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东方云梦谭-第五集 第五章祭刀邪月 黑暗空间[转载]

发表日期:2008-04-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五集 第五章祭刀邪月 黑暗空间


    进来的人若是小殇,那已经有够糗,因为小殇一定没文气、没礼貌的大声嘲笑,不过进来的是香菱,那就不只是糗,简直是糗到极点了。


    “少爷,是需要毛巾还是热水呢?”


    热气氤氲,满室内都是朦朦胧胧的水气,连带香菱的身影看来都模糊不清,但是当她来到近处,孙武紧绷的心情稍稍松懈,因为香菱考虑到自己的尴尬处,是用手绢蒙着眼睛进来的。


    “少爷,打扰了,毛巾给你。”


    似乎是因为不习惯蒙眼走路,香菱一手拿着毛巾,一手在前摸索,跌跌撞撞的样子,走得并不顺利。


    “喔,谢谢,不好意思。”


    非常感激香菱的体贴,孙武伸手想把毛巾接过,由于场面有些尴尬,他察觉到自己的心跳得颇快,但就在碰到香菱手指的一瞬间,少年惊觉自己身体的某处发生了变化。


    丹田!


    一股热气从丹田急涌,催动体内真气运行,照某个特定轨迹运行一轮后,便朝那白晰柔嫩的豆蔻柔荑疯枉涌去,而引动这一切的源头,赫然便是少年手腕上的那个木环。


    (糟糕!怎么会在这种时候?这下子糟糕到极点了啊!小殇做的怪东西,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乱发动啊!)


    惊觉到发生了什么事,又看到香菱一副浑若未觉的样子,孙武心中忙叫不好,第一时间出手想把香菱推开,但推虽然是推着了,却是晚了一步,掌上的劲道已经先一步发了出去。


    无孔不入掌!


    “啊!”


    少年的惊叫声中,伴随着阵阵布帛撕裂声响。但与上次的情形不同,这次却完全听不见女方的声音,只有一下重物坠地的沉闷声响。


    “哇!香菱,你没事吧?”


    顾不得尴尬的情形,孙武第一时间从木捅中跃出,拿毛巾在腰间匆匆一围,就赶着探看香菱地状况。


    “嗯……头好痛啊,少爷,你刚刚是怎么了?突然伸手……啊!”


    从地上慢慢坐起。香菱揉着摔痛的后脑,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异状,低呼一声。


    房里的氤氲蒸气仍然浓厚,但对于近在爬尺的两人,这些雾气却不构成什么障碍,特别是孙武,他请楚看见了此刻的香菱。


    发簪松开,如瀑的青丝垂在脸侧,尽显少女脸庞的柔和与抚媚;上身原本穿着的薄衫碎裂片片。两条赤红色地系绳,犹如瓷器精致的瓶口,紧贴着细白的柔颈、托出如花的玉脸。


    肚兜两侧滚着细细的金线,从颈侧弯入腋下。裸露的肩头与手臂,在满室水气中发着白腻的肤光;圆润的胸口鼓鼓地耸起。将肚兜草薄的衣料撑得一片光滑,仿佛连乳肉柔软地颤动也清晰可辨;衣料紧贴着身子,柔柔滑到腰下,沿着臀缘,勾勒出纤细得惊人的如柳腰肢。


    “香菱,你的腰……好细啊!”


    之前一起挤在九龙神火罩里的时候。孙武就略有察觉,现在亲眼看到,视觉上的冲击更是令少年为之惊叹,一时之间孙武完全忘记了尴尬与不妥,只是凝视着眼前地如柳细腰。


    虽然说常有人用柳腰、蜂腰。来形容女性腰与臀的美丽曲线,不过和单纯地形容相比,香菱腰肢真的是纤细,就像是一个成年男子大腿般的惊人尺码,细得不可思议,乍看之下,整个身体完美的肢体曲线,不像是真人,像某个特别制造的美丽娃娃,孙武脑中立刻描绘出蜜蜂的形象。


    “少爷,不好意思,请扶我一把。”


    没有羞涩,也没有刻意遮掩住肌肤,香菱落落大方地伸出手,用一个令人惊叹地美丽姿态,自信地向少年展示自己的半裸香躯,既为了少年那不含一丝欲念、邪念的清澈眼神而略为失望,也为了自己的身体能让他短暂失神而心安。


    这样的心情,孙武感受不到,不过在他伸手相扶时,却发生了一点小意外,香菱脚下一下踉跄,站立不稳,整个往孙武身上跌去。本来别说是香菱地轻盈体重,就算是过百斤重物砸来,孙武也能稳稳站住,可是当那香喷喷的少女肌肤一下子贴靠过来,下意识想要躲避的孙武,脚步一退,两个人就顺理成章的跌成一堆。


    “哎呀!”


    “少爷,对不起,我刚刚好象碰到了一个很可怕的东西。”


    “呃?是什么东西?”


    横竖只是借口,香菱本想回答是蟑螂,不过话还没出口,外头就响起一声巨大虎啸。


    “吼~~~~~”


    客栈里居然有老虎跑进来,这点不但香菱错愣,就连附近几个房间的住户都喧闹起来,只有孙武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小殇!不要闹了啦!”


    “喵!”


    震天虎吼,一下子变成细细的猫叫,好来真有只小猫正夹着尾巴快步离去。孙武自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再想到香菱正压在自己身上,脸马上红了起来,连忙想将她扶起。


    “香菱,不好意思,我……”


    想扶起香菱,孙武接触到她的腰肢时,才发现触手肌肤丰腴滑嫩,但稍微一扶,就能感受里头蕴含着爆发性的弹力,说明了这纤腰虽细,但支撑身体、摇摆晃荡时,却出奇地有力。


    若是其他人,对这弹簧似的柳摆纤腰,应该会有一些遐想,不过少年却只注意到很单纯的问题。


    “香菱,你的腰怎么会这么细啊?天生的吗?”


    侧眼看去,香菱几缕发丝沾在颊上,粉颊一片潮红,眉眼盈盈。娇美可人,特别是此时衣裙不整,香汗淋漓,别有一番动人的香艳美态,孙武吸了一口气,胸口忍不住抨然心动。


    “不完全是喔,万紫楼训练女孩子的时候,为了我们以后的身材曲线好看,从小时候开始。每晚都用大厚毛巾用力缠住,这样子发身长大以后,就会有漂亮地水蛇腰。”


    “啊!那、那不是很痛吗?”


    “当然会痛啊,可也没有办法啊,对万紫楼的女孩子来说,身体就是商品,卖相不好的商品就卖不到好价钱,为了让自己有个好价钱卖,多辛苦的事都要忍下来。”


    香菱笑道:“这样子缠腰已经算是很轻松的呢。有些女孩子还要另外裹小脚,那有真的是痛呢,要是一个处理不好,连骨头都会碎掉。”


    孙武本来很在意自己现在的位置,因为被香菱压在下头。自己无论是抬手或是缩手,都会碰到她白腻的肌肤。而且大半具香喷喷的娇躯压在自己身上,感觉说不出地古怪,为了怕失礼,他很想扶香菱起来。


    不过,在听香菱说完这些话之后,少年心里就只剩下一种感觉:心疼。


    “香菱。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不过,用得着为了钱这么牺牲自己吗?”


    生怕言语上刺激到香菱,孙武特别小心自己的用词,不过话一说完。香菱却笑了起来。


    “少爷,在万紫楼中,一个姿色中上的姑娘,一晚度夜资大概是三枚金币左右,虽然不是什么大钱,但你可知道在很多城市里,十枚金币已经足够买人一条命,让人去死,而他们还会很感激你,因为有了这十枚金币,他们一家老小可以温饱整年,不会在几天内活活饿死。”


    “有这样的事?”


    “不只有,还很多,而且都不是最近的事,从太平军国之前就已经是这样了,只是少爷你被照顾得很好,所以不晓得外头世界的真实面貌而已。”


    孙武无法辩驳,仔细回想起自己所见,好象真的就是这样。自己和小殇刚刚离开梁山泊的时候,也曾有过经济压力,但很快就结识了香菱,之后什么开销都由她地秘密小金库支付,钱似乎就不是个问题。


    不过,入世以来,除了那些嚣张的官差与江湖人,自己所接触到的一般民众,多数都是憨眉苦脸,一张口谈论事情,不是与钱有关,就是何处又发生了民乱。从这些情形推想,在自己看得到的地方,民生条件已经不好,若是其他同等条件的地方发生天灾,或是大旱,或是蝗虫过境,那么易子而食、卖命换钱地情形,并不是太难想象。


    “少爷,你以前住在哪里?怎么对这些事好来都不了解呢?家里的长辈只传你武功,没有告诉你外头地人情世故吗?”


    倘若是旁人问起,孙武势必有所保留,不过香菱目前已经成为“同伴”,一直隐瞒下去也不是办法,经过短暂的考虑之后,孙武首次把自己的出身讲明。


    “想,其实……我住的地方,不太容易接触到这些,而且我姊姊也不想我按触外头的事物,但是……”


    用很简单的话语,孙武把自己住他方作了介绍,说明自己有个嗜酒如命的姊姊,住的地方远离尘嚣,左右邻人们虽然古怪,但却都很和善,自己从小就是在学堂中习武……大小事务,孙武尽可能说得轻猫淡写,直到最后有说出关键性一句。


    “……我是搞不太请楚啦,我们的村子叫做梁山泊,好象也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一个,不过,我们村子和你说得不一样啦,没有什么宝藏,也没有什么美人,我姊姊地腰和你根本没有得比,像水捅一样粗……不不不,比山里的野熊腰还粗!”


    说到后来,少年开始语无伦次,心里怕的事情只有一个,就是香菱知道自己梁山泊之后,表现得非常惊讶,并且问自己那些宝藏的事,这是自己一直隐藏来历的理由。


    不过,这种恐怖的情形并没有出现。听完这些话的香菱没有什么大反应,只是把头靠放在少年的胸口,轻轻、轻轻的说话。


    “什么地方来地都不要紧,无论你的故乡是哪里,你都是香菱的少爷,我只要知道这件事就够了。”


    轻轻的话语,听在耳里暖洋洋的,让少年觉得非常安心与舒服,觉得离家到外闯荡的自己。终于也能够被外头的人所接受,这种被人全心全意信赖的感觉,真的是很棒。


    “香菱,谢谢你……谢谢。”


    用感激说话,孙武一时间全然忘了目前的的尴尬情景,直到时间慢慢过去,少年回复清醒,轻声唤了两下,香菱没有回答。竟似趴在他胸口睡着了。


    (糟、糟糕啊!)


    细细的发丝、香香的气味,在鼻端拂来又拂去,痒痒的感觉有些难受,却比不上少女柔软娇躯侧压在身上,不时摩蹭一下。所生出的那种异样感觉,更让自己为之坐立不安。


    (啊!所谓的心猿意马。大概就是这种情形吧,我现在该怎么办?数羊会不会让自己比较能静下来啊?)


    一手仍搂着香菱的水蛇细腰,感受到那完美的性感曲线,孙武一面觉得怜惜不已,一面却又为着掌心温莹滑腻地触感,脸红心跳,毕竟一名貌美如花的青春少女,半裸着与自己紧紧贴靠,开怎么未解风情的少年,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为了不让自己太想这方面的东西,孙武尝试分散注意力,把眼睛望向其它地方,但不管怎么看,香菱的完美胴体总是在自己视线内,怎么避也避不开。


    (咦?这是……)


    不知是否错觉,但是凝视香菱地娇躯,时间一长,孙武又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这句身躯从颈部开始,整个夫质、曲线地细致程度,比脸上的肌肤柔美许多,虽然不像妃怜袖那般白晰柔嫩,却也是万中选一的天生极品。


    (这……这该说是颈部以下完美无暇吗?好象也有人用过颈部以下是美女这种说法,但是……还是好奇怪啊!)


    脑里连串胡思乱想,突然有一个声音在外响起。


    “小武哥哥,可以进来吗?”


    小殇的声音又娇又嫩,听来完全是一派天真无邪的样子,但孙武打死都不会说“可以”,因为这个内心有如恶魔般奸险的小精神病患,倘若进来看到这一幕,自己怕是有好长一段时间要被从早笑到晚了。


    “不、不行啦,你别进来!”


    话声未停,木门“呀”地一声被推开,一个人影大步跨了进来。


    “小殇你……”


    说了几个宇,孙武也楞在当场,因为进来的人不是小殇,而是一个用布巾蒙面,手中持刀,怎么看都不像好人的鬼祟之徒。至于这人到底是进来干什么,那就不用问了,因为他看到趴在孙武与上的半裸少女,先是楞了短短几秒。跟着便记起自己目的,高高举起刀来。


    “咻!”


    高举地刀,没有机会砍下,在落下来的途中,就被一道刺眼的血红厉芒从旁击中,连刀带人,在一秒内被血光吞噬;一秒过后,只留下一具不见上半身的残躯,一脚跨在门外,一脚踩在门内,腰部以上整个消失。


    也在伤害造成后,动手的小殇有怪怪从隔壁房间走过来,脸上神情既不天真,就连冷冷的笑容都满是邪气。


    “……他都已经叫人别进去了,你是耳聋听不见啊!”


    理所当然,这句话不会有人回答,而出现在门口的小殇,看也没往房里看一眼,经自把视线转向走廊的另一侧,一面走一面拾起手掌,血红色的戒指粲然生光;当小殇的身影来到纸窗之后,孙武只看到一道道血色光影激射而出,跟着就是走廊上一声声濒死惨呼连接响起。


    (小殇在干什么?大屠杀吗?外头都是些什么人?敌人吗?)


    连串疑问纷至沓来,孙武再也顾不得其他,急忙唤醒香菱,赶着到外头去探看。


    香菱第一时间起身,本来已经碎裂的衣裳不能再穿,她也没有妃怜袖那般神奇的天眼异能。仓促间扯下床上的被单,遮住裸露在外的肌肤。


    “少爷,你先去看一下小殇小姐,婢子随后就来。”


    “好,你自己小心一点。”


    孙武一个箭步冲出门外,最后的一下侧瞥,只看见香菱正用被单裹身。长长的白被单延伸到地下,少女雪白的裸肩、粉腿,看起来真像是一幅图画中地艺术景象。或许是因为太美,孙武忽略掉被单之下所遮掩的东西。


    无孔不入掌来得太突然,香菱武功虽高,粹不及防之下也是乱了手脚,一些贴肉收藏的重要东西,随着衣裳瞬间碎裂,一起掉落在地上。之前孙武被香菱趴靠时,眼光只能往上看,而香菱一起身。立刻就扯住被单遮盖地面,若非如此,她的少年主子就会看到一些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好险啊!差点就露出马脚了呢!)


    没有浪费时间俯身拾起,香菱五指凝爪凌空一吸,散落在地上的十余只各色羽毛。一下子就回到她的掌心。


    “……这些东西要是给看到了,那可不得了了呢。”


    万紫楼羽宝簪的成名法宝。没理由会莫名其妙出现在一个小婢女的身上,若要辩释,相信颇费唇舌,幸好能够漂亮掩饰过去。


    (梁山泊,这真是个出乎意料地答素,难怪这些年都得不到消息。原来真是躲到天上去了……他口中的老爹,就是巨阳武神没错了,那么……真的是他吗?巨阳武神怎么会选这样的人当继承者了?)


    脸上神色阴晴不定,香菱不在意门外的打斗与喧闹,整个精神都在思索这些关系自己人生的大事。直到肌肤感觉一丝凉意,这才中断思考,赶着回房觅衣物穿上。


    当凉风吹拂过小腹,香菱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因为这套无孔不入掌实在很鬼祟,没什么实质杀伤效果,就只会碎人衣裳,让敌人赤身裸体,偏生劲道来得无影无踪,令人无从防备起,也幸亏孙武把掌劲控制得很好,否则掌劲一下失控,不往外爆裂衣裳,却是失控往内流窜,爆破五脏六腑,这就糟糕了。


    但……是控制一样东西容易?还是放手让一样东西失控容易呢?


    (呃!不会吧……难、难道无孔不入掌的真正意义是……)


    这个念头掠过脑诲,香菱的动作一下子僵住,怔怔地在脑中确认这个事实,紧跟着,一股近似恐惧地寒颤,让冷汗在少女细致的雪白裸背上狂流……


    ~~~~~~~~~~~~~~~~~~~~~~~~~~


    孙武跑到门外,眼中所映出的,真是一幕恐怖的景象。通常恐怖的感觉都会与血腥相伴,不过这次地情形却并非如此,长长的一条走廊上,所有门户紧闭,一个小女孩好象在公园散步般,慢慢往走廊末端行去。


    连串地惨呼声中,在小殇所是过的路径旁。没有看到半滴鲜血,却有一堆残肢碎块,像垃圾一样被弃置在旁。


    有断手、有断脚、有像孙武房内那具缺了上半身的尸体,甚至还有只剩一个下巴的头颅,看来就是一副血肉屠坊的惨状。只不过,被普通的兵器砍过,会留下怵目惊心地出血量,但是被血穴魔戒的血光所吞噬,伤口平滑完整,连半滴血都没流出来。


    一推断手断脚的残躯,仓促问孙武也算不出到底有多少牺牲者。小殇的下手虽然冷酷无情,不过很少主动去招惹人,一向是等待别人攻击后才还手,所以这伙人肯定是攻击者,再回想到之前闯进门的那个人,拿刀欲砍地样子,孙武就肯定了这一点。


    (但好奇怪啊,那个人当时的样子……不像是什么好手,感觉上像是地痞混混那种级数,我们素不相识。为什么突然跑来杀我?)


    怀着这个疑问,孙武从后头迅速追上小殇,当他拉住小殇时,小殇手中的戒指仍在连环射出红光,一个一个吞噬掉眼前逃窜的牺牲者,而至少己消灭十余人的她,表情看来一派悠然,像是在闲庭散步,浑然不似进行一场血腥的诛灭战。


    “小殇。停手一下,你动手之前起码该问个清楚啊。”


    “哦,你还有什么不清楚地?想问他们的内裤颜色?还是问他们是不是要杀你?”


    “不是,他们是来攻击我们没错,但这些人武功好差,幕后应该还有个主使人,这点我们要先问出来啊。”


    小殇的一轮攻击,基本上已经把攻来的刺客全数消灭,除了遍地残尸。仅剩的两个也倒在楼梯间,口喷白沫,两眼翻白,看来已经被吓得晕过去,搞不好还被吓傻。很难问出东西。


    “你真麻烦耶!喜欢问就我人来问吧,刚刚好象还有几个没死光的。跑到楼下去了,追上他们就行了。”


    冷冷的说完,小殇突然笑得很奇怪,冷不防地一肘撞在孙武小腹上方,压低声音笑道:“怎么样?刚有的感觉是不是很棒?软玉温香在抱的感觉很好吧?有没有让你心猿意马啊?”


    果然被小殇拿来当把柄朝弄,孙武答不出话。只能支支吾吾地说话,“呃,这个……这种事情……其实那种感觉好,不是因为抱在一起,而是因为被人信任。小殇你有一天也会明白地,如果你被人真心信赖的话,那种感觉……”


    “是吗?可是我的想法不一样,小武知道世上最美好的感觉是什么吗?”


    “啊?是什么感觉?”


    “错觉!”


    听不懂小殇的意思,孙武分神思索,却被小殇重重一下拍在背后,痛得要命,这时换好衣服的香菱也已进到,看到这情形,立刻便主张下楼查看。


    三个人很快便赶到楼下,本以为要花一点时间找人与追逐,但是没想到一下楼,便在门口的院子中看到几具死尸,正是刚刚从小殇手中逃掉的几个幸存者。


    (是被灭口了吗?幕后主谋怕被我们追查到?)


    孙武的第一个想法是如此,但很快就证明不对,因为出现在三人眼前地,不只是死尸,还有一个穿著蓝衣的怪人,盘膝坐在地上。


    那身蓝衣……很奇特,造型上很像铁血骑团的白银战甲,不过却更宽松许多,而且那个人也没有戴着三角头套,只是用一条围巾似的黄布遮面,水蓝色的眼珠正遥遥凝视着三人。


    楼上所发生地袭击,显然与这个人脱不了干系,只是孙武怎么想也认不得这人,看他一双眼睛在自己三人身上移来移去,最后定在自己脸上,人更慢慢站了起来,一双水蓝色的眼睛杀气腾腾,好像碰到了什么累世之仇,这实在是让自己越来越糊涂了。


    “会使无孔不入掌地小子,就是你吗?”


    “是你让这些人来刺杀我们的吗?”


    两句话分别自双方口中问出,彼此都在作着初步的试探,而孙武也从这答素肯定了对方的身分,因为除了自己最亲近的几个人外,就只有铁血骑团的人,有知道自己会使无孔不入掌。


    (等等,纳兰元蝶应该也知道,不过这个男人……看起来应该不是朝廷地人吧!)


    孙武打量着眼前的对手,因为站了起来,孙武发现他与自己差不多高,搞不好年纪也与自己相差无几。这实在是很不可思议,之前见到的铁血骑士,几乎全都是成年的彪形大汉,高大魁梧,怎么里头也有这样的见习骑士吗?


    (该不会……除了铁血骑团以外,他们也成立了铁血少年骑团?或是铁血童子军团之类地东西吧?)


    孙武自己也只有十四岁,实在没资格抱怨什么“与小鬼交手”之类的话,但是与这样的敌人交手,那种感觉确实不好。


    “刺杀?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以为别人有必要刺杀你。这些收钱的地痞沫氓,只不过是叫你们下楼的道具,若是你这么容易就被刺杀到,那你不过是一条没用的废柴而已。”


    言语中的极度恶意,孙武感觉到了,他发现这个人轻贱生命的程度,和小殇实在有得拼,不过,对方铁血骑团,这种态度似乎也不值得奇怪。正想说些什么,远处好象有些喧闹,判断方位,似乎就是怡红楼的方向。


    “现在,北宫刀魔正负起责任,率领团员进攻怡红楼,夺回佛血舍利的重要线索,虽然那边有些碍事的秃驴,但相信拖延不了多少时间,刀魔就能完成任务。”


    蓝衣少年望向孙武,道:“而你算是荣幸的了,因为我特别来对付你,会一会你的无孔不入掌,看看西门朱玉的传人有多少本事!”


    “你们……攻击恰红楼?”


    根本没理会对方的挑战,孙武第一反应就是赶赴怡红楼,但是有要举步,左方两侧分别伸来一只手掌,搭在肩头与腰侧,让他停住脚步。


    孙武望向小殇,小伤没说什么,但望向香菱,香菱的表情却显得很古怪,看起来一样的慎重,全身盯着那蓝衣少年。


    “香菱,怎么了吗?”


    “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还请少爷你提高警觉,因为如果婢子没料错,这个人……铁血骑团本代团长,拓跋斩月!”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东方云梦谭-第五集 第五章祭刀邪月 黑暗空间[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