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好久没有上传报纸漫画了,这是商丘日报的小小说配图,刘放原创

发表日期:2008-03-14 摄影器材: 富士 FinePix S9000 Zoom(S9500) 点击数: 投票数:
职称(小小说)
一冰

    主治医师陆佩铭望着面前的表格发呆。诊室乃至整个医院都很安静。六月是农忙的季节,门诊没有一个病人。陆佩铭却没有丝毫这种清闲带来的惬意,相反却忧心忡忡。新院长的改革成效已初显端倪,陆佩铭因本月未完成任务而使工资锐减三分之二。陆佩铭无法完成新院长制定的经济指标,就象无法让每一个病人都痊愈出院一样。陆佩铭是医院最年轻的主治医师,他的技术深得同行的赞誉,他唯一的缺点就是对病人'心太软'。陆佩铭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是他姐姐因病无钱救治的死激励了他习医的决心。如今他拿起了听诊器,他希望能救治他的姐姐和象他的姐姐一样的穷人,但现在他面临两难的困境:要么从别人的饭碗里挣饭吃;要么就交出自己的饭碗。
    陆佩铭把头转向窗外,窗外是一片才植的草坪,这是新院长的又一重大举措。原来这里曾是一片挺拔的杉树林,绿荫深深。新院长来后,一声令下,杉树林便轰然倒地,然后换上了这种据说每平方米价值三十多元的草坪。草坪太娇嫩了,得需要专人护理,于是新院长的侄儿就在竞聘上岗时脱颖而出,在外面专门培训了二个月后回来看管这片草坪。现在他正在浇水,他拖着长长的皮管在草坪上划出一道深痕,他的手捏紧皮管的口以一种胜利、游戏的姿态喷射着不断变幻的水珠,使陆佩铭感到一种不切实的凉意。陆佩铭从消息灵通人士的嘴里知道这个初中毕业生本月的工资是他的两倍还多。陆佩铭隐瞒不住他强烈的不平衡心理,他又把脸愤然转向手上的表格。
    这是一张陆佩铭不知填过多少遍的表格,仍是一如既往的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政治面貌、职称……陆佩铭唯一得意的是他的职称。他是全院乃至全县最年轻的主治医师,本来当年没有他的晋升指标,但他的专业成绩和英语成绩无可挑剔地双双拿了满分,人事局不得不为他增加了一个名额。
    '哎,陆医生,帮忙我填张表。'窗外伸进一只湿淋淋的手。陆佩铭转过头,院长侄儿的脸上还挂着一层水珠,他讨好地说:'你的字写得好,帮我填填吧。'
    陆佩铭不善于推辞,只想赶快打发他走。就皱着眉头帮他填。表是和他一模一样的表,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政治面貌,然后是职称,陆佩铭问他:'你是什么职称?'
    '什么是职称?'窗外的人呆了呆说,'职称很重要吧?'
    '什么是职称?'他居然问什么是职称!陆佩铭有些生气,他有些受辱的感觉,因为他一向为自己的职称感到得意。而这个连什么是职称都不知道的家伙居然也在医院里混,居然比他过得舒服、拿得钱多!
    '职称是不是----'窗外的人见陆佩铭不说话,也不好意思起来,他说:'职称是不是,是不是社会关系?你就填院长是我小爹。'
       一听这话,陆佩铭想也没起想就把表格往窗外一塞,怒喝一声:'那就找你小爹去填吧!'


四八二十四
李世民

商丘的牛肉烩面真好吃。我这样说,伙伴们这样说,就连我们的领导也这样说。
    我们的领导叫三元,说是领导,其实就是我们这个工程队临时带工的,说是工程队,其实连领导算上,我们才八个人,而且,还是大工程队临时派来的小工程队。
    工地在商丘归德路附近的一个小巷里,工程也很小,安装一栋家属楼的上水和排水,每天,我们早上从大工地来到小工地,到了晚上再回去,领导说,大概,要半个月的时间。
    虽然只有八个人,中午,还是要吃饭的,我们八个人里面,没有人会做饭,就算是有人会做饭,大家总不能背口锅吧,所以,吃饭成了大问题。我这样想,伙伴们这样想,我们的领导三元可能也这样想吧。
    头一天中午,我们已经干了半天的活,肚子都“咕咕”地直叫唤,大家撂下手中的家伙,把领导三元围了起来,三元挠了挠头皮,咬了咬牙齿,然后涨红了脸说,我们去喝牛肉烩面。三元的话,像给我们注射了一针兴奋剂,大家跟在三元的后面,把三元当成了真正的领导,三元还很煽情地补充说,商丘的牛肉烩面!
    牛肉烩面馆就在小巷的拐弯处,生意红火,到了里面,浓浓的香味和暖烘烘的热气飘散过来。三元拖着长腔说,来八碗牛肉烩面——
    烩面馆的师傅四十多岁,说话和气,干活麻力,很快,八碗牛肉烩面端到了我们面前。牛肉烩面真好啊,碗是特大的敞口碗,汤是漂着辣椒油的老汤,汤上头浮着鲜生生的芫荽……
    商丘的牛肉烩面真好喝。我这样说,伙伴们这样说,就连我们的领导三元也这样说。
    看着大家吃得头上冒汗,嘴角流油,三元捂住嘴偷偷地笑,然后,他又顺势擦了一把嘴,冲着里面喊:师傅,结帐——
    师傅一边回应,一边咧着嘴走过来,师傅说,大碗烩面四块一碗,总共八碗,四八二十四。师傅重复说,二十四块。
    哈,四八二十四。我想,师傅脑袋里进水了吧,二年级的小学生也知道四八是三十二,这样做生意,赚谁的钱呀!我又想,也许,是师傅忙,忙中出乱。
    我看看伙伴们,伙伴们朝我挤挤眼,我又看看领导三元,三元朝我挤挤眼,干脆,我也朝他们挤挤眼,我们心里都明白,我们表面上又装作不明白。说实话,人都是自私的,占便宜的机会,我们民工很少遇到,并且,起初我们没有占便宜的意思,只是这位师傅——
    三元给了师傅二十五块,师傅找回了一块,很自然。
    整个下午,我们一边干活,一边回味着商丘牛肉烩面的美好,议论着四八二十四还是四八三十二。
    第二天中午,三元对我们说,今天我们还去老地方吃牛肉烩面,如果师傅记起了昨天的事情,就把欠的钱补上,如果他确实忘了,我们也就不提了。三元是我们的领导,他说的话,我们当然听了。
    果然,师傅把昨天的事情忘了。师傅不但不记得昨天的事情了,而且,结帐的时候,师傅说,大碗烩面四块一碗,总共八碗,四八二十四。师傅再次重复说,二十四块。
    第三天中午,师傅还是说:四八二十四。
    直到第十四天中午,师傅一直收我们二十四块钱。
    我们都为师傅暗自惋惜,手艺这么好,就是不会算帐;我们也暗自得意,商丘烩面真便宜呀!
第十五天,也是最后一天,事情发生了变化。
    三元结帐的时候,师傅说,听说你们今天结工,所以,这顿饭就不收你们的钱了。
    我和伙伴们还有我们的领导三元全愣住了。
    师傅解释说,我以前也是民工,挺不容易的。
    我和伙伴们还有我们的领导三元全都后悔了。我张了张嘴,伙伴们张了张嘴,三元也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三元张开了嘴。三元说,师傅,前些天你算错账了,不是四八二十四,是四八三十二,算起来,我们还欠你一百多块呢。
    师傅笑着说,四八二十四,没算错。
    师傅又说,几年前,自己也在商丘一个建筑工地上当小工,有一回,他路过一家牛肉烩面馆,很想吃一碗烩面,那时候,师傅还从来没吃过商丘的牛肉烩面,可是,师傅摸摸口袋里,还差一块钱,没办法,师傅只好咽下了口水,走了。当时,师傅想,将来有一天,我也在商丘开一个牛肉烩面馆,现在,师傅的愿望实现了。
    师傅接着说,从我开烩面馆的时候起,只要有民工在这里吃饭,我都要少收一块钱。
    师傅扳着指头,算起了帐:一四得三,二四得六,三四得九,四四一十二……四八二十四——四八二十四,没错! 

关键词:杂文报纸漫画新闻小小说

作者:dafang

《好久没有上传报纸漫画了,这是商丘日报的小小说配图,刘放原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dafang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