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海盗殿下贼公主》6[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六章

    见到一黑一蓝的眼眸都毫未遮掩的黑鹰时,傲风和御浪兄弟俩不禁互看一眼,交换一下此刻的想法。

    一向比较能言善道的傲风半开玩笑的问道:「你把你那蓝眸的秘密告诉那丫头了?」

    「一半!」黑鹰故弄玄虚的回答。

    「一半是什意思?」傲风的好奇心更为强烈。

    黑鹰却改变话锋道:「一半就是你们快说明今夜前来的目的!」

    傲风看他是没打算说下去,也就不再做无谓的追问。他太了解黑鹰的个性,黑鹰不想说的事,任凭你说破嘴皮、耗干了口舌也无济于事。

    倒是看了他那一身令人作呕的「行头」,不禁以讨饶的口吻说:「我拜托你行行好,快把那一身恶心的『行头』弄掉行不行?看得我今晚吃的东西都快全吐出来了,我可不想今晚又作恶梦啊!」

    御浪虽末开口,却露出颇有同感的表情。

    黑鹰自个儿揽镜一照,也差点当场吐出来。「这模样还真是丑得会把真正的鬼给吓跑呢!难怪以前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笨大夫会待没几天就给吓得落荒而逃!」

    「可是却有人一点也不在意!」王成意味深长的提醒他。

    君瑶!

    这个名字立即占领他的心扉,他的嘴角不觉泛起一朵深情的笑意。

    是了,这世上恐怕也只有君瑶能以平常心看待比腐尸更丑陋的他了!

    瞧他对着镜子痴痴傻笑的滑稽样,傲风本来是想上前去调侃他,却被王成和御浪联手阻上,他只好耸耸肩作罢。

    黑鹰花了不少功夫才将身上那些恶心的「行头」完全除去,回复原来那张有型有款的出色脸孔。

    「嗯!这样好多了!」傲风频频点头说道。

    「好了,少耍嘴皮子,快把正经事说出来。」黑鹰催促他。

    「由你来说!」傲风把解说的重责大任「礼让」给自家兄弟御浪。

    个性较耿直的御浪一接到傲风丢过来的棒子,便很尽责的娓娓道出:「大概在接近傍晚的时候,潜伏在城里的探子,捎回来最新的消息,说段王爷最近将有远行,为了顾及旅途安全,将从『翰林斋』调派一半的人马随行。」

    「如果这消息是真的,那倒是我们再次行动的好机会。」黑鹰认真的盘算着事情的可行性。

    「我相傲风是考虑到这会不会是叫我们入瓮的陷阱!」御浪又说。

    黑鹰点点头,颇有同感。「这不无可能,毕竟那老家伙至今还不知道我们的真面目,所以逮捕行动一直不得要领,会出此策的可能性不可谓不小。

    「那我们‥‥」

    「不急,吩咐兄弟们继续深入打探,咱们多观察几夫再做决定不迟。」黑鹰冷静的分析、考量,做出结论。

    傲风和御浪显然都很赞同他的决定。

    「还有一件事,」傲风另起一个话头,「宋公子和君琦姑娘捎来消息,约你明天在后山的老地方见面,似乎是有要事找你商量。」

    「明天?」黑鹰想起和龙君瑶的治病之约,不禁面露难色。

    「怎么了?明天不行吗?」傲风疑惑的看着他。

    「不!就明天,你们传话给千驹和君琦,就说我明天会准时在后出的老地方等他们大驾光临。」

    ***

    本来黑鹰还在伤脑筋该怎么跟龙君瑶说,他今天没办法陪她玩「治病」的游戏,没想到龙君瑶一大早就跑去敲王成夫妇的门,要他们转告黑鹰,她因为有很多医病要用的珍贵药材还没准备齐全,所以到后山去采药,和他约好的医病日期不得不顺延一天。

    「咱们那后山里有什么珍贵药材吗?」黑鹰不解的问。

    那后山他从小跑到大,就没看过有什么像是珍贵药草类的植物。

    「我也不记得有,不过君瑶姑娘既然是『药王』的入室弟子,虽然她的医术有待商榷,但有关药草方面的造诣一定比我们强。所以我想应该是有,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王成的说法挺客观合理。

    「也对!」黑鹰同意他的说法。「那我去赴千驹和君琦的约了。」

    「当心别被君瑶姑娘给撞上了。」王成好心的叮咛他。

    黑鹰挥挥手,很笃定的道:「那丫头没那个本事发现!」

    ***

    龙君瑶从一大早就带着小黑上山,寻找她所需要的药草,谁知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收获。

    「这可糟了,没有『玉女荷』和﹃东海龙木』,四叔独门的『龙氏三段疗法』就无法派上用场了,我上次来的时候,明明有看到‥‥」

    龙君瑶喃喃自语,不死心的继续搜寻。

    找呀找的,香汗直直滑下饱满的粉额,她执起云袖拭拭汗,顺势抬眼膲膲四周的景色,不经意的瞥见两道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那不是君琦和千驹大哥吗?他们怎么会在这里?」龙君瑶大感纳闷。

    她揉揉眼睛再重新使力看去——没人!

    嘿!果然是她热昏头、看花了眼!她才觉得奇怪,君琦和千驹大哥现在明明在忙着执行皇上托付他们的秘密任务,怎么有空到这儿来偷闲?

    何况王成曾说过,要进入这座山唯一的方法就是从竹林那边过来,那就一定会经过竹屋,如果君琦和千驹大哥真的来了,她没道理会不知道。

    想通了这一层,她又开始忙她的千秋大业,谁知左脚丫向后退一步时,竟然整个人向后倾倒。「啊——!」

    ***

    事实上,龙君瑶的确没看错,龙君琦和宋千驹真的来到这座山里。只不过他们两人是从龙君瑶不知道的另一条地下秘道入山,因此才没经过竹屋。

    其实他们所走的秘道和黑鹰房里的秘道之间也是互通的,而且这两条秘道都比龙君瑶所走的寻常山路好走又迅速,最重要的是绝对隐密。

    也因此,从房里的秘道溜到后山来和龙君琦及宋千驹会面的黑鹰,才会有恃无恐的不怕被龙君瑶撞见。

    「你们来晚了。」

    当龙君琦和宋千驹到达会面的老地方时,黑鹰早已坐在那儿,逍遥快活的喝着自个儿带来的兰陵酒。

    「这怎能怪我们,这座山可是你的地盘,我们哪有可能像你那么熟,当然会迟到;如果是约在「卧龙岛」,我就敢打包票,今天迟到的会是你而不是我们!」龙君琦落落大方的坐下,抢过黑鹰手中的酒瓶,为自己和亲爱的夫君各斟了一杯香浓的醇酒。

    「好,好,算我失言,该罚!」说着,黑鹰便不由分说,一派潇洒的连灌了三杯酒算是赔礼。

    龙君琦这才放他一马。「听说我那小瑶妹子当了你那一身「怪疾」的大夫,现在正住在竹屋里,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不会就是你们此趟前来的目的吧?」

    「当然不是,只足顺便一问,你就顺便回答!」她对答如流。

    「君瑶是在我那儿,而且是『海老大』亲口应允那老家伙的。」

    「那么,你真的要给小瑶『治病』?」说这句话时,龙君琦虽强忍着没笑出来,嘴角还是藏不住那浓浓的笑意。

    「是啊!我有把握不会被她看穿我的『怪疾』是假的,所以就像以往一样答应了。」

    宋千驹一副很同情他的表情,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我好佩服你,你可真有勇气哪!」

    他话中有话的揶揄。

    平时,像这样的调侃,生性机警的黑鹰早已发现事态不对。然而,今天的他却因为替龙君瑶抱屈而忽略了好友的一片美意,没好气的说:「我说你们是怎么回事?就算君瑶的医术可能没风叔那么了得,但是她看到我乔装的那一身恶心骇人的装扮,能够不吓走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你们怎么可以因为她的医术不及『药王』风叔,就如此取笑君瑶,不只你们,傲风和御浪也是如此,真是——」

    他愈说愈为龙君瑶不平。

    他此番异于往常的表现,让龙君琦和宋千驹面面相觑——

    这小子吃错筑了?

    以前老是躲君瑶像在躲什么可怕瘟疫似的他,怎么才一段时间不见,就全然变了个样?

    迎着龙君琦和宋千驹夫妇两人那一副「你有病?」的表情,黑鹰不以为忤,相当认真的对龙君琦说:「是你要我不能以偏盖全,光看君瑶那令人头疼调皮的一面的!」

    「这——就是你的结论?」宋千驹愈来愈同情老友,很遗憾的是黑鹰还是没有收到他同情的眼光。

    龙君琦语出惊人的道出关键所在:「你不会是爱上我那小瑶妹子了吧?」

    「爱?我?」

    黑鹰有一种被人当头棒喝,霎时清醒的感觉。

    我爱君瑶?会吗?

    展眼之间,他的眼神便又黯淡下来,似笑非笑的说:「你们明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根本不可能爱上任何女子!」

    「不是不可能,而是不敢!因为你怕你『海盗殿下』和『王爷庶子』的双重身分会害了对方,所以不敢轻言儿女私情口」龙君琦一针见血的指出他内心真正的心结所在。

    「我——」黑鹰顿时语塞。

    「如果是其它姑娘我就不敢说,」龙君琦不给他反驳的机会,继续游说:「但小瑶可就不同了,这丫头从小就胆大包天,根本不知『害怕』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虽然她经常搞得鸡犬不宁,让大伙儿头疼至极,但却纯真热情又善良,脑袋瓜机伶得很,和你是再适合不过的一对了!何况,对象如果是小瑶,你以前的那些顾虑就可以全免了!你可别小看『海老夫』的千金哦!小瑶那丫头绝对会包容你的一切,包括你左眼的秘密和双重身分的真相!」

    对啊!她以前怎么都没有想到,黑鹰和小瑶根本就是全天底下最最相配的一对!龙君琦愈想愈兴奋。

    黑鹰的心着实因她的话而大为动摇,不过这毕竟是件大事,他不想妄下定论,便岔开了话题。

    「好了,先别谈这个,快说你们今天来的主要目的。」

    龙君琦已经把该说的话说完,所以就很大方的把发言权让给夫君。

    宋千驹接口说:「你应该听到消息了,段王爷最近似乎将有远行,这对我们而言,无异是个好机会!」

    「我也这样想,就怕是计!」

    「这点我和君琦已有对策,你听听:首先,由我以御史大夫的名义,正式登门拜访王爷,进驻王府,然后设法查明虚实,再通报你们。如果远行一事是真的,那我们就来个里应外合,保证万无一失;如果确实是计,那就作罢,我们也没什么损失,你看如何?」这便是他们夫妇俩共拟的对策。

    「好,就这么办!」黑鹰慎思熟虑后,赞同了他们的提议。

    该死!该死!该死!躲在他们三人所在位置的正下方地下洞穴里的龙君瑶,气得全身发抖,不停的在心底骂咒。

    可恶!什么竹林公子!这家伙竟然就是黑鹰,他那一身「怪疾」原来是骗人的,真是可恶至极,胆敢骗她,害她白白为他掉了那么多眼泪,真是浪费!而且还为了他辛辛苦苦的上山来采药,他居然面不改色的一直戏弄她、欺骗她!

    要不是老天有眼,让她在采药的时候,玉脚丫子踏了一个空,滚进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洞穴,而一路滚到现在这个位置,正好可以清楚的听到坐在洞穴上头的他们,不断传来的话声,知道真相;否则只怕她还会继续被黑鹰那个可恶的家伙骗得团团转呢!

    气死我了!竟然连君琦和千驹大哥也一起帮黑鹰骗我,这口气她可咽不下!

    不过,这么一来,她就知道黑鹰为什么左半边脸始终戴着面罩、刻意把自己塑造成「独眼」的原因了。

    那并非如传言所说,因为左半边脸早已毁容,而是因为要隐藏他那蓝眸的秘密!想到这儿,她的怒气褪了许多。

    或许黑鹰是瞒着她很多事,但她知道,他所说的,关于他那左眼的秘密相身世着实是千真万确的,而且她也可以想象为何黑鹰要编派许多谎言的原因。

    然而,了解归了解、体谅归体谅,但他欺骗她却是不争的事实、是条罪无可赦的滔天大罪!所以她得想个办法,好好的「回敬」他才行!

    究竟该怎么做呢?

    有啦!嘿嘿‥‥

    只见她的眸底流窜过令人生畏、属于「闯祸精」特有的邪恶光芒,不停的闪烁着。

    ***

    这是一个云淡风轻、鸟语花香的美丽早晨。

    龙君瑶一大早就把前些日子托王成做好的两个大木桶和那间小木屋弄到竹荫下摆好,其中一个大木桶里盛了八分满的水,并在底面升火加热;另一个大木桶盛了八分满的冷水;那一间小木屋则在左侧下方的一个小匣门加热,将整个木屋里烘烤得干燥又闷热。

    黑鹰看到这一幕情景,不禁泛起不祥的预感,小心翼翼的问道:「君瑶,那两个大木桶和小木屋是做什么用的?」

    龙君瑶天真无邪的娇笑道:「当然是给你治病用的。」

    「哦!」果然!黑鹰胸口的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剧。

    龙君瑶非常热烈的紧握住他那伪装过的丑陋双手,郑重其事的说:「来,别怕,我说过我一定会治好你的,我非常有信心!这套治疗法就是我四叔『药王』独门的『龙氏三段疗法』,又称『三温暖水火合疗法』,非常有效哦!我四叔他曾用这套独门疗法,治愈了很多罹患不治之症的垂死病人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傲风、御浪那两个家伙暧昧不明的笑声及龙君琦、宋千驹故弄玄虚的神情,此时此刻全涌现心头,让他心中那股莫名的不安愈来愈强烈。

    龙君瑶的「惩罚行动」可是势在必行,怎么可能给他临阵脱逃的机会?她马上装出楚楚可怜的表情瞅住他不放,幽幽怨怨的说:「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因为上回我帮你把脉时,技术不够好的关系,所以对我的医病能力产生不信任,才不肯让我治疗的,对不对?」

    为了让黑鹰更加爱怜不忍,她还硬挤出几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嵌在动人心弦的星眸里,增加「效力」。

    黑鹰果然心生怜惜,加上满腔的罪恶感,当下就猛点头,并安抚她道:「我当然相信妳,只是——」

    「太好了,那我们马上开始!」龙君瑶见计谋奏效,旋即乘胜追击。

    「这——」

    「难道你又想反悔?」

    眼看她那令他心疼的泪珠又要夺眶而出,他急急的说:「没这回事,绝对没这回事!」

    「那你就快把上衣脱掉。」龙君瑶的眼泪真是收放自如。

    情况演变至此,黑鹰只好认栽的顺了她的意,褪去了上衣。

    胸前那条几乎从不离身的坠子,在他褪去上衣的时候,接受了阳光的亲吻,而闪烁着光芒。

    黑鹰这才想到大事不妙,以闪电般的速度将那条坠子从颈上扯下,迅速的塞到腰带里侧的暗袋中。

    真是糟糕,那条坠子在他上回离开「卧龙岛」前,君瑶曾强抢去看过,加上那坠子又很特殊,是拂菻国制的而非唐朝所产,看过的人一定会记得。因此他才会这么紧张。

    他忐忑不安的望向龙君瑶。

    「巧」得很,龙君瑶「正好」背向他,这会儿才「适巧」回过头,一脸天真的问:「怎么了,上衣脱好了没?」

    「呃!嗯!」呼!上苍保佑,原来她没瞧见。黑鹰心中暗松一大口气。

    龙君瑶心里想的却是‥‥

    哼!是那条坠子!她在「卧龙岛」曾抢过来看过的坠子,他果然是黑鹰没!

    这么一来,这小子应该可以「死而无憾」了!

    「来,别动,站好,我先用『玉女荷』将你的全身包裹好。」龙君瑶说着,便将一早就准备好的『玉女荷』,一叶一叶的用绳子将它们牢牢的捆绑在黑鹰身上。

    并不是黑鹰故意怀疑她的医术,而是他将她所谓的「玉女荷」,从左边看到右边、再从右边看回左边、从上面看到下面、再从下面看回上面,如此巨细靡道的重复端详了很多遍,还是觉得那些「玉女荷」很像端午节时包粽子用的粽叶,连味道闻起来都很像粽叶特有的清香。

    他试着以委婉、不会伤害到她的口气探问:「君瑶,妳确定这就是妳所说的仙草『玉女荷』?」

    「是啊!怎么了?」

    「哦!没事!」瞧她回答得那么肯定,他心中的疑云散去不少,转而想道:或许是他自己药材常识不足,才会把仙草「玉女荷」和粽叶搞混,它们可能只是外表很相似而已,对!应是这样没错!

    再怎么说,君瑶也是「药王」龙啸风的入室弟子,他应该相信她鉴别药草的能力才是!

    因此他便不再多问,百分之百合作的配合她。

    好不容易把「玉女荷」全裹上黑鹰的身体之后,龙君瑶接着进行下一个步骤,「现在请你进入那个盛满温水的木桶子,我要用﹃月光草』和『仙人果浆』调和的药汤替你做水疗。」

    她一派宗师级的行家口吻。

    「好!」黑鹰因为认定浸泡在加温的药汤里是常见的治疗方法,便毫不犹疑的坐进那桶温水中。

    不一会儿工夫,「玉女荷」,不!是粽叶的香味便四处飘散,黑鹰觉得此刻的自己实在像极了一颗正在烹煮的「超级大肉粽」。

    他才想开口说些什么,不料,龙君瑶却先声夺人,「你是不是觉得这个『玉女荷』的香味和外观都和粽叶很像?其实这是无可厚非的,因为『玉女荷』的形状和味道的确和粽叶很像,所以一般人都会搞错,不过这便是『玉女荷』的特色。好了,接下来,我要加进『月光草』和『仙人果浆』了。」

    经过她的亲口说明,黑鹰的疑虑又消去许多。

    但是第二个疑问很快便随着大把大把加入水中的「月光草」和「仙人果酱」而产生。那个「仙人果浆」大概是没什么问题——他没见过嘛!问题是出在那个「月光草」!他怎么看就怎么觉得那些晒干的「月光草」像极了当归!连香味闻起来都很像!

    龙君瑶又说话了!「你一定觉得﹃月光草』的味道很像当归对不对?这也是一般人常犯的错误,它的道理就像『玉女荷』和粽叶相似一样,明白没?所以你尽管放心的浸泡,大约再半柱杳的时间这个步骤就完成了。」

    黑鹰听了之后,就真的不再多问什么,心中倒是有些佩服她,暗暗的赞许不已——

    原来这丫头真有两下子。那一堆他听都没听过的稀有药材的名称和特色,她竟然能知道得一清二楚,光是这一点就够令他心服了!

    只是,他总觉得自己好象从「超级大肉粽」变成「当归鸭」了就是!

    不过,冲着君瑶的一片好意,他也就不再埋怨,安分乖巧的继续当他的「当归鸭」。

    就当做是在泡温泉好了!他这么告诉自己。幸好他身上的「行头」在此等水温下,还撑得住「门面」,不会穿帮——这也是他肯配合水疗的原因。

    龙君瑶则在一旁窃笑。

    大笨蛋!你就等着受死吧!

    没错!那个「月光草」的确是如假包换的当归。

    如果只是粽叶和当归加在一起烹煮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出在那个「仙人果浆」。

    它根本不是什么稀有仙果研磨的浆汁,而是用西域特有的一极罕见植物「浑吐呼」的果实制成的。

    「潬吐呼」的果实单独吃是不会对人体有什么影响,但是如果和粽叶及当归混在一起加水熬煮,就会变成一种强力的麻药,叫「七分醉」。药效发作时,会让人全身酥酥麻麻,使不上力气来,而且还具有催眠作用,会让浸泡的人乖乖的听令行事,但本身的意识还是很清醒。简言之就是会身不由己。

    待半性香的时间过后,乐效也发挥得差不多。

    瞧黑鹰那略微呆滞的目光,龙君瑶很满意的说:「好了,现在从那个木桶出来,到这个装有冷水的木桶来继演浸泡。」

    黑鹰相当听话,一下子就从温水桶出来,坐进那桶晶莹剔透、活像透明糖浆的超黏液体中。

    龙君瑶不动声色,在桶边甜甜的说:「这是『龙涎晶露』和水而成的药汤,你可能会觉得很像浸泡在黏度很强的榶浆中,但请你忍耐,﹃龙涎晶露」可是我四叔精心调配而成,可解百毒的独门秘方,配合『冷水疗法』效果更佳,真的。」

    黑鹰只能暗笑,虽然他实在很想告诉她,他觉得自己很像全身沾满糖浆的「冰糖葫芦」,不过他还是忍住没有说出口,就怕伤她的心。

    龙君瑶则忍着笑,继续进行她的「惩罚行动」。

    她一向自认是全天底下最善良的小姑娘,所以她一定会告诉他「故事的真相」,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呵呵!

关键词:Nice

作者:miyu

《《海盗殿下贼公主》6[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