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海盗殿下贼公主》8[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八章

    宋千驹正愁着该用什么名义去拜访段王爷才不会显得唐突,引起段王爷的怀疑。不想就在大伤脑筋之际,广州的市舶司大人龙啸海传来意外的消息:

    前几夫,从波斯来了一位宫廷密使,说有紧急的大事要立刻面见大唐皇帝,皇上降旨要龙啸海亲自护送波斯密使北上长安城。

    因此,宋千驹便以此为借口,登门拜见段王爷。

    「龙大人深怕他此趟北上长安城,会耽误皇上命他协助王爷您缉拿海盗头子黑鹰一事,所以特别要我前来拜见王爷,代他协助王爷您。」

    段王爷半玩笑半认真的说:「我看不是这样,宋大人恐怕是以此为借口,想趁机查探我是否有叛国的罪证才是真的!」

    「王爷您真爱说笑——」宋千驹不动声色的应对。

    段王爷则将计就计的说:「甭提了,不管宋大人来意为何,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事实上,我这一两天将有趟远行,为了避免沿途盗匪为乱,我将带走大半人马,正在担心我那个藏满先皇和当今皇上御赐之珍宝字画的『翰林斋』会被黑鹰那帮贼人乘虚而入;正好宋大人来了,就请宋大人多待几天,代我看守『翰林斋』、缉拿黑鹰那帮贼人,不知宋大人意不如何?」

    他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想藉由宋千驹的口,让世人更加相信他将要远行,尤其是黑鹰那一干子贼人,好引他们上勾。

    虽然他无法确定宋千驹究竟认不认识黑鹰,但他的夫人龙君琦可是龙啸海的侄女,加上宋千驹本来就和龙啸海走得很近;所以,就算宋千驹不认识黑鹰,但基于对龙啸海的道义,他还是会想办法把这消息传给黑鹰那一帮贼人的。

    二来嘛!要是他的「翰林斋」有什么闪失,或者让闯入的贼子黑鹰给逃了的话,他还可以治宋千驹办事不力,及和贼人私通之嫌两条罪状,教训教训这个老是和他过不去、爱找他麻烦的小辈。

    如此一石二鸟之计,岂有不为之理?

    宋千驹也不是今天才在官场上混的,自然知道段王爷要他看守「翰林斋」的居心,不过王爷要远行似乎是真的,所以他便爽快的答应下来。「既然王爷如此看重千驹,千驹定会尽力而为,不负王爷重托。」

    只要他一直待在王府掌控大局,他和黑鹰的计划就算有什么变挂,他也能协助黑鹰他们脱险。想到这一层,他就更乐于暂住王府。

    「那就拜托宋大人了!」

    「您太客气了,王爷!」

    各怀鬼胎的两人,彼此都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

    当宋千驹传来段王爷已经离开王府两天的消息之后,黑鹰和龙君琦这边便按照原订计划,准备夜袭「翰林斋」。

    临行的当儿,龙君瑶吵着非跟不可。

    黑鹰苦口婆心的说服她。「别这样,小瑶,我们这赵可不是去玩的,妳又不会武功,万一有什么差池的话‥‥」

    「我不管,我一定要跟!」不待黑鹰把话说完,她便打断他。

    龙君琦示意黑鹰闪一边去,要对付这个难缠的妹子,还是她这个老大姊最在行。「小瑶,妳别再胡闹了,黑鹰是怕妳发生危险才不要你跟的,人家御浪武功那么好,还不是没去。」

    「那是因为御浪进城去办其它的事,又要留下来当接应,所以才没去的!」龙君瑶才没那么好说话。

    龙君琦眸底透着慧黠的光采,暧昧的笑道:「这么说来,妳是非跟不可?」

    「没错!」

    「好吧!就让妳跟,不过如果到时出了差池,黑鹰为了保护妳而被捕,我可不管哦!」

    「呸!呸!妳少乌鸦嘴,小海才不会那么倒霉,妳少咒他!」龙君瑶连忙紧抱住黑鹰,真情流露的向龙君琦猛扮鬼脸。

    黑鹰窝心至极。

    龙君琦打铁趁热的回道:「我哪有咒他,我只不过是就事论事,就看妳自己怎么想!」同样身为女人,龙君琦太了解女人是如何看重自己的心上人的。

    她挣扎了半晌,果然如龙君琦所愿的打消念头。「好嘛!我不跟就是了,不过你们要小心,快去快回哦!我和成嫂会准备好宵夜等你们回来。」

    「知道了!」龙君琦对黑鹰投以胜利的眼色。

    黑鹰深惰款款的抚摸心上人的玉颊,柔声的安抚她:「放心,不会有事的。」

    「嗯!一定要小心哦!」龙君瑶千叮万嘱。

    可能的话,她真的不希望黑鹰去冒险,但她更知道她不能也无法阻上他,所以她只能祈求他平安无事。

    稍后,黑鹰、傲风和龙君琦便趁着黑夜,在王成的带领下,穿越机关重重的竹海,往王府主屋的方向出发,展开夜袭。

    ***

    黑鹰、傲风和龙君琦在「翰林斋」守卫的人马减了一半的情况,加上上回闯入过一次,对路子有个谱,所以三个人很快就进入「翰林斋」。

    黑鹰凭着在刀口上混日子的敏锐本能,嗅到了危险的味道,警戒的说:「等等,你们会不会觉得我们这一趟进来得太容易了?」

    头一回进来的龙君琦抢白道:「段王爷带走了府中大部分的高手,尤其是两名贴身护卫刀奴和剑奴以及心腹吴义和韦忠都不在,加上又有千驹在王府为我们坐镇把风,自然顺利多了。」

    「说得也是。」但黑鹰心里总是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既然觉得心中不踏实,咱们不如赶快动手,好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傲风提议道。

    「这话说得实在,咱们还是快动手!」龙君琦立即附和。

    达成共识的三个人,便开始着手搜寻他们此趟前来的目标猎物——段王爷交易私盬和叛国的证据。

    「这儿有道秘门!」傲风第一个找到机关。

    三个人便联手打开那道秘门,哪知秘门旋开后,在秘门彼端等待他们的竟是以段王爷为首的大队人马。

    段王爷一副正中下怀的得意貌,不疾不徐的说:「来得好,我等你们很久了,统统给我拿下!」

    呯——!

    黑鹰见情况不妙,眼明手快的投下烟雾弹,趁浓烟四起的时候,对傲风耳提面命:「你快带她走,她的身分绝不能暴露,快,我来断后!」

    傲风知道事态紧急、刻不容缓,便二话不说的照办,临去前,匆匆丢下一句:「你自己要小心!」

    「知道了,快走!」

    在黑鹰的掩护下,傲风拼死护着龙君琦逃脱。

    「外面的人守好,一个也别让他们跑了!」献此计的总护院吴义追出去,对守在外头的另一半人马下达命令。

    远方的夜空突然有一团不明物体齐飞而至,爆炸声和浓烟随之四起。制造此番烟幕的宋千驹,趁着混乱、视线不佳,连点了好几个守卫的穴道,好让傲风和龙君琦顺利逃走。

    「别担心,黑鹰那边我会罩着!」

    外头的危机方告解除,屋里的情况却渐趋不利、紧张万分。

    黑鹰的功夫底子虽好,但在段王爷几位实力不相上下的部属联手出击下,愈来愈处劣势,眼看就要败阵。

    宋千驹见情况不妙,想冲进去伺机暗中协助黑鹰,却被早守在一旁的总护院吴义给拦下来。

    「让开,我要进去帮助王爷捉拿黑鹰!」宋千驹强忍心中的焦虑,保持冷静的说,并伸出手想拍开吴义拦住他的臂膀。

    吴义不但无丝毫退让之意,反而更加不客气的挡住他,咧嘴笑道:「原来是宋大人来了,不过,你不必进去了,王爷一个人就可以应付得了,宋大人不如去追捕那两个逃脱的贼人!」

    「我——」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的当儿,屋内传出怪响,紧接着段王爷得意的笑声便惊天动地的扬起,「好,干得好,总算让我逮着你了,黑鹰!」

    宋千驹听到这句话,心头不由得一震——

    糟了!事情只怕不妙!

    他急欲出手相助,偏偏一旁的吴义双眼凌厉的死盯住他,让他动弹不得,只能暗自着急跳脚,眼睁睁的看着事态往对他们不利的方向进展。

    段王爷把被逮住的黑鹰仔仔细絅的膲了好几遍,嘴里不时发出令人不安的怪异笑声。

    约莫是笑够了,段王爷才下命令道:「把他脸上的黑市拿下,我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

    在黑鹰的蒙面黑而被取下之后,段王爷不禁啧啧称奇,「唷!原来传言中的『独眼鹰王』真是个独眼龙呢!你们瞧瞧,这贼人的左半边脸还真个遮着面罩呢!」他眼底流窜着邪恶的光芒,冷笑道:「只是不知那半边面罩下,究竟是不是真的全毁,不堪入目?」

    那个老家伙在打什么馊主意?门外的宋千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爱莫能助。

    在黑鹰和宋千驹都心凉了一大半的时候,段王爷又下达第二道命令,「把他那碍眼的面罩拿下来!」

    就在这个要命的节骨眼上,一道快如闪电,让人来不及看清楚是啥的黑影,从宋千驹和吴义的头上一跃而过,冲进了屋里。

    在一伙人还没看清楚闯进屋里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便由远而近的和声音的主人来到段王爷面前,大声嚷道:「王爷,有喜事哦!」

    这个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龙君瑶。

    先前那道黑影就是她的爱豹小黑。

    段王爷每一次看到这个难缠的丫头就一个头两个大,他努力保持冷静,不去搭理老是不按理出牌、说话颠三倒四的龙君瑶,而把注意力放在和她一齐前来的王成身上。「这回又是什么喜事?」

    王成还没出声,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尾随而至的段府总管辛勤,便抢白道:「启禀王爷,属下不是故意带他们来这儿打扰王爷的,而实在是——」

    「王爷,你可别怪辛老伯,」龙君瑶的嘴巴就是没法子闲着,迫不及待的抢了辛勤的话,自顾自的说个不停,「是本姑娘急着要找您理论,自己硬闯进来的,你要怪就怪我好了,辛老伯和成伯都是无辜的。」

    她这个人就是这副脾气,平常虽爱捉弄人,占人便宜,害人受罪,但遇上正经事时,绝对不会牵连无辜。

    冲着她替王成和辛勤说话这一点,段王爷决定花点时间听听她究竟想说些什么。「妳有什么话快说!」

    龙君瑶故意夸张的将屋里黑鸦鸦的人群扫了一遍,才以怪异的口吻说:「王爷当真要我在这儿说?」

    段王爷回心一想,下了第三道命令:「先把这贼人押到地牢去关起来,看紧一点,别让他的同党救走他,还有,在我过去之前,谁也不准动他,听见没?」

    「是!」

    宋千驹和黑鹰都很意外龙君瑶的出现,不过宋千驹这回却佷高兴,直把她当救星。

    探子统领韦忠和总护院吴义带着大队人马,将黑鹰强行押离后,宋千驹便顺水推舟的开口:「既然王爷和龙姑娘有要事相谈,在下不便打扰,先行告退了。」

    然后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逃离现场,完全不给段王爷有机会留下他,赶着到地牢救人。

    总管辛勤也很识趣的告退,留下龙君瑶、王成、段王爷和他的两名贴身保镖剑奴和刀奴——当然还有龙君瑶的宠物小黑。

    「现在妳可以说了吧!」段王爷耐着性子表示。若非他从一开始就在王成脸上看到「真有要事」的表情,他才不会放下大事不管,和她在这儿干耗!

    「我是要告诉你,公子的『怪病』可能会有起色哦!」说话时,她特别留意段王爷的反应。

    「是吗?」段王爷冷淡的应了一声。

    龙君瑶却捕捉到他那昙花一现的惊喜之情,心中的揣测又多了一点证明。

    不过她并不打算戳破它,眼前最重要的事是,尽量把王爷拖在这儿久一点,好让龙君琦、傲风和刚刚离去的宋千驹能顺利救黑鹰脱困。因此她继续说:「这是个很值得高兴的大喜事对不对!我为了早一点让王爷知道这个好消息,所以才钻研出一点眉目,便迫不及待的要成伯带我来见你,告诉你这件大事,我一定会继续努力去钻研公子的病情,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给王爷更满意的答案。」

    段王爷才想说什么,远处便传来此起彼落的喧闹声,探子统领韦忠焦急的声音由远而近的飞向他们:「王爷,不好了,黑鹰被他的同党救走了!」

    「什么?」

    龙君瑶眼见前来的目的已达成,便对段王爷话别:「王爷好象很忙,那我就先回去了,反正该说的话已经全告诉你,你继续忙,我先回去睡觉,养足精神明天好继续替公子治病。」

    段王爷并未拦她,只是以眼传眼的交待王成一些事,便毫不怀疑的下逐客令:「你们就快回竹林去吧!」

    待王成、龙君瑶和小黑一走,段王爷便对一旁的韦忠问道:「人抓到了吗?」

    「还没,不过王爷吩咐的另一件事却进行得很顺利。」韦忠据实以报。

    「很好,干得很好,黑鹰那个贼人绝对不会想到本王爷是用『连环计』来对付他。呵呵!」段王爷相当得意,大有胜卷在握的味道。

    黑鹰,你就尽管逃吧!咱们很快就会再见面了,这次谅你插翅也鸡飞!只是,在取下黑鹰的蒙面黑市,目睹黑鹰的半边脸时,他竟然有种莫名的好感和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这究竟怎么回事?

    段上爷百思不解‥‥

    ***

    一伙人都顺利回到竹屋会合后,龙君瑶便洋洋得意的邀功。

    「怎么样,没有本姑娘出马还是不行吧!要不是我有先见之明,及时说服成伯赶去王府那边搭救,事情可就没这么好收场了!」她把自己捧得像活神仙、大恩人似的。

    这回黑鹰、傲风和龙君琦因为受助于她,都不好反驳她的话。

    真是多亏了她,若非她那鸡婆、爱凑热闹的本性说动了王成,他们两人就不可能赶去王府,也就不会在路上和急着逃走的傲风、龙君琦遇上;她也就无从得知黑鹰的危急情况,而及时赶去救援;束手无策的宋千驹也就没办法趁她缠住王爷的时候,跑到地牢去救黑鹰脱困了。

    不过有件事黑鹰倒是非问不可。「王爷有没有怀疑妳?」

    龙君瑶摇摇头,轻嗼一声,「我还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和你约好不去了,还随后跟去呢!」

    「如果我真的这么问,妳会如何回答呢?」黑鹰有趣的看着她,眼里尽是款款深情。

    龙君瑶漾起甜美的笑容道:「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啰!」

    话方收口,一向脸皮超厚的她,居然害羞的红了双颊,一副不胜娇羞的娇态。

    黑鹰似乎感染了她的「脸红症」,也跟着满面「红光」。

    竹屋里顿时充满幸福甜蜜的气氛。

    黑鹰衷心的说:「谢谢妳,君瑶,不过下次可不许再胡乱冒险了,听到没?」

    他无限疼惜的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坐着,柔情万千的宠溺她。

    龙君瑶娇滴滴的娇嗲,「好嘛!人家下次一定一定遵守约定就是了。」

    那才是怪事!她在心里窃笑。只是现在气氛这么好,她又何必破坏气氛呢?反正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王成夫妇和傲风、龙君琦早就知趣的闪到外边去纳凉,只有小黑坚持留下来当「陪客」。

    眼看小俩口卿卿我我得没完没了,小黑的忍耐已到极限,便「吼!吼!」的对情敌黑鹰发出严重警告的吼声。

    黑鹰一听到牠那铿锵有力的吼声,立即全身僵直。小黑岂会这么轻易放过他,马上就装乖,挤到他们两人之间,示好的将两只前脚重重的撘放在黑鹰的大腿上,不停的舔他抚触着龙君瑶的手背。

    不明就里的龙君瑶宠爱的摸摸小黑的头,雀跃万分的对黑鹰叫道:「你看,小黑很喜欢你耶!牠从来不对不喜欢的人示好的唷!可见牠真的很喜欢你,太好了,我还担心你们两个会合不来呢!」

    迎着她那天真无邪的笑靥,黑鹰只能硬挤出一脸称得上「笑」的表情,故作轻快的说:「是啊!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事实上,他已经快要吓昏了。

    而小黑则继续佯装成乖宝宝,向他「示好」。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屋里的情景落入屋外四位「看倌」眼里,真是趣味横生,精彩极了。

    他们都对黑鹰深表同情。

    可怜的黑鹰,他这场「情战」有得打了!

    另一方面他们今晚的行动,虽然因误中段王爷精心设计的陷阱,险些遇难,但终究还是有惊无险的顺利逃脱了。

    他们当然不会就此放弃,只是在下一次的战争开始前,他们都很乐于享受这无忧无虑的欢乐与平和。浑然不知对段王爷而言,这一战才方兴未艾,更大的危险已暗潮汹涌的悄悄袭向他们‥‥

关键词:Nice

作者:miyu

《《海盗殿下贼公主》8[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