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青鸟

发表日期:2008-03-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之六
猪又看到那个老人的时候是在黎明前最黑暗的刹那。游游刚与他分别不久,他忽然想到老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老人的感觉是那么亲切,两者间仿佛有着什么关联。但他不能知道,就像对着另一个自己时。虽然感觉亲切却又对他们心有畏惧。老人似在等待着他。在那洞穴之中有细微光芒闪耀,那光来自符语的幼虫。符语是很普通的地下生物,它们小的时候幼虫靠着发出光线来吸引对此敏感的小虫。当然更多时候他们被蚂蚁或鼠类眷养着当作照明工具。
“你明天出发?”
“是。”
“好象也没来多久就要走了。时间过得真是快啊。那么在临走之时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还没想到。应该没什么了。只是长老能稍微说下紫堇鳞鱼最初是来自龙族的什么时间吗?”
“你现在才想到问这个,我可是等了许久。那么你看紫堇鳞鱼最初该是产生在龙族哪个年代呢?”
“我觉得那始祖就是紫堇鳞鱼。”
“哦,为什么这样以为?说来听听。”
“从龙族欲望中能看到最初的龙其实是这一切的根本由来。既然始祖知道用紫堇鳞鱼控制龙族比例。那么他不一样是对这些熟知的吗。而每一代紫堇鳞鱼只知道化龙化龙后无不是龙族的上位者。他们的血脉才是龙族的血脉。那么他们血脉还不都是来自那所谓始祖。长老说呢。”
“我当初也像你一样,以为始祖自身就是紫堇鳞鱼所化。所以为了确保紫堇鳞鱼的统治才故意假造出龙鱼的传说。只是事实却并不是如此。龙的始祖其实并不存在。第一只化龙的不是他们所谓的始祖,那位始祖不过很幸运的在化龙后衍生了智慧。他被赋予了特别的使命。我能告诉你的就是永远不要用人的思考方式去思考那些创龙者和任何超越我们所知的存在。我们被给予的智慧大同小异。人类不过是任何现有智慧的必然产物。我们有了所谓智慧,但这拥有自身其实是失去。我们失去天性中的感知能力换来了这些智慧。用这些智慧观察了解自身已经世界。这一切不过都是被预定的。龙族如是,紫堇鳞鱼如是,后来的人类也如是。如今是我们。兽类被给予了智慧。你是不是可以想象将来他们的样子。那不过是又一群人。”
“长老是说这一切不过是被赋予 了目的?”
“我有说过吗?我可什么都没说。那是你说的。既然你要找龙门,就要有充足的思想准备。也许某一天你会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曾经的自己了。而你要寻找的也不是当初要寻找的了。我们为信念所做的事情到了最后又有多少还是为了信念呢。至于那件衣服的事情你以后慢慢会知道的,我现在说了反而会让你迷惑。记得他的名字吧,他叫霞落。至于那个龙女,她其实对你倒是很有帮助呢。当然那要在她恢复记忆之后。不过那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一去对你们来说是如此必然的际遇。生命能有这样的际遇已经足够无悔了。人间说起来倒是很不错呢。”
“无悔吗。我倒不敢奢望。长老可曾听过轮回?”
“世上哪有什么轮回,一切神奇皆因不自知。轮回不过同龙门一样,是因我们不知罢了。”
“我倒真希望能有轮回,那样将来还能有所希望。不至于——长老当初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呢?与龙相识对我们来说究竟意味什么呢。这世间的事情知道越多越发现自己如此渺小。那些传说在自己面前依旧遥远,只是自己只能一点点走去。长老当初是怎么样的呢?我倒很想知道。”
“这是你的幸运,有几人能有这样的幸运?一切尽力去做就是。天要亮了,你在人间尽量就不要把青鸟显现出来了。人的好奇有时候是致命的。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再见我倒很乐意和你说说我当初。去吧。”
“别过长老了。”
“问月。”
“在。”
“有个问题想问你。不知道方便不?”
“长老请问。”
“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杀死她你会怎么做?”
“长老也说是不得不。”
“我想知道你怎么做。不想说吗?”
“那只是如果而已。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会杀了她。”
“哦?”
“活着并不一定要像我们现在一样的。”
“你去吧。”
“谢过长老了。”
“为什么谢我。”
“为了她。”
老人看着猪消失在视野,脸上带着奇怪笑容。许久之后叹了口气。
“出来吧,当初真不该教你隐匿之术。”
新西法的身影在一角出现。听到老人的话他不以为意地走到老人对面坐下。一言不发看着老人。
“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他为什么说为了她谢长老呢?”
“我也不知道,刚所说的你也听到了。我哪有帮过他什么。”
“长老刚说的有些东西倒是和以前与我说的不一样呢。比如说龙的始祖。”
“这个有不一样过吗?我以前怎么和你说的。你也知道这只猪的智慧其实并不高。我刚不过是蒙他的。”
“长老是在怀疑我的智慧了?”
“你越来越放肆了。好吧你又想听什么。”
“我对龙的始祖不感兴趣,不过——”
“不过什么?”
“长老不觉得奇怪吗。”
“觉得什么奇怪。”
“他刚刚说过轮回,长老不奇怪他怎么听说轮回的吗。”
“这没什么可奇怪的。是你自己少见多怪。”
“那长老说说我怎么少见的。”
“我先问你个问题。”
“长老请问。”
“你说是不是真有所谓的幸运呢?”
“他不就是吗。与龙相识又要经历一段传奇。”
“你这样以为?”
“长老的意思是说这一切其实是必然的?”
“那初遇山本就与世隔绝,我们对那里自然不能妄加猜测。不过紫堇磷鱼长久被白龙一族看管又怎么能出现在完全与白龙一族处在对角的大陆深处。而他你看出他是什么猪了吗?”
“他不就是普通的猪。似乎真不知道他是哪种猪。”
“你总算愿意用下你的先天智慧了。初遇山从创世诞生开始就只有一种猪生活在那里。虽然后世这些猪的族群渐渐远离神山血脉也不再纯净但他们毕竟还流着那一族的血脉。”
“长老说的是青猪?”
“守护神山的青猪尽管早已不在有当初的能力。但谁又知道这千百年来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一点也不像传说中的青猪啊。”
“你的传说从哪听来的。”
“那长老是说他现在有什么能力其实连我们也不知道了?”
“这才是他们所要去经历的。”
“我不明白。”
“过了这些年你还是懒于用自己的先知智慧,你和那猪差得太远了。他已经接近了自己。或许龙门真的会被他找到。”
“可长老不是说龙门其实并不存在?”
“我有说过吗?好了我也累了,你去送下他们吧。”
“那晚些再向长老继续请教了。”
……
猪看着晨曦来临时天际的艳红光芒,想到兽人将来要面对的。将是与人类的战争吧。他想着。战争的血腥场景仿佛出现面前,是如此熟悉。似乎他就是那其中一人,鲜血味道从鼻孔皮肤渗入体内,让人作呕。他摇了摇头,将这些景象抛出脑海。开始思考一直以来对青鸟的改造。既然不能以现在面目出现在人间,那么在未最终完成它的时候只能用在人类中常见到的形态让他出现在他人面前了。鱼还在沉睡,晨光落在她面庞上有一层隐约流动的温柔光华。猪看着这张渐渐熟悉的面庞,一时有些痴了。这场景如此安详宁静,时间悄然流走。离开的时间已经接近。也许不用多久他们就在人类世界。他们所要面对相处的就是他曾向往成为的人类了。他忽然想到自己那么想成为人类是不是有同鱼一样是有某种必然目的。而长老的话一点点在内心浮现。其中所藏着的又是怎么样的秘密。他不能知道。鱼身上衣服一点点从浑黑化为洁白。这渐变缓慢却迅速。在全为洁白之时鱼睁开眼看到猪的身影。那身影在晨光中显得疲惫。但鱼觉得温暖,她想这样其实也很好。自己化龙是件过于遥远的事情,在化龙之前他们总是这样子在一起的。她脸上升起细微笑容,那么自然。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呢?”
“现在就出发吧。”
“你看他们在下面等着我们呢。”
“下去和他们告别吧。”
“猪。”
“恩?”
“我们以后再回来这里好不好?”
“好。”
“我们下去吧。他们等了很久吗?”
“没有多久吧。”
两人走下青鸟,在岭鹿笑隼川鼠等族人的告别话语中收了许多东西。这告别持续那么久,当两人回到青鸟上时已经是中午时分鱼早已又觉得乏累。一回到青鸟就又陷入睡眠。猪将那些东西整理放在储物包中启动了青鸟。他看着下面渐渐渺小起来的房屋人群忽然很留恋。拿出食物吃着看着神色憔悴的鱼,在北女出现之后鱼就特别嗜睡。他想尽快知道那件衣服的秘密,也想尽快知道北女身上发生了什么。这对他将来遇到龙族有所帮助。人类世界中他又要遇到些什么呢。他不能知道。只是努力让自己去把这一切已知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希望从中看到某些事情。却是徒劳。想到游游,他也是今天出发吧。
“现在才知道想我。我已经在灾难森林中央了。”
“青鸟建造的方法都记得吧?”
“放心,游艇很快就会完成了。到时候青鸟又算得上什么。”
“现在我把青鸟最终的样子告诉你,希望对你将来到人类世界有所帮助。”
“我不去人类的世界。”
“那你要去哪里?”
“龙有五族。有一族久居熔岩之地。”
“你知道熔岩之地?”
“你不也知道吗。”
“我又哪里知道。我要是知道又怎么——你是说你们的底下世界?”
“你总算想到了吗。我们的世界正是通向熔岩之地的入口。”
“但那里已经毁灭了。”
“你怎么知道毁灭了?你看到的虽然是事实,但你又怎么知道自己看到的是全部。”
“那你到了熔岩之地之后呢?对着一群龙你又能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必做。”
“那么一路顺风吧。”
“你刚说青鸟的最终样子是说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随口说说。”
“哦。那我去忙建游艇去了,建好后你再来联系我吧。”
游游此时身在一个同青鸟迥异的空中物体里。它外形像一个蝙蝠,扁扁圆圆模样。这变是她的游艇了,而这游艇成了以后龙族的噩梦。被龙族称为恶魔之翼。当然此时的游游在创造的快乐之中。她不断按自己的想法完善着游艇。等到她看到人间之时游艇已经变得更加扁圆,像一个碟子但两边被拉成椭圆。在前面则有一双紫色眼睛形状。那椭圆翅膀上是同样的眼睛形状。显得及其怪异。游游看着人间,那水面平静没有起伏。让人有种其实眼前一切并不真实的错觉。她站在雕像一旁,将手放在那双眼睛上。把这些时间中人间发生的事情看了一遍却没从中看出什么不同。自从人间在这里出现之后,这附近似乎再没有生命出现过。这越发让她肯定猪一定在其中放了什么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事情。也许不是那只猪做的,她想到那个男子形象。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在回避着猪的另一个形象。虽然他其实并不能说是猪,但不管她怎么不承认那男子也是猪的一部分。而自己的幻化之术能参照的人类模样也是那个。
“你真的能比我做得还好吗?”
游游看着人间中自己的人类女子模样,想起猪曾对她说的。而她这女子形象的参照却也是那只鱼。这让她多少有些不舒服。
“游艇,你说要怎么才能真变成人呢?”
“游艇不知道。主人想要成为就能成为了吧?”
“我要是能哪还要学什么幻化之术。当初那死老头就是不肯说幻化之术最后那一部分真实之影。游艇去搜索下看附近还有什么入口通向四下没。”
“游艇收到。”
她再叹了口气,心想成为人有什么好。自己这样想变什么就变什么不是更好。做人,还是让那只愚蠢的猪自己去做吧。暂且不理此时游游所想所做。猪在青鸟之上看着地下渐渐荒凉起来的草原情景,缓缓将青鸟降落在地面之上。他要将青鸟变成人类世界常见到的交通工具。那就是车。当然这车不是用马或者什么来拉。它不过是把青鸟外形变作人常见到的样子。现在的猪对车还没什么概念。他只是想实验下。看青鸟在地上是不是同在天上一样便于操作。青鸟变成老鼠的模样,猪很困难得操纵着。透过他在青鸟前面设的虚无之镜他看到自己此时操控的青鸟模样以及行走时的不变是来自于哪里。于是反复修改着青鸟的形状以及操作方式。最终出现的就是有着两个圆形轮子的半球形状。而在人类世界后来流行的回车就这样有了雏形。猪满意地停止对青鸟的改造。才看到镜子中鱼站在身后看着自己。
“醒了?”
“你是谁?我怎么对你那么熟悉?我是在哪里?”
猪忽然觉到了恐惧。他对鱼的了解一天天增加着,但这样的了解却也一天天变得陌生。眼前的女子是谁?鱼呢?北女呢?除了他们还有谁在这个身体中。而紫堇鳞鱼的命运又是怎么样呢。
“你记得都是什么呢?”
“我记得有个人站在我面前,他对我说从此你叫霞落。是了,我是霞落。你是谁?”
“我是问月,你的同伴。”
“我的同伴?我们要去哪里?”
“我们要去人类的世界。”
“人类?就是我这个样子的人类吗?我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看到自己的模样了。”
“这是你的样子?”
“是。那人对我说从此你不再是人,你将是一件衣服。任何穿上你的人将拥有你真实之影的能力。”
“真实之影?那又是什么?”
“将自己变成所要成为的模样,就是真实之影。只是真实之影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维持的。”
“要多久穿上你的人才能学会真实之影?”
“当我再次沉睡的时候他就学会了。”
“每一个学会的人都是以你的沉睡为开始?”
“是。”
“那能不让他学真实之影吗?”
“穿上我就必然会学会真实之影,谁都改变不了。”
“要用多少生命去交换呢?”
“那决定于他要成为的是什么样的东西。”
“你这样醒来对他没影响吗?”
“我不过是你虚幻出来的影象,她依旧在沉睡。你又怎么看到的我?”
“我不知道。我只是看到你。”
“有好久没有看到世间这些景象了,好美。”
“你睡了很久吗?”
“我不知道,也许没有那么久吧。你为什么要去人类的世界呢?”
“为了一个愿望。”
“记得我当初也是为了一个愿望才愿意化为衣服。”
“你为的是什么愿望?”
“我要他知道我没有骗他,真实之影是他不能学会的东西。不是我不告诉他。”
“你让他穿上你?”
“不,我让他成为我。然后他就明白。”
“但你呢?就一直这样子?”
“我早已经不存在了吧,现在的我是霞落,是一件衣服。如此而已了。你的愿望呢?是和我现在的主人有关系的吧?”
“是。”
“她要醒了。她在梦中寻找你呢。”
猪看着那影象消失,然后看到鱼睁开眼。看到猪时眼中紧张的神色缓和下来。像是放下心似的舒出口气。她起身看着镜中青鸟现在的模样。有些疑惑,她不确定这外形奇怪的东西和青鸟有什么关系。
“这是青鸟在人间的样子。”
“我们要到人间了吗?”
“还有段距离,不过是先实验下。”
“猪。”
“恩?”
“我梦到我找不到你呢。”
“那只是梦。”
“可是我觉得害怕。自己好象忽然丢失了什么一样。”
“别想太多。让我们试下现在的青鸟吧。”
“恩。这个看上去好奇怪呢。”
“是吗?那你说怎么才好看些。”
“不知道。不过我们要多久才能到人间呢?”
“等看到焚雾裂隙就算是看到人间了。我们离焚雾裂隙还有几天行程的。”
“把青鸟飞起来吧。我想从高处看看这里呢。”
“好。”
“这里好荒凉。”
“只是没有动物而已,那些树花草他们一起不也是很热闹吗。”
“猪,太阳又要落下去了。”
“我们看着它落下吧。”
两人坐在青鸟尾部看着渐渐西坠的太阳,像是第一次看日落的情景。只是他们已经离开那里在去人间的路上,而人间距离他们不过是几天行程。或者不用那么多天。此时的他们仿佛刚在青鸟之上那时,对着大地苍茫景象神态欢愉。夕阳余晖落在他们面庞是疲倦颜色。猪想到的却是那个真实之影。鱼会不会用自己生命时间去换取那真实之影呢?他忽略内心担心,认真看着即将消失的太阳。不知道在人间之后是不是还能像现在一样。想到人间,他仿佛看到自己曾经梦中见到的场景。这场景此时距离他是如此之近。
“猪,你觉得开心吗?”
“指的什么?”
“就要到你梦想的人间了,那不是该开心才对吗?”
“不知道,仿佛并没有那么开心。”
“那你说我化龙之后是不是也和你一样不会觉得那么开心呢?”
“我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呢?”
“我不知道。人间比之于龙门更容易到达。或者这样我才会觉得不那么开心吧。”
“恩。很想看看人间的样子呢。”
“很快会看到的。”
“猪。”
“恩?”
“听说人间有许多好吃的,到时候要陪我去吃呢。”
“好。”
两人在夕阳之下有了约定。这约定如此接近。但又是那么遥远。人间将很快呈现在两人面前。这中间他们要做的不过是等待,不过是想象着。而猪却字担心着。鱼的身上有那么多东西他不知道。也许北女会知道什么。在到人间之前一定要认真同她聊一下。想到人间,那是自己曾梦想之地。猪开始觉得有些紧张,自己的梦想之地尽管不是以自己成为人到达却总算是要到了。那么自己是不是该很开心呢?他想着开心的模样,却始终无法笑出来。那些日夜梦到的场景中自己是那么快乐,但为什么在即将到达之时自己却开心不起来?猪不知道为什么,一旁的鱼很开心。她将要到达猪的梦想之处。那里的一切如此让她充满向往。
“猪,我很开心。”
“为什么?”
“因为我们要到的是你的梦想之处。”
猪没接话,看着渐渐昏暗的大地,看着鱼快乐面庞。渐渐笑了起来。
“鱼,我也很开心。”
“恩?”
“因为是和你一起。”
猪将这句话放在心里。看着鱼疑惑的神情,更快乐了。那梦想之处已经不再重要。因为自己有比曾经梦想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人间再不是他的梦想之处。他的梦想在此刻身边的鱼的眼里。那里是喜悦繁华世间景象。
关键词:青鸟

作者:莲落青冥

《青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莲落青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