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海盗殿下贼公主》7[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七章

    算算时间,该是进行下一个步骤的时候到了,龙君瑶便轻轻的对一直安安静静坐在那桶榶浆——按照她自己的说法,应是「龙涎晶露」才对——里的黑鹰说道:「你可以出来了,快过来坐在这椅子上!」

    她指指自己身前的竹椅。

    黑鹰发觉自己的神智虽然很清醒,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完全按照她的命令行动,不禁疑云丛生。

    这丫头究竟在搞什么?

    如果这是发生在未见识到她善良热情的另一面之前,他一定会认定这又是她在戏弄他、整他的新把戏!但是现在的他却怎么也不愿意那么想。

    难道这也是药效的作用?——他宁愿相信是这么回事!

    在他分神期间,龙君瑶已经在他全身上下洒满混有小颗粒的粉末。

    「妳在我身上洒了什么?」他暗自庆幸嘴巴还能依照自己的意志说话。

    龙君瑶还是一派天真无邪的表情答道:「这是『麒麟珠玉芯片』和『七夕草』的根部研磨而成的粉末。」

    又是他听都没听过的药材名称!看来他的药材常识真的是匮乏至极,简直和古井里那只青蛙一样了!黑鹰暗暗取笑自己。可是那熟悉的特殊香味又让他疑云再生。「我怎么觉得它们闻起来像极了五香和肉桂的味道?」

    她的回答还是同一款的。「只是味道相似罢了,『麒麟珠玉芯片』和『七夕草』的根部粉末可都是在西汉末年的时候,就已经失传的药材中之圣品!不骗你,这些都是我那个被人尊封为『药王』的四叔传授给我的!」

    聪明的她,不忘三不五时就把「药王」龙啸风给拖下水,以增加说服力,铲除他的怀疑。

    「原来是这样!」黑鹰的疑惑又减少了几分,心中的不祥之感却不减反增,为什么呢?他实在搞不清楚。

    是这样才怪!龙君瑶偷笑在心里!

    这个「马卢蛋」,竟把我胡乱编派的谎言全部听进耳里去了,看来四叔这张「药王」的「王牌」还真是「名符其实」呢!

    「现在,咱们进那间小木屋去啰!」她又把计划向前推进一步。

    黑鹰因为「七分醉」的药力使然,又乖乖的任由她摆布。

    才打开小木屋的门,干燥又温热的空气便笼罩他们全身上下。小木屋的空间不大,正好容得下一个人,屋子的中间有一张椅子,四个椅脚全都牢牢的固定在底面,椅子两侧还各有一个扶把。

    「快坐上去!」龙君瑶又下了一个口令。

    黑鹰毫不迟疑的上座。

    在炎夏里,坐在热烘烘的密闭空间中,实在是一种煎熬。

    尔后,龙君瑶便以最快的速度,用早已准备好的绳索,将黑鹰的两只手牢牢的捆绑在扶把上,双脚则各绑在两侧的椅脚;最后,再从他的腰部缠绕了一条绳索,固定在椅背上。

    「妳为什么把我绑起来?」

    「你待会儿就知道了!」说这话时,她已走出屋外。

    不一会儿,她又转身提了一桶看似泥浆的东西入内。

    只见她不由分说的将那桶像泥浆的东西一个劲的往黑鹰身上涂抹,好象在砌砖涂墙般。

    黑鹰被那些直往自己身上涂抹的东西弄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又问:「这又是什么东西?」

    「此乃『千年冰泥』!」龙君瑶回答他时,忙碌的双手一点儿也没有闲下来稍事歇息。

    「千年冰泥?」他怎么愈看愈像石灰和黏土混合而成的泥浆?

    「是啊!」龙君瑶神色自若的回答。

    「可是——唔——」

    黑鹰才开口,大嘴便衱龙君瑶插进一根中空的竹管。「从现在开始,三柱香的时间里,要先请你免开尊口了。」

    语毕便把「千年冰泥」涂满他的脸。

    当全身从头到脚都被裹上厚厚一层泥浆,活像个泥人——说是「秦俑」也不为过——之后,黑鹰才知道他口中那根竹管是作什么用的。

    「总算大功告成了!」龙君瑶一边以手绢将自己擦拭干净,一边欣赏自己的「杰作」。

    在黑鹰已经看不到她的此刻,她终于大大方方的展露出邪门的笑容。

    「你忍耐一下,我到外面去烧『东海龙木』,当它的味道开始飘进来时,这个小木屋也会因为高温而愈来愈闷热,你可能会很难受,不过为了治好你的病,只好委屈你忍耐一下,就三柱香的时间,待会儿见!」

    她憋住笑意,蹦出小木屋,从外面将门闩栓上,便开始在小木屋左侧下端的小门,燃烧起她口中的「东海龙木」。

    眼见火愈烧愈炽,来自「东海龙木」的紫色烟雾开始从小门飘进小木屋里,龙君瑶便愈搧愈带劲。

    而小木屋里动弹不得的黑鹰,觉得自己这会儿又从「冰槦葫籚」变成「五香肉桂」口味的「土窑鸡」了!

    最糟的是,他渐渐觉得全身奇痒无比,而且愈来愈难以忍受,偏偏他被绑得死死的,连动也没能动一下,只能任由身体愈来愈痒,终于受不住而从口中的竹管传出『呜呜』的悲鸣——

    救命呀!谁来救救我啊!

    他像蒸笼里的蚂蚁,全急如焚的在心中拼命吶喊。

    龙君瑶听见那不断传出来的「呜呜之歌」,早在心里笑得人仰马翻。

    这家伙现在一定全身奇痒难忍,却又莫可奈何!那正是「君莫笑」的药效。而所谓的「君莫笑」就是她大小姐所发明的一种「整人圣药」!它会让人全身奇痒,想笑又笑不出来。它是由一种产在苗疆的稀有奇木「紫金蛇木」燃烧生成的紫色烟雾,和五香、肉桂及石灰在高温下结合而产生的奇药。

    她气定神闲的摸摸趴在地上,给她当美人靠的小黑,愈想愈佩服自己:居然能把「紫金蛇木」掰成什么「东海龙木」!还用黏土裹住他,让他更难受!难怪人家都说她们龙家专出才女,呵呵!

    她朝小黑勾勾食指,小黑便用牠那灵巧的长尾巴,卷起四根「紫金蛇木」,不偏不倚的将它们甩进火堆里,让火继续旺烧。

    龙君瑶亲了亲小黑以示嘉奖,接着想道:不知待会儿,他知道今天这些玩意并不是什么「三温暖水火合疗法」,而是她独门的「君瑶美女三段式整人法」时,会是什么表情?她四叔是真的有套叫「三温暖水火合疗法」的独门医疗秘法没错,只不过她正巧不知道它真正的药方罢了!

    小木屋里传出的「嵨呜之歌」愈来愈慷慨激昂,好象在表达什么高论,只可惜龙君瑶不懂「呜呜话」,所以黑鹰只有独抱「曲高和寡」的遗憾,继续唱「独角戏」了!

    就这样,屋里屋外呈现截然不同的两样风情——

    屋里受苦受难的黑鹰,有苦难言、快被整掉半条命也!

    屋外的龙君瑶,却暗笑得险些得内伤,恨不得能让他再多受一点罪!

    ***

    三柱香的苦刑时间终于在黑鹰还没去向阎王报到之前终了。

    龙君瑶哼着轻快的小曲儿,慢吞吞的将门打开,若无其事的向他打了一声招呼:「嗨!你还好吧!再忍耐一下,马上就大功告成了!」

    说着,便用手中的大榔头对着黑鹰身上那层已烧得硬化的「泥墙」使尽力气猛毃,黑鹰身上的硬泥便碎裂成小泥块剥落地面。

    「呜——」

    随着一声不成调的哀嚎,黑鹰口中的竹管便很知趣的自己离开黑鹰的大嘴,另谋出路去也。

    罪魁祸首的龙君瑶好生无辜的说:「啊!敲到你的膝盖了!真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相信我!」

    好没有说服力的话哪!只可惜黑鹰没空发现。

    他本来以为龙君瑶将他身上的泥块完全剥除后,便会把他头部的泥块也一并剥除而慌乱不已。幸好她没有,反而拿起剪刀先将他身上的棕叶和糖浆一一除去。

    聪明的她,就是不把绑住他四肢和腰身的绳索松开。

    当身上的粽叶愈来愈少,黑鹰的心跳速度便愈来愈剧烈——

    真是糟透了!经她这么一折腾,他身上那些「可怖的伪装」,只怕已受不住「折磨」,跟着粽叶老兄们一起脱离他的身体了!这么一来,不就变成她真的「医好」他的「怪疾」了吗?

    最头痛的是,当她见着他的庐山真面目时,他又该如何自圆其说?

    此外,还有一件事也令他十分不安。他总觉得君瑶今天的态度和先前不太一样,但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同!

    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时,惊天动地的叫嚷声贯进他耳里——

    「万岁!太棒了,我真是天才耶!竟然把天下名医长年来都医不好的『怪疾』给医好了!瞧!好完整的皮肤,没有半点难看恶心的疤了耶!」龙君瑶好夸张的又叫又跳,存心吓死他。

    黑鹰就像被判了死刑似的,心如死灰。

    毁了!果然演变成他最不愿意面对的最坏田地——

    在君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之下,让她知道她一心一意救治、半人半鬼的竹林公子,居然就是她所熟悉的「独眼鹰王」黑鹰,这简直是——

    他不敢再往下想,一颗心不停地往下沉,彷如坠入深壑幽堑!

    龙君瑶很坏心眼的偷笑在心里,表面上却继续挤出柔柔的声音「安抚」他:「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紧张,这也难怪,从小到大,你都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的真面目,此刻对你来说真的是生平头一道;不过,你不必担心,我相信你一定生得非常出色,是难得一见的俊挺之人!」

    虽说她是存心整他,不过她也真的很想一睹黑鹰的庐山真面目究竟为何!

    从第一次在「卧龙岛」上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传闻中的「独眼鹰王」。她真的以为他的左半边脸早已毁容,所以不曾多加追究他那半边面罩下的左半边脸究竟如何。

    现在可不同了!她知道他的左半边脸并无损伤,那半边的面罩是为了隐藏蓝色左眼的秘密。因此,她伸出去拨掉他头部泥块的双手,因为过度的兴奋而不停的颤抖着。

    黑鹰真想逃掉,偏偏「七分醉」的效力还未完全消褪,何况他还被绳索牢牢绑住。

    他退而求其次的想在脸部的泥块完全被剥除、「真相」大白之前,同君瑶坦白招供认错,奈何裹在脸上那一层厚厚硬硬的泥块,硬是让他开不了口。

    唯一幸运的是,由于「紫金蛇木」所产生的紫色烟雾已经全数散去,所以「君莫笑」那磨人的奇痒已不再发作。

    此刻的黑鹰,只有静静等待最后审判的降临!

    最要命的是,他居然在「真相」即将大白的此刻,发现了自己藏在内心深处的真正感情——

    他真的爱上君瑶了!以竹林公子的身分和她在竹林里朝夕共处的日子中,他已情不自禁的爱上这个曾令他望而生畏、敬而远之的闯祸精了!

    最最重要的是,他不想从此失去她,他不愿也不能!他没想到自己竟是如此的害怕失去她!

    因此在脸上的泥砖即将全数被剥除的剎那,他暗自下了重大的决定,以壮士断腕的气势准备勇敢的认错,挽回佳人的芳心!

    龙君瑶却先发制人,用甜得令他心神荡漾的声音道:「好久不见了!你好吗?黑鹰殿下!」

    「咦——?」

    出乎意料的发展,让黑鹰一脸措愕的呆愣了好长一段时间。

    龙君瑶则调皮的眨眨眼笑道:「这就是你欺骗我的代价!现在,本姑娘仇也报了,就本着慈悲为怀的心,大人大量的原谅你吧!」

    她一面说,一面替他除去身上的绳索,不再捉弄他。

    黑鹰恍然大悟的纵声狂笑,笑得眼泪都被逼出来了,还是没有停止的迹象。

    龙君瑶趁机调侃他,「怎么?敢情咱们的『海盗殿下』有被虐待狂的癖好,否则怎么会被人整了还笑得这么开心?如果是这样,那我就好人做到底,义不容辞的继续当『君子』来『成你之美』如何?」

    黑鹰冷不防的将她一把抱起,狠狠的搂抱在怀里,以低沉浑厚而令姑娘家芳心悸悸的声音,温柔的在她耳畔轻轻的低语:「好了,丫头,咱们休战吧!反正妳也整到我了,气该消了吧?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妳是何时发现我是在装病,还有我真正的身分?」

    这是最令他纳闷的症结所在!这些年来,他在江湖上可不是白混的,所以他敢以他项上人头做担保,一直到她昨天上山采药之前,她绝对还不知道真相!

    换句话说,就是所有的转变,全是从昨天她上山采药之后才开始的。

    难不成是她看到或听到他和千驹、君琦的密谈?

    不!不可能!那个地方非常隐密,就算熟悉后山山况且武艺高强的人也很难找到,尤其是要在不被他们发现的情况下潜伏到那里,自是难上加鸡,更遑论像她这样不黯武功的寻常人。

    据他所知,君瑶自称的武功根本抬不上台面,只是几招唬人用的三脚猫招式罢了,论情论理,她都不可能有那个本事偷听到他们的谈话才是,那‥‥

    龙君瑶欣赏够了他大伤脑筋的「马卢」样后,便自动自发的告诉他故事的来龙去脉。

    黑鹰听得连连笑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在笑声渐渐隐去时,他炽热的唇瓣慢慢的贴上了她的。

    龙君瑶毫不反抗的承受他的热情。此刻,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君琦和已逝的君琳,在经过爱惜的洗礼后,都变得比以往妩媚娇艳了!原来爱情的滋味是如此的令人心醉‥‥

    黑鹰心中那股熊熊的爱火,愈烧愈烈,他情不自禁的双手,开始在她香滑柔软的身躯上不安分的游走。

    轻触着她的背脊的右手背,却突然有种湿湿黏黏,外加一丝丝的热气,令他全身发毛的感觉。他用眼尾的余光一扫究竟——

    霎时,他像火烧屁股般,倏地抽回手,抱着佳人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幸好没有惊叫出声,否则他怕豹、猫的秘密可就曝光了!

    该死!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溜到他身边,还挑在节骨眼上破坏他的「好事」,简直是岂有此理!

    要不是他对猫、豹之类的动物没辙,而这家伙正好就是一只又大又壮的大黑豹,他早就把牠修理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算你好运,啧!

    他偷偷的向小黑瞪了一下,而且是趁小黑侧开头的时候进行——因为他听说黑豹这种动物的感觉是很敏锐的!所以他才秉持「好男不跟豹子斗」的原则,不屑于和牠起正面冲突。

    小黑因「出击」成功,而心情大好的猛摇尾巴。

    其实牠本来是想用尾巴用打黑鹰,吓死他的,只可惜黑鹰聪明得很,离牠远远的,害牠没能得逞。

    牠回眸瞧见黑鹰正厚颜无耻的紧抱着牠心爱的小主子不放,便又朝他们扑过去。黑鹰见状,下意识的松开怀抱里的俏佳人,小黑便趁机闯进他们两人之间,强将他们「隔离」。

    尚陶醉在幸福爱河里的龙君瑶恰巧错过这精彩的一幕,否则她就可以发现黑鹰的弱点了!

    当然,小黑已经发现黑鹰的弱点,不过牠不会告诉小主子的,这可是牠把这只「害虫」从亲爱的小主子身边「驱离」的王牌利器呢!

    黑鹰也在几次的交手后领悟到这个黑家伙的企图!

    想跟我抢君瑶?很好,谁怕谁啊!他一副「要打就来」的架势。

    于是,一个男人和一只雄豹的爱情战争就此揭开序幕!

    毫不知情的女主角,则继续沉醉在她的幸福甜梦中,一点也没有发觉周遭的暗潮汹涌。

    ***

    待黑鹰整装梳理完毕,重新出现在她眼前时,她不禁看呆了!

    这是第一次,龙君瑶看到最真实的黑鹰。

    俊挺有型的脸上,有两道桀傲不逊的浓眉,和一双闪烁着刚毅色彩、一黑一蓝的眼眸,极富个性的鼻梁下,那张厚薄恰到好处,而呈现诱人弧形的唇,将他的魅力烘托得更为出色。

    那是一种阳刚的、散发着海民特有的狂放与接受阳光洗礼的独特味道,再加上承袭自王侯世家独具的贵族气质,充分显示出得天独厚的魅力,尤其对姑娘家而言更是如此。

    龙君瑶看得有些痴呆,胸口直直发烫——

    究竟她以前是怎么看待眼前这个男人的呢?

    为何以前和他吵吵闹闹、搞得他气急败坏的时候,她一点儿都感受不到他的魅力?还嘲笑「黑鹰帮」那个海盗窝的姑娘们是硬把「牛粪」当「宝」捧,没见过真正的帅气公子,更不认同别人把他和她那几个仪表非凡、堪称人中之龙的堂兄弟们相提并论。

    而现在却‥‥

    她绝非以貌取人,因为她心知肚明,早在他还是满身恶疾的「竹林公子」时,她就已经对他另眼看待,否则她不会为他心疼得流那么多眼泪,更不会立誓非医好他的「怪疾」不可!

    她一直以为那样的莫名情愫完全是「好管闲事」的毛病使然,只是这回比以往更强烈,万万没想到自己对他格外特别的原因,竟是因为在不知不觉中已把芳心暗许之故!

    然而,也正因为她的非以貌取人,完全凭着一颗单纯赤诚的真心去对待比鬼怪还丑陋的「竹林公子」,所以才能轻易的闯进黑鹰内心深处那扇顽强、从不为任何人开启的心门!

    黑鹰把先前收入暗袋的坠子取出,交到她手上,接续上一回没有说完的故事。

    「这坠子是我娘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交待情同亲人,一直服侍她、保护她的王成夫妇,要他们代为保管,并拜托他们夫妇把我好好的抚养长大,等到我能够懂得人情世故之时,再把坠子交给我,并告诉我异国亲人的事;最重要的是,要教我好好孝顺对我们母子两人恩重如山的王爷。可能的话,再协助我打探远在拂菻的异国亲人的消息。王成夫妇俩自然二话不说的答应奄奄一息的她,我娘才安心死去。」

    言及于此,黑鹰的双眸不禁蒙上一层黯淡的阴霾,眉心微微蹙起。他停顿片刻才接着说:「只可惜世事多变,我娘怎么也没想到她用自己的生命换得的孩子,竟然生了一双一黑一蓝的眼睛,而且从头到脚都长满令人触目惊心的恶心毒瘤和鱼鳞状的硬皮,根本无法见容于世,王爷面对这样的我,自然是恨不得立刻把我杀死。」他自嘲的干笑两声,「也难怪他,究竟世上能容得下如此恶心丑陋的孩子的父母并不多,尤其是在王侯世家,何况我还是害死他的爱妾之人。」

    「但王爷终究还是没有杀你,不是吗?」龙君瑶轻声的说。

    黑鹰又干笑几声,淡淡的、带点讥讽的说:「或许是成伯成嫂求情吧!又或许是因为我娘死前要他善待我的重托之故吧!反正那些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无法改变的现实!」他愈说愈激动,「自我懂事以来,我便和成伯、成嫂三个人住在这片竹林里,除了成伯和成嫂,以及成伯不定期从王府那边带来替我治病的大夫外,我从未见过任何人,也不曾离开这片竹林半步,王爷更是从未曾来看过我,一次也没有‥‥」

    从他生硬的语调中,龙君瑶可以深切的感受到他的无奈和悲哀。

    黑鹰继续道:「慢慢长大的我,愈来愈不甘于一生都因死在这片竹林中,但又不得其法而出,成伯、成嫂又不肯带我出去,我只好自己想办法。不知道是不是上苍听到我的心声,有一天,我相往常一样,到后山去玩时,失足跌落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洞穴,接着便一路滚到底。待找定睛观察四周时,赫然发现自己跌落的地方是一条有心人开挖的秘道,我便沿着秘道探险。走到尽头时,发现眼前一片光亮,耳边不断传来清脆的水声,我上前一看,大受感动!呈现在我眼前的,竟是一片湛蓝色的汪洋大海。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海,不怕妳笑,我那时真的激动得哭了!」

    难忘的回忆让他面部的表情和缓许多。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坐在那个洞口呆望了大海多久,我只知道是背后突然出现的人把我从太虚之中拉回,那个人便是成伯;成伯不发一言的带我从秘道往回走,最后的出口并不是我先前跌下去的深谷,而是我的卧寝。之后,成伯和成嫂才将那条秘道的秘密告诉我。原来那条秘道是他们夫妇俩挖掘的。在和他们约法三章之后,他们便不再阻止我从那条秘道跑到可以望海的那个洞口去玩,我的生活从此变得比较有趣,尤其是有一回在那个海边的洞口里,遇见两个很有意思的家伙之后,我枯燥无望的人生更起了关键性的转变!」

    一想到当时的情景,黑鹰的嘴不禁呈现动人的弧形——

    「那两个人是妳也很熟的人哦!」

    他故意日吊她胃口。

    龙君瑶好奇得要命,没那个闲功夫和他瞎耗,连忙耍赖兼讨饶的说:「你就快说吧!否则我咬你哦!」

    黑鹰好喜欢她那娇俏的模样,执起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唇上来回摩挲轻吻,一面说道:「那两个人便是妳爹『海老大』和妳的四叔『药王』,他们两人一个教我武功和航海的各种知识及技术;一个使出浑身解术治好了我的『怪疾』。从此,在成伯和成嫂的护航下,我便开始自由出入竹林和广州沿海之间,为了掩饰我稀有的一黑一蓝眼睛,我便用面罩把左半边脸遮盖起来,以免身分暴露。后来,我又在『海老夫』的地盘上结识了两个怪胎。」

    「就是傲风相御浪对不对?」龙君瑶自作聪明的抢白。

    「没错!」他轻轻捏捏她的曼颊。「就是他们兄弟俩!」

    「咦?」龙君瑶小嘴张成樱桃型。「傲风和御浪是亲兄弟?」

    「是啊!」难得立场反过来,换他欣赏她的表演,黑鹰心中自有一股快感。

    原来看别人出糗是这么有趣的事,难怪这个小丫头老是乐此不疲,闲来没事就以捉弄人为乐!

    龙君瑶见他面露不怀好意的神采,提防着道:「你最好别对我使坏心眼,否则当心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她这个人就是典型的小人,只准自己欺负人,占人家便宜,不准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到她身上来!要是有人「铁齿」「铤而走险」,试试「回报」她的滋味,包准后悔莫及,后患无穷!

    黑鹰太了解这一点,所以很识趣的打消「回敬」她的念头,安安分分的继续往下说:「傲风和御浪不仅是兄弟,而且还是成伯和成嫂的儿子。」

    「什么‥‥」

    为了尽快听完之后的故事,龙君瑶赶紧摀住嘴,不打他的岔。

    看在她那令他爱不释手的可爱模样份上,他未多做刁难,便接着道:「傲风和御浪从小便被成伯和成嫂送到华山去拜在『华山派』门下习武练剑,谁知兄弟两人学到一半就兴趣缺缺的开溜。幸好在开溜时,遇上妳那个极受江湖侠士敬重的二伯龙啸虎,龙大将军,在妳二伯龙啸虎担保不会累及『华山派』之下,『华山派』的掌门才同意把傲风和御浪交给妳二伯带走,并答应不告知成伯、成嫂,一切交由妳二伯全权处理。后来,傲风和御浪或许受到你们以海起家的龙氏一族影响,对海上的生活远比在陆地上混还感兴趣;因此,妳二伯便把傲风和御浪交给妳爹『海老大』来带了。」

    「这么说来,成伯、成嫂和我爹及四叔他们都是旧识啰!」

    「可以这么说,妳知道吗?成伯、成娘以前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侠侣呢!只是后来退隐江湖,从此消声匿迹的隐居在这片山林,渐渐的才不再有人提起。」

    「那他们又怎么会和段王爷搭上线呢?」

    「这我就不清楚了。」

    「那‥‥」她舔舔小嘴,定定的看着他好半晌,才问出口:「你为什么要和王爷作对?」

    黑鹰早料到她终究会问到这件事。

    他本来就打算告诉她,所以便顺水推舟的接续下去——

    「在外面混得愈久,遇到的人也就愈多,世人对王爷的风评也就渐渐传入我的耳里。一开始,我并不相信王爷是个为了图利自己,不惜残害百姓的冷酷之人,虽然我从未见过他,但是成伯和成嫂从我小时候便告诉我,王爷是个情深义重的好人;我想,高高在上的王爷,竟然愿意让丑陋的庶子活着,还遍寻大夫为我医病,心肠应该不坏,因此相信了成伯、成嫂的说法。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我亲眼看到的、亲耳听到的竟是一件又一件令人无法原谅的惨事。于是,我心目中那个有情有泪的段王爷破灭了!不久之后,『独眼鹰王』便活跃于广州沿海和南洋一带,除了打劫往来的商船外,还专门砸王爷不法交易私盐的各个重要据点,随着冲突的日趋严重,﹃独眼鹰王』黑鹰和段王爷之间的梁子便愈结愈深了!」

    他故作潇洒的表示,龙君瑶却看透他内心的苦楚,只是没当面戳破它。

    反正说破它也无济于事,只是徒增无奈、痛苦和矛盾!

    「那夹在你和王爷之间的成伯相成嫂呢?」

    说到这一点,黑鹰便满腔歉疚。

    「我想我这一生是注定要欠成伯、成嫂恩情了。可能的话,我真的不想把他们拖下水。但是,要我眼睁睁看王爷如此欺压百姓,我实在做不到;而傲风和御浪又是我对抗王爷,领导一窝兄弟不可或缺的好搭档、哥儿们,所以我——」

    「所以你只好让自己负疚,让成伯和成嫂夹在你和王爷之间左右为难,是不是?」她替他把话说完,语气是爱怜、是疼惜、是相知的,却没有丝毫责难。「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成伯和成嫂他们绝对是心甘情愿如此、绝对不会怪你的!你和我一样清楚,是不是?」

    「君瑶——」

    他忘情的吞噬她的小嘴,满腔热情的紧抱住这个相知相惜的可人儿。

    谁知那个令他气结的死对头小黑又在情正浓、吻正烈的当儿,扑到他们之间,破坏他的好事!

    可恶!总有一天,我一定要你好看!

    黑鹰还是只敢在心里拼命咒骂,表面上却依然只能「识时务」、心不甘情不愿的为这场缠绵提前划上休止符。

    小黑根本没把他的愤怒放在眼里,趾高气昂的踩着「胜利者」的步伐,回到小主子身边,肆无忌惮的猛舔龙君瑶发烫的脸颊,像是在向黑鹰示威一般。

    黑鹰也不甘老是屈居下风,马上就又展开反攻行动,小黑也严阵以待。一时之间,火药味迅速蔓延开来。

    此时,第三势力——龙大小姐突然介入战局,战况顿时急转直下!

    龙君瑶好生厉害,一记甜笑、一个问句,便化干戈为玉帛——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已是这么伟大。

    「你和君琦及千驹大哥究竟想做什么?你又打算和王爷如何了结?」这是她最想知道的事。

    可能的话,她并不希望见他们父子相残,尤其她心里相当清楚:黑鹰虽很不满王爷的作风,但内心深处还是爱着这个爹的;否则,他又何苦在「怪疾」治好后,还要继续装病把王爷请来的大夫统统吓走,辛苦的过着「双重身分」的日子?除了不想让成伯和成嫂对王爷难于交待外,自然是不想就这么和王爷完全断了关联,而仅存敌对的关系!

    只要他一天是「竹林公子」,他和王爷就有那么一点关联!因此他才会割舍不下,无法潇洒的一走了之!她真的完全明白他内心深处的痛苦和矛盾。

    何况,她总觉得王爷是真的对黑鹰有情,只是他似乎另有隐情‥‥

    黑鹰则以坚定的口气表态:

    「我一定要找到他非法交易私盐的证据!」

    「然后呢?」

    「然后——」他哑然了。

    龙君瑶不想见他愁眉苦脸,便转移话题道:「好了,咱们先别谈这件事了,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的本名叫什么?」她不相信王爷真的没替他取名字。

    「旭海,段旭海!」成嫂说这是王爷在他末出生前便为他取好的名字。

    「旭海,晨曦中的大海!嗯!好有意思的名字,尤其那个海字,一定是取自你那位拥有大海般颜色的双眸的娘,可见王爷他——」

    「别再说了,好吗?小瑶!」他几近恳求的望着她。

    她不愿见心爱的郎君满眼愁绪,便不再往下说,改口道:「我以后可以叫你小海吗?就私底下,只有咱们两个人时,好不好?人家不想跟别人一样,总是叫你黑鹰啦!好不好?」

    关于这点,她是势在必得的。

    原本她还打算好,如果他真没有名字,她就要替他取一个她专用的名字,只准她叫,不准别人跟着叫,这样才能凸显出她和他的关系与众不同嘛!

    最重要的是,这么一来,他就赖不掉,以后非娶她不可了!嘿嘿!

    她年纪是小了一点,脑袋瓜却精得很哪!

    现在,她敢打包票:她的爹和娘当初会轻易应允王爷的「医病之邀」,一定就是在打撮合她和黑鹰的主意,错不了的!

    黑鹰拗不过她的撒娇功,便答应她了。「只可以在私底下、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才可以这么叫哦!」

    「不嘛!在知道真相的人,像是:成伯、成嫂、我爹娘、四叔,君琦和千驹大哥,还有傲风相御浪面前也可以叫,好不好?不要那么小气啦!我会很小心,不会泄露秘密的,好啦!」龙君瑶又是娇嗲又是耍赖,举凡姑娘家常用的十八般武艺全派上阵来了。

    黑鹰不知她打的「主意」,终于投降。

    「好吧!随妳高兴好了!」

    「真的?」

    「君子言出,驷马难追!」

    「万岁,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小海!」眼见「阴谋」得逞,她开心的抱住他又亲又吻。

    黑鹰乐得大享美人恩。虽然他对「小海」这个过于亲昵的称呼还有些不自在,但却不讨厌也不排斥,反而很爱听她如此唤他,唤他的真名!

    龙君瑶则在心中窃笑——

    这下子搞定了,你再也迷不掉啦!

    黑鹰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妳用来『惩罚』我的那套招术叫什么名堂?又是新发明的捉弄人招术对吧?」

    虽然他经常被她和她的「闯祸搭档」龙君玮,那些千奇百怪的捉弄人招术搞得啼笑皆非。但是他知道她们两个都会替那些招术取些奇怪而令人喷饭的名字,因此才会兴致勃勃的追根究底。

    龙君瑶灵眸巧转的发表高论,满足他的好奇心。「这个新招术的全名叫『君瑶美女三段式整人法』,一共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段叫『粽子变当归鸭』,第二段叫『当归鸭变冰榶葫芦』,第三段叫『冰糖葫芦变土窑鸡』,你猜对了没?」

    黑鹰听得捧腹大笑,笑声宏亮而响彻云霄。

    龙君瑶则像只小猫咪般,腻在他的怀里撒娇。

关键词:Nice

作者:miyu

《《海盗殿下贼公主》7[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