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光阴、祖父、影子

发表日期:2007-07-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配图:南唐·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细部

 

     儿时在乡间祖屋内与香港回乡之祖父赏读唐代李白『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逢祖父在酒恍半酐之间,乘兴央他打九宫格用正楷写就一幅李白『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横方,以供余临摹,当日情景恍如在目,然回首已二十余载矣。

    祖父一生诗词清漪,酒风豪放,风流倜傥,一生好李白之风,年轻之时英俊洒脱,引娇娥红袖添香之事常有,喜“年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之行事;晚年号“燕山词长”“桃竹斋主”,楷隶行草皆通,乃一大墨客也,为余写横方时则畅享“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之乐景。

   今年余迁居小镇河浜,上月门前见龙舟泛河之际,独忆祖父神游已十三载矣,神游之日正会龙舟出水之时,诗人已如逝水,所写就之横方亦在多次搬家之中渺之,光阴过隙,不可逆悔,唏嘘有感,故录余与祖父均喜欢之“唐·李白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以怀念祖父与随岁月流去之影子:

 

夫天地者

万物之逆旅也

光阴者

百代之过客也

而浮生若梦

为欢几何

古人秉烛夜游

良有以也

况阳春召我以烟景

大块假我以文章

会桃花之芳园

序天伦之乐事

群季俊秀

皆为惠连

吾人咏歌

独惭康乐

幽赏未已

高谈转清

开琼筵以坐花

飞羽觞而醉月

不有佳咏

何伸雅怀

如诗不成

罚依金谷酒斗数

 

 

PS:关于南唐·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

绢本纵27.9cm 69cm 在北京故宫博物院馆藏珍品中,名画《韩熙载夜宴图》以它用笔细润圆劲,设色浓丽,人物形象清俊、娟秀,栩栩如生而名闻中外。是今存五代时期人物画中最杰出的代表作。

《韩熙载夜宴图》全长三米,共分五段,每一段画面以屏风相隔。第一段描绘韩熙载在宴会进行中与宾客们听歌女弹琵琶的情景,生动地表现了韩熙载和他的宾客们全神贯注侧耳倾听的神态。第二段描绘韩熙载亲自为舞女击鼓,所有的宾客都以赞赏的神色注视着韩熙载击鼓的动作,似乎都陶醉在美妙的鼓声中。第三段描绘宴会进行中间的休息场面,韩熙载坐在床边,一面洗手,一面和几个女子谈话。第四段是描绘韩熙载坐听管乐的场面。韩熙载盘膝坐在椅子上,好像在跟一个女子说话,另有五个女子做吹奏的准备,她们虽然坐在一排,但各有各的动作,毫不呆板。第五段是描绘韩熙载的众宾客与歌女们谈话的情景。

此画中的主人翁韩熙载(公元902-970年),五代时潍州北海人(今山东潍坊),字叔言。后唐同光年举进士,文章书画,名震一时。因父亲光嗣因事坐诛,熙载逃奔江南,投顺南唐,历事李升、李璟(中主)、李煜(后主)三主,官至中书侍郎、光政殿学士。韩熙载定居南京后的寓所,也即此画的发生地在今南京中华门一带,《同治上江志》载:“戚家山,在江宁城南聚宝门外,南唐韩熙载居此”。

韩为人放荡不羁,养有姬妾四十余人。朝廷给他的俸禄,全被姬妾分去,他就穿上破衣,背起竹筐,扮成乞丐,走到各姬妾住的地方去乞食,以为笑乐。

韩熙载投顺南唐后,初深受南唐中主李璟的宠信。后主李煜继位后,因对北方籍官员的猜忌,屡借故毒杀不少北方籍大臣,在后周对南唐日益紧逼的形势下,李煜却愈加刚愎自用,整个南唐统治集团内斗激化,朝不保夕。在此不利的环境中,官居高职的韩熙载采取了疏狂自放,装癫卖傻的态度,以求自保。但李煜仍对他不放心,派画院的“待诏”顾闳中和周文矩到他家里去,暗地窥探韩熙载的活动,命令他们把所看到的一切如实地画下来交给他看。

顾闳中和周文矩到了韩熙载家以后,正碰上韩熙载在家夜宴,大智若愚的韩熙载当然明白他们的来意,整个夜宴中,韩熙载将那种不问时事,沉湎歌舞,醉乐其中的形态来了个酣畅淋漓的表演……

顾闳中凭借着他那敏捷的洞察力和惊人的记忆力,把韩熙载家中整个夜宴过程默记在心,回去后即刻挥笔作画,李煜看了此画后,暂时放过了韩熙载等人。一幅传世精品却因此而流传下来。

顾闳中后来画成一个长手卷,共有五段。本图是最后一段。这是酒酣舞罢,笙歌停后,大家带看醉意,拖看家妓笑谑。独自站立举手示意的那位,就是宴会的主人韩熙载。顾闳中这卷画不但务求形似,以便后主一见就如图中所绘何人,而且把当时众人玩乐时的神情和各人的性格统统表现得十分逼真。以画人物来论,这幅画达到了极高度艺术水准。所以千年以来,凡有此画著录的各书,都对它有极高度的评价。画很旧,无款印也无清宫鉴藏玺。此卷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作者:老D&Megy

《光阴、祖父、影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D&Meg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