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冰凝雪恋之承诺

发表日期:2006-04-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心若一直想要一枚戒指,小小巧巧的,简洁的外表,不多的色彩,上面镶嵌一颗很小很小的钻石,象一滴眼泪,仔细看,会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泽。

    她常常会自己一个人跑到这个城市最大的珠宝店,优雅地坐在耀眼的柜台前,任凭服务小姐把各种款式一一介绍给她,她也乐得一一套在手上,然后津津乐道地评说。她知道,那些漂亮的戒指戴在她手上,一定是漂亮极了。每次服务小姐都会端详着她的手说,这样的一双手,不带戒指,可惜了。
    她不会自己买,她想要一枚戒指,想要一个承诺,想要林毅的一个承诺。

    认识林毅三年了。
    三年之前,心若还是一个工科大学的即将毕业的学生。她优雅的外表,活泼的性格,不凡的学识,是很多男孩子心目中的偶像。她一直在和同班的阿海恋爱,若即若离的,每天相互问候一下,有时间的时候,他们会一起散散步,吃吃饭,似乎一切都还平静。可心若总觉得缺少了什么,是什么她不知道。她似乎觉得阿海离她越来越远。

    直到那个夕阳满天的黄昏,她看到阿海和一个女子拉着手走在林荫道上,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好美,那个女孩子小鸟一样的依在阿海的身边,这时候,她才知道,那种若即若离,那种似有还无,那种淡而无味是什么。她甚至没掉一滴泪, 阿海说和她在一起,受不了她的光环,她那么完美,那么高傲,让他没有安全感。

    心若不需要他的解释,或许,她在内心里从未真正爱过他。
    接下来的日子,她让自己忙了起来,学习,考试,找资料,论文答辩,忙得不亦乐乎。
    系里要举办一次文艺晚会,她被指定为晚会的节目主持人。这对她来说,驾轻就熟。从小,她就一直是个活跃分子,各种晚会都和她有缘。系里找了很多赞助商,林毅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一家饮料公司的经理。

    晚会进行得相当热烈和顺利。庆祝会上,林毅跑过来,向她道谢并祝贺,几天的接触,这个外表俊琅,干净精明的男人,心若已不陌生。她也同样道谢后,退到角落。她知道,庆祝会的主角不是她,但林毅的眼睛却一直追着她,心若就算不回头,也会看得到。
    一切很自然。林毅常常找借口,请她吃饭,请她散步,请她听音乐,也送很俗气的玫瑰花。夜晚,在弯弯曲曲的护城河边,携手听风看雨。

    日子过得很快。圣诞节那天,雪纷纷扬扬从天而降,还有好多天,街道上就布置好了节日的气氛。各个商家精明似的打出各种各样的广告party,店门前的各式各样的圣诞树一字排开,排队似的热热闹闹地摆满了橱窗里,柜台上、墙壁上到处是张贴画,还有会叮当做响的风铃,包装精美的礼物。有的商家甚至在商店的前面搭起了小房子,房子周围,圣诞树上,灯光闪闪发亮,屋顶上白雪皑皑,烟筒甚至还冒着烟,红色木床格子的窗户,镶嵌在红砖白瓦间,煞是好看。

    下午,太阳还未落山,林毅就来了,不由分说,拉起心若就往外走。“走,心若,我带你去看焰火,在护城河边。”
    那一晚上的焰火真漂亮,是心若从未见过的美丽。尽管天很冷,到处白茫茫一片,可心若的心里一直很温暖,林毅的一双手一直握着她,心若看到林毅的眼中,好看的烟花在盛开,她也在林毅的眼中微笑。
    “心若,以后,每年的圣诞,我都陪你看烟花好吗?”

    三年之后,心若已找了一份安稳的工作,业绩在公司蒸蒸日上,从一个小职员到部门经理,心若付出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
    但是,她和林毅还是那样的交往着,远远没有她的工作来的那般热烈。
    心若已经25岁了,这样一个年龄的女孩子,谁不想有个安稳的家,和一个让自己温暖的承诺呢?这样一个年龄的女孩子,已经不敢再谈什么青春,以前的那种失去了再来过的想法,她到现在想都不敢去想。她看着自己镜中的容颜一天天变得憔悴。

    林毅总是那么忙!
    这多少有些让她不适应。这几年公司生意越来越好,属于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林毅总是在三更半夜打来电话,告诉她,此时他正在路上,晚饭还没吃;或者,每次吃饭,算计着时间,时间一到,把她塞入出租,自己赶往客户之处;再或者,突然夜里来到她的窗前,告诉她,他想她,要她陪着他散步。

    心若既心疼,又无奈。
    看到他忙得有时整天吃不好饭,就告诉他不要那么拼命。他总说:“现在公司这样忙,不拼命怎么行,再说了,我这样拼命也是为了我们以后有个安稳的家呀。”
    “呵呵,打住,谁告诉你我要嫁你了?”心若这时就会扮着鬼脸说。
    “调皮鬼,你不嫁我嫁谁?还敢赖?”林毅就会一把把她抱入怀里。这个时候,是心若最开心的时刻,她看到笑容重新飞到了林毅的额头,她仿佛又看到最初的浪漫的林毅。她心说,我不要那么多钱,我只要你和我的相守,只要你在我身边,只要你一个承诺呀。

    家人常常催心若,可心若给不了家里一个承诺。
    心若有时就试探地问林毅什么时候订婚,什么时候结婚?你有没有考虑过?林毅总是微笑地告诉她:“傻丫头,你还在乎订婚吗?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目前我工作这样忙,分不出很多时间来考虑这个,再说了,我们不是一开始就说好了,等我们都想结婚的时候,我们就结婚,好吗?”

    心若就这样静静看着他,想看到他内心,想看出一个结果,想知道他在她面前是不是撒谎?其实,她知道,他爱她,可他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一个承诺呢?也许,是我自己自作多情? 可三年了,再让我醒悟吗?再让我觉醒吗?那一顿晚饭,两人默默无言。
    家里给心若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条件不错,和她年龄相当,在一家外企工作,家庭也无可挑剔。心若煞有介事地想告诉林毅,看她如何反映,没想到,他很冷静地说,以后这种事少告诉我,少和我开玩笑!

    突然,心若就觉得没了主意。她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她试图和他交流,却总也没有答案,也许,心若想,也许是该分开一段时间了。
    心若于是在家人的监督下,开始了和那个男孩子的正常交往。吃饭,看电影,约会,心若跟着他做这一切的时候,什么感觉也没有,看着男孩子的脸时,突然会想起林毅的眼睛,这让她自己也害怕。
    一切进行的很顺利,他们甚至到了谈婚论嫁。
    订婚的前几天,心若给林毅发了短消息,告诉他她要和一个男孩子订婚,从此,不再见面。最后跟了一句,那样,你就可以好好忙自己的事了。
    于是,就接到无数林毅打来的电话,让别人推掉无数次林毅想见她的身影,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掉泪。

     手机快要打爆,终于在林毅第100次打来电话的时候,那时夜里11点,她接了林毅的电话。
     电话里,林毅什么也不说,只是一个劲地哭,男人说不出什么,可眼泪是心若受不了的致命武器。
     “心若,你知道我在哪里吗?我在高架桥,开着车瞎转呢,心若,你出来好吗?”
     “你怎么了?,喝酒了吗?怎么说话这样不清楚?”心若的心在着急。
     “嗯,喝了三斤,和一个同事喝的,今天晚上。”
     “你不要命了?喝那么多酒还开车转悠?”
     “心若,你出来好吗?我有话要对你说,你答应出来,我就下高架桥。”
      再没什么理由让心若拒绝她,这让她心疼。

     当心若看到林毅从车里下来的时候,简直不敢认他。这是我的林毅吗?那个风光的林毅,那个精明的林毅,那个潇洒的林毅哪里去了?他变得这样落魄,这样憔悴,这样让人心痛!
      林毅什么也不说,就把她抱了起来。
     “心若,不许和我开玩笑,我不要你离开我,以前不觉得,可真的你要说离开,我突然觉得我一直是离不开你的。”
      “别看我喝了酒,可我从来没有这样清醒过,心若,别离开我好吗?”
      心若无力挣扎,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是她多少年就熟悉的,是她曾经拥有的呀,她不想失去这样一个习惯了。泪在无声中滑落。
      “心若,告诉我,我怎么才可以挽回你?套住你的心?”
      “傻瓜,只要一枚小小的戒指,我便委屈被你套住。”心若在他身后,含泪微笑地说。
     雪花开始纷纷扬扬的飘落,落在他们的肩膀上,落在他们的头上,落在心若的眉毛上,嘴唇上, 有一片雪花化作一滴水珠,晶莹剔透,展开在心若的唇间。
    “林毅,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
    “今天是圣诞节,还记得你以前说过,每年的圣诞节都要陪我一起过吗?”
    “嗯,记得。可我今天什么礼物也没带。”

    “不用带,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林毅抱住了心若,吻住了唇间那瓣晶莹的雪花……

2003-8-25

作者:0000

《冰凝雪恋之承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0000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