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东方云梦谭-第五集 第六章金锁联姻 富贵绵延[转载]

发表日期:2008-04-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五集 第六章金锁联姻 富贵绵延


    莫名其妙一个人被推了进来,孙武最初一怔,跟着就认出了香菱的轮廊,看她手上、脚上也被戴了镣镑,一身衣衫不整,跌跌撞撞地被推入岩洞,连忙侧过肩膀,想把她撑住,别失足跌倒在地。


    “香菱,你没事吧?”


    “少爷和小殇小姐……啊!别靠近来,我身上很脏!”


    这句话在孙武脑诲中形成了过百个画面,全部都是最糟糕的那一种想法。强烈的负疚感和责任感,让小小的少年义无反硕,侧肩撑住香菱跌撞过来的身体,想要说一些安慰她的话语,表示只要心灵洁净,肉体就不肮脏,但这些话还没说,一阵难闻的酸臭气味就扑鼻而来。


    “哇!香菱,你搞什么啊?身上好臭喔。”


    “所以………我刚刚身警告少爷你,说我现在身上很脏啊!”


    浓烈的臭气,就连小殇都别过头去,而与香菱贴靠在一起的孙武更是首当其冲,不解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万紫楼传授旗下姑娘的护身小枝巧,专门用在不规矩的客人,想要对姑娘们非礼的时候。”


    万紫楼的姑娘们陪酒伴饮,其中也有部分洁身自爱,绝不卖身的清白女子,但酒酣耳热之际,一些客人醉意上涌,抑或根本是借酒装疯,想要对身旁的姑娘施以强暴,这种时候如果强行反抗,甚至打客人一耳光,那不但更激起客人的兽性,事后的问题也难以善了。


    因此,在万紫楼传授的几项护身枝巧中,其中就有一项甚为阴损的伎俩,在面对男性侵犯时,女性突然像醉酒一样。激烈呕吐出来。


    根据过往经验,不管是再美、再性感的女子,酒醉呕吐时候的模样。都会让男性退避三舍,就算是那些醉意上涌,想要一逞兽欲的男人,在视觉、嗅觉地双面冲击下,别说没有脱人衣服的欲望,甚至会第一时间闪得远远。


    “……通常只要用到这一招。姑娘们都可以成功保住贞节,从这次的实验证明,这一招对域外异族也一样有效。当那些东西也喷到他们身上地时候……我从没有见过异族人轻功可以这么快的。”


    “你、你是怎么说吐就吐的啊?”


    “内功高深的人,可以用内功催吐,至于一般的姑娘就像我一样,在齿里头有个药囊,咬破以后瞬间刺激喉头,迅速造成呕吐效果。”


    “……囟齿里头还有药囊,你是在作什么行业啊?我真是败给你了……”


    讲是这样讲,看到香菱能够平安无事地脱险。孙武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他侧转过头,不想让香菱看到自己的表情,因为从重度焦虑之中释放,转忧为喜,少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欢喜得掉下眼泪来。


    对于香菱能够平要脱险这件事。小殇扁了扁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料到这点地香菱却先发制人。


    “小殇小姐,这一次你也弄得那么狼狈,想必你非常愤怒吧?”


    “……就算是。也和你没有关系。”


    “不是没有喔。你的愤怒要有个宣泄目标,大概已经在构想要怎么让这群蛮子好看了吧?这方面我也一样,莫名其妙被抓来,弄得我手脚都是镣拷,身上还一堆脏兮兮的,我啊……很久没有这么糗过了,为了讨回面子,我一定会回送铁血骑团一份大礼地。”


    “………”


    “小殇小姐唯一信任的人,当然是只有少爷了,不过,目前我们有相同的目标,可不可以请你先忍我一段时间,让我们携手合作,处理掉眼前的问题再说呢。”


    没有直接的回答,但香菱的这个提案显然打动了小殇,她朝香菱的方向看了一眼,慢慢地点了点头,一个短暂的同盟就这么缔结了。


    虽然还在岩洞里逃不出去,但是看见左右两个女人地笑容,孙武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铁血骑团可能惹到不该惹的人,很快就有大麻烦上身了。


    ~~~~~~~~~~~~~~~~~~~~~~~~~~~~~


    岩洞里的等待时间并没有很久,在香菱被推进来的十几分钟后,几个铁血骑士来到洞口,没有拉人,只是扯着锁链,把岩洞里的三名俘虏像拉狗般扯出来。


    不杀人而留存俘虏,自然是为了问出某些事情,甚至要进行严刑拷打,这些事情孙武都已经有心理淮备,但在进行审讯之前,铁血骑士们却先作一件事,就是取来数桶冷水,对着孙武三人当头浇下,一桶接着一桶,在冲洗身上秽物的同时,也把人淋成狼狈地落汤鸡。


    冷个半死,浑身猛打哆嗦,人的顽抗意志降低,在这种情形下进行审讯,往往就有事半功倍的效果,铁血骑团无疑有个老于此道的审讯师。想到这点,香菱皱起眉头,觉得自己可能要把预设的发难时问提早,否则如果碰到一些毒辣地审讯师,又是拔指甲,又是烙铁,这些东西一下子弄上来,自己倒是还好,但孙武和小殇未必承受得住。


    静心观察,周围几名铁血骑士的情形透着古怪,白狼战甲上满是血迹与尘土,步履也颇见蹒跚,明显打了一场不轻松的苦战,甚至吃了亏。这伙人适才突袭了怡红楼,与慈航静殿的僧侣发生战斗,以双方战力而言,彼此都吃些苦头那是理所当然,不过……


    (白狼战甲没有破损,内里却有受伤,慈航静殿有那么高明的透打武学吗?还是……)


    几名铁血骑士牵拉犯人走路的时侯,也在相互交谈,由于使用的是异族语。他们根本肆无忌惮,完全不怕身后三人听得懂谈话内容,因为中土人能懂异族语的极为稀少。而在一定程度上,朝廷也禁止百姓学习异族语言,所以用异族语交谈应该是相当安全而保密的。


    不过,学识渊博而且不把朝廷规矩放在眼里的中土人。在这三个犯人里头就身两个,香菱会说相当流利的异族语。而每一个法宝开发师都必通异族语言,小殇当然也不例外,所以铁血骑士交谈地内容。就全部落到她们耳里。


    言谈中,香菱知道铁血骑团这次的袭击非常成功,虽然万紫楼协助慈航静殿设下埋伏,给予铁血骑团一个迎头痛击,但铁血骑团仍是不负骁勇善战之名,成功突破圈套,把目标物掠劫到手,扬长而去。


    (任大色鬼迟迟没到。我又没能够亲自压阵,伏击阵容是因此逊色了没错,但拓拔斩月被意外调开,不能参战,只剩下北宫罗汉一个人骁帅,而我方有心算无心。大批机关布置下,铁血骑团还有办法全身而退,这组织的实力比预期中更强啊……)


    当拓拔斩月亲自在客栈内伏击,香菱极度意外,料想不到铁血骑团对孙武地重视已达到这种程度。也暗喜这个重要主力不在,另一边的战局应付起来该是更为轻易简单,可是现在看铁血骑团的伤亡状况,远没身自己预期的重,双方实力估计上一定出了问题。


    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关键肯定不在普通的庸手身上,铁血骑团之内肯定存在一个不下于北宫罗汉地高手,只有这种级数的高手,两强合力,才有可能缔造如此战果。


    听铁血骑士们的谈论,在团长拓拔斩月之下,似乎还有两名作为副手地统领,左统领是“刀魔”北宫罗汉,右统领却是一个复姓宇文的老人,就是这左右统领双双出击,身在万紫楼、慈航静殿两派好手的埋伏圈套下,不但反过头来痛击敌人,还成功把目标人物掠劫回去。


    只是,最后出了一点小批漏,惹航静殿一方好象突然来了强力帮手,虽然没身露面,不过高频率的琴音比什么锐刀利剑都更具杀伤力,毫无预兆地奇袭而来,白狼战甲无从防御,铁血骑团的主要伤亡,就是在那时候造成,有三名铁血骑士粹不及防下,被琴音活生生震死。


    倘若没有孙武在豪饮王比赛中的异遇,光是听这些东西,香菱也会好奇是何方高手驾临,不过此刻她已经了然于心,有能力作到这种事的人,肯定是河洛剑派秘密栽培的种子高手,妃怜袖。


    妃怜袖是受慈航静殿邀请而来,见到僧众险入危急,出手相助不足为奇,更何况这种以琴音退敌地特珠武枝,本就是河洛剑派高手的拿手好戏。


    (晤,那个小雯雯也被劫来了吗?真是个很不幸的孩子啊,被劫到哪里去了呢?)


    香菱想先探查出这一点,不过时间上却晚了一步,因为前方的小路豁然开朗,到了一片平地,地形看来是群山之间的一个小峡谷,数十匹异种良驹被四散放开,有些吃着地上青草,但也有一些居然张开尖锐獠牙,大口吃肉,显然都是经过生化改造的异种。


    马匹所围统地这中央,生起了一姓营火,炽烈的火舌四散飞窜,周遭有一群人三三两两地散落坐着,尽管身上还穿着白狼战甲,不过却已没有佩带三角头套,露出底下金发蓝眼的真面目,看到孙武等人被带过来,纷纷转头朝这方向看来,鼓噪出声。


    拓拔斩月正坐在火堆旁的一块大石上,祭刀“邪月”佩在腰间,厚厚的围巾遮住大半张脸,看见孙武等人靠近,左手一挥,铁血骑士们地鼓噪声音顿时止住,但沉默起来的压力却更大。


    “你们……跪下!”


    拓拔斩月一声令下,自然有人代替执行。一脚端在少年的腿弯,逼他跪下。孙武年少气盛,第一个反应自然是想要反抗,但是看两名同伴顺应如流,没等旁人威逼就自动跪下去,还差点连头也磕了下去,他就觉得自己的反抗毫无意义。顺势跪倒下来。


    “我要问你们的事,问一句就答一句,要是有半句假话。你们自己可以想来后果。”


    还没有实际问话,香菱就已经知道拓拔斩月会问些什么。在拓拔斩月与孙武对战时,她已留意到这名铁血团长对西门朱玉异常执着,甚至可以说是因此而来,更对孙武有某种期待,基于这一点。自己判断这个向来一刀杀敌的拓拔斩月,这次绝对会留手,一定会擒下自己三人。逼问重要情报。


    就是基于这点判定,香菱决定保留实力,不让人窥破自己的实力真相,在拓拔斩月出刀瞬间,佯装不支而倒下。这个判断目前看来完全正确,而拓拔斩月会问出来的问题,想必就是“你的无孔不入掌从何处习来”、“交出无孔不入掌的口诀”。


    当这两个问题问出来,那个情形就是尴尬中地尴尬。因为想也知道,孙武绝对答不出口,连他自己也一头雾水的东西,要怎么回答呢?至于交出练功口诀,倘使孙武自己背得出的话,最近就不会搞到那么狼狈了。而当孙武答不出这两个问题,拓拔斩月就会动怒斩人,自己也就必须在那时候发难动手了。


    环硕周围,除了普通地铁血骑士外,最棘手的北宫罗汉并不在。如果是这样的阵容。只要小心拓拔斩月这个变数,或许自己不用暴露实力,就可以杀出重围,但拓拔斩月习旁,站了一个高高疲瘦,披头散发的老人,形象古怪,最好特别提防一下。


    “我问你,这样东西……你从何处得来?”


    拓拔斩月问出的问题,不但让孙武意外,当那样东西被拎在拓拔斩月手中摇晃,就连香菱也大吃一惊。


    那件东西……是一枚金锁片,本来由孙武贴身拐带,但是在昏倒的那段时间里,被铁血骑士技身,这枚金锁片也就因此落到铁血骑团地手里。


    至于这件东西的特殊意义,孙武当然很清楚,当初老爹在外头到处替自己订亲事,并且把信物交待给小殇,后来意外焚毁,只剩下一枚玉佩、一枚金锁片,两件东西牵涉到两桩姻缘,自己一直想要寻找到那两个对象,上门表示歉意,并且解除婚约,不过人海茫茫,无从找起,如今拓跋斩月好像认得这锁片……


    “这锁片是我的!你和它有什么关系?”


    一句话引起所有铁血骑士哗然,说地都是异族语,孙武听不懂,不过看他们的表情,一双双或蓝或绿的眼睛里,虽有震惊和错愕,但里头却看不见仇恨,反倒是拓拔斩月一听到这句话,就像是看到红布的公牛,右手立刻按放到刀柄上,“锵”的一声拔刀出鞘。


    “少主,请稍安勿躁。”


    一只枯渡的手从旁伸来,按放在拓拔斩月的肩上,制止了拔刀的动作,让拔出部分地邪月再次回到刀鞘去。


    这委实让孙武松了一口气,因为自己现在被铁链锁身,严重内伤又影响力量,如果拓拔斩月挥刀砍人,自己别说挡不住,连逃也逃不掉。


    制止拔刀动作的,是拓拔斩月身边的老人。因为他的制止,拓拔斩月像是冷静下来,强忍怒气,向孙武再作确认。


    “你说金锁片是你的,谁知道你是偷还是抢来的?凭你也配拥有它吗?”


    “是我地就是我的,我没有必要向你们说谎,你们不信,我也没有办法证明。”


    坦坦荡荡的回答,反而更证明了这句话的真实性,也将拓拔斩月的疑问,导向最后地那个问题。在问出口的那瞬间,不只是拓拔斩月,就连孙武身后的香菱也屏息以待,混乱的心儿狂跳,等着那能够决定自己一生的答案出现。


    “既然如此……告诉我,巨阳武神是你什么人?”


    “他是……他是我家的老爹。”孙武在脑中搜寻着适当的词句,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他一直让我叫他老爹,这个金锁片也是他给我的。”


    在少年说话的时候,周围的人群全部静了下来,就连香菱都因为心里的沉重感受,短暂地闭上了眼睛。


    (终于……确认了,是他没有错。)


    太过熟悉孙武的个性。香菱排除了他说谎的可能,既然订婚信物是老爹交给他,那就是将他当作继承人了。不过。有一件事情很古怪……


    “请问,你们认识和这枚锁片有关系地那个姑娘吗?”


    从拓拔斩月的言语中,孙武也着出了端倪,如果不是老爹为自己选定的那名未婚妻,就不会知道这枚金锁片地特珠意义,他们会对金锁片这么紧张。应该是认得那位小姐,甚至是那位小姐的家人吧。


    可是,老爹怎么会挑选铁血骑团当亲家啊?这票盗匪杀人如麻。剽悍野蛮,那位小姐该不会长得像大猩猩一样吧?如果是的话,自己说要解除婚约,会不会让她好伤心?但要是不解除,就轮到自己要……


    这个猜测多半没有错,因为自己的话才一问出口,拓拔斩月的手又按在刀柄上,倘使不是旁边那个老人阻止得快。拓拔斩月不只是拔刀,还一定会斩人。


    “少主,请克制怒火,巨阳武神对我族有续存大恩,在约定了结之前,我们不能有所违背。这位少年既然是巨阳武神的传人,无论之前或以后怎样,他此刻都是我族贵宾,请您克制。”


    “我知道了,宇文老师。我会克制地。”


    深深吸了一口气,水蓝色眼瞳中的怒气内敛,拓拔斩月道:“没有错,这枚金锁片订约的对象,就是我……妹妹,你是我妹妹地夫婿,我们会护送你回去,与她完婚。”


    “等、等一下。”


    光着对方抑制愤怒,话却说得咬牙切齿的样子,孙武也心里有数,当这个婚事一结束,对方没了负担,拓拔斩月这个大舅子的魔刀,恐怕第一个就要斩在自己身上,与其如此,还不如早点把话说清楚。


    而一直在克制内心情绪的香菱,这时候也有满头雾水的感觉,那枚金锁片的订亲对象,明明就是站在这里的自己,怎么又会跑出来一个铁血团长之妹?这是怎么回事?拓拔斩月弄错了吗?还是自己搞错了?一块金锁片怎么会订下两门亲事,这……好荒唐。


    “对,是该等一下。”


    从旁娇怯怯地是出来,好象非常害怕似的,小女孩拉拉少年手臂上铁链,道:“小武哥哥,可不可以让他们把舍利还给我们?你不是一直要那个舍利吗?”


    “对喔!”


    被小殇点醒,孙武马上想到重点,佛血舍利倒是其次,但自己现在能与拓拔斩月沟通,雯雯的事就能解决。


    “铁血骑团的各位,佛血舍利是我们家的失物,巨阳武神命我和妹妹外出寻找,我……”


    狐假虎威,孙武自己不喜欢这做法,可是目前只有此计,如果只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没有和铁血骑团谈判的资格。


    果然,一抬出老爹地名号,铁血骑团的众人就像气焰受到压制,纷纷沉默下去,而自己的说法很简单,就是讲明佛血舍利是自家失物,这次被朝廷的特务窃盗出来,明显是要以此物为饵,引天下英推争夺残杀,请铁血骑团不要被短暂利益所蒙蔽,把雯雯交给自己,不要再骚扰她。


    孙武本来预期自己说完话后,这些高头大马的异族骑士会出言反对,可是他们却都只是把目光望向拓拔斩月,仿佛只要团长一言决定,他们就可以放弃不惜生死争取地佛血舍利。


    “不行!佛血舍利对我族实在太重要,别说是你,就算巨阳武神亲来,我也不可能把舍利交出。”


    这是意料之中的答素,但拓拔斩月一说完话,身边的老人立即向团长谏言。


    “少主,舍利对我族确实重要,但……”


    中问的句子模模糊糊,孙武听得不是很请楚,只能判断出老人正在为自己说话,希望拓拔斩月放弃佛血合利,心中不由得大喜若狂。超级感谢这个“倒戈相向”的老人。


    “……鸡肋……难以下手……刀魔的立场……交换西门朱玉的武功秘笈……”


    隐约听到的谈话内容,只有最后一句孙武听懂了,老人正以西门朱玉的武枝为条件。要拓拔斩月放弃佛血舍利。这确实是好计,因为当自己地身分变成了责宾,他们不能身对自己拷打逼问,想得到西门朱玉的武技,就只能用条件换取,让自己心甘情愿说出。


    对自己而言。只要能够和平静决,别说是无孔不入掌的口诀,就算是要金钟罩秘笈。自己也可以答应默写出来,但眼前地问题却是,无孔不入掌的口诀是什么啊?如果把自己所会的全套东西一股脑默写出来,那根本就是金钟罩的秘笈,没有人会相信的。


    不过,这个担忧在实现之前就被打破,没等拓拔斩月说话,一个宏亮而雄壮的声音就响起来。


    “不行!佛血舍利关系到我族地未来。无论是谁来,都没有人情可说。”


    雄浑有劲的声音传来,所以盘坐在地的铁血骑士纷纷站起,肃然起敬地恭迎突然现身地北宫罗汉。


    兽化异能或许真是一种很了不起的能耐,上次军营内作战,纳兰元蝶偷袭的一剑。明明重伤了他的脸颊,不过现在却已经看不出伤痕,就像全没受过伤一样,魁梧高大的精壮躯体,依旧给人很大的压力。当那个背着巨型牙刀的身影站立在孙武跟前,孙武甚至觉得一阵气窒,胸口非常不舒服,然而,他并没有感到多少少惧意。


    “觉得佛血舍利重要的不只是你们,对我来说也很重要啊,可是,就只因为这个重要,你们就要伤害一个无辜地女孩子吗?”


    上趟战斗时,北宫罗汉的嘲讽言语还依稀在耳,这次拓拔斩月与铁血骑团都有软化迹象,却又被他出言破坏,孙武的怒气全部转向这个域外第一刀手。


    “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你为了那颗舍利,就要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子,这样算什么英雄?”


    “什么东西都搞不清楚的小鬼,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胡说八道的?不过有一点你倒是说对了,何止是伤害,为了取得合利,我们将不择一切手段。”


    看也不看一下孙武,北宫罗汉一拱手,对拓拔斩月道:“少主,已经对那女孩勘验完毕,佛血舍利确实是被封藏于她体内,而且是很特珠地手法,无法用原途经取出。”


    “北宫统领,你……”


    “目前最可能的取舍利法,就是将目标开膛剖腹,直接取出舍利。为了我族的明日,请少主不要再犹豫,而这件工作不应该玷污您的手,北宫向您请命,希望能亲自执行这件工作。”


    北宫罗汉的平板说话,讲得就像杀猪杀狗那般自然,听在孙武耳中,简直是无法忍受。再怎么痛恨中土人士,如果真是英雄好汉,也该找一些中土武者或强人来开刀,只懂得对一个没还手之力地小女孩开膛剖腹,这算什么?


    只是,没等孙武开口或动手,感受到身边少年怒气的北宫罗汉,已经先发制人,脚重重一踏地面,一道强劲刀气透穿地面,身由孙武身前穿刺而出;内伤沉重的少年提防不到这破地一刀,被当胸命中,击得飞坠出去。


    “少主,巨阳武神是个可畏可敬的存在,不过此事由北宫独力承担,若是日后巨阳武神寻上门来,北宫会担负起责任。”


    寥寥数语,却听得出其中坚决,那名复姓宇文的老者似乎还想出言劝阻,但拓拔斩月已经有决定。


    “我明白了,北宫统领,这件事我会和你一起扛负起责任,请宇文老师安排所需要的准备吧。”


    “等一下!”


    出言阻止的,是竭力站直身子的少年,他现在的样子极为狼狈,那一击牵动内伤,鲜血不住从口鼻溢出,虽然伸手抹去,但还是源源不绝地流淌出来,一双努力站直的腿,更是脆弱得频频颤抖,然而,只要看清他的双眼,在场条个人都不会怀疑他的坚决意志。


    “我还没倒下去!只要我还在,就不淮你们对雯雯动手。”


    大喝声中,少年摆开了战斗架势,表现出誓死一战的决心,现在谁都很明白,如果不将他击倒,甚至干掉,就无法顺利完成取舍利的工作,而最后决定这一切的关键……


    “少主,佛血舍利至阴至邪,要取舍利必须天时配合,在月圆当空时方能确保万无一失。”


    宇文老人瞥了少年一眼,摸着山羊胡,道:“现在距离越远还有五天,我会在这五天能完成准备工作,而我也建议给这位贵宾一点机会,倘使他在五天内能够胜过北宫,以族规而论,强者为尊,那么我们就重新考虑此事,如何?”

关键词:玄幻

作者:lantis

《东方云梦谭-第五集 第六章金锁联姻 富贵绵延[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antis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