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海盗殿下贼公主》11[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十一回

    「小瑶!小瑶,我来看妳了!」

    陆廷之人还没到,声音就响彻云霄的传来。

    「廷之!好久不见了!」龙君瑶拎起裙襬,和小黑一起奔向笔直朝「斋月厅」前来的白色人影。

    黑鹰本想拦住她,无奈龙君瑶像泥鳅一样滑不溜丢的一闪,早一步兔脱。最可恶的是那只全身乌漆抹黑的黑家伙,竟用尾巴连拍他两下,好象在赶苍蝇似的,害他没敢追上去,眼睁睁看着他的小瑶对那个碍眼的男人投怀送抱,气煞人了!

    既然没能阻止他们的相见欢,这会儿更不好突兀的走过去拉开他们。黑鹰索性趁机把陆廷之打量一遍,踮踮他的斤两。

    嗯!俊挺飘逸、气宇轩昂、风流倜傥中带有一丝刚毅之气,绝对是姑娘家看了会脸红心跳、倾慕爱恋的俊逸公子!

    这个认知令黑鹰妒火中烧,再也顾不得自己是一庄之主的身份,火药味十足的走近他们身边,老实不客气的把陆延之臂弯中的龙君瑶夺回来,圈在自已怀里。

    「小海?」龙君瑶搞不清楚状况,呆楞了一下。

    两个男人的战争却已燎原蔓烧。

    「想必阁下就是这个忆水山庄的庄主了,幸会,在下是陆廷之,算来和你是表兄——」

    「陆兄别多礼,我一向不拘泥小节,你也别客气,傲风,带陆兄四处去参观参观。」他不让陆廷之有机会说话,一闪眼便搂着龙君瑶转向尾随而至的龙啸海和段王爷。

    「海老大、王爷,」叫王爷时,他有点言不由衷,「欢迎光临!」

    「爹,王爷,好久不见了!」龙君瑶的态度就比他自然亲切多了。「爹,人家好想你哦!咱们到那边去逛逛。」她挣开黑鹰的手臂,投入龙啸海的怀抱,甜甜的对黑鹰笑道:「小海,你陪王爷四处走走,可别忘了尽地主之谊哦!」

    父女俩相当有默契,捻指间已溜得老远,龙君瑶还不忘把跟在黑鹰身旁的御浪一起带走。

    「小瑶,海老大!」黑鹰急得跳脚,却又无可奈何。

    留在原地的就只剩他和段王爷两人,气氛霎时变得有点尴尬。

    段王爷究竟还是先开口了,「你把这座忆水山庄治理得很好,比我当初构想的还美。」

    「是王爷设计得好,我只是照做罢了!而且还有多处尚未完工,可能要到明年才能全部峻工。」黑鹰原本希望自己的音调更冷、更无情一点,偏偏他的语气就是太富有感情。

    面对他这样的态度,段王爷心里是十分快慰的,只是他很小心没有表现出来。

    「慢慢来,不急,尤其是『云栖竹径』那一景一定要造好,你娘生前最爱竹了。」最后一句话,王爷说得格外深情。

    黑鹰不觉动容,嘴巴不听使唤,自作主张的说:「『云栖竹径』已经全部完工,要不要去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修建。」

    段王爷眼中流泻着欣慰的激情,难掩激动的频频点头:「也好!」

    这个孩子的脾气简直就是他的翻版,所以他非常了解他的想法。因此他并不急着要他承认他、叫他爹,因为他明白这急不来,需要时间的。目前能有这样的关系,他已经很满足了。

    望着黑鹰那与水姬神似的神韵和眼眸,段王爷的思绪又飘向遥远的甜蜜记忆中。

    ***

    龙啸海和龙君瑶一远离黑鹰及段王爷,就让御浪离开去做自己的事。父女两人一面欣赏园景,一面天南地北的畅谈不休。

    「爹爹真的和王爷和好啦?」她最关心的还是这点。

    「当然啊!王爷和咱们龙家本来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在朝廷的立场不同罢了。再说,王爷可是黑鹰的爹,又是妳未来的公公,我怎好和他继续交恶,妳娘可不会放过我的。」龙啸海谈笑间不忘调侃自己的宝贝女儿。

    「爹,你好坏耶!怎么拿人家开玩笑啦!」龙君瑶不依的跺了跺小脚丫,双颊染上两抹绯红。

    龙啸海快意的大笑,宏亮的笑声在林间回荡不息。

    龙君瑶突然快步向前,又转过身面对龙啸海,挡住他前进的步伐,贼兮兮的道:「我说爹啊!你该告诉我实话了吧!你和娘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在设计我,想骗我进王爷府去邂逅另一个小海,才故意说是给我扬名天下的机会,对不对?」

    龙啸海笑得更加惊天动地,「真不愧是我女儿,够机伶!」

    「我就知道!」龙君瑶没好气的嘟嘴道。

    「怎么?难道我的宝贝女儿不满意这样的安排?」龙啸海就爱明知故问。

    「爹啊!你好坏哦,不理你了哦!」龙君瑶含羞带怯的对他又搥又打。

    龙啸海只是一个劲的猛笑,任宝贝女儿的粉拳替他「按摩」。

    「龙世伯,小瑶!」陆廷之的声音由远而近的加入他们。

    「廷之!」一见陆廷之和傲风走来,龙君瑶和小黑便迎上去。

    傲风本想留下来替黑鹰「监视」陆廷之,却被龙啸海差道去准备茶点。

    回到「斋月厅」时,正巧和甫从「云栖竹径」结伴回来的黑鹰及段王爷父子碰个正着。

    「你怎么会在道儿?陆兄人呢?」黑鹰心生不妙的对傲风问道。

    幸好傲风和他够熟,否则真会给他那副夜剎似的恐怖相给吓出三魂七魄来。「我陪陆公子沿途赏景,后来和海老大及君瑶姑娘不期而遇,海老大要我先回来准备茶点,待会儿好和你及王爷畅饮闲聊,所以我就先回来了。」

    「那御浪呢?」他记得御浪是和龙君瑶他们一道走的。

    「我们和海老大他们父女相遇时,就已经没有看到他了。」傲风虽然明白他此刻的心情,但也只能据实以告。

    适巧端上热茶侍候的成嫂,好心的说:「御浪刚刚和他爹一齐去监工了。」

    「什么?」黑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该死!这么说来,现在只有那家伙和小瑶他们在一起!岂有此理!那个恬不知耻的家伙一定会趁机对小瑶毛手毛脚,一方面又对海老大大加谄媚的!

    不成!他得火速赶去制止那下流家伙的阴谋才行!

    黑鹰说做就做,转身就往厅外直冲。

    「庄主,你要去哪里?」成嫂唤住他,自从定居忆水山庄后,大伙儿已习惯改口称他为庄主。

    「我去接小瑶他们回来,我怕他们迷路!」

    好牵强的理由!这庄园龙君瑶不知已经绕过几百遍了,会迷路才是怪事!成嫂和傲风母子英雄所见略同,但并没拆他的台。

    段王爷也是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和成嫂母子视线不期相会时,三人不觉莞尔一笑。

    虽然没人拦住黑鹰,黑鹰却在一脚才踏出门廊的台阶,便已自行停住脚步。

    「小海,你和王爷先回来啦?」

    只见龙君瑶笑颜粲然的走在龙啸海和陆廷之中间,远远的向他挥手。小黑则悠哉乖巧的走在陆廷之身侧。

    那只可恶的大猫!处处和我作对,却对那家伙那么谄媚,啧!黑鹰愈看愈火大,却又不能发作,省得落人笑柄。万一被小瑶误以为他是个小心眼又善妒的男人,那才冤枉!

    所以他只好强迫自己按捺住足以媲美火山爆发的怒气,硬挤出一张令人食不下咽的笑脸,言不由衷的道:「真巧,我们也是刚回来!」

    「果然很巧,正好一齐坐下来聊聊!」陆廷之和龙家有名的笑面虎龙天云一样,都非常喜欢交朋友且交游广阔。

    你快把那只脏手从小瑶的肩上移开!黑鹰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偏偏小黑正好挡在陆廷之跟前,害他不敢过去拍开他的脏手。

    「我正有此意!」黑鹰恨恨的响应,一双眼睛死盯住陆廷之搭在龙君瑶肩上的手不放。此时此刻,他真恨不得自己的眼睛能射出千百根针,扎烂这家伙可恶的脏手。

    小瑶也真是的,干嘛任那下流家伙勾肩搭背,难道她真的那么喜欢姓陆的,比喜欢他更甚?

    这个念头让他不寒而颤,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不会的!小瑶不会的!

    「小海,你怎么不坐下?」龙君瑶甜甜柔柔的声音荡进他耳畔,唤回他忐忑不安的魂儿。

    「小——」他回过神,话不觉又僵在唇边。

    怎么回事?那家伙怎么会坐在小瑶身边?

    由于龙君瑶的一番美意,八仙桌的一边是陆廷之和她并坐。他们的对座就是黑鹰的坐位,段王爷和龙啸海则对坐在和他们垂直的方位。小黑庸懒的趴在段王爷和龙君瑶之间的地面。

    在坐的人都相谈甚欢,气氛相当融洽。只有黑鹰心不在焉,他的注意力一直锁在陆廷之和龙君瑶身上。

    九次!已经九次了!那家伙的臂膀从刚才到现在已经故意碰小瑶九次了!又一次!十次!简直是得寸进尺!

    黑鹰忍无可忍的重拍案头,怒火冲天的起身,瞠目指住陆廷之破口大骂:「你不要再乱碰我的小瑶了行不行!」

    在坐的人都被他那出人意表的举动吓了一跳,个个一副不可思议的怪异表情。

    黑鹰再也顾不得那许多,粗鲁的将龙君瑶拉离坐位,「走!」

    龙君瑶连话都来不及说,就被他连抱带拖的带离「斋月厅」,往马厩直冲。黑鹰身手矫健的跃上自己的爱骑,带着佳人乘风奔驰。

    待马蹄声远离,斋月厅里才爆出笑声,段王爷和龙啸海尤其笑得痛快。成嫂和傲风倒是有点同情黑鹰——没想到曾经傲啸七海的海盗殿下,不但醋劲吓人,而且表达感情的方式更是与众不同、惊大动地!

    陆廷之不笨,谈笑间便开门见山的直指问题重心:「小瑶和庄主已经私订终身了吗?」

    龙啸海和段王爷对视片顷,龙啸海王要开口,段王爷却先声夺人。

    「廷之,你过来一下,我有件重要的大事要告诉你!」说着,便强迫中奖的将陆廷之拉到一边去,窃窃私语的咬耳朵。

    傲风和成嫂见状,不约而同的将视线投向龙啸海,龙啸海一派「稍安勿燥」的闲适神态,他们母子便不再多问什么。

    「什么?此事当真?」陆廷之突然石破大惊的大叫。

    「当然!舅舅干嘛骗你?」段王爷的神情左看右看都像一只老狐狸。

    「快!快把详情告诉我!」

    于是甥舅两人又在那儿神秘兮兮的交头接耳不休‥‥

    ***

    被黑鹰强行带上马的龙君瑶,被震荡剧烈的马儿,震得晕头转向,禁不住大叫:「小海,你骑慢一点好不好,我快摔下去了啦!」

    正被妒火焚身的黑鹰根本没把她的话听进耳里,兀自陷在自己的妒海中,怒不可遏的漫大怒吼:

    「妳笑我小心眼、没风度也无所谓!反正我就是不准任何男人碰妳一根汗毛!妳是我一个人的!我不准妳心里想着别的男人,更不许妳爱别的男人比爱我多!我是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的!」

    喔!说到最后原来是在吃醋哪!龙君瑶这会儿才豁然开朗,旋转了一下视线的角度,好整以暇的偷偷欣赏郎君为自己争风吃醋的模样。

    瞧他那副恨不得把廷之大卸八块的模样,心中实在很乐,很有被爱的真实感。难怪君琦姊姊总是喜欢捉弄千驹大哥。想着想着,龙君瑶不禁深刻的一笑。

    记得娘曾说过:女人有时候是很残忍的,老是喜欢玩让自己最爱的男人着急不安的游戏,果真是句至理名言呢!她嘴边的笑意更加深刻。

    黑鹰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应,理智大失的继续咆哮:「那个可恶的家伙真是厚颜无耻至极,竟然仗着自己是把小黑送给妳的人,就故意驱使小黑来吓我,想趁机抢走妳,简直卑鄙透顶!利用别人的弱点,尽耍下流阴谋算什么君子!」

    「你的弱点?」这话引起龙君瑶的注意。

    「就是怕豹、猫之类的动物——」黑鹰冲口而出之后,才惊觉自己正在做自掘坟墓的蠢事,连忙力挽狂澜的摀住嘴,却已经覆水难收,来不及挽回惨境了!

    他老练的停下马,静默半顷,滴了几滴冷汗,才偷偷的斜睨櫰中的俏佳人。映入眼帘的是龙君瑶「原来如此」的笑靥。

    黑鹰负气的低咒:「你要笑就笑吧!堂堂一个大男人,又是曾经威名远播的海盗头子居然怕那种毛绒绒的动物,妳一定觉得很可笑是不是?」

    听来全然是赌气又视死如归的泄气口吻。如果可能,他实在一辈子都不想让她知道他这个窝囊到家的弱点,太损大男人的豪气了!

    然而,龙君瑶并未像他预料般的取笑他,反而伸出白皙的小手,轻轻柔柔的圈住他负气的颈项,在他颊上亲了一记,轻言软语的娇嗲:「人家才不会笑你呢!只是觉得你比以前更可爱了!」

    「真的?」黑鹰闻言喜出望外,但旋即又垮下脸,「妳该不会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实际上在心里窃笑、瞧不起我吧?」

    龙君瑶完全明白他的心境,又亲了他一记,才像春风般温柔的道:「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不像!」这是他的真心话。他很了解她的个性,她不是那种巧言令色的双面人。

    「这不就结了!」她眸底有藏不住的柔情。

    他心里踏实多了,表情和声音都变得温和许多,低首认真又执着的凝视着她,一次又一次的确定:「真的不会瞧不起我,也不会取笑我?」

    其实他内心深处已经相信她真的不会,只是想再一次由她口中得到保证罢了。

    「不会!不会!不会!而且我会更爱你!」她给他一连串的保证。

    「小瑶~~~」

    他浓情万缕的封住她动人的小嘴,品尝只属于他的温柔。

    微风轻拂过树梢,摩挲着枝叶,发出沙沙的声籁,彷佛在祝福林荫下的恋人似的。

    「以前为什么怕我知道你的弱点?」

    他不语。

    「是怕我和玮玮抓住你的弱点欺负你?」她自问自答。

    他轻捏她的曼颊,坦白招供:「说实话,以前确实是那样。但现在又多了一个更重要的理由!」他深情的凝视她半晌才又道:「我不想让妳看到软弱无用的一面,我希望在妳心中的我,永远都是天不怕、地不怕,顶天立地的大男人!这是每个男人的愿望,我也不例外!」

    龙君瑶听得好感动,像只爱撒娇的小猫咪,将自己的头埋在他宽阔温暖的胸膛上,甜甜的说:「傻瓜!不管你有什么弱点,或者别人怎么看待你,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威震七海的海盗殿下,懂不懂?」

    「懂!我懂!」黑鹰心中激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暖流,令他眷恋不已。

    不久之前,像这样令人心醉的儿女私情,他连想都不敢想!而今,他却意外的拥有了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

    「妳很喜欢陆廷之?」他心底还是很吃味、佷在乎。

    她巧笑倩兮的道:「如果我说是,你会怎么做?」

    「不可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把妳拱手让给那家伙的!」黑鹰不经大脑思考便脱口说出自己真正的感情。

    龙君瑶脸上洋溢着女人受宠特有的自信笑靥,「那你还担心什么?」

    「小瑶‥‥」

    「放心,我只把廷之当成哥哥看待,否则你哪来的机会佳人在抱?」语毕,她便小鸟依人的偎得更紧些。

    他醉得七荤八素,险些坠马。直到此刻,他的心才真正安定。

    真是不可思议!他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在乎她、怕会失去她!

    「关于小黑的事‥‥」

    「妳不必担心,我会自己摆平妳可爱的大猫的!」他体贴的说。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不必和小黑保持适当距离?」龙君瑶喜孜孜的向他确认。

    「当然不必!小黑一直和妳形影不离,怎么可以因为我就害你们分开,是不是?」为了这朵令他爱不释手的笑颜,他一定会努力去和那只黑家伙和平共处!他在心底发誓。他不要她左右为难!

    「谢谢你,小海!」龙君瑶窝心极了,有情郎如此贴心,夫复何求?

    黑鹰轻咳一声,清清喉咙,重申重要立场:「不过妳不可以连带对小黑的赠送者『爱屋及乌』,知不知道?」

    龙君瑶笑颜如花,反将他一军:「知道啦!不过我也不保证今后会不会拿你的弱点来欺负你哦!」

    「什么?」

    龙君瑶只是一味地娇笑。

    黑鹰虽然有一种前景幸福可期,却不免多灾多难的感觉。

    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此刻,他只想好好的享受这份世间少有的温柔!

    ***

    当黑鹰和龙君瑶双双回到斋月厅,便听到意外的消息。

    「陆廷之已经离开了?」黑鹰既惊又喜,险些失态的高歌狂舞。

    「没错!」龙啸海有趣的看着他。

    「为什么?」虽然这是他求之不得的事。

    龙啸海看了段王爷一眼,才耐人寻味的道:「这就要问问你爹了!」

    黑鹰即刻转向段王爷,段王爷不打自招的大加声明:「我可不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

    话一出口,父子两人都困窘得全身燥热起来,杵在那儿尴尬的大眼瞪小眼。

    他们都未再多发一言,两人之间却流窜着「尽在不言中」的亲情。

    龙君瑶坐在父亲大人身边,父女俩一起笑看他们父子大演默剧。

    空气中尽是幸福的气息。

    ***

    陆廷之离开亿水山庄后,山庄里的幸福日子只维持了三夫,第三天晚膳时,便传出恶耗。

    「小黑!小黑!振作一点,你怎么了?」龙君瑶急得泪水串串滑落。

    眼见心爱的爱豹口吐白沫,全身痉挛,倒地不起,龙君瑶如同身受般痡苦不堪,却又爱莫能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黑愈来愈痛苦,她哭得更梨花带雨。

    「小黑!你不能死,忍耐一点,我一定会救你的!」龙君瑶声声呼唤。

    黑鹰、段王爷和龙啸海及王成一家人则忙着找出问题症结所在。

    「是四川唐门的独门剧毒『七日阎罗』,一旦中毒,会生不如死的苟延残喘七日,然后七孔流血身亡!」他们得出了结论。

    「你们的意思是小黑只剩七日可活?」龙君瑶泪眼汪汪。

    「那是指人,豹的话就不得而知了!」

    「难道没有药医吗?」龙君瑶几近绝望的嘶喊。她和其它人一样清楚,这一定是段夫人的手下下的毒手。而且,刺客的目标本来是黑鹰,因为让小黑中毒的那盅清炖乳鸽本来是要给黑鹰食用的,却因小黑弄翻它,才变成小黑「代嘴」的。

    段王爷和龙啸海交换了一下眼色,才无奈的道:「除非有唐门的解药,否则就要找到千年雪蔘才有机会得救,问题是千年雪蔘数量非常稀少,而且只有四川的高山上才有。」

    四川偏又是唐门的地盘,再加上千年雪蔘必须摘取后一个时辰内食用才有效。

    「你的意思是除非小黑能在七日内攀上高山峻岭,并及时找到千年雪蔘,就地服食,否则就没救了?」龙君瑶完全绝望的放声痛哭。

    众人都只能低首不语,束手无策的默认。

    「不!还有救!」黑鹰冷不防的出声。「只要我们能在七日内把小黑送到四川高山上,便有救不是吗?」

    在众人大惑不解的瞪视下,黑鹰继续发表自己的想法,「我立刻启程,背小黑上四川高山去!」

    「不行!」

    众人齐声反对——虽然反对的理由不尽相同。

    黑鹰大手一挥,以不容反对的气势道:「我已经决定了!你们应该很明白我的个性,我决定的事,谁也无法更改!」

    这话倒是不假,大伙儿无言以对。

    见大家不再反对,黑鹰很满意的说:「事不疑迟,我即刻启程!」

    「不行!你明明——」很怕小黑的啊!龙君瑶泪眼相向,抿着泛白的唇瓣猛摇头。

    黑鹰无尽温柔的为她拭去泪水,「妳什么都别再多想,我一定会保小黑平安无事的!」只要能止住她的泪水,令她不再悲伤,再艰难的挑战他都甘之如饴。

    「我跟你去!」她知道绝对拦不住他,所以便决定同行。

    「这——」

    「就让小瑶陪你去吧!还有御浪和傲风也陪你们同行,王爷、我和王兄、王嫂留守!」

    龙啸海的提议立即获得全数通过。

    ***

    由于黑鹰一行人走的山路,是「药王」龙啸风以前上山采药时所定的秘密通路——是一条连四川唐门的人也不知道的隐密快捷方式。因此一路上都未受到机关埋伏或唐门中人拦阻,十分顺利。

    倒是背着奄奄一息的小黑的黑鹰格外吃力。本来傲风和御浪是要和他轮流背小黑的,但黑鹰却坚持自己背,而要他们两人把全副的心力放在提防刺客和保护龙君瑶的安危上。

    傲风和御浪知道多说无益,便照办了。

    「要不要休息一下?」龙君瑶瞧他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心疼不已。她虽在乎小黑,但她一样在乎他啊!

    「不了!还是快点赶路!」黑鹰咬紧牙根,迈开大步,马不停蹄的前进。

    龙君瑶心里感动至极。她不是没有眼睛不会看,黑鹰从背着小黑开始,全身便满是鸡皮疙瘩,神经绷得好紧。但是他从未逃避、更不曾叫苦,只是一心一意想早一刻找到千年雪蔘救治小黑。一路上为了怕她负疚担心,还频频笑着对她说:「放心!没事的!」

    如此的情意,让她打从心坎里感动,更庆幸自己的幸运,竟然能遇上这样的好情郎!

    「你们看!是千年雪蔘!」傲风突然欢天喜地的高喊。

    黑鹰和龙君瑶不约而同的对视,彼此脸上都难掩兴奋之情。

    他们小心翼翼的挖掘了一枝雪蔘,让虚弱的小黑服下。然后守在沉睡的小黑身边,静静的等待结果。

    等待的过程,永远是令人生如针毡、度日如年的。龙君瑶尤其不安至极。

    要是千年雪蔘无效,那小黑不就——,她紧闭双眸,不敢再往下想。

    在她最无助恐惧的时候,一双强而有力又温暖的大手,倏地牢牢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大手的主人黑鹰,满眼坚定之情,说服力十足的安抚她:「放心!一定会没事的!」

    「嗯!」龙君瑶紧靠在他怀中。瞬剎间,一切的恐惧不安似乎都离她远去,留在内心深处的尽是难言的信心。

    当旭日东升之时,小黑终于睁开双眸,精神不坏的舔舔龙君瑶的小手。

    「小黑!你好了,你没事了是不是!太好了!万岁!」

    龙君瑶将牠抱个满怀喜极而泣,小黑则腻在小主子怀中,任她宠爱。

    黑鹰柔情万千的将龙君瑶抱个满怀。这回,小黑并没有阻挠他,当没看见似的放他一马。黑鹰见状,十分快意。

    傲风和御浪兄弟俩则在一旁默默看着他们、祝福他们!

关键词:Nice

作者:miyu

《《海盗殿下贼公主》11[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