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海盗殿下贼公主》12[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十二回

    黑鹰一行人安返忆水山庄后,黑鹰便病倒了。理由是精神持续处于极度紧张恐惧之中引起的。龙君瑶日夜不休的守在床边照顾他。小黑或许是知道黑鹰有恩于自己,故而不再像以往那样,故意吓他,算是报恩。

    用完早膳,龙君瑶一如往昔,又端来汤药。

    黑鹰由于有在竹林里「受难」的经验,因此每每见她端来汤药,都不忘问道:

    「这药是谁开的处方?」

    龙君瑶岂会不知他用意何在,没好气的瞟他一眼,才道:「放心!是庄里的大夫开的处方,不是我!」庄里的大夫正是黑鹰还是海盗时,海盗窝里的专属大夫。

    黑鹰忍不住调侃她:「谁教妳是有名的『赛蒙古』,我当然小生怕怕啊!」

    「什么『赛蒙古』?」

    黑鹰不慌不忙的解襗:「人家医术精湛叫『赛华陀』,相反就叫『蒙古大夫』,所以『赛蒙古』的意思就是——」

    「好啊!说来说去你居然是在取笑我!」龙君瑶老大不服气的大声嚷嚷,若非他病体末愈,她铁定会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

    黑鹰则快意的直笑。

    室内洋溢着熟悉的甜蜜与欢乐。

    ***

    待黑鹰喝完汤药再度沉睡后,龙君瑶才小心翼翼的端着见底的药碗退出房间。一转身使发现站在花廊转角的段王爷,很明显是在等她,她不疾不徐的走过去。

    「王爷!」她笑容可掬的蹦到他跟前。

    「我——」

    王爷才要说什么,龙君瑶便捷「口」先说:「王爷千万别自责,这并不是你的错!」

    好个体贴人的好姑娘!愈和她相处、对她了解得愈透彻,段王爷便愈来愈喜欢她。海儿真是好眼光哪!真不愧是我和水姬的儿子!想到道儿,他不禁展露出难得一见的温和表情道:「我已派刀奴回去把主谋者抓来,不久的将来绝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我保证!」语毕,他使自顾自的疾步离去。

    龙君瑶本想唤住他,同他说些什么,却自知追不上他的脚程而作罢!

    罢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她告诉自己。

    ***

    自从黑鹰病倒后,段王爷和龙啸海便下令全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加强防备;尤其对黑鹰的保护更是不遗余力,简直已到了密不通风的地步。

    「小瑶,拜托妳别像外面那一堆人一样好不好,我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以干活了。而且我的功夫如何,妳也很清楚,妳就别再拦着我,让我去干活吧!这些日子一直躺在病床上,已耽误许多差事了。」黑鹰苦苦的哀求。

    龙君瑶态度非常强硬坚决,「不行!在你还没痊愈之前,我不准你下床!」

    「小瑶,妳别这样,我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身体硬朗得很,妳——」

    「我担心你嘛!」龙君瑶眼眶一红,声音听来格外委屈又楚楚可怜。

    迎着她那副我见犹僯的神态,黑鹰投降了。「好好好!我乖乖静养不下床就是了!」

    如果他下床的代价是让她展露出忧伤的愁容,他宁可一辈子待在床上闷死!

    「不可以骗我哦!」她终于转悲为喜。

    他万般心疼的将她圈进臂弯中,「准娘子的话,我怎敢不听?」

    「谁说要嫁给你了?」龙君瑶不胜娇羞的嘟哝。

    「妳可以不嫁,但我一定要娶妳,就算抢婚也要把妳抢到手!」他炽情难耐的封住她诱人的小口。

    「谢谢你救了小黑!」温存过后,她出自肺腑的道。

    他执起她的小手,一次又一次的轻吻把玩。「别说傻话,小黑是妳最宠爱的爱豹,我当然要救牠。托牠的福,我觉得自己好象不再那么怕豹、猫那类的动物了。当然不是完全不怕,但假以时日,一定会愈来愈不怕了。」

    很奇怪的感觉!先前,他是那么害怕她在知道他有这样抬不出场面的弱点后,会取笑他、瞧不起他、捉弄他,因此一直怕被她知道真相。而今,他却很自然的把自己的恐惧和心事,直言不讳的向她倾诉,一点也不担心被拒,而且,他知道自己很喜欢这份感觉。至今,他才深刻的体认到,原来有一个能共享喜怒哀乐的伴侣,是如此幸福的事。怪不得他的挚友千驹和大食帝国(即阿拉伯帝国)的费沙尔王子会那么执着于自己的感情,以前他总是感到不可思议。如今,他却全然明白其中的奥妙。

    「妳在想什么?」他注意到她心事重重的双眸。

    龙君瑶定定的凝视他半顷,才道;「你对段夫人有什么想法?」她的心底始终没忘记,段夫人派潜进来的刺客,直正的目标是黑鹰这个重要的事实。

    黑鹰忽然沉默下来,从他那善于掩饰的面孔上,她实在瞧不出端倪。

    良久,他才启齿,「我——」

    「黑鹰、君瑶,费沙尔殿下捎来讯息了!」御浪手上摇晃着信函,相当兴奋的闯进来报告他们期待已久的消息,同时也打断了他们原先的话题。

    「真的,他们要回来了吗?」黑鹰和龙君瑶都很期待。

    大食帝国的费沙尔王子带着「药王」龙啸风的养女龙君瑜,回大食帝国去探访龙君瑜的身世之谜,并拜见费沙尔的双亲,在龙家人和黑鹰的海盗窝里早已不是新闻。令大伙儿期待的是他们的归期,算算日子,确实是他们该回来的时候了。

    御浪一五一十的报告:「费沙尔王子和君瑜姑娘现在已抵达麻六甲海峡一带,目前在卧龙岛上的天浩已经亲自去接应他们了,照正常推算,再过些时日便会上忆水山庄来了。听说费沙尔王子的一位王弟,好象叫费尔曼也和他们同来呢!」

    「太好了!君瑜要回来了!」龙君瑶蹦蹦跳跳十分开心。另一个让她开心的原因是,她终于可以好好瞧瞧君瑜那位异国准夫君了。

    黑鹰满眼深情的欣赏她的神采飞扬,御浪办完正事便很识趣的悄悄退下去。

    伺候黑鹰喝完汤药后,龙君瑶又绕回先前的话题:「王爷他自从毒杀事件以来,一直眉头深锁不苟言笑,甚至不敢走进门来探望你。他总是躲在暗处偷看,还亲自拿了许多珍贵补品给我,再三叮咛我要记得加进炖给你吃的补品中,所以——」

    黑鹰用手指轻点她的唇瓣,制上她往下说。「我完全明白,我不会怪王爷的,这并不是他的错,我知道的!」

    龙君瑶这才满意的浅笑。

    ***

    人算究竟不如大算!忆水山庄上下把黑鹰保护得滴水难穿,却没想到刺客这回下毒的对象,竟不是黑鹰,而是能君瑶!

    龙君瑶中毒的事一传出,立即引起整个山庄的震撼,尤其是病体未愈的黑鹰。

    「小瑶!小瑶!妳振作一点!」黑鹰不顾旁人的阻止,跳下床死命的将心爱的人儿紧抱在怀中,说什么也不肯放手。

    「王爷,刺客抓到了!」剑奴和傲风擒住凶手,带到段王爷一行人面前。

    果然不出大伙所料,是段夫人的奶娘的女儿苏倚红。

    「妳为什么要这样做?段夫人恨的人应该是我,为什么不杀我,而对无辜的小瑶下手?」黑鹰像头发狂的猛兽,一副想把苏倚红碎尸万断的狠样。若不是龙啸海和御浪拦着他,只怕苏倚红早已横尸当场。

    苏倚红才要开口,成嫂便前来通报,「王爷、龙大人、庄主,王成和刀奴已经将夫人和苏大娘带来。」

    「立刻把那个贱人押进来!」段王爷冷酷无情的下达命令。

    啪——!「妳这个贱人!快把解药拿出来!」段王爷一见到段夫人进门,便冲过去重重的一掌把她掴倒在地。

    「夫人!」被反绑的苏氏母女护主心切的齐声叫嚷。

    摔倒在地、嘴角破裂的段夫人恨恨的说:「你打死我好了!那个贱人生的贱种早就该死了,没毒到他实在太令人气愤了!」

    「妳——」段王爷眼看就要重踹她。

    「王爷!别这样!」幸好龙啸海实时制止。

    「夫人请放心!倚红并不是没毒到那贱种,而是现在才要开始!」苏倚红邪恶的奸笑。

    「妳是什么意思?」段王爷瞠目大怒,心中的不祥之感迅速扩散开来。

    苏倚红恶毒的咧嘴邪笑,「你们不是很想救龙姑娘吗?我告诉你们解毒的方法吧!龙姑娘中的是四川唐门的剧毒『负心人』,这种毒药根本没有解药。唯一的方法就是,有一个功力深厚的人,愿意舍命相救,用自己的真气将其体内的剧毒全数吸向自己的体内。不过这么一来,那个人就会替她死去,除非他能及时找到另一个替死鬼。怎么样?大名鼎鼎的『独眼鹰王』?」

    「原来这么简单就能救得了小瑶啊!」黑鹰并没有她预期中的迟疑,他雷厉风行的马上采取行动。

    「不行!」在场的人齐声反对,包括龙君瑶,只是她气若游丝,声音比蚊子还小声,被大伙儿的音量盖过去。

    苏倚红正中下懹,残酷的笑道:「想救她就快一点,否则过完一柱香的时间,就算你想救,只怕也回天乏术了!」

    「不行!」

    「你们都别再说了!」黑鹰以骇人的气势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抵住自己的脖子,一本正经的道:「谁敢再阻止或多说一句,我就血溅当场!」

    傻瓜都看得出来他是玩真的,绝对认真!室内顿时鸦雀无声。众人只能眼睁睁看他运功替龙君瑶解毒。

    「不‥‥小海‥‥不要啊‥‥我不要‥‥」龙君瑶梨花带雨的泪流满面,却无力阻止黑鹰坚定不移的行动。

    「妳别再说了,如果会失去妳,我宁愿选择死亡!」黑鹰一点也不为所动,继续运功为她吸出剧毒。

    「不要‥‥」龙君瑶好想说服他,奈何孱弱的身子,令她无法再多加言语,只能任由黑鹰自作主张的代她受罪。

    好不容易把龙君瑶体内的剧毒全数吸尽,黑鹰才安心的瘫倒在地。

    「小海‥‥不要‥‥」龙君瑶想爬到心爱的情郎身边,却力不从心,何况还被成嫂阻止。

    龙啸海眼明手快的点住所有的人的穴道,想自己去救黑鹰,没想到深藏不露的段王爷比他更快一步,先点住他的穴。

    「龙大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小海是我的儿子,我想自己救他!」段王爷说完,便在众皆无法制止的情况下,运功替黑鹰吸出体内的剧毒。

    「不——王爷——不要——」段夫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演变成这样的结果,她不想杀夫君的,她真的不想!但是她又无法阻止他运功救那贱人的儿子。虽然她不谙武功,却知道练武之人在运功时,如果旁人随便干扰,很容易走火入魔,轻则受伤、重则身亡,因此她根本不敢妄动。只能呆愣愣的瘫在一隅落泪。

    她真是百感交集!王爷竟然毫不犹豫的为那个残人的孽种舍命,一点也没有顾虑到她!这就是她处心积虑想除掉他们母子所得到的报应?

    「夫人‥‥」室内另一个和段夫人一样还能动的龙君瑶,费尽仅存的气力爬到段夫人身边,扯住她的衣袖,断断续续的道:「夫人‥‥你要振作一点‥‥妳不想王爷死的,对不对?现在能救王爷的只剩您了呀‥‥夫人‥‥」

    龙君瑶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段夫人这才找回神游太虚的意识,泣不成声的喃喃自语:「对‥‥解药‥‥需要解药‥‥」

    此时段王爷已经完全替黑鹰吸出剧毒,释怀的倒躺在地。

    「爹——」黑鹰撑着虚弱的身子搀扶住他。

    段王爷居然激动得眼眶湿濡一片,打心坎里漾起心满意足的笑容:「你终于肯叫我爹了‥‥这样一来我也死而无憾了‥‥」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爹——」黑鹰紧紧抱住段王爷佝偻的身躯,到这一刻,他才发觉,王爷的身子竟是如此单薄瘦弱,一副老人的孱弱身躯。只是平常罩在气派华丽的衣裳下,加上盛气凌人的高傲与威严,让他不曾发现他已是个老人!

    段王爷多么希望自己的老泪别再泛滥,好让他多看心爱的儿子几眼,他和水姬的宝贝。「你‥‥真的和你娘好象‥‥」

    「成伯、成嫂和海老大说我和您也很像啊!您振作一点!爹‥‥」如果可能,黑鹰一定会不顾一切运功替他治疗。然而,段王爷却技高一筹,早已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如果有人运功替他解毒,他便会即刻身亡。同是练武之人,黑鹰一眼就看出来了,所以他只能紧紧抱住他,什么也无法替他做。

    「王爷不要‥‥您不能死啊‥‥」在王爷倒地那一剎那呆楞住的段夫人,在龙君瑶的频频呼唤下,总算再一次恢复意识。她连跪带爬的挨到苏倚红跟前,痛哭大声的哀求:「倚红,妳有解药的‥‥是不是?妳一定有解药的,妳刚刚说这毒没有解药是骗人的,对不对?倚红?求求你救救王爷‥‥我不要他死‥‥不要啊‥‥」

    「夫人‥‥妳别再说了‥‥这一切全是我的锴‥‥是我害苦了你们‥‥所以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段王爷衷心的说道。

    他的话像千万根针在扎似的,扎得段夫人千疮百孔,心痛不已。「不‥‥不是的‥‥我不要你死‥‥倚红‥‥奶娘‥‥求求你们救救王爷‥‥救救我的相公‥‥我深爱的相公啊‥‥」

    「夫人‥‥」苏大娘眼见从小呵护长大的小姐,如此的伤心欲绝,心里的痛苦绝不下于段夫人,她拗不过段夫人的痴情,抬眼向女儿示意。

    苏倚红这才开口道:「解药在我腰袋里的红色香袋中。」

    段夫人和龙君瑶如获至宝似的,和黑鹰泪眼相向,接着便争相从苏倚红身上取下解药,给段王爷服下。

    服下解药后,段王爷总算保住了一条命,只是身子相当虚弱。

    黑鹰趁段夫人扶住王爷时,替大伙儿解开穴道。

    苏家母女乘大家不留神,想仰药自尽。

    「住手——!」傲风和御浪合作无间的制止她们母女。

    「让我们母女以死谢罪吧!这一切都是我们母女俩的错,理该赎罪的,只求王爷能饶过夫人,夫人真的很爱您的,所以才会‥‥」苏氏母女频频磕头,傲风和御浪连忙阻上她们。

    「奶娘、倚红,妳们别这样,这并不是你们的错,你们全是为了我,一切都是我的错啊!」段夫人哭得眼睛都肿了。

    「对!这不是苏家母女的错,也不是夫人的错,而是爹您的错!」黑鹰语出惊人的道:「爹啊!您忘了我娘临终前的遗言了吗?她不是要您答应她:『不可以怪夫人,一切都是命!您今后要好好的爱夫人,和夫人幸福的生活下去!』您忘了对不对?所以是您不好!」水姬夫人的遗言是成嫂前几天才告诉他的。

    「我‥‥」

    龙君瑶阻止王爷开口,温柔体贴的道:「您不必再多说什么,只要今后和夫人好好的生活下去就好了!夫人虽然善妒,却是广州城人人皆知的贤妻,把王爷府的家眷和家务掌理得很好,不是吗?何况,有爱才有恨,夫人就是太爱您,而您却只执着于追忆已逝的情人,冷落了夫人,夫人才会做出错事来的呀!」

    她的话合情合理、针针见血,说得王爷哑口无言,只能点头称是。

    「君瑶‥‥」段夫人忍不住哭倒她的怀里。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居然如此了解她的委屈、她的苦!

    其它人见到这雨过天青的一幕,都激动不已,脸上却洋溢着欣慰的光彩。

    ***

    段王爷在段夫人的悉心照顾下,恢复得十分迅速。夫妻俩前嫌尽襗,在病榻上重新开始编织两人之间的感情。而且,段夫人已不再仇视黑鹰,她更是喜欢龙君瑶,老是嚷着非要龙君瑶嫁给黑鹰当媳妇不可。

    苏家母女见主子那么幸福快乐,真是欣慰极了,因而不再敌视忆水山庄的人,加上庄里的人都和气好相处,所以,她们母女俩很快便和大家混熟了。

    一切是如此的圆满,尤其正在「云栖竹径」卿卿我我的黑鹰和龙君瑶,更是整个山庄上上下最为开心的一对俪人。

    「谢谢妳,小瑶!能有今天的和乐幸福,全是妳的缘故,如果不是妳‥‥」

    黑鹰的肺腑之言还没说完,就被龙君瑶以吻封口。「你与其说那些多余的废话,不如今后更加爱我、疼我!」

    「说的也是!」他爱煞她的活泼淘气、蕙质兰心,深情万缕的吻上她的唇瓣。

    「咳——!」就是有人这么不识趣,生来爱当程咬金,此人正是傲风。「很抱歉,打扰你们小俩口亲热,不过我真的有要事相告,费沙尔王子和君瑜姑娘来了,还有费沙尔王子的王弟费尔曼王子也一道来了!」

    「太棒了!我们快去见他们,小海!」

    ***

    在久别重逢的相见欢戏码演完后,龙君瑜便进入重点。

    「我真正的身世相信你们已经略有所闻,他们是拂菻国(即罗马帝国)的贵族人家,因遭奸人陷害而双双身亡。」龙君瑜吐了一口气才按着说:「所以我今天要说的重点不是这个,而是‥‥」她耐人寻味的看了黑鹰一眼才道:「费沙尔的娘告诉我,我娘还有一位同样金发蓝眼、面貌神似的姊姊,曾和其夫君东来大唐游玩,,不幸遇上海难,从此下落不明。王后还说,我姨妈身上有一枚和我手上这封耳坠子一样图腾的胸饰,上面是一只双头鹰,一只头上载着拂菻国战士的头盔,另一只载着桂冠。」

    「小海,快把你的坠子拿出来!」龙君瑶听到这儿,立刻恍然大悟。

    黑鹰很合作,二话不说的照做。

    「果然是做成坠子的胸饰,这么说来——」

    「水姬?」段王爷在段夫人的陪伴下,甫进斋月厅,目睹龙君瑜那金发蓝眼的容貌时,便失控的惊叫出声。

    「这就对啦!」龙君瑶一个响彻云霄的弹指。「小海的娘就是君瑜的娘的姊姊,也就是说,小海和君瑜是有血缘关系的表兄妺!」

    又是一个意外的结局!

    ***

    段夫人温柔贤淑的伺候段王爷喝完汤药,便趁机把心里的话说出口。

    「君瑜姑娘和水姬实在很神似,是不是?」

    「嗯!」段王爷点点头。

    段夫人柔情似水的看了心爱的夫君一眼,才体贴的道:「不如我们把她认做义女。」

    段王爷这才恍然明白妻子的用心良苦,他执起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掌中说:「何必多此一举,我们自己就有很多儿子、女儿了,不是吗?」

    段夫人没想到王爷会如此说,感动得眼睛四周微微发热,频频点头称是丐:「嗯!嗯!」和王爷拜堂成亲数十个寒暑以来,她首次深刻的感受到王爷对她的爱,这份情意正是她最深切的企盼哪!

    夫妻间的气氛,显得格外浓密。

    躲在外头偷听的黑鹰和龙君瑶,听到这儿终于完全放心,小俩口共乘一匹马,快快乐乐的巡视山庄去也。

    「小海,你真的不打算走一趟拂菻国,查探一下自己的亲族?」龙君瑶问道。

    「不了,就像君瑜说的,我的亲人、朋友和爱妻都在这儿,我又何必为了不曾谋面、也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亲人,离开我最爱、最重要的这一群亲朋好友,去冒无谓的风险呢?」黑鹰是真的这么想。

    听他如是说,龙君瑶便不再多问。倒是有件事一直搁在心头,挺不舒服的。「那个——君瑜怎么知道你的坠子图腾的事——我是说——你不是一直挂在脖子上,不轻易取下示人的吗?」她愈说愈吃味。想当初她要看那条坠子时,还是花上一番功夫的呢!

    呵!原来这丫头是在吃醋哪!黑鹰心里开心至极!——这表示她真的很爱他、很在乎他!

    他吻吻她芳香四溢的发丝才为她解开谜底。「那纯粹是意外!有一回我上卧龙岛去,坠子的链子坏了,坠子因而落地。君瑜正好走在我后面,帮我捡起来看到的。大概是那图腾很特殊,又是拂菻国制的,所以她才会印象特别深刻。再说,费沙尔王子也曾看过这坠子的图腾,因此也有可能记得的是他,而不是君瑜!」

    「原来是这样‥‥」经他一解释,龙君瑶心中的阴霾,总算一扫而空。她突然惊觉到什么,连忙此地无银二百两的声明道:「我只是好奇,不是在吃醋哦!」

    「知道啦!小醋瓶!」黑鹰纵声大笑,加快奔驰的速度。

    「我才不是小醋瓶呢!」龙君瑶不服气的嚷嚷。

    「那你要当什么?」

    她灵眸巧转,不可一世的说:「当然是公主!你可不要忘了,我可是当今皇太后的义女永乐公主呢!」

    「我看叫贼公主还叫比较适合妳呢!」黑鹰颇有深意的笑道。

    「谁要——」龙君瑶倏地会意,话锋一转,机伶的甜笑:「正好配你这个『海盗殿下』,是不是?」

    哈哈哈!黑鹰笑而不答,又把奔驰的速度加快,小黑则跟在他们身边一齐飞奔嬉戏。

    看来海盗殿下贼公主似乎真是不坏的搭配呢!

    今天的忆水山庄又是在满山满谷的欢笑声中度过,真好!

关键词:Nice

作者:miyu

《《海盗殿下贼公主》12[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