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海盗殿下贼公主》10[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十章

    当王成一行人回到竹林时,宋千驹、龙君琦和傲风已经替御浪包扎好伤口等他们回来。

    龙君瑶把所发生的事全说了一遍,在座的人听完后,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都怪我不好,如果我对王爷更有信心,就应该知道王爷再坏,也不可能有叛国之心,那个锦盒装的不可能是叛国的罪证。都怪我!如果我早一点想通这一点,就不会害王爷和公子之间演变成今天这步田地了!」王成自责不已。

    宋千驹拍拍他的肩,开解他:「成伯,你千万别这么想,王爷的作法本来就很容易遭人误解。不过,既然已雨过天青,咱们与其在这儿编派孰是孰非,倒不如想想接下来该怎么走!」

    宋千驹的话立即获得所有人的认同。

    「目前最重要的问题是,王爷真会遵守和君瑶姑娘的约定吗?」傲风提出大伙儿心中共同的疑问。

    「他会!」龙君瑶以极具说服力的口吻说道:「王爷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坏。我从第一次见到他,就发现他对小海有情,并不是漠不关心的,所以我敢打包票,王爷一定会遵守诺言!」

    「既然小瑶这么说,那就没问题了!」龙君琦有时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大事精明、小事迷糊」的妹子。「黑鹰,你怎么说?我和千驹的看法是,反正你本来就打算在解决王爷的事后,便放弃海盗的生活。现在事情解决了,何不趁这个机会金盆洗手,『忆水山庄』应该是你和你那帮手下今后栖身的好地方!」

    「我就是这么想!」这就是龙君瑶最佩服龙君琦这个大姊头的一点,总是能把想说的话,有条不紊的表达清楚。不像她说话老是颠三倒四的,经常是扯到最后,连自己也不知所云。

    黑鹰一言不发,眉头紧蹙的深思考量。

    大伙儿经过度时如年的等待后,终于听到黑鹰最后的决定:「如果他遵守约定,我们就付出相同的诚意!」

    龙君瑶满心欢喜的从他背后圈住他的腰,千娇百媚的撒娇:「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黑鹰并没有回头,却难掩深情的紧握住伊人的小手,用只有龙君瑶听得见的音量,小小声的低语:「谢谢妳,小瑶!」

    龙君瑶因而笑得更加妩媚动人,把自己的脸和身子贴得更牢,同样以只有黑鹰听得清楚的音量,轻声呢喃:「我只希望你快乐!」

    黑鹰顿时感到一股难言的温柔贯穿全身。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启开他深锁的心扉、掳走他的心的竟会是这个曾令他避之唯恐不及的闯祸精!

    其它人目睹他们两人的卿卿我我,都投以乐见其成的祝福眼神,不去打扰他们的甜蜜。

    只有小黑不识趣的溜过去,用湿湿热热的舌头直舔黑鹰「不安份」的手。黑鹰顿时全身汗毛直竖,冷汗直冒,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没让自己惊叫出声、落荒而逃。

    素来精明的龙君琦旋即瞧出端倪,不禁失声而笑——难怪上回和小黑「交战」时,他的反应会那么令人费解,原来是因为‥‥。愈想,她嘴边的笑意愈深。

    「怎么了?」宋千驹低首悄声对娇妻问道。

    「没事!」龙君琦决定暂时替可怜的黑鹰保留这个不太小、又不很大的秘密。

    黑鹰啊!你就自求多福了!小黑可是很难缠的哪!

    不明就里的龙君瑶兀自沉浸在幸福的柔情蜜意中,压根儿就没注意到身旁两位护花使者暗潮汹涌的争斗,当然更没有注意到黑鹰的「异常」反应。

    ***

    次日一早,广州城便四处贴满衙门的公告,内容主要是说:

    人称「独眼鹰王」的海盗头子黑鹰和他的两名重要心腹手下傲风、御浪,昨天被段王爷逮捕,扣押在王府地牢候审后,半夜因黑鹰手下纵火劫狱,却弄巧成拙,酿成大火,黑鹰一干人因来不及逃生,已全部葬身火窟,烧得尸骨无存。段王爷缉捕黑鹰一干人的行动因而喊停。

    这样惊天动地的大消息,不消一个上午,便传遍了广州城里里外外。

    待在竹林等候傲风捎回讯息的黑鹰,始终心事重重、愁眉不展。

    龙君瑶小鸟依人的坐在他的大腿上,偎在他怀里,轻轻的问:「怎么了?」

    「没事!」黑鹰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龙君瑶瞟了他一眼,不依的用食指直戳他的胸口,抗议道:「还说没有,你明明就在想心事,还是你认为我不可靠,不肯告诉我?」

    「不是这样的,小瑶!」愈和龙君瑶相处,黑鹰愈有自己一定拗不过这丫头的强烈感觉。

    「那你就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黑鹰一脸为难。

    龙君瑶马上就楚楚可怜的自我怜悯起来,委屈至极的说:「我知道了,你根本不爱我,所以才不肯告诉我,算了,我不问了——反正你根本不在乎我——」

    才说着,她就当真挤出几滴眼泪,幽幽怨怨的啜泣起来。

    黑鹰可心疼了,连忙指天立誓的表明心迹:「绝对没有这回事,我只是——只是——」到口的话,就像生了根似的,怎么也出不了口。

    「只是怎样?」龙君瑶泪眼相逼,不肯放过他。

    「只是——」黑鹰进退维谷、伤透脑筋,心急如焚却不知如何是好。

    龙君瑶约莫是欣赏够他左支右绌的呆拙相,破涕为笑的扯扯他的双耳,调皮的说:「好了啦!不捉弄你了,我知道你是在为即将和王爷正式见面,以及接掌忆水山庄的事烦恼,对不对?」

    「妳这丫头﹏﹏﹏还是一样爱捉弄人!」黑鹰没辄的轻捏她可爱的小鼻尖,心境倒是和以往大相径庭。以前一被她整,他就伤透脑筋,怒自己香烧得不够多,才会被瘟神缠上。这会儿却觉得无伤大雅,一点也不会怨叹,反而挺喜欢她的淘气。

    龙君瑶皱皱鼻子,噘噘小嘴,才说:「我本来就是这样,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怎么,后悔爱上我了?」她明知不是。

    「才没那种傻事!」他万般爱怜的捧住她那令他爱不释手的俏脸,来回摩挲,愈看愈爱、愈瞧愈心疼。

    被他以如此灼热的视线凝视,龙君瑶好生不自在,不禁忸怩起来,娇瞋的嚷嚷:「干嘛这样看人家呀——」语毕,便把自己烫热的脸蛋埋进他宽厚结实的胸膛,小女儿般的娇态展露无遗。

    她无心的动作,逗弄得黑鹰热血奔腾。激情难耐的手,正想托起她的下巴,品尝她朱唇的温柔;小黑那家伙偏又跑来妨碍他,用长长的尾巴拍打他的背,害他背脊发凉,鸡皮疙瘩群起革命。

    迫不得已,他只好速速和怀中的佳人分开,正襟危坐,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龙君瑶以为他是害羞,便打消调侃他的念头,主动谈起正事。

    「你还在生王爷的气?」她把他的头发缠卷在自己的食指上,一会儿又松开,然后又缠卷在一起,反复的把玩。「怎么不说话?」

    黑鹰凝视着她低垂的两排密绣绒睫,久久才说出藏在心底的话。「我现在的心情很乱,毕竟这二十多年来,我都是恨着他的——」他就是不肯称段王爷为爹,「现在突然告诉我,他是爱我、为了保护我才会如此待我,而要我将长年来对他的恨,就这么一笔勾消,这一时半刻之间我实在做不到——」

    「我明白你的心情,这种事只能慢慢来,相信王爷也心知肚明,我想他不会怪你的。倒是你除了这件事,是不是还在担心把手下们带到忆水山庄定居,会不会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王爷根不没有这个打算?」

    「嗯!毕竟那座忆水山庄是他为了纪念我娘而建的,没道理就这样转送给我们这一群曾令他头痛至极、咬牙切齿的海贼。更何况无功不受禄,我素来不喜欢平白接受别人的恩情和馈赠。」正所谓「钱债昜还,情债难偿」。

    龙君瑶不以为然的提出自己的看法:「你这么想就错了,王爷绝对会把忆水山庄给你的。一来,那山庄本来就是要送给你们母子的礼物;二来,那山庄地处险要,进出不易,最能保障你的安全,所以王爷没道理不给你。你若觉得无功不受禄,大可以每个月都把山庄的收入,拨出一部份缴给王爷。就像臣民向皇上纳税,佃农向地主纳租一样,你就不会觉得受赠于人了。」

    「小瑶‥‥」黑鹰忘情的将她抱个满怀。「谢谢妳‥‥」他内心澎湃不已,是激赏、亦是爱怜。

    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专门惹事生非的闯祸大王,会有如此聪明伶俐、心思细腻又面面俱到的一面;竟能把他久愁无解的棘手难题,轻轻松松的三言两语便道破、解决。如此难得的能耐,只怕连素以聪慧精明见长的龙君琦都望尘莫及。

    难怪上回在卧龙岛分手时,龙君琦会对她赞赏有加,还要他别小看这丫头。

    愈是发掘她的优点,他就愈喜欢她也愈舍不得她。

    吼——!小黑又不识趣的突然高举两只前脚,搭在他的大腿上,吓得他魂不附体,立刻松开龙君瑶。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的修养功夫到家,没让龙君瑶看出破绽。只要这丫头爱戏弄人的性情没变,他就不能让她知道他怕猫科动物的致命弱点,否则以后的日子可就真的很难过了。

    何况现在又多了一个重要的理由——他不想让她认为自己很胆小。堂堂威震七海、令人闻风丧胆的「独眼鹰王」竟然有这种抬不出场面的弱点,太没面子了!

    「黑鹰,小瑶,你们快进来,傲风带消息回来了!」龙君琦从竹屋探出头,朝竹荫下的他们叫唤。

    「知道了!」龙君瑶回答后,旋即回眸,对黑鹰问道:「你认为傲风带回来的答案是好是坏?」

    「我的答案和妳一样!」黑鹰回答得很有技巧。

    果不期然,傲风带回来的消息是:段王爷在短短二天之内,关闭了旗下所有贩售私盬的堂口和据点,并严格命令属下今后不能再贩售私盐图不法之利!

    「太好了,接下来只要以竹林公子的身分去拜见王爷,正式取得忆水山庄的所有权之后,再说服小海那群手下洗手不干,一起迁移到忆水山庄定居就行了!」龙君瑶听得眉开眼笑,雀跃不已。

    傲风由衷的感激她,摸摸她可爱的头道:「丫头,谢谢妳,这一切都是妳的功劳!」

    「你才知道!」龙君瑶老实不客气的接受傲风的感谢。

    傲风和其它人都被她可爱的表现逗笑,只有黑鹰大为不悦。他老觉得傲风放在龙君瑶头上那只大手很碍眼,愈看心里愈不对劲、愈看就愈光火。真奇怪!他以前遇到同样的景象,从没有过这样的反应‥只会觉得傲风是在和自己过不去,竟和瘟神玩起游戏来,真是不怕死!但是此刻,他却无法和以前一样,隔岸观火的看好戏,老觉得傲风那碍眼的手非常令他生气。

    还摸!他终于按捺不住冲过去,不由分说的拍开傲风的臭手。

    「黑鹰?」

    他唐突的举动把大伙儿都弄得一愣一愣的,好几双充满「?」的眼睛,全部向他身上集中。

    宋千驹第一个发难:「你怎么啦?」

    他说话的时候,正好站在龙君瑶的后方,所以就习惯性的把玩龙君瑶头上的发饰。

    黑鹰见状,眼睛突然冒火,一个箭步飞至,毫不客气的拍开宋千驹的手。

    至此,在场的人都恍然明白故事的真相,不约而同的笑声此起彼落的回荡满室。黑鹰一脸尴尬,狼狈懊恼不已。

    只有龙君瑶搞不清状况,一个劲儿猛问:「你们到底在笑什么?」

    然而,回答她的依旧只有满室暧昧的笑声。

    ***

    段王爷今天起了个大早,推掉所有的外务。从早膳后,便待在「养心园」等候黑鹰的到来。

    一想到他那只和水姬一样的蓝色左眼,他就坐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在厅堂内,漫无目的的来回跺步。

    海儿会原谅我吗?他会来见我吗?龙家那个丫头真的能说服海儿吗?段王爷愈想愈心急。他自己也感到可笑,曾经叱咤沙场、征战多年,又在官场耀武扬威的他,竟然会为这样的天伦私情心生胆怯、坐立难安!

    如此没有把握的心情,只有当年和水姬在一起时才有过的!

    怎么还不来?他引领企盼,都快望穿秋水,就是盼不到儿子入眼来。

    正当沮丧失望之际,门外突然传来总管辛勤的声音——

    「王爷,龙姑娘和竹林那位公子来了!」

    「快请!」段王爷下达命令的同时,已经冲动的口脚并用,迎上前去,自己把门打开。「你下去!」

    「是!」总管辛勤十分识趣,必恭必敬的退出去。

    「王爷好!」龙君瑶朝他甜甜的一笑。「我和小海来拜见你了!」

    然而,段王爷的视线却无情的略过她,直指她身后的黑鹰。

    水姬!天!怎么会这么像!段王爷深受震憾。

    光亮而有点泛黄的发披泻在脑后,和他少说有七分像的刚毅脸型上,融和了水姬特有的柔美和神韵,呈现出刚毅中带着俊逸的独特气质。那双一黑一蓝的眼睛,更是他和水姬共育结晶的证明。

    段王爷严肃的脸上,起了激烈的变化,展露出相当人性化的一面——像个慈父的面孔。

    「海——」、

    「我可没有承认你!」黑鹰硬是泼了他一身冷水。

    该死!连不坦率的忸脾气也和他一模一样,根本就是他自己的翻版!段王爷暗自低咒一声,更加喜欢这个儿子。

    「我也没有说要你承认我!」段王爷也不甘示弱的扳起面孔。

    黑鹰因而有点受伤,不过他高傲的自尊心,令他表现得完全不在意。但是他的内心却动摇不已——他果然没有打算承认我‥‥

    龙君瑶就像会读心术一样,看穿黑鹰的心思,适时插嘴道:

    「小海,你听到没?王爷是说:『他没要你承认他!』,而不是说:『我也没有要承认你!』哦!所以我们之间的赌注是我赢了!」其实他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赌注。

    「妳胡说!」段王爷和黑鹰争相反驳。

    龙君瑶正中下怀,故意摊摊手,表现出一脸无辜的说:「唷!这么快就父子俩一个鼻孔出气,联合起来欺负我啦!」

    「才不是!」又是异口同声。

    轻过龙君瑶的搅和,气氛不再那么剑拔弩张,变得和缓许多。

    段王爷没头没脑的蹦出话来,「旭海这个名字是我和你娘一起取的,意思是——」

    「你和水姬夫人邂逅于清晨的海边,所以为了纪念初次的邂逅,便把第一个孩子取名为旭海!」龙君瑶抢着说。

    「小孩子别多嘴!」段王爷虽如此嚷嚷,表现出来的却是默认的态度。

    龙君瑶不以为意的朝王爷扮鬼脸。

    「难怪会取这么俗气的名字,原来是这样!」黑鹰明明很感动,偏要嘴硬的激怒王爷。

    「不准你说你娘——」

    「小海,你干嘛这么不老实,」龙君瑶一点也不知道礼让长者发言,强行截断王爷的话,「你明明很高兴、很感动,为什么不坦率一点的表现出来?」

    黑鹰被说中心事,一张酷脸当场变成猪肝色,侧开头不再说话。

    段王爷闻言,不再发怒,反而以一种嘲弄却充分表现出慈爱的口吻道:「和他爹一样不老实,死要脸!」

    「谁像你了!」黑鹰马上驳斥。

    「我有说你像我吗?」

    姜还是老的辣!瞧王爷郱一脸老狐狸的胜利笑容和黑鹰的语塞沮丧,龙君瑶深有此感。

    段王爷和黑鹰父子两人虽然谁也没有承认谁,却在龙君瑶蕙质兰心的巧妙串场下,大玩舌战,玩得不亦乐乎。

    一直到夕阳余晖洒落满室黄金色的光子,提醒他们离别的时刻已到,父子两人才离情依依的结束舌战。

    临走时,龙君瑶回眸对背向他们的段王爷道:「王爷,我们明天就启程到忆水山庄去了,沿途上我们都会和你保持联系,你放心吧!对了!我爹要我转告您,说他过几天便会回到广州城来,到时会到府上来拜访您!传话完毕,我们先走了,您早点歇息!」

    语毕他便和黑鹰以及等在外头的王成夫妇一齐回竹林去。

    直到他们走远,段王爷才追到门口,倚门深思。

    水姬!妳看到了吗?咱们的儿子已经长这么大了,玉树临风、威风凛凛,从头到脚都是咱们俩的综合体哪!想着想着,一颗泪珠悄悄的悬挂在他泛红的眼角。对他而言,今天真可以说是自他心爱的水姬过世之后,这二十多年来,他最开心的一大‥‥

    ***

    相对于段王爷的有子万事足之满足和欣慰。位于王府另一隅的「留凤阁」里头的段夫人则是怨恨又伤心,哭得柔肠寸断。

    「那个残人所生的贱种的那身怪疾竟然真给龙家那个丫头治好了,王爷他‥‥」段夫人愈说就哭得愈凶。「该死的贱人,都死了还留下一个贱种来和我争宠‥‥真是太可恨了‥‥」

    一旁的苏氏母女只能不停的安慰她,她们都很替主子可怜的遭遇不平——

    「夫人,您别伤心,倚红一定会想办法除掉那个多余的人,请夫人再忍耐一些时候!」

    ***

    「忆水山庄」盘踞在群山环抱的山谷间,是一座唐代兴起的「写意山水园」型态的自然派建筑。它和传统园邸最大的区别,在于其庭园构筑大都是以自然山水作为凭借,而非传统中的假山假水造景。

    前往忆水山庄的路,尽是崎岖坎坷的山道。山路虽难行,但沿途的旖旎风光却令人心矌神怡。山道两侧树木蓊郁、峰回路转,三两步的距离,一幅幅高阁、平湖、远山的壮丽图景便飞入眼帘,令人目不暇给,根本无暇多想举步艰难的憾事。

    山庄是以一个碧波万顷的天然湖泊「昭阳湖」为中心所建构。厅堂、亭台、轩宇、楼阁、水榭、船厅、桥廊、丘壑、水岛及船舸散布湖面及环湖的坡地,美不胜收。

    巧匠设计的用心,从庄内的一景一园便能看出——

    单是廊道的设计便形式繁多,游廊、花廊、响廊、回廊、曲廊、水廊、长廊交互变化,绕水环山、穿花过阁、依地形曲直迂回高低起伏,有的贴墙而筑,有的凌水而建。

    昭阳湖的西南隅,因地形和西湖一隅相仿,而仿苏堤造了:映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跨妅六桥,意趣横生。

    绿树红花又是忆水山庄的另一特色。

    古松、寒梅、绿竹林立,尤其以竹林占大多数,这和水姬生前最爱竹有很大的关连。

    其中又以「云栖竹径」为最,将「纷披疏落竹影」的画意、「萧萧淅沥竹声」的诗情,充分展露无遗。

    竹径尽头的「忆水轩」有一副楹联题道:

    万竿绿竹影参天,

    九曲山溪咽细泉。

    清妙的诗意更为云栖竹径的美做了另一番批注。

    奼紫嫣红的百卉,按照时序,依序绽放。春季以牡丹、芍药、玉兰、西府海棠、绣球等为主;夏季是:荷花、睡莲、玉簪、茉莉的天下;秋季属于:桂花、菊花和木芙蓉;冬季则是腊梅、水仙的世界。四季皆清香馥郁、色彩斑斓。

    庄内的宅邸建筑,除了必备的厅堂、厢房外,还有添增生活情趣的风亭、月观、吹台、琴室和棋楼等建筑。

    以黑鹰和龙君瑶为首的一行人,面对如此鬼斧神工、仿若世外桃源的绮景,都惊叹不已。

    尤其处处可见段王爷对水姬的深情和用心良苦,更是令人为之动容。

    「王爷真是个难得的有情人,你说是不是?」龙君瑶将头斜倚在黑鹰臂上。

    黑鹰虽然没表示什么,但龙君瑶从他的表情得知他是认同她这一番话的。

    「我们该开工了!」龙君瑶一面说一面卷起云袖。「这可是咱们今后的定所呢!」

    黑鹰深刻的一笑,频频点头,「没错!」

    他轻搂了她一下,便开始对属下们发号施令。

    转眼之间,一大伙人便分散开来,合作无间的共建未来的家园。

    ***

    时光荏苒,一个月捻指间使过去了。

    忆水山庄的建造,在黑鹰的坐镇指挥下,按计划非常顺利的进行。龙君瑶当然是他形形不离的搭档。虽然她调皮的个性未改,三不五时便搞出一些大小麻烦来令黑鹰大伤脑筋,但黑鹰却不介意,反而把它当成庄园忙碌生活中的调剂。

    这天,宋千驹和龙君琦从广州城跋山涉水的为他们捎来最新的消息。

    「现在广州城的百姓都已相信赫赫有名的海盗头子『独眼鹰王』黑鹰和他的得力手下们都已死于段王府那场祝融之灾,其余的手下则全都做鸟兽散,各自谋求生路去了。而且再也没有人在城里偷卖非法私盐。至于最引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则是,段王爷那位得了怪疾,而被幽禁,见不得人的庶子,在市舶司龙啸海龙大人的千金妙手回春下痊愈了。王爷不但和病愈的庶子相认,而且还送那位庶子一座宅邸,因此那位公子现在已不在广州城里。」

    龙君琦颇具深意的瞧了亲爱的妺子一眼,才加重语气往下说:「最不得了的事是,现在小瑶已经是广州城家喻户晓的女神医了呢!广州城的百姓虽然还是觉得这事儿很不可思议,但因小瑶治愈王爷那位公子的怪疾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加上小瑶老是说自己是『药王』的唯一入室弟子,所以大家只好相信小瑶是苦学有成、出师了!听说现在有很多外地人也慕名到广州城去向甫出炉的女神医求医呢!」

    话至此,龙君琦和宋千驹不禁双双以有趣的眼神看着龙君瑶,一旁的黑鹰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侧着头凝视着她。

    龙君瑶不服气的嘟哝:「干嘛这样看人家呀!我真的算是『药王』龙啸风的唯一入室弟子嘛!治好无人能治的怪疾是理所当然的,就算世人封我为女神医也是天经地义的,不过在我看来,封我为『绝色医神』会更贴切些,你们说对不对?」

    好一副大言不惭的口气,惹得在坐听众不捧场陪笑都觉得对不起她,黑鹰尤其笑得过分,因而被龙君瑶踹了一脚。

    「妳干嘛踩我?」黑鹰一面抚触自己惨遭蹂躝的脚,一面出声抗议。

    「谁教你这么失礼!」龙君瑶理直气壮的指住他的鼻尖。

    「我失礼?」黑鹰好整以暇的端详着她,近来他渐渐迷上和她拌嘴的新乐趣。

    眼看他们小俩口就要卯上,为了不想遭池鱼之殃,宋千驹连忙向爱妻使眼色,希望她出面摆平可预见的灾难。

    龙君琦也不想当炮灰,所以很快便说:「我说你们两个别斗了,我还有一件重要的大事要跟你们说。」

    「重要」这个字眼,引发黑鹰和龙君瑶的好奇心,他们很有默契的暂时卸甲休兵,期待龙君琦接续下文。

    龙君琦这才很满意的说:「三叔已经从长安城回到广州城了,同时他也去拜访过段王爷,那两个人居然前嫌尽释的成了好朋友,约好了要一齐到这山庄来探望你们呢!」

    「我爹和王爷要来?什么时候?」龙君瑶兴高采烈的追问。

    「他们比我们慢一两天动身,大概再过个两三天就会到达这儿,而且‥‥」她颇具玩味的看了黑鹰一眼,才语气暧昧的接下去说:「廷之也会和三叔他们一道来探望妳。」

    「廷之?他不是在京城,怎么会突然南下?」龙君瑶一副又惊又喜的表情。

    「他本来是在京城没错,只不过前些日子在朱雀大街的高升客栈和三叔不期而遇,闲聊中知道妳人在广州城,且这次会待上一段时间,所以就兴致冲冲的跟着三叔南下来看妳,到了中途又获知妳人已离开广州城,来到忆水山庄,所以就跟着来了。」龙君琦说这番话时,注意力一直锁在黑鹰身上。黑鹰果然如她所料,脸色愈变愈难看。

    雀跃万分的龙君瑶压根儿就没注意到黑鹰愈变愈可怕的脸色,开心的又蹦又跳:「太棒了!廷之要来耶!小黑、小黑!廷之要来哦!咱们快去帮他准备个上好厢房!走!」

    不等黑鹰出声,她已和小黑一溜烟的离去。

    黑鹰本想唤住她,但转念一想,眼前最重要的事是摸清「廷之」这个名字的主人底细,于是他按捺住满腔妒火,冷着一张像要吃人的恐怖脸色,问道:「廷之是谁?」

    龙君琦和夫君交换一下眼色,会心一笑,才为他解惑:「他叫陆廷之,是长安城有名的风流才子,出身书香门第,他的娘是段王爷的亲妹子,所以算起来和你是表兄弟,最重要的是,他和小瑶从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小黑就是他送给小瑶的!而且就只有廷之从来不觉得小瑶是个会走动的闯祸精呢!」

    「妳的意思是小瑶很喜欢那家伙?」黑鹰恨恨的说。

    「不是那家伙,他可是你的表兄弟耶!」瞧他那一副妒恨吃味的滑稽嘴脸,龙君琦忍不住的想多捉弄他一下。

    「谁和他是表兄弟!」是情敌!只是这句他没说出口——他的自尊不允许。

    龙君琦眼见目的达成,见好就收:「好了,该说的话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还有,来者是客,你可别怠慢人家,否则小瑶可是会生气的。」

    「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善待』他的!」黑鹰的表情看起来好恐怖。

    「那我和千驹先走了!」

    「这么快?」

    「总是得回长安城去面见皇上啊!而且,我那个君玮妹子,已经一连从洛阳城捎来好几道求救信函,我得赶快回去看看她才行!」龙君琦轻轻叹道。

    「君玮?妳是说小瑶的『闯祸搭档』?」

    「是啊!不早了,不启程不行了,你回头再跟小瑶说一声。」

    黑鹰不再拦他们,送走他们夫妻后,他全副的精神便集中在即将到来的情敌身上。

    陆廷之!你休想动我的小瑶一根寒毛!

关键词:Nice

作者:miyu

《《海盗殿下贼公主》10[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