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丧心病狂”地追求完美VS阿伯蛋茶

发表日期:2006-10-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葡国特有的蓝花瓷砖

 

很久没发关于吃的文了,不是懒惰,而是忙!长假出游回来,去了港澳两次,而房子也开始动工装修了。周日,David在澳门开会,早上8点出发,叫哥陪我跑到增城叫桂岭的村子里面的一个窑场,挑选上周专程跑来预订的阶砖(红瓦泥烧成的农村铺祠堂地面用的那种老式地砖)。这种砖有2、3厘米厚,每块重12斤,800多块砖装上车,花去2个多小时。背负近6吨重的货车慢爬了2个多小时去到新房所在的小区(中途要走一段著名跑死货车的坡路“李伯坳”,而我们开小车只需不到1小时);6个搬运工花了2个多小时才把这些死沉的砖搬到屋子里。完成了整个搬运地砖过程,已经是下午6点。虽然不用自己搬,单是看,腰直了,脚也麻了。这就是我们一心打造不同以往的完美新式“老房子”的代价,而这仅仅是开始!

感觉真的是比驴还累!那种累是从骨髓里面渗透出来的,昨天拖着两箱沉重的葡国瓷砖从澳门回来,我已是脚步浮浮,两眼昏花。David还能撑着买了些罐头,勉强捣腾出我们简单的白粥晚餐(能叫外卖的店难吃的很,也实在不想出去吃了)。我们忽然对视傻笑起来,“两个疯子”我说:只有发疯的人才会为几块瓷砖把自己搞成这样,追求完美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两个鱼座的人就是这样,常常为了一些看似异想天开的想法不遗余力地去折腾,其结果好坏不得而知,却是陶醉于追求的过程。

 

说到这,想起去澳门看到的阿伯。这位阿伯没有名字﹐但在澳门几乎人人知晓;没有固定的店面,但无数的有心人每晚午夜前都在同一条街道等待,所等的就是这位阿伯卖出的桑寄生蛋茶。而且阿伯每晚只做六十碗,卖完即止,二十年来每日如是。这次专程打的前去,到达时是晚上10点,在叫做渡船街的路边停着一部流动贩卖车。阿伯已经很老了,背驼着,脖子有毛病,头歪在一边无法抬高。他低头在专注的剥着熟鸡蛋壳。问他什么时候弄好,他说11点吧,我们于是在附近溜达,吃了碗面条回来,已经有些人在自觉排队等候。阿伯把剥好的蛋放进车子的蒸柜;把用纱布做的茶包过滤出的茶汁装在一个个煲中药的那种沙锅里,也放到蒸柜蒸。11点半,阿伯的女儿来帮忙卖。买下蛋茶,马上在路边试了起来。喝一口茶,浓郁的红茶香带着甘甘的桑寄生味,甜的恰到好处,多一分则腻,少一分则淡;泡在茶里的鸡蛋吃起来,蛋白滑嫩带着弹性,蛋黄带着茶香甘而不干。虽然只是一份简单的蛋茶,口腹却象吃了山珍海味般满足;David说:一个半小时的等待很值!临走了,我们又买了两份带回酒店。跟好些人说起阿伯才知道,他不是生活所迫,而是兴趣所至才会这样坚持每天出来卖。回想起那夜吃的蛋茶,仿佛舌尖上仍有余香。这碗蛋茶让我回味起来都感动的原因不在于其美味,而是那个卖蛋茶阿伯的执着,我想,这也是另一种“丧心病狂”的追求吧。

 

歪脖子阿伯

 

    安静地等

 

   

阿伯蛋茶:

 澳门渡船街和墨山巷交界(的士司机都知道),每晚約10時開檔﹐11点半卖蛋茶,12点卖炖蛋。

作者:老D&Megy

《“丧心病狂”地追求完美VS阿伯蛋茶》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D&Meg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