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关爱生活,从关爱家人做起

发表日期:2008-02-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余秋雨

  最近,我和马兰陪着妈妈渡海到普陀山去了。后来,兄弟们几个家庭也全去了。我父亲生前信奉佛教,却一直没有机会到普陀山朝拜,他去世后,我就把他的灵位安置在普陀山的普济寺。因此这次,似乎爸爸也参与了。

  我的妈妈,今年已经八十三岁。她说,她能听懂年轻人的一切谈话内容,这显然有点夸口了。前不久,她所在社区的一位教授,知道了她是我的妈妈,竟然安排她去参加一个文学研讨会。我妈妈一生,几乎能答应别人的一切请求,更何况那位教授也已白发苍苍。她虽然完全不知道什么文学研讨会,却也兴致勃勃地要出门,幸好被聪明的小保姆阻止了。我和马兰一直在想,她要是去了,别人一定会让她发言,她好心,不会拒绝,真不知会讲些什么。

  这使我想起十几年前的一件往事。那时爸爸还很健康,骑着自行车到我在龙华宿舍的家里来看看,不巧我到外地讲课去了,没有见到。他在宿舍的门房见到一份上海越剧院寄给我的一张会议通知,要我去参加一场学术研讨会。爸爸喜欢越剧,对上海越剧院有一种“集体崇拜”。我当时在担任上海戏剧学院院长,但在他看来,上海戏剧学院最多抵得上上海越剧院的一个脚趾头。那天更要命的是,那张会议通知上还盖着“紧急”两字的橡皮图章。爸爸一看会议日期,正是今天,他二话不说,立即蹬上自行车去了上海越剧院。

  上海越剧院本来也没有指望我会去参加。与爸爸的观念正好相反,上海越剧院把上海戏剧学院看得很高大、很神秘,给我发一张通知只是表示尊重,并且告诉我他们开了这样一个学术会议。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惴惴不安地拿着那张写有我名字的会议通知出现在会场门口的,是一位古稀老者,而且自报家门,是我的父亲!

  我无法想象那天爸爸遇到了什么,只知道他被请到了主席台的中心。他后来一直腼腆也不愿对我们多说什么,我们也就不再追问。可以想象,大家都在看他,而他却左顾右盼,搜寻着他从青年时代起就崇拜的袁雪芬、范瑞娟、傅全香……,他的苍老的眼神,一定闪烁着今天社会上各种年青“粉丝”们的如饥如渴的天真。

作者:老江湖

《关爱生活,从关爱家人做起》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江湖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