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东方云梦谭-第五集 第五章祭刀邪月 黑暗空间[转载]

发表日期:2008-04-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五集 第五章祭刀邪月 黑暗空间


    听到香菱这么说,孙武真的是很意外,自己与铁血骑团交手数次,也会过了他们的高手北宫罗汉,但确实没想过这么快就碰到了他们的团长。


    而且,这个拓跋斩月,看来年级与自己相仿,怎么铁血骑士会推举这样的上年当团长啊?他是凭什么让铁血骑士俯首听命的?


    (能够统领铁血骑团,应该是很有本事的人吧!那我应该算是荣幸了,因为这个人居然亲自跑来与我单挑。)


    想是这样想,孙武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敌人如果真的很强,自己势必又要恶斗一场,过程中难免会波及到身旁的两人。对付这种级数的对手,能否护得她们周全,真是没有把握。


    相较于孙武,香菱心中的震惊更深。铁血骑团之主的大名,在中土大地说得上如雷贯耳,她留意这人很久了,万紫楼也全力搜集他的相关情报,甚至连被他宰杀的牺牲者尸体都设法弄来研究,然而,过千份的报告里头,没有一份提到这样的可能……


    (搞什么?铁血骑团之主虽然传说年轻,但怎么年轻成这样了?楼里的情报人员应该全部炒鱿鱼,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都没能查到。)


    心中警戒,香菱脑中作着重要的思考。拓拔斩月一刀无敌的神话,她从不信真有那么了得,里头有相当成分的夸大,在进入中土的初期用以宣传名声;但也不能因此就小看他,最近半年他所斩下的高手,有几个已与自己相距不远,拓拔斩月能一刀砍杀他们,当然也有可能砍杀自己。


    不管怎么说,拓拔斩月的武功纵不如传说中那样高明,但自己不是一皇三宗。也不是天下第一枉人武沧澜,与他一战,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可是用这小婢女的身分与“应有力量”,别说是接他一刀,恐怕他不出刀也能杀了自己。


    (怡红楼那边正设计伏击铁血骑团,团长不在,那边的成功率提高两成,倒是我这里麻烦了。那么。要逃吗?还是……要在这边暴露身分呢?)


    香菱侧眼瞥了一下同伴,发现孙武全神贯注地盯着敌人。而小殇却笑吟吟地朝这边看来,似乎正等着自己有所动作,顿时心中一凛。


    再往拓拔斩月那边看去,他腰间佩了一柄弯刀,看来朴实无华,就像是在街边兵器店随便采买的廉价货色,别说和铁血骑士地根背砍刀相比。就算比之光束武器都远远不如。


    江湖人称,铁血团长拓拔斩月拥有一柄魔刀、一式魔性的刀招,刀出见血,杀敌不用第二招。


    魔性的刀招还没机会见识,但魔刀……虽然自己也知道很多东西不能凭外表判断。不过单单这样子看,这柄弯刀非但没有魔气、邪气。甚至还算不上一把锋利兵器,如果这就是拓拔斩月一刀无敌的根源,那里头到底暗藏了什么古怪?


    好在,目前拓拔斩月的注意力,显然全集中在孙武身上,自己还有时间慢慢观察与考虑。


    “你会使无孔不入掌。那就是西门朱玉的传人了,你的掌法由何处习来?”


    拓拔斩月一开口就是问这问题,显然很在意这个答素,但孙武自己练功也练得莫名其妙,怎么答得出来?看对方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就是对方与西门朱玉很可能有过节。


    然而,西门朱玉是活跃于太平军国之乱时的大淫贼,死了起码十几年,尸骨早寒,拓拔斩月不过也才十多岁,若说两人之间有什么恩怨,年纪根本对不上,那比较可能地答素,就是西门朱玉曾得罪过他的长辈了。


    一个淫贼会怎么得罪人?这答案实在是很尴尬,尽管香菱说过,西门朱玉一生从没威逼过女孩子,但孙武还是感到怀疑,毕竟这“天下第一淫贼”的名宇太过响亮,若他真是德行无亏,又怎会被叫做淫贼?况且,不威逼女孩子,不等于不会结仇,就算那些女孩子心甘情愿,半推半就,但她们的父兄、丈夫,却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就好像此刻拓拔斩月怒气冲冲地站在面前,用严厉口气质问自己与西门朱玉的关系,孙武不知如何回答。也不好问“你们家的女性长辈,是不是和西门大淫贼有什么关系”,只能焦急地站着,寻找拓拔斩月的空隙,等待机会突围。


    (那边的喧哗声音越来进大了,慈税静殿有很多僧侣在那边把守,怡红楼本身又是万紫楼的地盘,铁血骑士想要杀进去,应该也要付相当代价吧,我不能在这里太浪费时间,要尽快赶过去才行啊!)


    只是,孙武刚刚想问地那些话,虽然口中不说,但眼神却泄漏了想法,而察觉到这点的拓拔斩月,再也没有耐心等下去了。


    “好,你不说,等会儿自然有办法让你开口,拔你的剑!让我看者西门传人的剑有多锋利!”


    “我不想和你战斗,请你罢手,因为慈航静殿的高僧们已经有埋伏,你地骑士团想要强攻,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还有。就算你想动手,我手边没剑,也不懂得使剑。”


    孙武堂堂正正地回绝,同时暗暗凝运金钟罩护身,但比起他开头地一连串话,拓拔斩月似乎只听见了他最后的那一段,那个反应就像是把火扔到干柴堆里,立刻就引起了炽烈盛怒。


    “什么?西门朱玉的传人不会使剑?你这废人简直不死也没用!”


    怒喝声中,不愿等待的拓拔斩月终于出手。一声恍若龙吟虎啸的清亮鸣动,腰间的佩刀缓缓拔了出来。


    “铮!”


    在拓拔斩月拔刀地过程中,孙武与香菱都察觉一件异事,拓拔斩月拔刀的动作很快,但刀刀离鞘的速度却很性,而且离鞘的刀刃很长。超出了刀鞘地长度,造型甚至不是弯刀,到最后,一柄足足才一公尺半地锋锐长刀,从弯刀的刀鞘中被抽拔出来,在大气中共振鸣动。“


    长形的刀刃,孙武不是没有见过,北宫罗汉所持用的凶兽牙刀,就是远比一般刀剑更长的奇形兵刃。但拓拔斩月的这柄佩刀,不但长达一尺半,而且极薄,看起来只要与敌人刀剑一下对砍,就会折断;漆黑如墨的刀刃,外观钝钝的,并不像什么神兵利器。


    但香菱却在看到这柄长刀出鞘地瞬间,表情变得凝重,显然这柄钝的黑刀颇有来头;这倒也罢了。真正让孙武大吃一惊的,是相识这么久以来,他还是首次见到,小殇为了某件法宝而变了脸色。


    拓拔斩月抽刀的过程中,小殇一直都还是笑吟吟的样子。即使刀刃长度超过刀鞘,她也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然而。当整柄黑刀完全扣出,小殇却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应存在的东西,脸上的笑容不再,吃惊地吐出了两个宇。


    “祭刀?”


    吃惊地叫出这个名词,小殇左手一动,像是急着去掏什么东西。然而,不会武功的她,这时却慢了一步,在她采取防御措施之前,拓拔斩月手中的祭刀已经“发动”。


    “嗡嗡嗡翁~~~~~”


    仿佛是某种沉睡中地生物苏醒。祭刀发出了模糊不请的鸣奏,这并不算什么特珠异象,因为就连袁晨锋所用的法宝,都能发出异声扰敌,但随着鸣动声音渐响,薄薄刀刃上的墨黑色泽起了变化,仿佛一潭被撩拨起来的黑水般,在刀刃上起了阵阵涟漪,形成一层又一层地水波黑纹。


    这种变化不是单单变好看而已,在水纹变化发生的同时,祭刀上生出一股令人难以正视地凌厉气息,跟着更若有实质,化为冲击波袭向四方。


    附近的草木花树被冲击波削过,纷纷寸断碎裂,树皮剥裂、野草断飞,一些栖息在草地里的小虫更是瞬间毙命。不可思议的一点,是这波刀气冲击似乎还藏有某种秘密,因为孙武只是觉得全身压力一重,连忙鼓起金钟罩六关劲抵御,但身旁的小殇却一下子倒地,昏迷不醒。


    “小殇!”


    看见那小小的脑袋撞到地面,孙武感到前所未有地慌张,刹时间,对怡红楼那边的担忧、对敌人的警戒,这些念头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他唯一想到的,就是冲到小殇身旁,把人扶起。


    只是,这个想法却不能做到,因为孙武才一举步,沉重的压力就逼面而来,全身所感到地切肤之痛,让少年惊觉自己仍与强敌对峙,若非金钟罩护住全身要害,自己那一下大意分神,恐怕已经被重创到地了。


    “……居然有法宝开发师?”


    看到小殇晕厥到地,拓拔斩月也甚为吃惊,这反应让孙武确认,那把祭刀一定对法宝开发师有特珠彩响,所以小殇的倒地,立刻让拓拔斩月认出了这点。


    法宝开发师的存在极其罕有。一个十二岁的法宝开发师,更是闻所未闻,所以过去每个知道小殇身份的人,都会被吓到,然而,不过,比起这个天才法宝开发师,拓拔斩月却更注意孙武。


    在首波、二波,甚至第三波的刀气冲击中屹立不摇,孙武周身散发的黄金气芒越来进强盛,竟然能与刀气冲击分庭抗礼,然而,孙武自己也知道,敌人只是单纯拔刀,还没有做出实质攻击,自己能够挡住这几浪刀气冲击,并不代表什么,真正要命的东西随时可能会出现。


    事实上,看孙武用金钟罩承受住刀气冲击,这点似乎让拓拔斩月更为愤怒,一双蓝眼像是要喷出火来,而注意到这点的孙武根本搞不懂敌人在气些什么。


    “西门朱玉的传人,居然练起了和尚秃驴的武学?你简直是耻辱到家!”


    怒气炽盛,拓拔斩月手中的祭刀赫然再生变化,一道白色的光圈,以黑色刀刃为中心,激速旋转,细看之下。那道白色光圈似乎是由千百个细小文宇串组,而从那光圈出现开始,祭刀所释放的威力逾倍增强,猛烈的刀劲冲击,纵使孙武市金钟罩护身,也撑得异常吃力。


    “邪月。发动。”


    一声轻喝,拓拔斩月手中祭刀舞动,长长地奇薄刀刃,在空中拖切出邪异的黑色轨迹。当这轨迹来到正上方,拓拔斩月的身彩赫然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斩!”


    时间是傍晚,夕阳彩霞满天残红的时刻,但在拓拔斩月挥出那一刀的时候,孙武眼前的整个空间突然化为一片黑暗,没有一丝光线,仿佛这片“黑暗”具有生命,正迅速吞噬拌空间里的所有一切,没有影像、没有声音、没有气味。在这一刀夺命而来之前。已经先夺走敌人的五感。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孙武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甚至就连金钟罩地护身金芒都被黑暗吞噬,应该近在咫尺的香菱与小殇。似乎与自己相距千里,从敌人出刀的那一刻起。自己如堕无间魔域,再也不能掌握身体,唯一所感觉到的,就是有一股滔滔大浪正朝自己狂涌而来。


    想抵御、想反抗,却眼、耳、鼻、舌、身五感俱夫,孙武下意识想挥拳防御。可是在这念头闪过脑海时,他却全然感觉不到自己手臂的存在,更无从挥动,而当他努力去感受,终于找回自己的感官知觉时。却是一阵千刀万剐似的剧痛猛袭脑部。


    仿佛被那波巨浪打个正着,只是构成巨浪的并非水滴,而是千把、万把锋锐的刀刃,在与血肉接触地瞬间,将整个肢体切割上千万遍,分筋、剁骨、削肉,强烈的剧痛几乎把整个脑子也切割破碎,孙武痛极出声,发出一声惊天吼啸,跟着视线重新回复一片黑暗,连意识也模糊不清……


    ~~~~~~~~~~~~~~~~~~~~~~~~~~~~


    (好黑啊,我……就这么死了吗?这么突然?什么准备也没有?)


    来不及为梁山伯寻回佛血舍利,来不及去寻找与实现自己的梦想,甚至就连今天的晚餐都还来不及吃,就这么莫名其妙给人干掉,这确实是很没道理,所谓的人世无常,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小殇呢?香菱呢?她们两个都平安无事吗?)


    小殇已经在战斗开打之前倒下,香菱则是战斗过程中都在自己背后,没有发出声音,可能安然无恙,也可能早就倒下,但无论如何,以铁血骑团一贯地心很手辣,在自己倒下之后,她们两个不可能有幸存之理。


    (还有好多的事没有做,还有好些人我没有见到呢!起码……起码应该和这些人告别一下地。)


    如果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最起码也该向老爹与姊姊告别,还有梁山泊里的村民,除了向他们告别之外,还要很多问题要向他们问诗楚,像是为什么要给自己窜改过的秘笈?又为何要让自己修练西门朱玉的武枝?如果不是因为练了无孔不入掌。可能就不会引来铁血骑团,乱刀斩得自己这么痛……咦?


    痛楚的感觉,好象正在迅速消失。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唔!”


    一下子回复意识,孙武由昏迷中清醒过来,睁开眼地第一个感觉,是周围仍然很黑很暗,和昏迷之前相差无多。但是当他的视力逐渐适应黑暗,就看见自己正躺在一个漆黑的岩洞中,同时,强烈的痛楚也随着清醒而袭向脑部。


    很痛,但是远没有之前接刀的时候那样痛,孙武略为睁眼看了看,发现自己全身多了百余道细小刀伤,其中只有十几道比较严重,不过都是皮肉伤地程度,并没有伤到筋骨,只要休养几天,就可以痊愈无碍。


    “呜!”


    前言撤回,休养的时间看来不只是短短几天。提气运劲时胸口的剧痛,显然金钟罩在那一刀之下受了重创。虽然还没有被瓦解降关,但内伤也是不轻,除非有高手帮忙疗伤,或是有九龙神火罩之类的法宝辅助,否则十天半个月的疗养是跑不掉了。


    拓拔斩月的那一刀真是很厉害,先剥夺敌人的五感,再对几乎是不设防状态地敌人施以重击。如果不是金钟罩护体。换作是别人挨了这一刀,大概当场就毙命了。


    “喂,你醒了吗?”


    “小殇!你在这里?”


    听见同伴的声音,孙武又惊又喜,本来担忧的东西现在放心了一半,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见到小殇屈着身体,被锁在岩洞的一角。手上拷着铁链,脚底也有金属锁链,像是对待什么野兽般的把人锁住,不过,样子虽然不好看。但似乎没有受什么伤。娇嫩嫩的肌肤也没有血痕。是不幸中的大幸。


    “小殇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你倒下去地时候,我吓死了,你到底是为什么会突然昏倒啊!”


    听见孙武惊喜的呼声,小殇似乎很高兴。不过听他提起自己昏倒的糗事,脸上表情马上就阴沉下来,头也转过去,吭都不吭一声。


    只是,或许是考虑到有些事情不让同伴知道的话。下次碰到类似的状况会很麻烦,小殇最后还是转回过头,向孙武做了解释。


    “那个东西。叫做祭刀,是很麻烦的一种法宝。”


    祭刀,顾名思义,就是被奉祀在祭坛上的兵刃。在中土大地的历史文献纪录中,祭刀的存在非常久远,在远古时代就有部落祭司铸造神刀,奉献神明,作为贯通天人之间地连接,当祭刀被执在手,持刀人就等若连通神明,化身为神,具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呼风唤雨,裂海分天。


    拥有这样强大的神异之处,祭刀的铸造自然万分艰难,在中土人尚未掌握到种种法宝的制作枝术前,历史上赫赫有名地几柄祭刀,都是天时、地利的极度机缘巧合下,意外诞生地成品,被视为最顶级的神器;也由于它的神异威力,每一柄祭刀的诞生,往往伴随着一朝一代的兴衰交替,堪称是真命天子的专属神兵。


    “很歹关于祭刀地传说,里头讲得光怪陆离,好来拿了把刀就不是人类了,不过,在法宝开发师的眼中,祭刀也只不过是法宝的一种,就是威力强一点,人们被它的破坏力所迷惑,看不见它的缺点。”


    从法宝开发师地角度看来,祭刀之所以神异,确实是因为可以接引外部能量,或许是自然能量,或许是鬼神,当这些选进血肉之躯所应有的强大能量,一下子充盈人体之内,持用祭刀之人自然仿佛神明加身,能够做出一些超越人体极限的事情来。


    然而,过大的能量一下子通过身体,讲起来好听,实际上就和被雷打到没有两样。如果不是修练特珠功法,能量才一灌入,身体就整个炸碎;即使修练适当的功法,倘使体魄与意志力不够,使用祭刀一样有性命之忧。


    “……所以了,要拿命去换的东西,根本没什么了不起,要是你肯拿命来赌,我可以帮你做出更有效的东西,保证你一定死翘翘,敌人也绝对没有一个完整的。”


    “现在这种时候,就别开玩笑了,祭刀是很厉害,我也知道原理了,不过那和你昏倒有什么关系?”


    “因为………法宝开发师的体质啦!”


    法宝开发师之所以难得,万中无一,很大的因素是天生资质限制。除了本身的聪明才智外,是否具有开发师所需的特珠体质,也是资质要求的重要关键,优秀的法宝开发师必须有一种特异体质,能让自己的肉体成为桥梁,在铸造过程中连通天地之间所充斥的自然能量,灌输入所制作的法宝内。


    一件法宝在制作过程中所吸纳的能量越多,日后的功率与效能就越强,也才能产生开发师所设计的种种异能,若是吸纳的能量不足,本来应该喷雷放电的法宝,可能只喷放空气,变成一件失败地废物。


    祭刀本身是接引外部能量的钥匙。与法宝开发师的异能体质,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祭刀进行“发动”,接引外部能量灌入,一定范围内的法宝开发师便会受到影响,如果不进行防护猎施,后果也很近似被小规模的雷电贯体。


    “所以,小殇你的意思是……你被雷劈了?早这么说我就不担心了,你平常作恶多端。我早就有心理淮备,预备你有一天会被雷劈了。”


    “浑帐,你很喜欢看人被雷劈吗?我就先把你送下地狱。”


    如果不是因为脚上也被拷了锁链,小殇的这一脚差点就踩在孙武脸上,不会武功的她,体能一如寻常女孩,倘使没用什么法宝辅助,基本上小殇是没什么力气的。


    “祭刀可以影响小殇,那除了祭刀以外。还有什么东西会对法宝开发师响地吗?”


    “唔……有喔。老爹以前说过的异能者故事里,提到世上有一种东西,会剥夺法宝开发师的精气,如果拿到我们面前。我们就会全身无力。手脚也开始麻痹,动都动不了一下。”


    “有、有这种东西啊?”


    “那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绿色矿石。叫做……克里普錼.”


    “……你以为你是那个超人吗?”


    姑且不论小殇半真半似的玩笑话。孙武弄诗楚事情大概后,开始确认自己两人的处境。


    小殇没受伤,自己的内伤不轻,也和小殇一样,全与被锁链镣铐给绑住。无力挣脱,铁血骑团把自己和小殇扔在这个岩洞里,应该是想从自己和小殇身上得到什么,否则以他们一贯的辣手,自己二人早该身首异处。


    (但是。我和小殇能够给他们什么?小殇是法宝开发师,他们想逼小殇制造法宝吗?就算真的是好了,那为什么把我给留下?这很没道理耶。)


    回忆起与铁血骑团数度交锋,似乎就是无孔不入掌最引起他们注意,拓拔斩月口口声声要找西门朱玉的传人,难道是把自已当成了西门朱玉的再传弟子?而且,他的态度也有点奇怪。


    “西门朱玉的传人不会使剑?你这废人简直不死也没用!”


    “西门朱玉地传人,居然练起了和尚秃驴的武学?你简直是耻辱到家!”


    原本自己以为,拓拔斩月可能有女性亲属受淫贼所辱,所以才要找西门朱玉地传人报复,但是他那两句话里透露出不寻常的讯息,仿佛很重视、很期待西门朱玉的传人,将之视为宿敌,所以看到自己的表现不如他预期,才会这样愤怒。


    虽然说,自己本就不是西门朱玉传人,他对自己的期待毫无道理,自己完全是受害者,不过现在并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是想想怎么藉此脱困才好。铁血骑团应该不久之后便会过来查看,到时候如果没有个策略,恐怕身首分离地结果就很难避免了。


    “咦?香菱呢?人到哪里去了?”


    察觉香菱不在身边,孙武大吃一惊,本来肚中还余下的几分晕眩,全都抛到九霄云外,忙着问起小殇。


    “这个嘛,三个人一起被抓过来,我们两个人被丢了进来,香菱她就被带走了。”


    “带走?他们带走香菱作什么?”


    “你很蠢耶,难道你觉得铁血骑团那批人是吃素的吗?奸淫掳掠,烧杀枪劫,他们既然抢完了杀完了也烧完了,现在当然是开始奸淫的时候了。”


    “奸奸奸奸奸奸奸……奸淫?”


    少年的声音陡然拔高八度,像是受到无比冲击般,居然一下子扯着锁链坐了起来。


    “小殇,你是说,香菱她被抓去……去……”


    “去搞了。”


    “你不要用搞这个字眼!”


    紧张得冷汗涔涔,孙武觉得事情极度严重,香菱是自己地同伴,又是跟着自己离开万紫楼的,自己有责任守护她的人身安全。可是现在……


    “你很担心吗?那可能晚了一点,不久之前有几个铁血骑士经过,说带去的那个女人已经被弄得一身脏兮兮、粘呼呼的……其实你不用想太多,她怎么说也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这种小场面,她根本不放在眼里的。”


    “小殇,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说风凉话!”


    “你不喜欢听实话就算了,如果你有本事站起来,是出这个洞口,那想作什么就去做吧。”


    风凉话也是实话,在压下内伤之前,孙武周身乏力,又被锁链给缠绕捆绑,连坐起来都很吃力,更别说是站起来走出洞口,至于小殇那边,姑且不论她实际心意如何,孙武看到她腰间收藏法宝的布囊不见,多半被敌人拿走,失去了随身法宝的小殇,是无力帮上什么的。


    (可恶,我得要去救出香菱才行啊……)


    正自焦急,洞外传来一阵踉跄步履声,有几个人正往这边靠近,紧跟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被推了进来。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东方云梦谭-第五集 第五章祭刀邪月 黑暗空间[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