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海盗殿下贼公主》2[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二章

    广州城不愧是万国帆樯云集的国际大城,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人潮中,多的是各种肤色、发色和眼珠子的万国人。

    有红发、白发、褐发、黄发、茶色头发,当然最多的还是黑发的汉人,最近还多了一种人——差爷,街上随处可见衙门的差爷们三五成群的沿街巡行。

    进城之后,龙君瑶要做的第一件事,绝对不会是回家报到。

    琳琅满目的新鲜玩意儿满街都是,她若就这么回家,岂不太对不起自己了。

    于是,她和往常一样,带着小黑,拎着「药箱」一溜烟就无影无踪,其它的东西她一点也不担心,随行的家丁们自然会一样不少的替她送回龙家府邸去。

    一个小姑娘家在街上溜达,或许还不是那么醒目,但若加上一只如影随形的大黑豹,那么想要不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可就难了!

    何况,全广州城的老百姓们都知道,这只大黑豹便是广州城出了名的「闯祸精」——龙啸海龙大人的宝贝千金龙君瑶回城来「为祸」的标记。

    因此大街小巷久违的熟悉耳语,随着广州城的「闯祸精」龙君瑶回城再度甚嚣尘上——

    「喂!你听说没,龙大人的千金又回来了!」

    「真有此事?」

    「当然是真有此事,我方才在庙口才亲眼瞧见她呢!」

    「你会不会看错,她不是才离开没多久?」对广州城的老百姓而言,她就算离开了十年,他们也会觉得「没多久」、「怎么一下子又回来了?」。

    「我没看错,就算我老眼昏花错认她,可是她身边那只黑色的大豹子我可不会看走眼!你们想想:全广州城除了她,还有谁有那个天大的胆子,养一只豹子跟在身边哪!」

    「这么说来真是她了!她究竟回来干啥?」

    「等等!该不会前阵子那个传言是真的吧?」其中一人突然一个弹指。

    「什么传言?快说出来给大家听听!」他话一出口,几十只眼睛立即全都看向他。

    那个准备宣布大事儿的小哥,东张西望了半天,才小小声的说:「这事可不能大声说,事关重大,搞不好会招来杀身之祸唷!」

    「行了!快说,快说!」谣言就是如此!愈秘密,愈危险就愈脍炙人口,传得愈快愈远。

    「那我就说了!前一阵子,我听在段王爷家做差工的阿木说,王爷好象拜托龙大人的千金给他那个见不得人的少爷治病!」

    「对!对!是有这么回事。我前几天也听同样在王爷府上做事的张大妈说过,段王爷又在替那个得了怪疾,满身脓疮、溃烂,又有蟾蜍般肉瘤的庶子请大夫,至今不知道已找过几位名医,还是都治不好!」另一个知情者旋即附和。

    「唉!别再说了,听得我都恶心想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王爷以往找的都是在各地小有名气的名医之流,怎么这会儿会找上那个闯祸精呢?」

    「那还不简单,当然是冲着她师父是赫赫有名的『药王』龙啸风之故!」

    「那直接拜托『药王』龙啸风不就好了。」这么一来,他们也不必像现在这样担心受怕,唯恐成为那个「闯祸精」的下一个牺牲者。

    「难道你不知道,龙啸风去了西域,至今末归,你要段王爷上哪儿找人?好吧!就算『药王』现在在这儿,你想:一向和龙氏一族交恶的段王爷,会去向宿敌低头吗?」

    「这倒是。咦?也不对:既然如此,他照理也不该找上那个闯祸精,她也是龙家的一份子。」

    「这——唉!那些皇亲国戚做的事有几件是讲道理的?只要不连累咱们这些小老百姓,咱们管那么多干啥?就算想管也管不着,还是干活儿去,少管闲事,免得惹祸上身!」

    「对!这话最实在!啊!还有,大伙儿可得互相提醒一下,这段期间,如果家里有人生病的话,可千万别走漏风声。万一给那个闯祸精听到,可是会没病变小病,小病变大病。本来不会死的人,倒给她医死了!」

    「对!对!这确实是件大事,大家得防着点、放机伶点!」

    ‥‥。

    尽管街上处处都是谈论她的人群,龙君瑶却一点也不为所动,继续玩她的。

    走呀跳呀的,忽然发现前方的人潮里穿梭过一个熟悉的人影——咦?那不是黑鹰的得力助手,「黑鹰帮」的副首领之一御浪吗?

    有没有搞错?现在风声那么紧,满街都是触目可见的差爷们,御浪那个不怕死的家伙,竟然还这么大摇大摆的在广州城最热闹的街上晃!

    虽说他们作案时全都蒙面,所以官爷们全然不知黑鹰率领的「黑鹰帮」海盗们的庐山真面目。但如此明目张胆的在街上四处走动,可也不是件好事!她得跟上去提醒御浪一下才成!

    谁知当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进人潮时,御浪已失去了踪影。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人影,难道真是她看错人?

    算了!不管他!八成是她眼花看错。

    瞧瞧天色,是该回家的时候,反正今天也玩够了!

    「走!小黑,咱们回家去!」

    ***

    段王府是一座盘踞在全广州城最易守难攻之地的王侯宅第。依山傍水,占地面积以公顷计算的瑶宫琼阙中,雕梁画栋、亭榭楼阁样样不缺。将「画栋朝飞南浦云,朱帘暮卷西山雨。」的侯门气派,挥洒得淋漓尽致。

    然而,再美的山水、再鬼斧神工的园林造景,也化解不了正疾步走向段夫人所在之「留凤阁」的段王爷,脸上那般教人胆颤心惊的怒气。

    他连门房都不许通报,就一脚踹进「留凤阁」。可怜的镂花雕门,因抵挡不住王爷的怒火而飞了出去,撞上梁柱断成两截。

    「你们全给我滚出去!」段王爷发出惊天咆哮,吓得里头的婢女丫鬟,纷纷走避,逃出「留凤阁」。「你们母女俩也给我滚出去!马上滚!」

    他怒指正站在段夫人两旁服侍的奶娘和奶娘的女儿苏倚红,她们母女俩都是夫人的心腹奴婢。

    在夫人的示意下,苏氏母女俩才暂退到门外去等候,代替「殉职」的门板守住出入口,不许任何人接近。

    「王爷,有何事慢慢说,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当心气坏了身子,那你教妾身如何是好?」段夫人早已准备就绪,等着夫君找上门来兴师问罪。就连他的盛怒,也在她的计算之中,因此她的态度十分安然、应付得宜。

    段王爷是何等厉害的人物,岂会看不透她这一点雕虫小技,他不屑的嗤哼:「妳少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妳给我老实说,外头近日以来议论纷纷,说我段某去拜托龙啸海那老小子,要他的千金到府上来治病一事,是怎么回事?」

    「是有此事!」段夫人坦白招认。

    「是有此事?」段王爷瞠目怒视、咬牙切齿的咆哮:「妳还敢说是有此事!说!是谁胆敢瞒着我干下这件事?」

    「王爷您又何必明知故问,放眼王府上下,除了妾身,又有谁敢随意作主呢?」段夫人索性自个儿挑明说。

    段王爷气得手指几处指关节,都已握得泛白。「妳吃了熊心豹子胆是不是?妳最好马上给我说出个道理,否则我不会放过妳!」

    段夫人眼眶一红,语气酸不溜丢的,又夹杂着几丝愤恨,「唷!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啦!妾身不过是一片好心,听说龙大人府上的千金是『药王』龙啸风的入室弟子,所以才特意去拜访龙大人,请他的千金来咱们府上,为竹林里那位公子治病的。妾身本来是想给王爷一个惊喜,没想到王爷您却——」

    「够了!别再演戏了!」段王爷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虚情假意,「给我惊喜?说得可真好听,妳分明就是刻意趁我北上京城,为黑鹰的事情向皇上请命不在府里时,瞒着我偷偷干下这档事,还敢说是要给我惊喜?哼!真是天大的笑话!」

    段王爷轻蔑至极的嗤哼讥讽。

    「还有,我已经说过多少次了,那孽种的事不准妳过问,更用不着妳插手管他的痛!妳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还是根本就没把我这个王爷放在眼里?」

    「王爷,我不是——我纯粹是——」

    「妳给我闭嘴,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打烂妳的嘴!」段王爷发狠的下达最后通牒,「我再警告妳最后一次,不准妳插手管那个孽种的事,更不用妳假好心的替他请什么大夫治病,他的事我自有主张,妳若再造次,休怪我无情!」

    听得出他是说到做到、言出必行。

    段夫人因而愤恨更甚。「反正你心里就只有那个贱人!」

    「不准妳说水姬是贱人!」段王爷手口一样快的掌了段夫人一个巴掌。

    养尊处优的段夫人那爱得住他这毫不留情的一掌,当下就应声倒地。

    「你打我‥‥」

    「夫人!夫人!」守在门外的苏氏母女见状,双双奋不顾身的冲进门来搀扶主子。

    段王爷并未拦阻她们,继续他末竟的话:「妳给我放聪明点,下次再有类似的事发生,妳就等着看我会怎么治妳!哼!」

    语毕,他使怒发冲冠的拂袖而去。

    房里的段夫人,嘴角擦破皮淌着鲜红的血丝,悲愤怨毒的泣诉:「我不甘心‥‥王爷竟然为了那个贱人的孽种打我‥‥」

    「夫人,妳先别伤心,等时机成熟,我一定会要倚红替妳除掉竹林里那个见不得人的贱种!」苏大娘心疼的安慰自己一手带大,一直捧在手心,小心呵护的段夫人。

    苏倚红也一心护主的说:「我娘说得对,只要我破解进那竹林的重重机关,誓必将那个全身腐臭、半人半鬼的贱种千刀万剐,好消夫人多年来的心头之恨!」

    「那就拜托你们了。」段夫人听了这些话,心情总算好转一些。

    本来,她们是打算借着为竹林里那贱种找大夫治病之名,博取段王爷的信任和好感,再乘机从她们请来的大大口中,问得竹林梩那个身染怪疾的贱种真正的情况究竟如何?

    虽然外头都议论纷纷,说那贱种是得了一种全身长满恶心肉瘤、烂疮、全身会发出恶臭的怪疾。但是,从那贱种出生至今,除了奉王爷之命,守在竹林照顾那贱种的玉成夫妇外,根本没人见过那贱种的庐山真面目,就连去替那贱种治病的大夫也全是王爷亲自请来的,究竟病情是真是假,很难确定。搞不好所谓的「怪疾」只是王爷掩人耳目的「障眼法」,为的是保护那贱种免遭她们毒手!

    不过,王爷自那贱种出生至今,从未去见过那个贱种也是不争的事实,理由是因为那个贱人就是为了生下那贱种才难产而死的。所以王爷非常痛恨夺去那贱人生命的贱种也是真的!

    只是,血浓于水!何况那贱种再怎么说都是那贱人所生。虽然,王爷口口声声说他是不想落人口实,才会四处延揽名医来替那贱种治病。但谁知道他内心真正的想法如何?图的又是什么?就算真是这样,谁又能保证哪一天,王爷看到那贱种时,会不会改变初衷?到那时,她和孩子们在王府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所以她必须未雨绸缪!

    至于请来段王爷的宿敌龙家人为其诊治的理由,实乃素闻龙家人重信讲义。因此,她们只要能说服龙君瑶那个小丫头,博取她的好感和信任,让她倒向她这一边,当她的耳目即可。如此一来,她便能一探那贱种「怪疾」的真假虚实:更好的情况还能知道进入竹林的方法。

    毕竟要对忖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对她而言并非难事——至少她是这么想的!

    只足,依照现况而言,想要继续进行这个阴谋恐有困难!从王爷方才那种勃然大怒的模样看来,只怕请龙家人助阵的事就要胎死腹中!她得另择良机、从长计议才行‥‥

    ***

    段王爷回到平日最爱去的「养心园」里,沏了一壶远近驰名的茗品——狮峰茶享用,香味四溢的热茶一杯杯下肚,怒气褪了不少,人也跟着冷静下来。

    他把段夫人暪着他擅自请龙君瑶来治病一事,仔仔细细的从头盘算一遍,发现这居然是个利多于弊的好计!

    一来,龙君瑶既然是驰名遐迩的「药王」龙啸风的入室弟子,医术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二来,这回他负责捉拿海盗头子黑鹰一事,虽然皇上早先有下旨命令龙啸海要鼎力协助他缉捕黑鹰。但凭龙啸海和黑鹰的交情,想要龙啸海尽全力帮他只怕没那么简单,搞不好龙啸海还会在背后扯他后腿,暗中协助黑鹰对付他。

    现在可好,有了龙君瑶这个「人质」在手,他就不必担心龙啸海敢有什么大作为来和他作对,必要时,这个「大夫」就是「最佳人质」了!

    段王爷愈想愈有道理,原本想取消请龙君瑶前来治病的念头当下打住,决定维持原议。

    想到竹林梩那个贱种,段王爷的心情再度趋劣。

    一切都是那个贱种的错!要不是因为生他,他的「水姬」也不会死!

    若非那贱种身上有那么「一丁点」像他的「水姬」,他早把他碎尸万段了!

    他不禁眉头紧蹙,双眸装满各种矛盾的情绪:爱、恨、憎、恶、痛楚‥‥紧紧缠绕、挥之不去‥‥

    ***

    龙君瑶这只倦鸟终于归巢。

    「娘!娘!妳可爱、漂亮、美丽的宝贝女儿回来了!」

    在外头闹完事回家的她,不会笨到一回来就立即去找爹报到,那可是自投罗网的傻事,有辱她的智能。

    还是先找娘打探一下「军情」,才是上上之策!

    龙夫人杜雅筠青葱般的玉指在算盘上,灵活轻巧的拨呀拨,连瞧都没往上头瞧一眼,便以慈爱的口吻道:「下来吧!小瑶,这么大一个人和一只豹子躲在梁上,也不怕把屋子弄垮。」

    「还是娘比较开通,不会像爹爹,马上就会训人家不像个大家闺秀,居然一天到晚在梁上爬来爬去,不成体统。」龙君瑶一面小人的对爹爹大肆批评,一面和小黑一块儿往下跳。

    眼看就要完美着地,龙啸海不知打哪儿倏地冒出来,笑容可掬、好整以暇的看着尚在半空中的女儿道:「真是失礼,妳爹爹我就是比较不识大体。」

    「爹——!」

    龙君瑶大吃一惊,一时忘了自己还在持续降落中,接着便传来猪仔被宰之前的凄厉哀号——

    「哎——呀——!」

    小黑很想救小主子,把自己当成椅垫给即将摔落地板的小主子当垫背。遗憾的是心愿未遂,就是差了那么半步。

    龙君瑶摔得好扎实,痛呼呼的直抚自己受创的小屁屁。

    龙啸海则在一旁痛快的大笑,顺便鼓掌助兴。「好!好!摔得好、摔得漂亮,不愧是我女儿!」

    「娘!您看爹爹啦!他居然笑我耶!」龙君瑶困窘得涨红脸,不依的黏到龙夫人杜雅筠身边去撒娇,摆明了要龙夫人助她一臂之力。

    杜雅筠可聪明了,一派置身事外的态度,继续算她的帐,只回了女儿一句话:「妳别把老娘拖下水,如果斗不过妳爹,就老实一点去和妳爹讲和。」

    拖娘下水的诡计显然未能得逞。龙君瑶只好另想计谋,笑盈盈的蹦到龙啸海身边,小鸟依人的把自己可爱的头往爹爹雄壮威武的臂弯一靠,甜甜的娇嗲:「爹爹,你是太想念我这个宝见女儿,特地提前回家来等着迎接我的,对不对?」

    龙啸海万般疼惜的摸摸女儿的头,逗着她说:「是啊!爹是特别提早回来『疼』妳的!」

    「呃?」龙君瑶听到那个特别加重语气的「疼」字,不觉心头一颤,「我说爹啊!您该不会一见面,就想对可爱的女儿动粗吧?」

    「动粗?说哪儿去了!爹爹不过是想给妳一点与众不同的『疼』爱罢了!」瞧女儿那张人惊失色的花容,龙啸海就愈想逗她。

    「娘——」龙君瑶见苗头不对,赶紧拔足飞奔向亲爱的娘讨救兵去。

    杜雅筠正好忙完帐本的事,瞟了夫君一眼,没好气的说:「你就别再逗女儿了,都几十岁人了还玩这种把戏,还是快把正经事办一办吧!」

    「好哇!」龙君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又被爹爹耍了!「爹,你真小人耶!怎么可以骗自己的宝贝女儿?」

    「刚刚吓得脸色大变的人,有那个立场这样对爹说话吗?」

    「爹——」龙君瑶糗得直嚷嚷。

    龙啸海见状,笑得更加痛快。

    在「相见欢」的戏码演完后,杜雅筠便要婢女沏了一壶绿茶珍品——碧螺春。两老一少外加一只豹子,围着八仙桌生了下来。

    「对了,爹!娘方才说你是有正经事找我?」龙君瑶耳朵灵光得很,可没漏听那句话。

    龙啸海和杜雅筠互看一眼,龙啸海才开口道:「是这样子的‥‥前些日子,段王爷府上的段夫人亲自到咱们家来拜访,想邀妳到段王府去玩。」

    「我?不会吧!那个段王爷不是一向很看不顺眼咱们龙家的人,怎么可能邀请我们?何况还是邀我这个素末谋面的小辈?我看八成没安什么好心眼。」龙君瑶口若悬河的说个没完。

    「不!小瑶,这回妳可误解段王爷了。他是听说妳是『药王』龙啸风的入室弟子,才命令段夫人专程登门来,请你到王府上去替王爷家的公子医病的。」

    「医病?真的?」一听到「医病」这个字眼,龙君瑶便两眼发光,迫不及待的催促:「快说下去!」

    「不知道妳听说过没?段王爷有一个见不得人的儿子。」

    「见不得人?」她一向对街头巷尾的闲言闲语没啥兴趣,所以并不知道这档子事。

    「传闻那个儿子是段王爷一位已去世多年的宠妾所生,打自娘胎出生,便是个异形。从脸到脚,全身长满了像蟾蜍一样的肉瘤、烂疮,四肢还像鱼的鳞片般恶心,全身发出比鲍鱼之肆还难闻的恶臭味,而且愈长大就变得愈恐怖。或许是家丑不可外扬的缘故,段王爷从那个儿子出生,就把他关在一片机关重重的竹林里,命令自己最信赖的心腹手下,负责监视、照料他,不准他儿子走出竹林半步,也不准任何人接近那片竹林,包括段夫人在内!不过,段王爷倒是一直四处寻访名医前去竹林为那个见不得人的儿子治病。只是请去的名医都束手无策,而且那位公子的怪疾还愈来愈严重。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关系,他才不得不找上咱们。」

    「等等,不对耶!」龙君瑶打断爹爹的话,「我听君琦说那个段夫人可是出了名的大醋桶,她怎么可能好心的替段王爷宠妾所生的儿子找大大治病?再者,段王爷那么坏,他怎么会对一个见不得人的庶子那么好?」

    「所谓虎毒不食子,段王爷虽然算不上好人,但那个儿子毕竟是他最宠爱的妾所生,他未在孩子出生时就杀了他,长大后自然就没必要再杀他;至于段夫人的事,我想妳这么聪明,应该不会不知迶她的用意。总之,妳到了段王府,只管替那位公子治病便是,没事少和那位段夫人扯上关系。」

    「这么说来,爹和娘是答应让我去段王府了?」

    龙啸海和杜雅筠点点头。

    龙君瑶仔细一想,「不对!我总觉得这件事怪怪的。你们平时最忌讳我带着药箱到外头去乱给人治病开药方的,生怕我会闹出人命来,怎么这次竟然会主动答应段王爷的邀请?」

    龙啸海很懂得如何应付这个宝贝女儿。「以前是因为妳还小,又学艺不精,爹和娘才会处处阻拦妳;现在可不同了,妳已经长大,又跟在妳四叔身边那么多年,应该有两把刷子了,是该让妳到外头去磨练磨练才是。如果妳能医好段公子那个天下名医都医不好的怪疾,那妳不就可名震江湖,成为最有名、最顶尖的『药王二世』了?」

    「对!对!有道理!有道理!」那一句「药王二世」的迷汤,把龙君瑶灌得醉醺醺的。

    「那妳是愿意去啰?」龙啸海打铁趁热的说。

    「我当然——」龙君瑶又想到了什么。「还是不对!」

    龙啸海和杜雅筠交换一下眼色,问道:「还有什么不对?」

    「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觉得不太对劲。」龙君瑶摸摸头,企图理出一个较具体的头绪,却徒劳无功。「你们该不会是瞒着我,在进行什么阴谋吧?」

    这回回答她的是仕雅筠。

    「我们瞒妳什么来着?没必要嘛!此次之所以答应段王爷的邀请,一来是段王爷佷有诚意;二来又可以给妳一个验收所学的机会,医不好没人会怪妳,很正常;医好了,妳就一夕成名了;三来是因为为娘的觉得那位公子很可怜。」说到这儿,杜雅筠故意逼出沙哑的声音道:「听说那位公子连名字都没有呢!」

    「耶?」龙君瑶愕然。

    杜雅筠太了解女儿心地善良的弱点,紧咬不放的继续游说:「是呀!王爷虽然没杀他,还请大夫替他治病,却没给他取名字;而且还把他关在竹林里,不许他和任何人接触。段夫人又处心积虑的想除掉他,加上天天看到自己那副恶心丑陋得连死人都不想和他为伍的恐怖模样,一个人孤零零的被囚禁着,妳说他可不可怜?」

    「别说了,我去,我一定去!而且一定会把那位公子的病医好!」龙君瑶听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对那位即将谋面的无名公子深感同情。

    龙啸海和杜雅筠夫妇俩则暗自庆幸——大功告成也!

    这么一来,他们的「阴谋」就可以顺利进行了‥‥

关键词:Nice

作者:miyu

《《海盗殿下贼公主》2[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