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评论:人命与狗命

发表日期:2008-03-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孔曦作品集今年是中国的农历狗年,年轻人都赶在今年结婚,年轻夫妇们也喜欢选择今年生小宝宝,以求为子女带来好运。然而,在这个“吉利”的狗年,中国的大狗小狗们的命运却格外悲惨。  2006年7月25日至30日,云南省牟定县全面扑杀了全县境内54429只狗,注射过狂犬疫苗的狗只也未能幸免,只有几条军犬警犬能保命。狗们的罪状,是该县有3人先后死于狂犬 病。面对国内动物保护界与国际媒体的质疑和谴责,该县政府斩钉截铁地声称:决策正确!说是,狗只打过疫苗后,仍有15%不能产生抗体,为“保险起见”必须“扑杀干净”;并且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和《国务院重大动物疫情应急条例》为依据。   照这个逻辑,所有打过疫苗的狗,总有15%不能产生抗体,“为了保险起见”,无论是否疫区,是不是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狗都该赶尽杀绝,索性把狗这个物种从地球上消灭了呢?再极端一点,狂犬病毒在所有的温血哺乳动物中都可能传播,“为了保险起见”,是不是要把所有的狐、狼、浣熊、獾、鼬和鼠类,所有的狗、猫、猪、牛也一网打尽格杀勿论呢?世界上还有很多种动物携带病毒,都可能对人类造成伤害,难道说也要将它们捕杀干净吗?   除了一些保护濒危物种的条例,事实上,中国并没有保护动物的法律。尤其在中国的农村,“人就是人,狗就是狗”,养狗本质上和养鸡养猪没什么差别。近来,继7月下旬云南省牟定县全城屠狗之后,云南、山东等地又对流浪狗展开了第二次全面扑杀。   笔者仔细阅读了被云南省牟定县政府官员列为全城屠狗依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第二十二条和《国务院重大动物疫情应急条例》第四条,这些法律条文和条例所提出的控制疫情的措施,并不是只有扑杀一条,还有“隔离”和“监测、调查、控制”,“扑杀”和“扑灭”,只是最终极的措施。   国内动物保护协会曾呼吁云南省牟定县政府停止杀狗,有关专家认为,滥杀狗不仅不人道,损害了我国的国际形象,也并不是控制狂犬病流行的有效办法。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毛寿龙也认为,为了保护人民的生命健康,该杀的狗必须杀。但全城打狗说明当地行政部门的管理水平不高,“没办法管好,就来个一了百了”,体现出的是“以管为本”,而不是以人为本。很多无辜的宠物狗被扑杀,血腥场面被孩子看在眼里,幼小的心灵很容易失去对生命的尊重,对他们的成长不利。“对生命的尊重体现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关心宠物,其实意味着关心人”。   对全城屠狗一事,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则表示,重点更多地应放在预防上。狂犬病防治的落后局面是我国狂犬病流行的最主要原因。我国目前养犬数量在8000万~2亿左右,其中大部分集中在广大农村地区,有70%的农村住户养狗。据中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统计,全国只有3%的狗只注射了狂犬病疫苗,农村散养犬的免疫率更低。自2000年起,我国死于狂犬病的人数每年都在上升。今年前7个月,全国因狂犬病死亡的人数高达1198人。到今年7月为止,狂犬病已连续3个月居于全国传染病报告死亡数首位(5月份为192人,6月份为198人,7月份为237人)。   此次疫情来临之前,云南省牟定县的村民从来不知道要给狗注射疫苗。牟定县畜牧局局长唐启云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称:“因为在广大的农村山区,养犬户没有主动注射疫苗的习惯,同时我们平时疫苗主要是供应这一个集镇周围,对山区没有这个。”广西1996年~2000年275例狂犬病,有244例病人不及时处理伤口,不接种疫苗,占88.7%;只有31例暴露后处理伤口,占11.3%;全程免疫仅16例。老百姓对狂犬病预防知识的缺乏可见一斑。   我国对狂犬病也实行强制执行的计划免疫制度,在公安部门登记注册的犬可100%免费接种狂犬病疫苗。由于养狗的登记费过高,有不少养犬户不去登记,造成大量无证犬的存在。是否给宠物狗定期注射狂犬疫苗,全赖狗主人自身的素质和觉悟。换言之,即使在城市,政府对狗的管理也处于失控状态。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毛寿龙认为:“如果宠物管理只强调收费,经济条件较差的人就会尽量逃避,导致更多的非法养狗出现”。   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养犬十分普及,平均40%以上的家庭饲养猫狗。在这些国家,犬的狂犬病预防免疫是强制性的,加上公众文化素质高,主动给爱犬实施定期免疫,保持了很高的免疫覆盖率,病毒难以在犬群中传播,也就不会从犬传到人。有些国家还对野生动物接种狂犬疫苗,控制病毒在它们当中传播。在发展中国家,狂犬病主要由狗咬伤引起。原因是有些家养狗猫散放,流浪狗和野猫在外繁殖,又缺乏疫苗,以致病毒在群体中传播,从而威胁人群。   笔者认为,要在我国控制和杜绝狂犬病,首先要大力开展预防狂犬病的教育。可在小学教材中增加预防狂犬病的基本常识,并充分利用各种媒体,使预防狂犬病的常识在全民范围内普及。   其次,降低或免去相对国民收入而言高昂的养狗管理费,强制并免费为狗只注射狂犬疫苗。   第三,把人用狂犬疫苗从二类疫苗升格为一类疫苗,凡是被狗猫咬伤的国家公民,一律强制、免费进行注射。对于人均年收入2000元(甚至更低)的贫困农村,对于靠低保生活的城市贫民,对于广大进入城市打工的农民工,这是能让他们自愿注射狂犬疫苗的唯一保证。   对于国家财政而言,上述两笔费用或许是不小的开支,但只要反腐败工作稍有起色,只要公仆们少吃一点点,少玩一点点,代步的公车档次下来一点点,国家财政完全负担得起。   诚如是,被狗咬了的人,他们的生命不论穷富都有机会得到拯救;诚如是,假的狂犬疫苗也就无法牟利;诚如是,狂犬病将不再名列致命传染病的祸首,人类的“朋友”和“伙伴”们的性命也将得到一点应有的珍惜,全城打狗之类既愚昧又可耻的蠢事糗事将不再重演。

作者:巴特

《评论:人命与狗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巴特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