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Q 仔女朵儿传奇》之城里孩子乡下妈5-8

发表日期:2006-11-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五、找到了解毒的草药


  郭大学和蒋颖从小就生活在大山里,对于蛇伤自然是早就见过,通过刚才朵儿的表现,看得出不是个十分严重的毒伤,但是,朵儿从小肯定没见过毒蛇,更别说被毒蛇咬伤了,所以,就会更加害怕、她的抵抗力肯定也不会很强,所以千万不敢马虎,也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最好的医治,这样才会保证她的健康。
  想到这些,他立即想到,这样把陈一桐和杨雨昕、余雪婷留在朵儿身边太不明智了,于是给蒋颖说:“蒋颖,我们两个出来,把陈一桐和杨雨昕他们留在朵儿身边,这样不太好,他们几个也不会照顾朵儿,况且,万一他们害怕怎么办,这样吧,你回去照顾朵儿,记住把捆扎朵儿腿的绳子过一段时间要松一下,免得血流不动了,还有啊,去看看附近有没有水,找点水来,给她洗洗伤口,让狗娃儿也喝水漱嘴,这里我自己找草药,找到就找,找不到我也不在这里浪费时间,就这样吧你快回去。”
  蒋颖听他这么一说,觉得说得非常的对,于是连忙往回走,连忙说:“好的,好的,那我走了,你找吧,但要小心,找不到就快回来。”
  郭大学看到蒋颖飞也似地跑了,这才放了心,有蒋颖在那边照看他们,他觉得保险些,毕竟山里的孩子经历过这些事情。
  大学听爷爷原来说过,治疗蛇伤的草药很多,有七叶一枝花、半边莲、八角莲、田基黄、白花蛇舌草香茶菜、杠板归、地丁草、青木香、东风菜、蛇莓、两面针等等,很多郭大学从来就没看见过,也叫不出名字,可是,家乡的可以治疗的一枝花、半边莲、两面针他倒是见过的,听说还挺管用,现在郭大学就期待能在附近找到他们,哪怕几棵也行啊。
  他找得非常仔细,生怕漏掉什么地方,那就等于漏掉了希望。突然他看到前面很深的草丛里有几棵很熟悉的半边莲,埋在草里,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到呢。
  这种草药的叶子不大,成对的生长,叶细长,秋天的时候会开出类似莲花的花朵,有白色的,粉红色的,非常好看,因为现在还没到开花时节,没有花朵所以不太容易看到它。
  郭大学一看简直高兴坏了,要知道这可是救命的草啊,大学小心翼翼地拨开草丛,那药就露出了细细的茎和叶,大学看到上面已经有了花苞,正在含苞待放呢。
  大学喜出望外,还没开放的半边莲听说药效最好了,他也不敢多想了,赶紧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连根把它挖了出来,居然有3棵呢,大学像捧到宝贝一样的捧在手里。
  “这附近一定还有。”大学自言自语到,果然在不远处,他又发现了几棵,大学迫不及待地都挖了出来,一看,居然有满满的一把了。
  好,不耽误时间赶紧回去!等郭大学回到朵儿他们几个的身边的时候,他看到蒋颖正在拿着水给朵儿清洗伤口呢,蒋颖还是有办法,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很大的梧桐树叶子,包了水很仔细的给朵儿清洗着,同时,蒋颖也给狗娃儿洗着嘴巴,还帮他按摩胸部,好让狗娃儿舒服些。
  狗娃儿好像有了意识,轻轻的哼了几声。没看到陈一桐和杨雨昕、余雪婷他们几个,郭大学也顾不了那么多,高兴地对蒋颖喊着:“蒋颖,我找到了,找到草药了,快,给她敷上。”
  蒋颖听到郭大学的喊声,看到郭大学手里拿着满满一把半边莲草高兴地朝这边走来,也高兴起来。
  半边莲草她也知道,听说药效很好,看来这次朵儿有救了。“大学,太好了,快,那边有条从山上流下来的小溪,水不多,可是很干净,你快拿到那里去洗洗,陈一桐和杨雨昕他们正在那里往回提水呢。”蒋颖给郭大学说着。
  郭大学顺着蒋颖手指的方向山的另一边跑去,刚巧遇到了陈一桐和杨雨昕、余雪婷正往回来,三个人手里都拿着很大的树叶,树叶里包着水,很小心地走着,原来蒋颖清洗用的水都是这三个人一步一步这么提过来的。
  郭大学顾不上说什么,他现在只想赶紧把草药洗了,再给朵儿敷上。等郭大学再回去的时候,好像狗娃儿已经清醒了,睁开了眼睛,主要是狗娃儿的身体好,看来他的抵抗能力很强。
  郭大学取了几棵半边莲草放在手里,也让蒋颖拿了几棵,慢慢揉捏,一会的功夫,半边莲草就烂了,大学把捣烂的草药外敷在朵儿的伤口周围,又问他们,你们谁有手绢?
  “我有!”杨雨昕赶紧说,丛书包里翻出手绢递给郭大学,他们几个静静地看着郭大学,仿佛在看一个专家一样,眼神里充满了崇敬。
  大学接过杨雨昕递来的手绢,小心地给朵儿盖在草药上,又拿刚才的绳子捆了捆,这才放心。
  接着他看看狗娃儿,给蒋颖说:“叫狗娃儿也嚼一棵半边莲草,怕他也中毒了。”忙完了这一切,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累的瘫在草地上。这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

                六、想办法向家里人通报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郭大学看着大家,像是在问自己,也像是在问大家。
  “我们应该想办法下山啊,不能老在这里吧?”陈一桐扶了扶眼镜,看了看大家,又看看天空,其实他心里蛮害怕的,这种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要说被毒蛇咬,就是毒蛇他也没看到过一次,这次简直把他吓坏了,要不是郭大学和蒋颖在,他和杨雨昕、余雪婷一定会吓得哭起来。
  “是啊,我们该下山回家了。”杨雨昕、余雪婷看着郭大学心有余悸地说。
  “嗯。对,我们应该抓紧时间下山让他们及时治疗,可是怎么能抓紧时间呢?朵儿和狗娃儿这样,是不能自己走路的,我们背他下去?”郭大学很赞成马上下山,他知道这天也许不久就要黑下来,那个时候再走不出山,那就麻烦了。虽然现在给朵儿上了草药,可是不到卫生院治疗,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的。
  “大家来想想办法,看看下一步该怎么办?”郭大学看着大家伙。
  “对了,我拿着手机呢,我打电话给警察,他们会来帮助我们的!”陈一桐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赶紧从包里左翻右找地翻出了一个小手机。
  可陈一桐把手机打开,却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信号,拨了几个号码,也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这里没信号?这可怎么办啊?”这下陈一桐傻眼了。大家一看陈一桐的电话没戏,就都不做声了。忽然蒋颖想起了什么,给大家说:“你们都忘了,我们这里有最好的邮递员啊。”“谁?”大家都急切地问。
  蒋颖的眼光看向了嘎子,它正蹲在狗娃儿身边小心专注地看着狗娃儿呢。听到大家伙的说话,嘎子的脸转了过来,耳朵也支了起来。“我们写信给村里,让嘎子捎信去找人,它熟悉山路跑的快,很快就会回来的。”
  蒋颖给大家说着,她因为发现这个办法而显得很兴奋。“好的,就这么办,怎么早没想到这些呢?”郭大学听到这些也很高兴。
  “都忙活的忘记了,这想起来也不晚。快,杨雨昕,拿出笔和纸来,我写一个求救信。”杨雨昕听了,赶紧拿出笔和纸,递给蒋颖。
  蒋颖飞快地在纸上写好了一封信,大体的意思是我们在山上被毒蛇咬了,盼望大人们带着卫生队的医务人员来接应。
  蒋颖写好之后,叫过来嘎子,把信叠好了,给嘎子拴到脖子上,对着嘎子说:“嘎子,朵儿和狗娃儿都被毒蛇咬了,你赶紧回村子里找人来,快啊,我们都指望你了,等着你呢!”
  嘎子伸了伸舌头,点点头,好像听懂了蒋颖的话,蒋颖拍了拍它,它明白似的飞也似地跑了。
  看到嘎子走了,郭大学说:“来,我们也不要闲着,我们几个人去那边砍些树枝,做两幅担架,抬着他们往回走,这样节约时间啊。”好,大家一致同意,于是分头去找树枝做担架。
  大家手忙脚乱的一起做担架,说是做担架,其实简单得很,因为不可能做的那么精致,只是两个略微粗一些的木棍,中间让细的木棍连起来,好在他们两个不沉,还能对付的。
  担架扎起来了,郭大学和杨雨昕一组负责抬朵儿,蒋颖和陈一桐、余雪婷一组负责抬狗娃儿,因为朵儿的伤势比狗娃厉害,需要力气大的人抬她才放心。
  大家收拾好东西,按照刚才的安排,小心地把朵儿和狗娃儿扶上了担架,由于很快的敷上了草药,朵儿的腿不再继续肿胀了,但郭大学丝毫不敢怠慢,因为不知道这个蛇的毒性有多大,他只想尽快把朵儿送下山去,给她治疗。
  其实狗娃儿刚才的时候就已经有些清醒了,大学让他嚼了草药,他也感觉舒服多了,又喝了好多泉水,嘴里也没那么麻木了,看到大家要抬他,他坚持说自己能走,不让大家抬。
  可是郭大学坚持不要狗娃儿自己走,狗娃儿刚才给朵儿吸吮毒液,中毒了也不一定呢,所以,要保护好狗娃。
  于是,狗娃儿也不再计较,乖乖躺到担架上,他们五个人抬起朵儿和狗娃,用最快的速度往山下走去。
  太阳已经快要西斜,隐隐约约地觉得风变得凉了,郭大学怕朵儿着凉,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朵儿盖在了身上,还说:“被蛇咬到的人最怕冷了,要给他们保暖。”
  陈一桐扶了扶眼镜,很崇拜地看了看郭大学:“郭大学,你怎么知道的那么多啊?你简直太伟大了,你说的这些我都没听过呢,跟你在一起真过瘾!”
  “也不是啊,我从小就在这里生长,也就只知道这山里的事情,你们才厉害呢,你们知道的事情我都没听过,你们在的城市我也没去过呢。”
  郭大学被陈一桐这么一说,倒不好意思起来。毕竟他们都是些孩子,抬担架的和坐担架的其实都一样大,所以,走不多久,大家就都累了,也是因为刚才那些忙活,让大家又惊又怕的,还有找草药,提水洗伤口也把大家累的够呛,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晚,郭大学的心里真的着急了。
  “也不知道嘎子到了没有?它能不能把信送到村里呢?村里人怎么还不来呢?”郭大学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大家。
  这时候,狗娃儿说话了:“我的嘎子一定没问题,他跟了我好几年了,让它做事,还从来没做错过呢,大家放心吧,嘎子一定能办到。对了,还是让我下来把,我看你们两个也抬不动我,我好多了,没事了。”“这怎么可以呢?你刚才看起来还很虚弱呢?”陈一桐使劲看着他,仿佛不相信似的。其实,他实在是抬不动了。
  “那我下来陈一桐扶着我走吧,我没事。”狗娃儿冲大家无所谓地笑笑,要挣扎着下来。“那好吧,叫他下来吧,我看你们也抬不动他,陈一桐扶着他走,蒋颖来我们这边帮忙,我们要尽快下山,天也不早了。”
  郭大学真的像个有经验的勇士,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大家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到了,也许嘎子已经把信送到了,卫生院的来了,一切就好办了,这点伤没什么问题的,大家不要害怕。”
  郭大学还要不时地给大家鼓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七、终于平安到家


  终于听到嘎子的声音了,它汪汪地叫的声音好大,好像远远地在给狗娃儿打招呼,告诉狗娃儿它回来了。
  嘎子不但很快的完成了任务,而且还把卫生院的和村里的大人也叫了过来。
  孩子们看到嘎子的时候,简直高兴极了,当看到后面还有好多人的时候,杨雨昕不知道怎么的就哭了,可能刚才的害怕让她现在才发泄出来,可总之大家总算有救了。
  郭大学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其实他是最累的,不但要照顾好朵儿,还要给大家打起精神不让大家害怕,他知道,如果自己先害怕了,那么他们几个更会无所适从。
  在山路的出口处,接到狗报信的狗娃儿妈妈和乡卫生院的救护人员终于及时地赶到和狗娃儿他们汇合了,大家把朵儿的担架接过去,同时让狗娃儿也躺在了卫生院的担架上,那些医生及时地给朵儿的伤口作了清理和吃了药,狗娃儿也跟着吃了药,这样,几个孩子才放心了。
  因抢救方法得当,时间及时,朵儿和狗娃儿都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在卫生院里呆了一晚上后,第二天大家就把他们接回了狗娃的家里。
  狗娃儿的家坐落在村子的最东头,等朵儿坐着狗娃儿爷爷赶的马车到家门口的时候,几个孩子都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因为眼前的一切太让他们意外了。
  一个看起来不大却很破旧的小院子,三间座北朝南的房子,房子看起来不像是砖盖的,好像是土坯房,因为原来在学校的时候,老师也讲过农村里的土坯房,所以他们几个还会认得。
  东面两间低矮的土房,房子上面的烟筒正在冒着烟,朵儿看到这些的时候,心想这一定是厨房了。院子不大,用普通的木篱笆围了院墙,院墙上爬满了豌豆花,丝瓜花,这些花朵的映衬,才让这个院子看起来不那么凄凉。
  嘎子总是跑在最前面,还没到家门口,就汪汪地叫开了。狗娃儿妈妈听到嘎子的叫声,赶忙从东面房屋里出来,边走边招呼大家,“快快,大家快进来,大家先去北屋坐着,屋子我都收拾好了,朵儿小姑娘去那边屋里的床上躺着吧”。
  很热情的狗娃儿妈妈,年纪不大,三十多的样子,身体不算高大,看起来很干净利索,半短的头发用卡子别在头顶,说起话来就微笑,很亲切。
  郭大学背着朵儿,在杨雨昕、余雪婷的搀扶下,直接由狗娃儿妈妈领着到了最西面的一间房屋。
  屋子里面还算宽绰,收拾得很干净,靠着南面的窗子下,有一张很大的床,窗上的被褥不新,却很干净。狗娃儿妈妈赶忙跑在前面,边拿着扫床的笤帚,边跑到床边上把枕头和被子放好了,郭大学小心地把朵儿放在刚铺好的床上,蒋颖赶紧把枕头垫的高高的,还把朵儿受伤的那条腿用被子盖好了,这才放心。
  杨雨昕、余雪婷站在床边看着朵儿。狗娃儿妈妈坐在了朵儿的身边,微笑地看着朵儿,“闺女,你就安心地住在我家里吧,这是我和他爸的床,不脏,我前几天刚拆洗了被褥,预备过冬的.这个床大,你们几个城里来的孩子就在这个床上挤挤吧。”
  朵儿看着狗娃儿妈妈的笑脸,觉得好亲切,她赶紧说:“我叫你大妈吧,谢谢大妈。”
  狗娃儿妈妈抚摸着朵儿的头,爱怜的说:“这孩子,嘴可真甜,要不是被蛇咬了,不知道该多水灵呢,你看看现在,嘴唇都没有血色了,对了,你们先坐着,我去看看狗娃儿,然后做饭去。”
  杨雨昕、余雪婷和陈一桐也感激地朝狗娃儿妈妈致谢。这时候,郭大学看到他们都安顿好了,给狗娃妈妈说:“婶子,没事我回去了,爷爷还在家里等我呢,等我吃完饭再过来看他们。”
  蒋颖也和郭大学一起要走,说好明天再来看大家。“哎,别走啊,你也在这里吃吧,饭我都做好了。”狗娃儿妈妈很热情地挽留。
  “不了,我回家了。”还没等狗娃儿妈妈说完话,大学和蒋颖已经一溜烟地跑出屋门了。
  “这孩子,总是这么腼腆。你们坐着,我去做饭。”狗娃儿妈妈说着走出了屋门,只留下几个孩子好奇地打量着屋子。
  狗娃儿也被安顿好了,其实他已经没有昨天那么难受了,可是狗娃儿妈妈心疼他,非要让他也躺在床上休息,说这种蛇伤可不是别的伤,要复原才能随便跑动。
  一会的功夫,利索的狗娃儿妈妈就把午饭做好了,她招呼朵儿、余雪婷、杨雨昕、陈一桐出来吃饭,狗娃儿、狗娃儿的爷爷奶奶也都已经坐好了,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
  朵儿和狗娃儿坚持要到饭桌上吃饭,其实狗娃儿妈妈已经把饭菜端到朵儿的床边了,可是,朵儿还是希望去大桌子上和大家一起吃饭,劝说不下,狗娃儿妈妈说要是难受就要赶紧回床上躺着,否则就不许朵儿出屋,朵儿答应了,由杨雨昕扶着走到中间北屋的饭桌旁。
  饭菜冒着热气,闻起来很香,中间一个很大的盆子里盛着炖好的鸡,鸡里面还炖了茄子,满满一大盆子,可能怕这些小家伙不够吃吧。
  四周还有炒丝瓜,炒扁豆,炒芸豆,旁边还放了一盘腌的咸菜,每个人都有一双筷子,一双筷子旁边一碗玉米粥,冒着热气,透着香味。
  孩子们看到这些,早就饿了,从昨晚到现在都没有好好吃过饭,昨晚只有朵儿正经地喝过粥,他们几个都是对付着吃饱了,现在都想不起来饭菜是什么味道了。
  一下子看到一桌子的饭菜,饥饿的感觉一下子被勾了起来,肚子里早就是咕咕叫了。大家都坐好,狗娃儿妈妈一人给了一个大馒头,孩子们高兴的抓起馒头就吃。
  “怎么看不到狗娃一双爸爸来吃饭呢?”余雪婷问道。“哦,他爸爸出去打工挣钱了,家里的地我们种,他爸爸每年都要出去打工,要不怎么挣钱呢?”狗娃儿妈妈回答道。
  大概是太饿的缘故,孩子们吃得津津有味,不一会儿,陈一桐就伸手要第二个馒头了,等吃过一阵子,杨雨昕狐疑地看了看馒头,就问狗娃儿妈妈:“大妈,这个馒头怎么和我们平时吃的不一个味呢?”
  “是啊,我也吃着不一个味道呢。”朵儿和陈一桐也这么说,大家都一起看狗娃儿妈妈,等待她的回答。
  “呵呵,孩子们,你们的嘴呀,真叼,这个馒头不全是白面的,里面搀了玉米面,我们都叫它‘两面子馒头’,你们吃着好吃吗?”狗娃儿妈妈笑着看他们。
  “还可以,大妈,就是吃的时候刺嗓子眼儿。可是你们为什么不吃白面馒头呢,那个不剌刺子眼儿,也比这个吃起来香甜。”杨雨昕更是不解的问。
  没等狗娃儿妈妈说话,狗娃儿先说话了:“我们家里没那么多白面,所以才掺起来吃。”边说着边问他妈妈:“妈,你是不是把咱家老母鸡给杀了?以后怎么给奶奶下鸡蛋呢?”
  狗娃妈妈儿看了看狗娃儿,没有多说话,低下头说,“孩子们快吃饭吧,狗娃儿,母鸡杀了,我以后再给你买一个,你们的伤口要先好了再说。”
  狗娃儿没再继续说话,孩子们也没再说。这时候,狗娃儿爷爷说话了:“我们乡下,家里穷,没有什么好招待大家的,听说你们来了,我们都很高兴,但是不知道怎么招待你们,馒头是今天才蒸好的,这丝瓜、芸豆、扁豆,还有咸菜,都是狗娃儿的妈妈平时自己种的,很新鲜,你们城里人啊,一定爱吃,我们也没好招待的,大家使劲吃,使劲吃,吃饱了就好。”
  孩子们毕竟是孩子们,她们不理解狗娃儿家里到底多穷,只是看到这么多新鲜的蔬菜,还有冒着热气的玉米粥,这在家里,也是很好的啊,于是,重新狼吞虎咽起来。
  嘎子在桌边安静地等待着,它是等大家都吃饱了,打扫一点剩菜剩饭,那对嘎子来说,就是最美味的了。
  陈一桐在家吃饭也是毛手毛脚的,经常吃起饭来,边吃饭边掉饭,这不,他一不小心就把一口馒头掉到地上了,他小心地用脚踢了踢,把馒头踢到了桌子底下,怕别人看到。
  其实狗娃儿妈妈早就看见了,她弯下腰,拾起馒头,吹了吹,把馒头上面的土弹掉,放到嘴里吃了下去,“不要浪费了,不脏,擦擦还能吃的。”
  陈一桐看到这些,对杨雨昕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终于吃了一顿又香又饱的饭菜,孩子们伸了伸腰身终于吃饱了,陈一桐对着狗娃儿妈妈说:“大妈,你做的饭可真香!我从来没吃过这么香的饭。”
  “呵呵,傻孩子,都是些家常饭菜,你们在城里大鱼大肉的,可吃的比这个好,那是因为你们饿了,才觉得好吃呢。”狗娃儿妈妈边收拾饭桌,边说:“好啦,大家去洗洗手,去床上睡一觉吧,这几天你们太累了。”
  “好啊,我实在是太困了。”陈一桐就这样,吃完饭困意就上来了,他打着哈欠,走向屋里,预备好好睡一觉。大家也吃饱了随他走到西屋里,又累又困的他们早就没了精神。

              八、遇到慈祥的狗娃妈妈


  孩子们真的是累了,大家一躺到床上,就困的挣不开眼睛了,狗娃儿妈妈看到大家躺下就睡着了,给大家盖好被子,小心地关上门,一会的功夫,就听到孩子们的鼾声了。
  这一觉睡的可真长,等大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要到吃晚饭的时候了。朵儿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房间里很安静,有些昏暗,大概是太阳已经落山。
  朵儿动了动受伤的腿,还好,已经不那么疼了,也没有那么肿胀了,朵儿想,也许明天就可以出去走动了呢。
  她看看身边的陈一桐和杨雨昕、余雪婷,他们还睡的好香呢,这几天她们也太累了,以前哪里干过这样的事情啊,不但走那么远的山路,还要把自己抬下山,也真难为他们了。
  想到这些,朵儿就想是不是这次出来寻亲错了呢。朵儿正在胡思乱想,就见杨雨昕醒了,她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地说:“现在几点了?”“你醒了?不知道呢,我看太阳下山了,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吧?这一觉我们睡的可真长。”朵儿小声地说,怕吵醒了陈一桐、余雪婷。可是,陈一桐还是醒了,大概是睡的时间够了,听到她们两个说话,也睁开眼,看看窗外,窗外的太阳已经看不到了,可是天还没黑,四周非常安静。
  只有余雪婷还没有醒来,好像睡的特别沉。陈一桐和杨雨昕走出屋门,就看见狗娃儿妈妈正在厨房忙乎着做饭呢,杨雨昕走进厨房,着实吃了一惊,里面的样子她可从来没看见过,和自己家里的厨房完全不一样啊。
  厨房里很黑,因为外面没有黑天,所以还没有开灯,进门的对面是一个很大的灶头,上面有一口很大的锅,狗娃儿妈妈就坐在那里做饭呢。
  锅下面是一个大锅灶,烧的是柴火,不是城里的煤气,火苗好大伸到了锅灶的外面,红红地吐着舌头,映着狗娃儿妈妈慈祥的脸。杨雨昕走过去,蹲在狗娃儿妈妈身边,“大妈,我替您烧火吧?您总是自己做活,会不会好累?”“哟,闺女醒了?不再睡会了?饭做好了呢,我刚要叫你们吃饭呢。”狗娃儿妈妈看到她走进来,招呼她过来坐下,“闺女没见过这个吧?这不像你们城里,我们都是烧的锅灶,烧出来的饭香着呢。”
  “嗯,没见过,大妈,下次煮饭我替你烧火。”杨雨昕还是充满了好奇。狗娃儿妈妈笑眯眯地说,“好啊,明天你来烧火,我做饭。”“我们要吃饭了,你和我去收拾桌子吧。”
  杨雨昕随着狗娃儿妈妈出了厨房的门,到了北屋,屋里已经亮起了灯,狗娃儿的爷爷奶奶正坐在灯底下编草席呢。杨雨昕蹲在他们身边好奇地看着,“爷爷,奶奶,编的是什么,做什么用的?”
  “呵呵,没见过吧?”爷爷笑呵呵地看着她,“这是我们当地人用的一种草席子,冬暖夏凉,赶集的时候我们拿到镇子上去卖,可以卖钱,据说你们城里也有很多人喜欢铺这种草席子呢。”
  杨雨昕用手摸了摸草席子,的确摸起来很舒服的感觉,“你们为什么不铺床单呢,我们那里都铺床单,还有好多卡通图案,看起来好看极了。”杨雨昕还是好奇。
  “呵呵,山里人穷,哪里买的起床单呢。”爷爷还是笑着说。一会的功夫,饭桌就摆好了,狗娃儿、陈一桐,朵儿都过来了,杨雨昕看到余雪婷还没出来,赶忙回到屋里去叫她,一边走一边唠叨着这个大懒蛋只知道睡觉。
  大家忙着帮狗娃儿妈妈搬椅子,分筷子,坐好了等着吃饭。饭菜和中午吃的一样,只不过鸡不是新做的,中午没吃完的炖鸡,狗娃儿妈妈又在里面加炖了茄子,可闻起来一样香甜。
  狗娃儿家里就一只鸡,那还是一只下蛋的母鸡,等着把下的鸡蛋攒起来去镇上卖钱,可这次孩子们都受了伤,狗娃儿妈妈一咬牙,还是把这只鸡给杀了,为这个,狗娃儿妈妈还心疼的掉了眼泪呢。
  孩子们下午睡了一半天,似乎没有那么饿了,边吃饭边说话,叽叽喳喳地也很热闹。
  陈一桐吃饭也不闲着,看看这里看看那里,问这问那地最活泼。朵儿安静的吃饭,她吃的不多,在家里的时候,妈妈就老说她吃饭一点也不下力气,似乎吃饭是给别人吃的,吃多少身上也不张肉,还是豆芽菜一样的瘦,还好那一条长长的马尾辫走起路来左右摆动看起来很精神。
  杨雨昕坐在朵儿身边,老实说,对这样的饭菜,她是不乐意吃的,她有些怀念肯德基和麦当劳了,看着手里的馒头,吃起来可没有中午吃饭时的香甜,那次大概是太饿了吧,才没尝出来,其实,这个馒头真的比她平时在家吃的味道差多了,可是,她还得一口口地吃啊,因为也没有别的饭菜。
  余雪婷倒是没多计较。埋头吃着饭,没多说话。倒是狗娃儿,吃得满头大汗地分外香甜,说实在的,狗娃儿已经很久没有吃鸡了,这次妈妈把家里的老母鸡杀掉了,他也心疼了好久,平时都是狗娃儿喂鸡,每次狗娃回家,那只鸡就会飞快地跑过来围在狗娃身边转圈,狗娃儿就会躲着妈妈,偷偷去厨房掰一点点凉的馒头扔到地上,母鸡就会咕咕咕地去吃食,欢快地张开翅膀扑闪几下,狗娃儿想到这些的时候,忍不住对着碗里的鸡再看了看,心想,那只鸡再也看不到了。
  可毕竟鸡的美味诱惑力太大,狗娃儿还是忍不住把妈妈炖的鸡吃了个干干净净,连鸡骨头都丢给了在桌子边一直等着的嘎子,嘎子伸着舌头很认真地看着大家在吃饭,没有主人的允许,嘎子绝对不到桌子跟前,它就待在几步远的地方看着大家,偶尔有人扔给它一块剩馒头,它就宝贝似的一口含到嘴里狼吞虎咽一般的嚼着,吃完了还要舔舔嘴唇,伸伸舌头继续等。
  狗娃儿扔过来一块鸡骨头,嘎子一下子扑过去,大概它也闻到香味了,用两个前爪抓住骨头,歪着嘴使劲咬着骨头,这样的美味大概它第一次吃到,所以吃的特别香甜,骨头咬在嘴里咯吱咯吱地响,嘎子干脆眯起眼睛来慢慢享受,毕竟鸡骨头太少了,嘎子吃完朝狗娃儿继续看着,仿佛在说还有没有啊,太好吃了!
  狗娃儿妈妈很少吃菜,别看一大桌子菜,可是孩子们太多了,她不舍得吃,唯恐饭菜不够,只吃一点咸菜,喝玉米面粥,看到孩子们吃的高兴,她比什么都高兴。
  爷爷奶奶也是吃的很少,偶尔会用馒头蘸一些菜汤,或者把馒头泡在碗里,夹一些咸菜就着玉米粥吃下去。杨雨昕看到爷爷奶奶很少夹菜吃,狗娃妈妈甚至从来不吃菜,就奇怪地问:“爷爷奶奶,这么多菜,你们为什么不吃呢?妈妈说多吃蔬菜对身体好,你们老是吃馒头不吃菜,营养会不均衡的。”爷爷奶奶笑了笑:“傻孩子,我们年纪大了,牙都掉光了,那些菜咬不动,喝点玉米粥就好了,哪里能和你们城里人比呢,平时我们可不做这么多菜,乡下人,穷惯了,没什么营养不营养的。”
  “妈妈经常对我说要讲究营养,比如维生素A,维生素C要搭配合理,每天一个鸡蛋补充蛋白质,还要很多绿色蔬菜,水果,这样我们才会长的又健康又漂亮。可是,我最喜欢吃麦当劳,每个星期天,我都央求妈妈带我去麦当劳,那个巨无霸是我最爱吃的。”
  杨雨昕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眼睛里仿佛又看到了巨无霸、薯条还有甜筒的诱惑。
  “什么叫麦当劳?”狗娃儿一直在一边听着一直没说话,第一次听到杨雨昕说的这些东西,他从来没听过,更别说吃过,于是好奇的问。
  “麦当劳是世界连锁的一个餐厅,里面有好多好吃的,猪柳蛋,巨无霸,冰激凌甜筒,还有薯条,可乐,太多好吃的了!对了,最开心的是还有儿童套餐,每次都有玩具赠送,那些玩具太好玩了!”
  余雪婷和陈一桐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心地说着,仿佛那些食品就在眼前,溢出的香味一下子能闻到似的。
  “妈妈说麦当劳、肯德基都是垃圾食品,不让我多吃。”朵儿认真地说,“我只有很馋了,妈妈才会带我去。”
  “哈,那你还是去,我才不管呢,我想吃的时候,就叫妈妈带我去,有时候我自己带钱去买,反正我家附近就有麦当劳餐厅,不远处就是肯德基,要吃简直太方便了。”
  杨雨昕把最后一口馒头放在嘴里大声地说:“我吃饱了,你们呢?”“我们也吃饱了。”大家叽叽喳喳地就像一只只小鸟终于吃饱了。

作者:0000

《《Q 仔女朵儿传奇》之城里孩子乡下妈5-8》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0000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