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可怜的小女孩

发表日期:2008-02-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今日系网上睇到一篇新闻,一个一岁的女婴,被一个老人放在铁轨上,俾 一列慢行的列车碾断双脚,得一岁咋,D人点落得手架?我睇完了,我真系吾知应该用D“☆※#@”说话黎闹依D丧尽天良既人,令人发指既行为。D 人越黎越变态。老翁将婴儿放进铁轨致其双腿被轧断(组图)
http://news.QQ.com  2008年02月25日04:14   华龙网—重庆晚报    评论11881条
病友主动照顾“乖乖”
“乖乖”永远失去了双腿
截肢后的“乖乖”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昨日9点47分,一老者将一岁女婴放在了正在行驶的列车轮下,孩子的双腿被轧断……
昨日上午9点47分,北碚火车站,一老者将手中的女婴放进了正在慢速行驶的货车车轮下,孩子的双腿当场被轧断。附近巡逻的铁路民警听到过路市民的呼救声后,将老者抓住。经过民警紧急包扎后,女婴被送到市第九人民医院抢救。女婴暂时脱离了危险,但老人为什么这样做,至今还是一个谜。

我们都想留下来照顾她

昨晚9时许,记者来到北碚第九人民医院寻找孩子。在外科大楼骨二科,我们见到了永远失去双腿的这个孩子。

孩子躺在病床上,任由医护人员给她插管、换药,整个过程始终不哭不闹。医生告诉记者,“乖乖”并没有脱离危险,“现在脸红得像苹果,是因为她还在高烧不退!”

在医院,我们碰上了本已下班一小时,却一直不愿意走的护士们:“我们都想留下来照顾她。她才一岁啊,就永远失去了双腿。”

14号病床旁围满了人。有病人,有病人家属,还有不愿意下班的医生和护士们。他们都关注着这个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孩子。

至今,大家都不知道孩子的姓名,他们都叫她“乖乖”。

她很坚强

主治医师刘春阳说,上午快11点时,医院通知他做手术:“却不想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真让我不敢下手。”

刘春阳说着这话,眼中噙着泪水。

刘春阳说,孩子才被送来时,已失血过多,但是并没有多余的哭声,只是一直喊着“妈妈,抱!抱!”

上午11点,经过紧急研究,“乖乖”就被送到了手术室,经过全身麻醉后,她渐渐睡去。

下午3点过,经过3个多小时的抢救,输了400毫升新鲜血液的“乖乖”被推出手术室。

此时医生、护士、同病房的病人都等在门口,迎接这个勇敢的孩子。

她永远不能走路了

“她很可怜!现在可能是刚学走路的阶段,但她却永远失去了行走的资格!”

詹立对“乖乖”身上的每个地方和每道伤口似乎都已经很熟悉。她到医院本来是为了照顾生病的妈妈,而“乖乖”就睡在詹立妈妈的隔壁床。于是,詹立整个下午都守在“乖乖”的身旁,甚至忽略了对妈妈的照顾。

“她一直都在喊‘妈妈,抱!抱!’,她只会说这句话。”和记者说到这里,詹立不禁潸然泪下。

为“乖乖”动容的不仅仅只有詹立。为了给“乖乖”找食物,忙坏了骨二科的所有人。护士到楼上的产科借奶无果,于是病房的人出钱给“乖乖”买来了奶粉。

“她现在只能吃一点点,我们会轮流照顾她的!”从大家的眼神和表情看,记者知道,照顾“乖乖”的每个人,无不对她的未来充满着关怀和同情。

目击者:老翁将婴儿放进铁轨

昨日上午9点47分,正在北碚火车站站台巡逻的铁路民警听到一声尖叫,尖叫过后是“救命”声。民警当即循声快速跑向火车开出方向,但眼前的一切让民警惊呆了:“一个婴儿躺在铁轨外面,双腿膝盖以下已经没有了,并流着血。”

“快去抓他,他扔的孩子!”目击群众指着一个老者,向警察喊到。由于老者跑得很慢,民警很快就将他抓住。在追老者的同时,其他民警很快将婴儿从铁路边抱出,并拨打了第九人民医院的急救电话。

在等待救护车来的同时,婴儿双腿不时有鲜血汩汩流出。这可急坏了民警,一位民警当即脱下自己上午才换的新衬衣,撕烂后为婴儿包扎双腿伤口止血。“我知道,如果血再流下去,可能孩子的命就保不住了。”

因为民警的紧急包扎,为挽救婴儿争取了时间。据医生说,如果没有及时包住伤口,会严重感染不说,长时间流血肯定会导致死亡。随即,孩子被送到医院抢救。

据当时喊“救命”的目击者说,当时他正走在铁路附近,看见前方一个老头背着背篓,背篓里放着一个孩子。这时,5157号调车机正拉着货车缓慢地开出车站。

“他突然把背篓放下,手脚飞快地把孩子放在了行驶的货车下。”当场,孩子的双腿被轧得血肉模糊,被吓住的目击者大喊着救命。

警方:老翁可能精神失常

随后,铁路警方将老者带回北碚站派出所调查。

警方透露,老者被带到派出所后,意识有些混乱,言辞不是很有逻辑。他说不出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老者只向警方说:自己带着一岁的孙女王菲菲回家。

随后,警方查看了老者的身份证——他叫王道金,58岁,贵州省贞丰县龙场区童家村人。但他身上没有任何亲人的联系电话。

正当审讯进入僵局时,警方又在老者身上发现一张从西安到贵阳的火车票。“这趟火车途经重庆,他可能下错了站。”

经过初步审问后,警方相关人士推测:老者可能是长途坐车而导致精神失常,突然就在中途的重庆北碚站下车。

老者将孩子放进车轮是精神失常所致?还是轧断孩子的腿有其他目的?警方称只有通过一系列调查、审问后才能逐步解开谜题。

铁路警方说,由于现在找不到老者亲戚的联系方式,他们现在正在努力联系贵州警方,希望他们协助调查,并希望亲戚能来照看孩子。警方希望知情人士看到报纸后,能为警方提供线索。

本组稿件由记者 朱隽 钱波 摄影报道
好可爱既BB。

作者:支大个大

《可怜的小女孩》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支大个大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