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冷羽》1

发表日期:2008-03-12 摄影器材: 奥林巴斯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序章》

她从深沉的睡眠里醒来的时候,月光正把斑驳的树影投在铺了细竹帘的躺椅上。透过半敞开的窗子旁,看得见雪白的纱像蝴蝶翅膀一样无声地飞扬。衬着墨蓝的星空隐隐约约亮了一下,有一点苍白的火焰划过,然后悬挂在窗棂上的风铃叮地一声,响了。

“晚安。”

不知何时窗子已完全敞开,满院的紫竹深处幽幽穿来少女的嗓音。

“……谁?”她沉浸在那声音的美好里,忘了恐惧。

“美夕,我是美夕,带你前往思恋之地的人。”

话音未落,窗帘已忽地卷起,及至再度落下时,面前站了一位年纪不过十四、五岁的女孩,皮肤白皙,穿了一身齐膝的元禄袖短和服,腰间束着红带,双手背在身后,笑眯眯的。

“我似乎不认识你…”她疑惑地说。

“是呀。”女孩笑了,走近几步,把脸贴在她纤细的脖子上。

她一呆,“你做什么?”

可是不等她说完,那女孩冰冷的嘴唇已凑近她热血流动之处。恍惚间觉得一阵眩晕,有什么东西温暖地流进身体、头脑和思维,一刹那,她仿佛看见梦想了无数次的记忆中的场所,有着大片花田的草原,年幼的她拖着妈妈的手奔跑,跳跃——

那曾经拥有过的幸福,母亲去世后便不再体会到的温柔,真实地浮现……

耳边传来少女带着蛊惑的话语:

“闭上眼睛,我给你永远的梦。”

“好……”满足地露出一丝微笑,抬头看那女孩说不清是美丽还是轻灵的面容;失去意识的刹那,她惊讶于她金色的眼瞳。

“拉法,走吧。”

完成了任务的监视者不带表情地看了已经沉浸在永远之梦中的人类一眼,踌躇了一下,拣起滑落在地上的被单盖在她身上,然后头也不回地挥挥手,只见原本是拉开的纸门像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拉拽般,关上。

美夕咯咯一笑,自窗中跃出,消失在无边的夜色里。

一切都很顺利,无论是追捕神魔还是赐予梦境,如果不是得到了永恒的人类正带着笑容沉睡,几乎没人发现在这房间里曾进行过一场激烈的战斗。收拾战场的工作已经吩咐拉法完成了,逃走的神魔也已化为灰烬,事情看似完美——

其实不是。

美夕没有看到,就在这浓密的竹林上方,一个抱着木偶的和服小女孩正默默地看着她。小小的娃娃一般的,如同人偶一样精致,可那看上去毫无波澜的绿色眼睛里,却隐藏着无边的森冷。

“永远的梦?呵~”

目睹了适才发生的一切的小女孩冷笑一声,低下头去,耳边以红带系住的头发柔软地扫过怀里的木偶。

“真是句可笑的话呢,你说是不是?松风。”

木偶不答,僵硬的嘴边,却依稀显出鄙夷的笑容。

<<<<<<<<<<<<<<<<

                             《冷羽》

想忘记都很难。

记忆中总有这样的画面:空旷的舞台上,他沉重的身躯颓然倒下,扬起满天的纸片纷纷飞舞,也象哭泣的白雪……

而此时,身后那些柔弱的芦苇,依旧无声地摇摆着。

我的名字是冷羽,没有姓。

                                  ***

“听说没有?平松家昨天有人失踪!”

“咦?真的?”

“好像是零的爸爸。”

“有没有搞错~!零的妈妈几年前去世之后,她一直好可怜,父亲虽然再婚过,新娶的妻子不到几个月就死了,根本没人照顾她。现在爸爸都失踪了,她的日子要怎么过,想想就可怕。”

“零受打击太大,现在已经不大说话了。去看过她的人都说,问她什么都没反应,眼睛虽然睁着,却总是很空洞的样子,总觉得像不在这个世界了似的。”

“……不会是伤心过度导致精神崩溃吧……”

“谁知道。”

清水私立中学的早晨,和许多其他学校一样,是学生们交换新闻消息的黄金时间。唧唧喳喳讨论着同学的事的初中生们,在这紧张学习之外的宝贵时间里,是不会放弃一丁点八卦的机会的,何况这次的议论中心就是昨天发生在同级同学平松零家的怪事,更是激发了众人的想象。钟声敲过几次,大家还没有停止的迹象,正想再说什么,冷不防头顶突然响起老师的训斥:

“上课铃声都响过了,还不快去座位坐好!”

“是是是……”挑起话题的始作俑者——一个梳了一对麻花辫的女生吐了吐舌,抱起书本朝自己的位置跑去。没想到一转身,砰地一下,眼前一黑,和迎面走过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书本垂直下坠。

“对不起。”辫子女生一边道歉一边弯腰去拣,正摸在一只白皙的手上。吃惊地抬头,对上一双琥珀色的、似笑非笑的眼睛。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带对。”

一愣神的瞬间,撞了她的人已经把书拾起,拍了拍尘土,递过来。“呐。”

“谢谢~--你是?”

陌生的面孔,奇怪的人,打量着面前的少女,辫子不由在心里叨咕着:好怪的发型,头发在左边扎了个包包,垂下的部分还绑了鲜艳的红带子,大概是新转来的学生,看起来似乎不清楚学校的规矩。哦,她居然还穿耳洞,那么刺眼的红耳环,不被古董校长责骂才怪哩!

看出她的疑惑,那人眯眼一笑。

“你好,我是新来的转校生,立花同学,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哪、哪里……”--哎呀,虽然打扮有点怪,但是真可爱呀!

立花有点手足无措地笑着,道:“请问你的名字是?”

“美夕。”

“那么,姓氏呢?”

美夕微微怔了一下,然后,仿佛带着点顽皮和自嘲地,露出精巧的酒窝。

“……忘了。”

    

昏昏欲睡的课程结束后,学生们像开了锁的猴子一般,不等老师训话结束便飞一样跑得精光。众人散退的校园,由于失去了人的气息,显得特别清冷。空旷的学校里,只能听见三乱的脚步声如同水中的涟漪一样,渐渐扩散,越来越远,最终消于无声。

美夕坐在落满尘土的雕塑顶上,裙子沐浴着早来的夜色带来的模糊光晕。由于阴影的关系,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只望见浓密的刘海的遮挡下,薄薄的嘴唇微抿着,透出玫瑰样的红色,仿佛是一道伤痕。

“唉,你又要做些愚蠢的事了。”

丁零一声,空气骤然寒冷,大量冷气凝结,变成悠悠的雪花。随着不知从何处刮来的冷风,在视野的尽头,墨色的阴影里,渐渐浮现出一个怀抱木偶的青色人形。

“我就知道你会来。”美夕还是保持着那姿势,并不抬头。

青色的身影慢慢褪去暗色,上颜色般的,幻化出漆黑的头发,不带感情的绿眼睛,粉红的羽织,雪白的拖地和服——

“你又知道了,你怎么都知道。”

美夕顿了顿,仰起脸,身体浮起,琥珀的眸子瞬间变成金色。“冷羽,为什么监视我?”

冷羽笑了。

“你心里清楚。”

“怎么处理神魔是我的事,我不需要别人吩咐。”

“哎呀,多冷酷的口气。”冷羽微微弯起嘴角,却没给人温暖的感觉。“在你身上人类的毛病还真是不少。”

说着,上下看了一番,又笑了,“不过,穿着这身衣服,确实像个人类。”

“你特地跑来,就是来嘲笑我的穿着吗?”监视者冷冷地说完,身子一晃,没等看清楚怎么回事,原本是灰色的校服已经被白衣红带取替,赤着的右脚上缠着的红丝带尤其鲜明。美夕凌空后退一步,举起右手,指尖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弧度,随后斜着一扫,炽热的火焰飞出。

热的感觉扑面而来,冷羽轻蔑地一笑,侧身让过,同时袖子一挥,无数冰屑射出,冲向那道火焰。红色的火光撞进一片蓝荧荧的雪花里,嘶嘶几声,火和雪同时失去了踪迹。落满灰尘的雕塑上,出现了几点水的痕迹,与此同时,冷羽嘴巴微动,吸了口气,呼出去,吐出一道冰针。

美夕闭目,“拉法……”

黑影闪过,冰针在离目标还有十公分处应声而断。随后,一位戴着银色面具的高大神魔收起利爪,在呼唤他的人身边停了下来。

“满有个性的嘛…有意思--”

有如事先预想过结果似的,冷羽眯着绿眼睛看了她一会,突然笑了,不再进攻,转而低头对怀里的木偶自言自语般地说道:“你看,松风,她完全没有悔过的意思哟~”

“……”美夕沉默。

“不但私自放跑神魔,还和支配者动手,若是烂火看了,不知是不是又要包庇她了。”

冷羽说完,呵呵笑了起来。“关于昨天的事,你应该很清楚,那女孩——叫什么零的——体内有一半神魔的血统。光是将那个神魔爸爸赶进黑暗界有用吗?你以为只要交换血液、给她梦境就可以了?你以为你的血能镇压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觉醒的神魔之力吗?由于一时的怜悯而放过神魔乃至酿成更大的祸端,是你一贯幼稚之处,如果没有我帮你善后,她忽然觉醒成神魔了,那不是要耗费第二次力气么?”

原本自召唤拉法后一直无话的美夕,听到雪女的言辞,突然脸色一变。

“你把她冰冻了?!”

绿色的眼睛似笑非笑,“冰冻了又怎样?”

“你……!”

火焰又一次袭来,却在一半处溃散。拉法挡开风雪,将美夕护在怀里。

“搞清楚自己的身份。”这次说话的不是冷羽,而是漂浮在半空的木偶。尽管木刻的脸上没有表情,那居高临下的高傲气势却同冷羽同出一辙。

“松风,你太无礼了,不得对监视者出手。”冷羽把手一抬,宽阔的袖摆迎风飘动,木偶哼了一声,复又偎依在她胸前。

静。

一阵风来,吹开了阴霾,深灰色的天空中赫然一轮满月在挂,银色的光辉洒遍四野。美夕自若跃上低矮的校舍楼顶,将红笛逼近朱唇,微一吸气,呜呜咽咽的月声顿时缠绵一片。

“真有情调呀……”冷羽的一双大眼中闪动着孤星般璀璨的光辉,“如果烂火也在的话,应该可以抚一曲和琴吧?”不待美夕回答,她咯咯地笑起来,“你还是老样子,每当生气的时候,就特别不爱说话。”

冷羽微笑着,“我,比你的仆人更了解你哦!”

美夕听了,止住笛声,回过头来,脸上不是什么善意的神色。

“你的目的?”

“什么?”

“插手我的事的目的。并不只是零,以前也……”

“你指的是那小鬼的事吧?那个雷欧那。”冷羽打断她的话,看了她一会,嘴角露出几丝嘲讽,“再小的神魔也是神魔,你几时变得这样天真了?像我们这种人,如果不抛弃所谓的侥幸一样的希望的话,又怎么能一直保持清醒、不迷失呢?美夕,你应该知道自己是谁吧。”

美夕极难察觉地叹口气。“我是监视者,不是杀手。”

“哦?”像是听了好笑的话,冷羽眯起眼,用刀子一般的目光注视着她:

“先当杀手,才有资格做监视者。你忘了因你丧命的那些亡魂吗?”

“……怎样封禁神魔,是‘我’的事。”美夕又一次强调,眼里波动着感情的旋涡。

“我也有猎杀他们的权利呀。”冷羽伸出手去接住天空里悠悠落下的一片雪花。

美夕终于忍不住动怒:“为什么你要不断狩猎神魔?!”

“不记得了。”

“那为什么不停止?”

“如果这样坚持下去,说不定可以想起。”

“要是想不起呢?”

“那就继续做下去。”

“无论怎么做都想不起呢?”

冷羽的手停滞了一下,转过头,眼中现出一片僵硬的生冷。她的眼睛由于失去了眉毛的束缚,在直射的月光下有一种令人心碎的愤怒。

上前一步,冷羽望向美夕金色的瞳孔,一字一句道:

“那么,就猎杀所有的神魔,直到再不需要监视者的那一天。”

关键词:经典

作者:miyu

《《冷羽》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