。”

    “啊?这不是四吗?”

    “……我看你才喝多了。”

    “我明明伸的是四个手指头呀……”林零零数着说。

    “喂喂喂,第四根是我的手指。”

    林零零一把抛开,“我说怎么凭空里粗了一圈,还长了一截呢……”

    “承认喝多了吧,来来来,回酒店去。”

    “慢着!”林零零伸手阻止他,“你不要,我要!你给我答题去。”

    “要什么呀?”

    “总、统、套、房!”

    “不就是总统套房吗?给你一间就是了。”

    “我不要灰不溜球的,我要红色的那间!”

    “红色就红色呗。”

    阎君拖着人要走,林零零又赖在地上,“等等,我,我在工作呢……我是导游,不像你是来度假的。”

    阎君揪着林零零小巧的鼻子,“谁说我是来度假的?我也是来工作的。”

    “啊?你要抢劫酒店?”

    “什么抢酒店,我是神秘顾客,神秘顾客,你懂吗?”

    “神秘顾客……”林零零转了转眼珠,“神秘顾客可以住总统套房吗?”

    “干什么都可以。”

    “那我要当神秘顾客!”

    阎君笑了起来,“可以啊,从现在起你就是这家酒店的神秘顾客了,现在跟我回去睡觉吧。”

    林零零举起手臂,大声地说:“我是神秘顾客!我要住总统套房!我要住红色的那间总统套房!谁敢反对?!”

    她周围的人诧异地转过头来看着她。

    “看什么看?我是神秘顾客!”

    林零零一心记着“神秘顾客干什么都可以”的信条,一路嚷嚷着回了四季。沿途N多路人侧目,她全然不觉。

    之后,进电梯,上顶楼,当阎君打开门,一个朱红色的大套间赫然印入眼帘,“哇————”林零零像英勇就义那样扑倒在红色的大床上面,摩挲着枕头发出一声伟大的嚎叫,“红色的总统套房啊!我幸福得可以去死了!”然后就头一歪,睡着了。

    “我居然在这么豪华的房间里面睡死过去了——为什么我这个人会这么倒霉,这么衰啊——暴殄天物啊——”

    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梦寐以求的红色套房里,忽然想起来昨晚那个游戏。阎君一定是答出了答案之后把她送进来的。本来打定主意一旦有机会住进这样的套房,绝对要通宵不合眼地享受每一份美色,可现在……

    “我果然是个白痴。”

    林零零无精打采地下了床,走进洗漱间,梳洗完毕穿上昨天的衣服。

    趁着还有几分钟,赶紧把这漂亮的房间永远印在记忆深处——空气也要多吸两口!

    她拉开落地窗帘,“哇啊……好高!”

    “这样的房间,我就算不吃不喝存一年的钱,来这里住他一个月,也是值得的!每样东西都是精品啊!”

    上等的茶叶,艺术品似的烟灰缸,床上任何东西无不是高级丝绸,就连地毯都像是可以拿去拍卖的货色,这果然是总、统、套、房!

    林零零激动地拿起那个烟灰缸想要往地上砸。

    可是手举起来又小心地放下了。

    “我实在是太兴奋了,实在是太想破坏东西了。”

    她这样的心情,恐怕以后不幸吸了白粉,出现美好幻觉也就等于是重温这一幕了。

    林零零正在留恋中,门铃响起,伴随的是一个悦耳得犹如黄金撞击翡翠的声音:“您好,您的早餐。”

    “哦哦哦哦哦,来了!”

    她迅速冲向门口,服务生推着餐车进入,先向她迷人地笑了一下,然后把精致的餐盘一样样放在桌子上。

    “这,这是给我的吗?我没叫啊……”

    林零零担心她吃的是一碟碟钞票,而且是从她的钱袋里扒出来的。

    服务生迷人地又一笑,“总统套房的免费服务里,有附加早餐的。”

    “哦……”既然是免费的,那不吃白不吃。

    林零零揭开各大黄金锅盖,发现都是些平时没见过也叫不出名字来的玩意,随意吃了一口,眼角的目光打量到服务生还没走,而是用一种期待的眼神注视着她。

    “您觉得味道如何?”

    “不错啊,这是什么?”

    “这个是冰糖炖燕窝……”

    林零零险些喷出来,五星级酒店里的冰糖炖燕窝!五星级酒店里的冰糖炖燕窝!

    那得多少银子啊……

    估计燕子要是知道自己的窝这么值钱,肯定在筑巢的时候特别的小心。

    她颤抖地停下勺子,她的喉咙比较适应廉价的食物,这一口燕窝卡在食道里,食管正在犹豫放行不放行这位贵客。

    “您不喜欢?那试试这个。”

    服务生紧张地把另一道小盅往前推了推。

    “这,这又是什么?”

    “是鱼翅,本来打算先让您用来漱口——怪我没提醒,对不起。”

    林零零瞳孔顿时放大数倍,她以为牛奶洗澡鱼翅漱口的神话只有在腐败贵族中间出现。她真的活在二十一世纪吗?

    “……对不起,你们供应油条豆浆吗?或者稀饭小菜也可以,萝卜干就行了……”

    她无地自容地说,这和吃黄金有什么区别,她的喉咙管小,咽不下去。

    服务生愣了好一会,忽然反应过来,点着头说:“好的,我知道了,请您稍等一小会!”

    他推着餐车火烧屁股似的冲了出去,餐车撞在墙壁上,发出翡翠撞击黄金般悦耳的声音。

    服务生走了不久,另一个人踏入红色套房。

    “早安,睡得好吗?”

    阎君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走了进来。他和昨天不同,夹克鸭舌帽换成了亚曼尼休闲装,要不是亲眼所见,林零零还真看不出来他是个抢匪。

    “恐怕不好……”

    本来睡得很爽,可是奢侈得过分了。

    “不好?哪里不好?”阎君很仔细地问。

    林零零梦呓般回答:“……太豪华了,太奢侈了……简直就像睡在一堆钞票上,硬邦邦的。”

    阎君爽朗地笑起来,“原来是不习惯啊。”

    “还有这些早餐,我的妈。成年累月地吃这个,估计不是高血压就是脂肪肝。”

    “不喜欢吃?那你喜欢吃什么?”

    阎君拖了把凳子,坐在桌子边,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感觉味道还不错,点点头。

    “豆腐脑……小笼包……”林零零无比汗颜地说。

    “嗯,小笼包很不错,但是不晓得这里哪有卖正宗的。”

    “我知道一家,咱们下午去。”

    “你不要带团吗?”

    “带啊,但有自由活动时间。”

    阎君放下碗,忽然说:“啊,我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你要带我去,报答我让你住了一晚上红色套房。”

    林零零扑到他身上去吼叫着说:“我早就说过免费带你玩了!”

    #@@$@#%@$#

    林零零再次出现在大厅里时,她的旅行团吵吵闹闹的,为新的行程兴奋不已。阎君跟在她旁边,若有所思地抱着双臂;大厅里几个服务台的服务小姐对着林零零的背影窃窃私语。

    “我就知道她是这期神秘顾客,要不然昨天怎么会那么挑剔呢。”

    “可是,她不是四季旅行社的导游吗?而且她也带过几次团来登记啊。”

    “但是怎么会那么巧,她到的当天,老板就打电话来说有神秘顾客到饭店考察?”

    “也是,上次是个老头,上上次是个未成年少女,还有一次是个比乞丐干净不了多少的人,怎么就不能是个导游呢?”

    “不管是不是,小心一点吧,真是的,这家饭店的总部每次都要派一个神秘人物来秘密考察,不注意的话只能丢饭碗了。”

    “啊,昨天那个帅哥也在……”

    “搞不好他才是神秘顾客,昨天穿得严严实实地住进来,今天穿着亚曼尼跟旅行团出去玩。”

    “对了嘛,这说明他和那个导游是认识的!这次神秘顾客搞不好是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分别住进来,然后分开考察,到时候汇总情况。一定是这样!你们等着看吧,他们肯定会比别的人都要挑剔饭店的一些细枝末节。”

    林零零完全没听到这些私下的议论,她忙着和高夕吵架。

    “你这女人,简直堕落到不可救药的地步!昨天晚上喝得烂醉我就不提了,居然还赖在一个男人身上,大声嚷嚷着什么我要套房,我是神秘顾客之类的下流语言!都怪我没有管教好你……”

    “我看你是嫉妒我有免费的总统套房住吧,你这泼妇!”

    “什么,我嫉妒你?我嫉妒你干什么?我还不是和你一样睡总统套房,还不是和你一样身边睡着个男人,只不过我身边的男人是名正言顺的!是理所当然的!应该是你嫉妒我才对!哈哈,我知道了,你嫉妒我结婚了是不是?那你也不能堕落到随便找一个呀!”

    “住嘴,泼妇,我身边根本没睡男人,我是一个人过的夜!而且一上去就睡死了!”

    “你骗鬼去吧,你明明被一个男人架走的。”

    “我骗的就是你!我明明就是一个人睡的。”

    高夕刚要掐林零零,忽然看见了阎君,猛地指向他:“对了,就是他!你说,他占没占你便宜?”

    林零零一把扯过高夕,揪着她的耳朵低声说:“要占便宜也该是我占才对,姐们……你看他,帅得简直没边了。”

    高夕皱着眉头:“的确如你所说,他是帅。凡事都有原因可循,所以我怀疑,这样一个帅得让人担心他是不是地球上的男人,怎么会看上很明显就是地球人的你呢?”

    “……”林零零在高夕说到“凡事”的时候就开始斜眼看她了。

    寂静了几秒,高夕问:“你看我干什么?”

    “你老公帅得像火星人!”

    “得了吧,你少来。”高夕戳了她一下,目不转睛地盯着阎君。

    林零零转而攻击萧予筌,“姓萧的,你老婆在看别的男人。”

    萧予筌阴冷冷地盯着她,“那我还不是在看别的女人?”

    林零零白了他们三个一眼,举起喇叭吼一声:“大家注意!”

    这一声太猛了,吼得全大厅里的人都朝这里侧目。

    林零零赶紧调节了一下喇叭,“对不起,忘记调音量了。”

    “你分明是报复……”高夕和萧予筌捂着耳朵咬牙切齿地说。

    “我就是又怎样?”她再度举起喇叭,笑容和蔼地说,“今天我们将要去这里最地道的饭馆吃饭,大家一定要忍住零食的诱惑才能装得下每样小吃,知道吗?”

    阎君非常感兴趣地看着她,他的笑容真是帅得可以杀死猫。

    一群为吃不要命的人上了包下的巴士,浩浩荡荡抢劫般杀向美食一条街。

    像放风一样把大家放开之后,林零零把话筒收起来放进背包。

    “来吧哥们,咱们去大开吃戒!这里人多,小心走散,你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吧。”

    林零零拿出手机准备记号码,阎君也正打算说,忽然想起来手机被他惨无人道地活埋了。

    如果林零零打电话的话他只能回公寓门口的绿化带土地里刨出来接。

    “我没有手机……”

    “啊?”林零零一呆,忽然想起来劫匪是不带手机的。他们四海为家,单枪匹马,是英雄。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就算走散了我也一样能找到你。”

    林零零拿出喇叭来,把音量开到最大。

    “……我看我还是去买一部手机吧。”阎君看着这个架势惭愧道。

    “啊,正好,前面有家通讯公司。”

    有了手机有恃无恐的两个人从街头吃到街尾,吃得两个人对对方佩服无比。

    “马来西亚烤肉串?”

    “好的,给我来四个,你要鸡腿吗?这里的鸡腿还可以。”

    “为什么不要?”

    吃得大汗淋漓之后,阎君佩服地说:“照你这个食量,要是去吃自助餐一定吃得老板痛不欲生。”

    “照你这个吃法,你家要是开饭店一定开得狼狈不堪。”

    “我要是告诉你我家就是开饭店的呢?”

    “是吗?倒闭没?”

    林零零总觉得他是劫匪,劫匪就应该在山穷水尽的时候才会诞生,尤其是这么帅的劫匪,要是没有经过强烈的刺激怎么会沦落到这一步?

    “还行。”

    “还行?不会吧?!”

    林零零觉得他家的饭店,不是倒闭了就是被查封,总之是经营惨淡收场。

    阎君却不这么想,他总觉得自己是在骗这个可爱的女孩子。哎,虽然他觉得林零零不像是会对他的钱财感兴趣的人,但是却总无法找到合适的机会把自己真正的身份告诉她,他打心底里不喜欢她对自己有一点点的误解,他甚至觉得,能够在这次旅途中遇到她,已经不枉这番出逃。

    “那……”阎君思索了一番,决定从特殊疑问句开始引导她知晓自己的家世,“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林零零立刻露出非常花痴的表情,“你是个帅哥……”

    “我知道。”很没创意的回答啊,但是阎君很自然地把它理解为,这女孩真直白,一点也不做作。

    接下来,他改用一般疑问句引导,“那么,你觉得我是个可靠的人吗?”

    林零零猛点头,她不想伤害劫匪的自尊心。

    “那么你愿意相信我说的每句话?”

    啊,他要讲故事了,一定会把他如何堕落的过程娓娓道来。林零零擦掉嘴角的油渍决心做一个称职并且体贴的听众。

    “你放心,我绝对相信你!”

    太好了,阎君根据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决定开始进一步使用设问句。

    “如果你知道我有很多钱,会是什么反应呢?会很吃惊吗?”

    林零零迟疑了一下,果然她的推测是对的,接下来必然是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如果他告诉自己他抢了哪家银行,自己一定要先保密才行。

    “不会,而且我会给你保密,阎君!”

    阎君微微怔了一下,这关保密什么事?他略一思索,马上想起来,他是这家酒店的神秘顾客,林零零一定说的是这事,多么善解人意的女孩啊!

    他觉得松了一口气:“那么你——”

    但是不等他说完,后面就有人用反问句接下去:“小姐,难道你还听不出来他在向你求婚吗?”

    两个人一怔,直觉反应回头看,一个男人站在他们身后的中间,一脸严肃。

    “你们两个笨蛋!”

    林零零半天才挤出一个正常的笑容,慢慢地舔着糖葫芦,“先生,你搞错了吧?”

    “我搞错?搞错的是你!他先问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这就是想知道你喜欢不喜欢他;然后又问你是否觉得他可靠,潜台词就是暗示你托付终身;再然后又问你相信不相信他,这简直是太明显了!连我这个旁人都听得出来,别怪我插嘴,你实在太迟钝了,愿意的话就赶紧答应他吧,听得我们都累!”

    “是啊是啊……”

    他身后一片人群起伏声。

    林零零歪过头看了阎君一眼,如果她没算错的话,他应该是要说他如何变成劫匪的经历,以及如何抢劫某银行的过程。这群人曲解了他的意思,不过曲解得好啊!要是能嫁他,就是劫匪老婆她也干。

    “啊呀呀,年轻人怎么都这样啊?”那人嘀咕说,不耐烦地代替起神甫来,“我问你,这位先生,你刚才是想向这位小姐求婚的吧?”

    “啊?”阎君摸着下巴思索着该怎么回答,他的确是对她很有好感,时间长一点百分之九十会爱上她不假。但是求婚的话……他刚才还真没想到那个问题上面!

    可是直截了当地说“不是”,未免也太不给人面子了,何况还有可能被人当成是不好意思。

    他侧过头仔细地看了林零零一眼,女孩一般都是很矜持的,多半不会答应一个陌生男子的求婚。如果换成她来拒绝,没面子的就变成了自己,他无所谓,只要能保全她的自尊心就可以。

    于是阎君半思索,半赞同地点头说:“是……”

    代理神甫很满意地点头,转向林零零:“那么小姐,你愿意不愿意答应他啊?”

    林零零无法回答,她正处在爆炸的边缘。

    他他他他他帅得人神共愤的这个家伙居然是真的要求婚?他亲口说的总不会有假了吧?林零零非常非常想矜持一下,理智一把,思虑个几天,参考一下家人朋友甚至包括高夕那泼妇在内所有人的综合意见,可是她的大脑根本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就苍促而兴奋地代替她下了结论:

    “我干吗不答应啊?”林零零捏着拳头喊叫道。为了劫匪的面子,她拼了!

    “这不就得了,多干脆啊!”代理神甫为自己成全了一对有情人十分开心,“这里山清水秀的,你们就当度蜜月好了,回去再补办婚礼和手续。”

    “我们见者有份,你们要请客啊。”

    起哄的人群中也有值勤的警察,林零零忽然想起这附近就设有警哨,阎君那一包钱起码也有百十万,这个数目大概足够将他升级为重大通缉犯,而且逮到的话一审就足够判死刑了吧?要是被他们看到他的话……

    林零零不假思索,拖起阎君犹如脱兔,撒腿就跑。

    两只兔子穿过人群密集区,离开警察们的视线。

    “怎么回事,我们只不过跟着起了一下哄而已……”警察们很委屈地说。

关键词:经典

作者:miyu

《《四季无忧》第二章 幸福的糖葫芦,劫匪帅哥的求婚?[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