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蝶恋(四)

发表日期:2006-10-27 摄影器材: 景区:石台 云和 点击数: 投票数:

第十章 平凡人 平凡心

当你爱上一个人时,宁愿自己平凡点,做平凡的事,平凡地相爱,平凡到老。自己也有一天会为爱情冲破心中的枷锁,是兰始料不及的。看着诳刀的背影,竟有小小的感动,自己在茫茫人世有了牵挂和依靠,连流泪都是幸福的。

不知道走了多久,总算看到龙窟的洞口,那巨大阴森的洞口高耸擎天,犹如恶鬼呲牙咧嘴嚎叫着。金凤呜呜一声,直觉后退。

“小家伙别怕!里面的怪物你能对付!”兰想起跟隐和妍一起,第一次来到龙窟的时候,的确被它那透着邪气的洞口吓了一跳。

“我们进去!”诳刀回头深深跟兰对视着,从彼此眼中寻找着坚定。北俱依然飘着皑皑白雪,两个人影和一只金凤消失在龙窟洞口。

龙窟是北俱的一个普通洞窟,共有七层,洞中岔路很多,因此成为许多怪物和灵兽的庇护所。万年前的三界大战,这里是战场之一,不知道当时战争有多么血腥,但是从龙窟遍地堆满尘土的黄金和已经石化的灵兽白骨依稀可见那场战争的惨烈。

“你认得路吗?”看着那累累黄金淹没在灰尘中暗淡无光,诳刀知道这里的路不是那么容易走的,能闯入的人也不见得有能力带走黄金。

“认得。隐带我们来过几次。灭天说那首词刻在七层?”

“对!”

借着火把和金凤的光芒一路往下行,两人发现所有巢居的兽类都不来袭击他们,只是充满戒备地远远看着,像是忌惮金凤一般,又像是有无形的力量阻止它们进行攻击。很快就来到七层的入口,兰心中充满不安,顺利得异常。

刚刚进入龙七,金凤刹那消失了身影,兰惊叫出声,转头四顾,金凤竟然凭空消失了!

“看看火珠!”拍拍兰的肩膀,诳刀提醒着,安抚着她的情绪。不过这里的确很——诡异。

火珠通红的表面有一道金光在流转,原来金凤躲进火珠了。可是任凭兰怎么叫它,它都不理,仿佛失去了神志般在火珠里乱撞。

诳刀看着兰皱起的眉头,微笑着捏捏她的手:“它没事。我们自己小心,这儿有点问题!”

“嗯。”

小心翼翼地渐渐深入,兰发现这里不但没有兽类,连洞窟上层的滴水都悬在半空中,这里的时间仿佛静止了……拐了一个大弯,两人来到龙七腹地。看着中心池子上空无一物,兰愣了:“青灵玄女不见了!”

“我们四处看看!”举起火把四下查看,很快便看到深深刻在岩壁上的词,刻痕的确很新。

“这个跟妍教我唱的词有些许不同,这个更像是诗,而妍加入了语气。”兰仔细阅读着岩壁上的石刻。

“嗯?是吗?兰,你再唱唱我听听。”

“淡淡野花香,烟雾盖似梦乡。别后故乡千里外,那世事变模样。……”兰开始细细吟唱,诳刀则看着石刻寻找着不同之处。原来妍在谱曲的时候加入了不少语气词和连接词,那么这首原词难道真的是卡卡刻在这儿的?

“你们……是谁?”一声惊叹伴着回音阵阵传来,诳刀和兰惊恐戒备起来。

 

安静的四周只有阵阵脚步声波动着,一个人影渐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苍白的年轻,浴血的战衣,那血液骇然印在衣服上,在淡淡的火光中释放它的鲜红。

看着兰身后的翅膀,他有些颤抖地出声:“天宫的……瑶兰吗?”

“……卡卡?”兰实在不敢相信,他不像是入了魔道,也不见有苍老,衣服上鲜红的血渍仿佛是刚刚沁染上的,只有他的眼神有着符合时间的沧桑。

“我……终于听到了妍给我的曲子……”仰天长叹,他久久压抑的感情倾泻而出。

“没有听见这首曲子,就是天人永别……”振作了一下,卡卡露出一丝笑意:“你们跟我来看妍!”

瞬间的空白,如同血液凝固般停止了兰的思维:“你……说……什么……”

“跟我来……看妍!”他仍然淡淡地微笑,转身向黑暗走去。

上前执起兰的手,诳刀看着木然的兰,他知道卡卡刚刚那句话对她的冲击有多大:“走吧,无论他是人是魔,还是跟去看看。”

 

跟着卡卡七拐八拐地来到一个洞窟里,他万分小心地从前方石台上托起一颗散发着淡蓝光晕的珠子。珠子安静地躺在卡卡的手中,不时有星星点点的光点溢散出来,仿佛萤火虫在纷飞。

兰惊讶地捂住张开的嘴,泪水滚滚而下:“这……这不是……”这是妍在斩妖台上凝结的珠子,她不是已经在雷斧下消散了吗!

“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颗珠子怎么会留下来,怎么会在你的手中?”抑制不住的哭泣让兰高喊起来。

“你不要激动,你会吓着妍的!”卡卡带着他不见天日而苍白的面容微笑着,盈满温柔地注视手中的珠子。“你们坐吧!我等你们好久了。”

诳刀强拉兰坐在石凳上,等待卡卡的解释。

“先告诉兰你最想知道的事情,这的确是妍,这是观音大士交给我的。妍生于普陀,大士不愿意看见她最后凄惨而终,瞒天过海地把珠子换了出来。”

兰仔细想着当天的情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确有一刹那的机会,就是在师傅先出声求情的瞬间,很多人都转头看向了玉帝和王母,难道观音菩萨是那个时候掉包的!

“能让我摸摸妍吗?”

从卡卡手中接过珠子,兰低头安静地看着珠子在手心蓝光流转,即使留下珠子并不能意味着一定能让妍复活,那总算是一线希望,仿佛一缕透过满天乌云的阳光。

“刚刚你说等我们很久了,这是什么意思?”看着兰沉浸在珠子的光芒中渐渐安静下来,诳刀总算可以跟卡卡好好谈谈了。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儿有什么特别的?”卡卡没有急于回答,抬头看看洞顶,眼神继续回到兰手中的珠子上。

“好像……一切都是静止的!”

 

“是的,这里的时间是静止的。当年得知妍将被推上斩妖台,我冲入女娲神迹寻找上天路径,没有找到门道却发现了一样东西。守卫立即群起围攻,欲置我于死地,情急之下我打破了女娲神像,被镇压在龙窟七层。正当我跟看守龙七的青灵玄女拼死一战的时候,观音大士救了我,为我改了封印,停止龙七的时间,而我只能在龙七帮大士等你们。后来大士带来了妍,能在这儿守护着妍,也是我的一种幸福!”卡卡平静地讲述着前尘过往,仿佛在说着别人的故事,无关痛痒,只是提起岩妍,脸上才出现温柔的神情。

“观音菩萨让你等我们?为了什么事,为什么是我们?你又发现了什么?”太多的信息让诳刀有点吃不消,究竟是什么事情,自己好像一颗棋子一般,这种感觉是他最厌恶的。

“我在神迹发现了逆天蛊!”看着诳刀和兰吃惊的表情,卡卡继续说道:“神迹是天宫的管辖范围,怎么会将化魔至宝逆天蛊存在祭坛里。而且当我发现它后,所有守护天兵改变制伏的策略,招招毙命。若不是他们突然得到杀无赦的命令,我实在想不通天兵会杀人。”

听到逆天蛊的消息,兰心里十分不安,难道隐入魔道跟逆天蛊有关?天宫在神迹供奉逆天蛊又是为什么!师傅让天宫弟子到人间捉鬼,却不允许接近地府,难道师傅知道隐在地府?“卡卡……你知道隐已经入魔道了吗?”

“怎么回事?!”

听完兰的叙述,卡卡陷入沉思。种种事情结合起来看,好像天宫有一个大阴谋,而观音菩萨探得天机,有意阻止。

“观音大士让我等待有缘人来此,看来就是你们了,她让我把这个转交你们!”卡卡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镏金银盘交到诳刀手中。银盘表面雕满鱼鳞纹,盘边刻着缠枝牡丹图案,盘底有一圈银珠,中心是两匹麒麟的样子。

“这是什么?”

“天舞宝象轮。大士说这个可以改变三界万物的命门,你们会有用的。”

“改变命门!”诳刀和兰同时惊讶地喊出,能改变命门就好比改变了人心脏的位置,这样就有机会躲避致命的打击。如此宝物,观音竟然交给他们,难道以后的路途会坎坷重重!

“这样我的任务就完成了……”从兰的手中重新接回妍的结晶珠,卡卡如释重负。

“你……难道打算在这儿永远待下去?妍在这儿是没有希望复活的……”兰好希望能够看到妍舞动着翅膀在眼前起舞。

“出去了,妍要经过多久复活?千年?还是万年?离开这儿我的时间短暂如昙花一现,纵然有百世轮回,可轮回后我是否还会找到她,而她又是否会记得我?还不如在这儿永久相处,用我停止的时间来守护她千年万年,我想妍也会很开心的!如果可以,我宁愿跟她平平凡凡地相爱。只求一世恩爱到老,轮回实在渺茫,我只求眼前的幸福!”

第十一章 再会难 天地崩

“妍告诉过我,你们相会在金秋长安的菊展上……”卡卡对妍的感情,平静中透露着浓烈,使兰深深地感动着。那种感情如同湖水中的一圈涟漪,温柔荡漾,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周围的一切。

“是啊……那个时候我带挚友去赏菊,经过他的介绍认识了妍和隐。看见妍后,我开始相信有所谓的一见钟情。但是当我得知她是瑶池仙子时,内心挣扎得很痛苦,仙凡相恋是禁忌。而她大胆地先对我表白,使我坚信,即使前路茫茫,有她在身旁,就值得去拼搏。”卡卡渐渐品尝着记忆的美好:“妍经常跟我提起你,她很喜欢听你的歌声。”

“我只是会唱,而她……有的是乐感造诣。她写的曲子是天籁之音……她教过我属于你们两个人的歌……”

“没有了她,那首歌就唱不下去了。”

沉默沁染四周,唯有淡淡蓝光仍不懈地释放着。

“心曲低述不休,月明花满小楼……” 歌声刺破沉寂,缓缓从兰嘴边飘出。这是妍最喜欢的歌,需要两个人对唱才能完成的歌,属于她和卡卡的歌。卡卡听到熟悉的旋律也跟着唱和起来。

/曲曲相应,心事俩相串/笛琴和应风中留/菊花深知我心,菊花偏牵我恨/既得遇见再得相牵,终生不再分/生生不要分/依恋往日情/未改痴痴一片心/今天见未能/热爱不变心里赠/他朝再会难/亦会甘心一再等/宁愿化蝶亦无怨恨/宁愿化蝶也甘心……

在兰和卡卡轻轻的歌声中,妍那蓝色的珠子流光溢彩,点点蓝光飘荡在洞窟内,照亮着每一处角落,也照亮了每一颗心。

“能跟你在这儿长相守,我想妍也满足了。”兰曾经为了妍的遭遇而深深痛苦着,现在看到她和卡卡另一种形式的相处,也未尝不是种幸福。“我不该再为妍哭泣了,她很幸福!”兰心底这样跟自己默默说着。

“你们接着打算去哪儿?”卡卡抬头看向诳刀。

“我想去普陀!既然观音知道事情的发展,我就要去问清楚!我们不是棋子!”如果真的被人当作了棋子,那么他就要同时间赛跑了!占得先机才能采取主动。

“嗯,我们去普陀!”兰坚定地面对诳刀点点头。

“我祝福你们!希望你们能坚持下去……”

“会的!”看了看兰清澈的眼睛,诳刀转头和卡卡相视一笑,他们有相同的心情,选择了就要走下去,不会后悔!

准备继续旅途了,这种离别实在让人难受。站在龙七的洞口处,卡卡怀抱着妍,与诳刀和兰告别。

“我们会回来看你的!”

“请照顾好妍!”

卡卡微微一笑,包含着所有话语,包含着坚定与承诺。

突然眼前一晃,隆隆巨响渐渐传来,整个龙七在震颤着,仿佛地震一般。

“怎么了!”兰骇然。

“别问那么多,你们快走!”卡卡一掌把兰推出了龙七。

诳刀跟着来到龙六,大块儿石头和着灰尘在震颤中纷纷下落……

看了眼卡卡毅然站立的身躯和那蓝光的珠子渐渐隐没在簌簌灰尘和石块儿后,诳刀拉着兰一路从龙六狂奔到龙一,整个龙窟快要塌了。兰像被抽空了一样,只能默然地任诳刀拽出龙窟。路上野兽看见他们的神情是怀恨的。是的,那是怀恨的表情!诳刀不由猜想,开始野兽对他们的忌惮是因此而来,因为他们的到来注定会毁灭龙窟!只是这种注定……是他不愿意相信的……

跌坐在北俱皑皑白雪上,看着逐渐坍塌的龙窟洞口,卡卡逐渐隐没的身影带着淡淡蓝光在眼前挥之不去……

“他们……不会有事的……”兰颤颤地说出声,她说过再不为妍流眼泪了,她说过要祝福妍,然而事情总是变化太快,让她无法负荷……

“嗯!绝对会没事!”绝对会没事的……

 

“兰!”一个神天兵手拿鬼牙大锤出现在两人身后:“李天王有令,命你立即前往月宫!”

“师兄!师傅有没有说是何事?”

“快跟我走!”神天兵上前一把拽起兰的胳膊。

“天宫瑶兰听旨!”一声尖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神天兵抬头看了看龙窟的方向,脸沉了下来:“走不了了!”

回头看去,四个天兵并排走了过来。兰渐渐睁大了眼睛,他们有一人手握雷神雷斧,一人攥着大力神灵的打神鞭。这是可以牵动巨大天雷的两件必需品,现在齐齐出现在这里,还是从龙窟的方向走来……

“你们……刚刚做了什么?”兰木然地开口问着,她开始攥紧拳头。

“奉命毁了龙窟!”

“谁的命令?”

“玉皇圣旨:毁掉龙窟,缉拿瑶兰,如若抗命拒捕,杀无赦!”

“拒捕?杀无赦?哈……哈……”兰仰天大笑,泪水却滴滴落入冰雪之间。

“我不但……要拒捕,我现在……还要杀了你们!”飘带在兰的手间和腰间翩翩舞动,绿色荧光带动道道闪电纷纷打在四个天兵身上。一切都豁出去了,不在乎了,什么命运,什么规矩。

“妍,你知道吗?我喜欢你的不顾一切,属于自己的,不要放弃!”

四天兵愤怒地举起各自的武器打向兰,诳刀一招“横扫千军”打得一个天兵躺在了雪地上。

“妍,你知道吗?我也找到我爱的人了,我知道你当时的感觉了!”

两个手握雷斧和神鞭的天兵举起了武器,天空顿时风起云涌,道道乌云向北俱汇聚而来,在诳刀和兰的头顶盘旋着,云层中心形成一个黑洞般的巨大漩涡。

“不好!”兰看着头上那仿佛能笼罩一切的黑洞大喊。

一声高亢的鸣叫伴随着撕天裂地的巨响而来,金凤在天雷奔腾而下的同时蹿出火珠,展现它炫目的金黄,兰抬起的脸上霎时被金光和雷电的银光照得看不清表情,诳刀一把紧紧抱住兰,对视一眼,兰也紧紧环住他的腰。两人都深深知道,这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即使死亡也要连在一起,这是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

紧紧闭上眼睛,将下巴抵在兰的头上,切切实实地感受着她的存在,诳刀嘴边泛出微笑。

第十二章 忆长安 事事变

巨响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平静得仿佛天地初开时的空寂。

“我们……还活着?或是已经魂魄离体,而没有丝毫感觉……”兰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抬头对上诳刀同样充满疑问的眼睛。

我们还活着!这是怎么回事!兰转头四顾,惊见师兄跌坐在不远处,用身体紧紧压住一个巨大口袋的袋口,显得狼狈不堪。口袋胀鼓鼓的有一人多长。

“师兄!”兰奔到神天兵身前,“师兄没事吧!”她看了出来,师兄此刻身下压着的是风神的口袋。原来在千钧一发之际,师兄用风神口袋收了漫天的乌云和雷电,真是一物降一物。

“兰,帮我收紧袋口!还好师傅借到了风神口袋……”

“师兄,现在天庭缉拿我,你……帮了我,不是给自己惹上祸事了吗!”

“师傅说过,要保证你的安全。而且刚刚四个天兵也被我一并收了,死无对证,你不必担心我。”神天兵收起渐渐变会原样的口袋,站起身细心整理着自己的衣襟。

“我随你回天宫见师傅。”

“现在天宫在抓你,你还去自投罗网?”诳刀一听急了。

“是啊!我说你怎么这么笨啊!师傅怎么会考虑不到这种紧急情况。他吩咐情况有变的时候,你就去长安大唐官府等他,他和程咬金将军是旧交。”神天兵一脸不满,这个师妹是从试炼间闯出来的,可还是那么无知。

看出神天兵的意思,兰心中暗笑,那么就满足一下他的自豪感吧:“也好,我去长安。那么劳烦师兄传我们去长安了,师兄的挪移术天宫无人能及。这样我就能快点去拜见师傅了。”

“当然,有了我的挪移术,还叫你们走回去不成!我这就施法,准备好了吗?”

兰神情黯然地转头最后看了一眼倒塌的龙窟,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

 

站在长安东市熟悉的牌坊前,看着匆匆而行的行人,先前经历的点点滴滴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随我回大唐官府安顿一下吧。”诳刀看着兰一脸的落寞,拍拍她的肩安慰着。

“嗯。我想去找泡泡。”兰对诳刀回以微笑,她知道他的担心。

在大唐官府安顿好后,诳刀带着兰去化生寺打听灭天的消息。照着指引,他们来到灭天的住所前。

“兰!”熟悉的声音抢先传了出来,泡泡三步并两步地来到诳刀和兰面前,灭天也跟了出来。四人久别重逢般,仔细认真地聊着别后各自的情况和见闻……

“什么!你……要和灭天成亲?”兰听见这个惊人的消息,不敢置信又带着激动向泡泡确定着。

“嗯……”泡泡含笑点点头。

“太好了!……泡泡……你真的喜欢灭天吗?”

“怎么这么问?”

“记得你以前说过有喜欢的人了,那人……不是灭天吧……”

“兰,你放心,我不会嫁给我不喜欢的人。……灭天他对我很好。”

兰欣喜万分:“幸亏赶回来了,否则参加不了你的婚礼了。”

“兰,有件事,我不知该怎么告诉你……”泡泡看见兰高兴的表情,实在不忍心告诉她这件悲惨的事情。

“怎么了!”兰带着丝丝紧张看着神情凝重的泡泡以及随后进来同样沉重犹豫地看着她的诳刀和灭天。

“云隐……云隐已经死了……就在我们被关进地狱深处的时候……,这是我跟灭天打听到的。”泡泡小心翼翼地说了出来。

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痛苦,现在的她的确是坚强的:“知道了……你们好好准备婚礼吧,我没事的!”带着淡淡的微笑,兰轻轻拉起泡泡的手,并迎上诳刀赞许和安慰的目光。她没有看见泡泡瞬间低下了双眸。

 

晴空万里的一天,气爽的秋季透露着一丝凉,但丝毫无法减弱月老庙前的热闹。灭天要和一西域女子成亲的消息传遍长安,宾客们纷纷道贺。

“兰还没回来吗?”穿着一身红衣的灭天着急地问着诳刀。

“没有。放心,她说要送泡泡一份礼物,会准时回来的。”

“可是……”

兰带着一篮子玫瑰快速奔跑着。这些玫瑰费了很多时间去找,看看日头,时间刚好。跳进了月老庙,却发现空无一人的场地胀满了双眼!兰震惊地缓缓放下手中的篮子,不安的感觉阵阵传来。时间没过啊!这是怎么回事!

“请问现在什么时候?”抓住前来进香的女子,兰希望渺茫地询问。

“刚刚到午时。”

“请问化生寺灭天的婚礼在哪儿举行?”

“在这儿啊,已经行礼完毕了。人家都去闹洞房了,你才来啊!”

低头看着篮中鲜艳的玫瑰发呆半晌,兰转身走出了月老庙,抬头看见诳刀向这边奔来。

“我……好像迟到了……”兰勉强地挤出笑容,不好意思地看着诳刀。

“你没有迟到,是他们提前了……”

兰睁着眼,惊异地表情渐渐凝固笑容:“提前?……为什么?为什么不能等等我?这些花必须清晨去找啊……”

“我也不知道,我说过你会按时回来,可是突然行礼就开始了。我不能去阻止啊!”

兰低头隐藏着伤心,就这么错过了,她是多么在乎这场婚礼,她多么想让泡泡风风光光,开开心心地嫁出去。这些玫瑰都是最好的,香味浓郁,如果用法术将花瓣撒满整个场地,那是多么漂亮啊。

“去灭天家里吧,大家都在闹洞房呢……”诳刀拉起兰的手,反身走去。

兰进屋后默默地站在房间的角落,注视着坐在床边,一身凤冠霞帔的泡泡,她应该很幸福,因为她洋溢着新娘应该有的笑容。灭天在家里不停地应酬着宾客的玩笑,也是满脸欣喜。泡泡看见了兰,快步走了过来:“兰,对不起,没有等你。”

“没关系……泡泡,要幸福!”

灭天也走了过来,站在泡泡身边揽着她的肩。

“灭天,泡泡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我今天叫你一声‘姐夫’。姐夫,你要好好对待泡泡哦,不然我可不饶你!”

“会的!”灭天紧紧手臂,温柔地看着泡泡的如花容颜承诺着。

走出了灭天和泡泡的新房,迎着满天晚霞,诳刀和兰回到了大唐官府。

“小刀,师傅叫你和瑶兰姑娘回来后去见他!”

 

主卧室中坐着两个热络攀谈着的中年人,一个富态威武,一个道骨仙风。

“师傅!”诳刀向富态的中年人拱手行礼。

“兰拜见程将军,兰儿拜见师傅!”兰向程咬金行礼后,对着道骨仙风的中年人辑首行礼,这位便是天宫的托塔天王李靖。

“拜见李天王!”诳刀闻言也急忙对李靖行礼。

“两个小辈过来坐下!”程咬金慈蔼地招手示意着。

“兰儿一定有很多疑问。”李靖看着兰一向严肃的脸上一双忧郁的眼睛说着。

“师傅,我的疑问是很多,但迫切想知道的是,我触犯了天宫的什么忌讳,玉帝会下令捉拿我?”

“其实事情的原委,我也不是彻底洞察清楚了。表面上因为你私自抗旨去了地府,又去龙窟见了天宫的钦犯。而实质上……最近二郎神在搬弄是非,他觊觎嫦娥已久,而嫦娥却还在等待轮回上的后羿。二郎神仗着自己是王母娘娘的外甥,企图逼迫嫦娥就范……”

“师傅……我这件事跟我有关系吗……”

“也许有……”盯着兰诧异而睁大的眼睛,李靖继续道:“我觉得二郎神和嫦娥的事情没这么简单,仿佛整件事情背后有什么阴谋,而你也许就陷入了这个阴谋。”

“我不明白……”

“玉帝曾经答应嫦娥,一旦后羿转生,就允许他们夫妻重聚。这是颁布了圣旨的,不容更改,二郎神即使再专横,也不能违抗既定的事实。要阻止嫦娥与后羿相聚,唯一的办法便是让后羿无法转生。而后羿的魂魄已入轮回,转生是迟早的事情,阻止转生要怎么做呢?”

“破坏轮回……?”诳刀用手捏着下巴思考着。

“是啊,破坏轮回,毁了轮回才能阻止后羿转生吧……”

“这怎么可能!毁了轮回,那,那……整个世界岂不是乱套了,玉帝怎么可能昏昏庸到允许二郎神乱来!而我也没有能力破坏二郎神的事情啊……”兰不由惊慌了起来,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

“这……就是问题所在,虽然二郎神还没有表现出有破坏轮回的意思,可是这么简单的问题他不可能想不到,要嫦娥就得毁了轮回,否则就得打消念头。而现在他既没有打消念头,玉帝也没有命令二郎神放弃嫦娥,更有甚者,是二郎神要求玉帝下旨对你杀无赦……这件事情就有点蹊跷,难道玉帝有办法阻止后羿转生,而你会破坏他们的事情,或者说……”

李靖的一席话,让四人都陷入深深的沉思,兰一头雾水,而唯一确定的一点是,天宫再也回不去了……

作者:121794545

《蝶恋(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121794545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