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往事(四)

发表日期:2008-03-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生日与祭日
风风雨雨,轰轰烈烈,热热闹闹,斗来斗去,不知不觉中时光飞逝,转眼间已是'文革'的第三个年头,这一年我十二岁.
十二岁是人生的第一轮,在农村男孩过了十二岁就是半劳力,干一天活可以挣5分(大寨记工法全劳力每天10分).
我的生日好象是在农历二月份,听爷爷说我生日挪到正月好说媳妇,所以就把我的生日改为正月二十六日.
我家每年正月初三待客,为了省事就把我生日也放在这天一起过.这天新老亲戚与粘边的和不粘边的朋友来了一大堆.
此时的农家小院热闹非凡,我被一大堆人围着,脖子上套着舅家送的大花馍项圈,头上戴着做成石榴状的花馍帽子,接连为前来贺喜的人磕头致谢.
先是爷爷,三爷,四爷(大爷去世),接着是老舅,老姨,老姑,再就是大伯,二伯,三伯,四伯(我爸排行老五),六叔,七叔,八叔,后面是爸妈的朋友和村里的长辈.
还没等到礼仪结束,我的腿膝盖已发麻,脖子发酸,一不留神,脖子一歪,帽子掉了,滚出去老远.我弟弟高兴地乱喊'帽子掉了,帽子掉了',就听妈妈说'滚一边去'并抬手要打他,幸好被亲戚劝住.
帽子古称冠,冠者官也,帽子掉了就是说官掉了,八岁的小弟弟那懂得这些,说这么不吉利的话难免要挨骂.
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气气过了年,为我过了十二岁生日,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在爸爸要去上班的那天,妈妈和爸爸又大吵了一回.
这回的焦点是男人和女人的事.妈妈听别人说爸爸在城里有年青女人,爸爸听村里人说妈妈和村干部好.他们一个说无中生有,一个说无风不起浪.
在那个年代,男人的名声和女人的节操是何等重要的事,爸爸毕竟是见过些世面的人,吵完了就不当回事上班去了.可妈妈就不同了,一个钢烈女子,把名节看得比天都大,岂能容忍.
妈妈想来想去,得出结论,一定是民兵连长搞的鬼.因为这个连长曾多次言语挑逗,且动手动脚,还几次半夜敲门:'你男人老不在家你就不想那个吗'.'回家那个你妈去吧,撒泡尿照照你是啥东西'.每次都被妈妈骂的狗血喷头.
妈妈找那个根红苗正,又一肚子坏水的有点驼背的姓王的连长质问,结果可想而知,人家不但不承认,还反咬一口,说她巴结干部,勾引连长.'肯定是胡说八道,不可能','是真的吗?看不出她是这种人','这种事谁能说清呢'.更有那些平时有矛盾的人,便借题发挥,添油加醋,流言蜚语不胫而走,是是非非各论短长.
豪爽开朗的妈妈突然间变得沉默寡言,见谁都不说话.时常停下手里的活,眼睛盯着一个地方发呆,嘴里自言自语,谁都不知她说些什么.
二月的一天,妈妈把我和弟弟叫到一起,说要到城里去.妈妈给我和弟弟穿好新衣服,她自己也换上了平时不多穿的花棉袄.我以为是进城找爸爸,心理特别高兴,弟弟更不必说,听说进城一蹦老高.
妈妈领着我们沿着河沟走了十五里山路,来到县城,买了我和弟弟喜欢吃的甘蔗,给我买了铅笔和本本,给弟弟买了气球,到县城唯一的东方照相馆照了张合影,之后到国营饭店要了过油肉,饺子.妈妈一个劲劝我们吃,她自己吃的很少.我和弟弟只顾着吃,想都没想为啥不去找爸爸.
天快黑时我们回到家.妈妈把给爷爷买的黑缎面棉衣让爷爷试穿,爷爷不停地说好.晚饭妈妈做了爷爷最喜欢吃的鸡蛋面片.妈妈对我和弟弟说要好好听爷爷话,吃完饭跟爷爷去睡,她有事要出去.
一会工夫,听见院子里'嗵'的一声,我跑到院里一看,当时吓得七魂出壳,原来是妈妈从窑顶上跳了下来.'妈妈'!听见我声嘶力竭的叫喊,爷爷急忙跑出来扶起妈妈,让我赶快去叫人,去叫医生.
公社医院离我家不过五十米,我竟跌跌撞撞摔了好几跤.医生把完脉,摇摇头说安排后事吧.当晚不知怎么过的,哭不出声来,眼泪不停地流,好象总也流不完.眼前一片模糊,只看见人影跑来跑去.耳朵里嗡嗡直响,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安排'你去打电话','你去通知亲戚','你去买东西'.
爸爸接到电话半夜赶回来,抱着妈妈哭的死去活来.
第二天,县公安局的人来了,法医鉴定'精神失常,自杀'.
办完妈妈的丧事,我变成了另一个人,活泼的影子不见了,多了不应有的沉默.
生日,我的生日究竟是那一天?爸爸想不起,舅舅记不清,姨妈不明白,姑妈不知道.爷爷说是二月不知哪一天.二月的一天?莫非就是妈妈祭日那天?!
(待续)

星空



关键词:茶余饭后

作者:老江湖

《往事(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江湖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