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汕尾始终有你

发表日期:2008-03-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汕尾论坛逛了一圈,看到大家对中央电视台《快乐中国行》导演孙滨帖子的看法。
也看了广东电视台的节目评论和旗帜鲜明的各位同乡的辩论。

心里统计了一下,爱汕尾并拼命地骂孙滨本人和骂“谅解”孙膑的人的有40%,让大家不要辩战的有10%,而自己反思人家有人家说,我们有我们改进的大概有50%左右。

看到这样的比例,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想说一下。

我觉得心里是庆幸的,庆幸我们有100%的爱汕尾的老乡。也庆幸有60%相对清醒的人。

我是汕尾人,以后也是,即使我已经离开汕尾13年了。

1979年至1982年是汕尾人偷渡去香港的高峰期,因为当时临界香港政府特赦,“堡垒”政策让很多人用生命危险去搏一搏,他们都想离开汕尾去闯一闯,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嫩的。

事过20年,大家回忆起当事的险况,就像从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一样,不敢回首。

当然去了香港的好多汕尾人并不是过得很好,到现在为止还是在比较低的水平挣扎的。80年代、90年代去过香港看亲戚的汕尾人都知道。开始是住寮屋区,徙置区,后来上楼了是公屋,一家五口、六口住的是四十平方的两房一厅...现在到来第三代、第二代了,环境才开始改善。

而他们从事的职业,多数是“土工”,就是泥水工,建筑工人或者其他体力工作。和现在很多内地人来广东或华东打工的一样,没有高文凭,只能做一些粗重的体力活。

当然,香港和汕尾的收入水平相差甚远,特别是在80、90年代。很多汕尾籍的香港人在香港虽然过得艰苦、清贫,但回到汕尾就已经很阔了。记得我叔公开始回来的时候是83、84年左右,当时带了很多东西。由于物质缺乏,大家都很高兴,小朋友都象蜜蜂惹糖那样粘着他。

其实他是很普通的一个粗人,非常典型的福佬人,很直白的没有多少文化的,说话大声,特别爱骂人,手上永远拿着一瓶四两装白兰地的酒鬼。但是他每次回汕尾都会批评汕尾的落后,他说,都什么年代了,汕尾的大路还是没有垃圾桶,大家还是把垃圾丢马路上。说我们汕尾人就知道赌博,知道大声说而小动手做事,说潮州人会做生意,会算计,汕尾人去香港没有他们团结有没文化,只知道空口说白话,没有一点实力却死爱面子摆阔气,结果还是学识不如人,收入不如人,老给人家欺负,给人家瞧不起...

当时,我觉得他好过分,因为我是特别爱汕尾的人。于是,我不再为了他的“香港货”而跟着他听香港故事,当时我8岁。

后来,自己因为到广州念大学,我离开了汕尾。

开始的一年,我特别喜欢和老乡聚在一起,觉得珠江三角洲的同学太小气了,一点都不大方的,什么都斤斤计较,从来没有说主动请客吃饭什么的。而老乡在一起,吃喝玩乐,我经常做大佬请客的,当事每月花1000元以上的“生活费”都不觉为过,我还是班里第一个买了中文显示传呼机的。出门都讲排场,到几个站远的学校看同学都要打的的...夜里不是喝茶、抽烟,就是宵夜打上游。管他什么上课考试,我们汕尾人不打架闹事,学校就阿弥陀佛了。


当时我已经忘记了叔公是如何说汕尾人的了,他的话我完全抛之脑后,因为汕尾人的基因无时无刻在我身体里控制着我。这样的生活过来两年,直到自己慢慢地和珠江三角洲的朋友成为了死党,也渐渐了减少了和老乡“相依为命”....


——————待续
关键词:社会评论

作者:Zen

《汕尾始终有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Ze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