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氓老師~第二十七章~賭吻[转载]

发表日期:2008-03-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金洋尴尬的摸了摸头,装傻般的冲她笑了笑。

梁虽然有些醉,但也发现了气氛有些不对,他一口喝完手中的饮料,然后冲郑婧婧笑道:“小郑,好象没有饮料了。你能不能在去拿几罐来。”

郑婧婧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飞一般的逃离了现场。

待郑婧婧走远后,梁才醉眼迷蒙的望着金洋笑道:“这个妞不错,你要不要今晚就把她开了?”

金轻轻的摸着下巴,望着站在柜台边的婧婧,轻笑道:“她虽然看起来好象对我有意思,但绝不会那么容易就让我搞上手的。”

梁含笑看着金,心里也赞同他的话。其实如果一个女的太容易就被搞定了,反而会让男人失去兴趣。

这时,梁看见郑婧婧已经走过来了,连忙收起脸上那不怀好意的笑容,装出一副长者的样子。

郑婧婧抱来了四罐可乐,轻轻的放在了桌上后,望着强忍住笑意的梁,心里感到有些好气。她恩了一声,故意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在金洋的身边坐了下来。

金洋看郑婧婧脸上的红晕已经消失,心里突然感到有些失望。他拿起一杯可乐,打开喝了一口,然后道:“婧婧,我打个谜语让你猜吧。”

婧婧望着金洋眼中那不怀好意的笑意,心想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鬼花招,道:“你说吧。”

金色眼迷迷的望着婧婧,道:“如果猜不中,你就要让我亲一口哦。”

婧婧一愣,心想这个男人怎么大脑里都是这些东西?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她又想起了那天晚上,他不顾生命危险保护自己时的情景,也就在那时,他的高大而威武的身影已经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心里。

不过今天看起来,他好象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她心里虽然有些失望,不过又感到有点刺激,那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她犹豫了一会,反问道:“如果我猜中了呢?”

金轻轻的喝了一口饮料,然后眯着眼望着她道:“那我就让你亲一口。”

她闻言不禁感到又好气又好笑,世上怎么会有他这么厚的脸皮的人呢?

她故意嗔了他一眼,道:“那么我猜中和没猜中有什么区别?”

金一本正经的道:“怎么会没区别呢?如果是我亲你,那么就是我主动。如果是你亲我,那么主动权就落到了你的手上。”说完,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绝对不能笑出来。他暗暗的对自己道。

梁此时也开口道:“是啊,接吻时如果主动权落在了女方的手上,那会让男人很没有面子的。”

婧婧望了一眼梁,想起了刚才老板的交代——千万不要得罪那个中年人,只要他的要求不过份,你就暂时委屈一下吧。她想了想,然后笑道:“算我说不过你们。不过如果我赢了,我也不吻你了。”

猜谜语可是自己的拿手好戏,自己怎么可能输呢?她满怀信心的望着金。

金心里暗笑,就算你再聪明,恐怕也猜不到这个谜底。

他清了清嗓子,道:“听好了,我打的谜语是中国近代的一场很有名的战争。”他望了望婧婧,发现她正入神的看着自己,然后才接着道:“谜语就是妓女大罢工。”

说完,他用一种很微妙的眼神望着婧婧,嘴角挂着一丝色色的笑容。

婧婧看他用那种眼光看着自己,心里突然感到有些紧张。自己是怎么了?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故意将目光移向别处,开始思考他的谜语。

妓女大罢工?自己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谜语。而且是打的是中国近代的一场很有名的战争,到底哪场战争与妓女扯上关系了?还罢工?

她想了好一会,还是没有一点头绪。她不由自主的又将目光移到了金的脸上,看见他正笑着看着自己,那笑容实在太讨厌了,竟然让自己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不能紧张,千万不能紧张。她暗暗的警告自己,如果猜不中就要,就要被他……

不过被他那个的感觉一定很美好吧。咦?自己想到哪里去了,真是羞死人了。不能再这样胡思乱想了。镇静,千万要镇静……

金看见婧婧盯着自己,一会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一会儿又眉头紧锁,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这个婧婧到底在想什么?难道她已经知道了谜底?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需要用那种眼光望着自己啊。

又过了一会,金看婧婧还是那么傻看着自己,便开口道:“再给你五分钟。如果五分钟后你还猜不到答案,就准备让我亲吧。”说完,金呵呵笑了两声。

婧婧猛的一惊,醒了过来,然后咬着唇又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金则慢悠悠的品着饮料,笑着望着眼前这个可人的动人表情。

梁故做深沉的坐在那里,心里被眼前的两个年轻人逗的乐开了花,他又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谈恋爱时的情景,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自己至今还记的很清楚,爱的越深,伤得越就越深。

“五分钟到!”金笑着打断了婧婧的沉思。

婧婧知道无论再给自己多长的时间,自己也无法猜出答案。她暗叹了一口气,心想难道自己真的要被他吻吗?

她轻声问道:“那么谜底是什么?”

金喝完最后一滴饮料,然后道:“抗日战争!”

“抗日战争?”婧婧嘴里慢慢念道:“这与妓女罢工有什么关系呢?”

金不怀好意的望着婧婧,淫笑着道:“妓女如果罢工了,那不就是反抗被男人……吗”

梁已经听出了是什么意思,哈哈大笑了起来。

婧婧的脸突然红了,她显然也知道了谜底的意思。她越想心里越感到不好意思,怎么会有这么色的谜语呢,可是偏偏又找不出什么漏洞。

金突然站了起来,笑着道:“好了,感谢你今天陪我们聊天,我们要回去了。以后再来找你玩吧。”

婧婧惊讶的问道:“你要走了?”

金故意淫笑道:“难道你舍不得吗?噢,我差点望了你还欠我一个吻。不过等下次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我再来要回吧。”

婧婧闻言心里突然感到有些失望,不过表面上却故意娇嗔道:“谁舍不得你?你的脸皮还真厚。”

梁在桌上留下了一张钱,然后也站了起来,大笑着道:“看,你的脸都红了,嘴上还不承认。”

在一阵大笑声,金和梁相互拥着走出了酒吧。婧婧恨不得找个地洞躲进去,不过心里又非常渴望金能够回头看看自己。

她正想着,金真的转过了头,他不仅转过了头,而且还跑了回来。

他走到婧婧的面前,眼睛却望着桌上的纸币,自言自语般的道:“才喝了几瓶饮料怎么就给一百?不行,给的太多了。”说着,他拿起刚才梁放在桌上的钱,放进了自己的兜里,然后又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把零钱放在了桌上,最后才笑嘻嘻的走了。

天啊,他,他真的是那天晚上不顾性命保护自己的那个英雄吗?

婧婧傻傻的看着眼前这个笑嘻嘻的男人,久久无语。

金和梁拥着在大街上边走边唱着歌。

就在他们两人摇摇摆摆的向前走的时候,突然感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前面路灯下集聚了二十几个人,那些人的手上好象拿着什么明晃晃的东东。

他们又向前走了几步,认真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明晃晃的东东竟然是砍刀,那长长的砍刀在路灯的映射下,正反射着诡异的光芒。

宋雨望着日愈憔悴的妹妹,心里非常焦急。

金洋啊金洋,你到底有什么魔力竟然可以让我妹妹对你这样的痴迷。宋雨站在芝芝卧室的门口,望着床上已经瘦得不成人形的妹妹,心里丝毫也不怀疑如果自己再这样继续阻止自己的妹妹去找金洋,那么自己的妹妹不久就会永远的离开自己。

宋雨暗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向楼上走去。现在唯一能够让自己开心的事,就是见见楼上的她了。

宋雨来到楼上自己的卧室,望着正坐在卧室里发呆的白发美女,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在这个地区你有仇人吗?”

金仍然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企求那些人不是在等自己和梁。

“我的仇人多的连自己也记不清了。好象每个地区都有。不过每次做事的时候我都会斩草除根,应该没有留下什么后患。”

梁苦笑着望着金道。

那群人看见金以后,都慢慢的站了起来,边把玩着手中的刀,边向金走了过来。

看着那些人眼中的凶光,金再也不怀疑那些人是专门来找自己的麻烦的。

“快跑!”金猛的转身,手拉着梁向后跑去,梁的反应也很快,马上转身跟着金疾逃。

但刚跑了几步,他们就停了下来。

他俩互相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无奈——在他们逃跑的方向也突然出现了二十多个人,当然,手上也都拿着刀。

两边的人慢慢的向他俩靠近了,金和梁紧紧的被夹在了中间。

金咬了咬牙,看来只能硬拼了。但自己现在手上什么武器也没有,怎么去和他们拼?

金转身向梁望去,一下子看见了梁腰间的皮带,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

“快把你的腰带解下来给我!”金急声道。

梁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毫不犹豫的解下了腰带,递给了金。

金接过腰带,甩了几下,感到还挺称手,便转身将梁护在了身后。

梁终于知道了他要做什么了,心里不由的升起了一股感动。他立刻掏出手机,开始给萧海拨电话,希望金能够熬到萧海他们赶到的时候。

那两边的人看见梁好象在拨电话,马上改走为跑,举着刀冲了过来。

瞬间,人群已经赶到,梁背紧靠着墙,慢慢的将手机放入兜里,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金仍然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手紧握着皮带,漫不经心的观察着眼前的一张张充满戾气的年轻的脸,他的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

他的心里感到有些奇怪,这些人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

“金洋,你还记得我吗?”这时从人群里走出了一个年轻人。

金洋一看见那张脸,心里便暗叹了一口气。难怪会感到这么眼熟,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在五行帮总坛时,主动来和自己打招呼的年轻人——刘飞。

刘飞望着金,眼中快喷出火来,他咬牙切齿的道:“丰哥对你那么好,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杀了丰哥。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人?”

金知道现在辩白也没有什么用,但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丰哥不是我杀的。”

刘飞突然狂笑了起来,笑完以后,他暴喝一声:“砍了他们!”

人群骚动了起来,然后冲上去了三个人,举起刀便向金砍去。

金冷笑了一声,眼前的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的眼里慢到了极点。

金猛的抡起皮带,“啪”“啪”“啪”甩了三下,接着传来三声惨叫,那三人的头部各被皮带重击了一下。众人似乎没有想到金还会还手,一下子怔住了。

好快的动作!刘飞目睹了刚才的整个过程,心里暗暗吃惊。一秒钟竟然甩出了三鞭,而且每鞭都刚好击中人的头部,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厉害的人。今天看来还有点麻烦了。

刘飞的脸色变的阴晴不定,他妈的,无论他有多厉害,老子有这么多的人,难道还怕了他?

想着,刘飞又暴喝一声:“大家一起上!”

他的话音落下后,过了好一会,才又冲出了四个人。

“啪”“啪”“啪”“啪”四声响过,那四人被皮带打得鼻血飞溅,惨叫连连。

金的嘴角挂着懒洋洋的笑容,手握着皮带随意的站在那里,好象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刚才被皮带击中的人抱着头卧在地上,凄厉的惨叫声在众人的耳边回荡着。众人的心上均抹上了一层阴影,已经有人开始慢慢的向后退了。

宋雨慢慢的走了进去,然后轻轻的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她抬起头来,茫然的望着宋雨。

宋雨不由的感到一阵心痛,到底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如果不是自己提前在警方出动之前找到了她,恐怕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但是找到了她以后又有什么用?她现在已经和刚出生的婴儿没有什么区别,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到底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宋雨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如果自己那天没有路过那条路,如果自己那天没有听见那群小孩的嬉笑声,如果自己那天没有对被那群小孩用石头砸的傻子产生怜惜之心,自己恐怕永远都见不到她了。

宋雨还很清楚的记的那天自己看清这个傻子竟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情人时,心里的那种惊讶,狂喜,疑惑,怜爱和对那群小孩的愤怒。自己就在那一天,突然对小孩产生了极其的厌恶。

“我还想吃糖。”轩轩痴痴的望着宋雨,道。

“好,哥哥马上去给你拿糖,马上。”宋雨忍住快要流出的泪水,笑着拍了拍轩轩的肩。

“哥哥真好,哥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轩轩傻笑着问道。

“因为哥哥喜欢你,哥哥喜欢你……”说完,宋雨连忙转过了头,向门外走去,他不能让她看到他眼中的悲伤,他走到门外,突然下了个决定,无论父亲是否同意,他一定要娶轩轩为妻,一定……

施利静静的坐在床边,望着镜框中亡妻的照片,每到晚上,他都会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床边发呆。

二十年了,嘿,整整二十年了。自己已经成了深圳黑道的龙头,自己要什么就会有什么,但那又如何呢?自己不能让你复活,如果你能活过来,如果我能再看一看你的笑容,自己宁愿还是当年的那个穷伙子……

嘿,二十年了,我们的女儿如果还活着,应该也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吧,不知道女儿会不会和你一样的美丽……

施利又陷入了回忆之中,眼中充满了迷离朦胧之色。

他轻轻的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窗台边,隔窗望向空中的明月。

明月中仿佛出现了一个女子的笑脸,凄美,绝色。

今晚又是一个难眠之夜。

夜色如水。
关键词:囌h

作者:嘵笨豬

《流氓老師~第二十七章~賭吻[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嘵笨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