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小皮:一场对中国财富完美的围猎[转载]

发表日期:2008-04-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每日经济新闻》节刊拙作《股市十大怪象》,一时引起巷谈网议。反谢派擂案奋起:谢国忠心怀鬼胎,是股市暴跌的元凶首恶!拥谢派反唇相讥:谢国忠妙算神机,是股民的菩萨救星!依据是:牛熊交替如寒来暑往,岂是一家之言能唱而向空的?鸡先蛋、蛋先鸡,莫衷一是。
   
至此,作为始作俑者,本人有义务出来说明:谢国忠们为什么能将股市唱空?

为什么谢国忠们能唱空A股?  

请先允许我擅用谢国忠先生们自认深奥玄妙、专利独占的《经济学》,掉一点书袋。
   
金银珠玉,饥不能食,寒不能衣,为什么昂贵?稻麦粟稷,士农工商,日不可缺,为什么低贱?边际学派解开了谜底:金银珠玉效用小但量少,所以边际效用大,故昂贵;稻麦粟稷效用大但量大,所以边际效用小,故低贱。假如我们视股票为纯粹的商品,理论上量可以无限供给,而效用上可有可无,极端的价格可以全部为零。
   
现实的股票市场,在一定时间内股票供应的量是基本稳定的,价格的涨跌取决于投资者对未来股票价格乐观或者悲观的主观判断,这种判断放大或者缩小股票的边际效用,形成需求或者抛售的欲望。剔除庄家等人为因素,如果市场中投资者对股票未来的价格乐观的人群大于悲观的人群,则形成买入需求的人群大于卖出需求的人群,供不应求,这只股票就上涨;反之,想卖出的人群就大于想买进的人群,股票的价格就下跌。
   
那么投资者乐观或者悲观的判断是如何产生的呢?一是投资者本人的独立判断;二是选择性服从公共社会舆论判断。
   
但是中国一亿多股民基民的队伍中,具备相对专业的投资知识的人是微乎其微的,所以,投资者更多的表现为服从公共舆论的“羊群效应”。
   
公共舆论是什么?
   
公众社会舆论基本由政界权威、学界精英、业界名流、基层群众等声音构成。
   
以上四种舆论,政府的信息宏观不具体,不易于为大众理解操作;而基层群众的声音由于纷繁杂乱,缺乏明确的诉求和方向一致的断定,所以对投资者的影响暂时可以忽略。
   
学界精英由于在专业领域取得的成功和世俗地位的崇高,容易被社会大众尊崇和信赖。学界精英应该是社会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们拥有深厚的学术背景和优良的专业素质,他们有庄严的个人气质和高尚的社会道德,他们以增进全民的福利为自己的理想,他们以客观超然的角度观察解释政策的意涵、评判市场的状况。他们是社会的良知,是捍卫公众利益的先锋,当然是而且也应该是社会大众的良师益友。但是他们因为没有强力利益集团的配合表演,他们的判断常常和市场资金的运行不相符合,甚至相反。
   
而业界名流就不一样了,他们表面上差不多有着和学界精英相近似的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而且他们所属的机构在市场运作过程中总是成功的,更重要的是他们有强力的利益集团配合表演,所以在许多时候,表面上他们发表的判断常常和市场走势是吻合的,他们的评论大盘的走势具体明确,判断板块甚至个股细致充分,操作性强,理由充分圆满,总是能得到市场参与者的重视和关注。但是,和学界精英不同的是,业界名流他们实际代表的具体利益集团的利益,例如基金、券商、投行等机构市场参与者,他们发表评论意见的目的是将社会大众的投资行为引导到符合自己猎捕的方向上来。
   
但是业界名流常常以“经济学家”等名号将自己伪装成学界精英,使公众无法分辨。
   
投资者服从公共舆论的“羊群效应”表现为:当市场进入正常调整阶段的时候,“谢国忠们”开始发出悲观论调,持股者信心动摇,持币者开始观望,市场进一步下调;市场更深幅调整的时候,持股者信心丧失,开始抛售,持币者拒绝接盘,市场再向深处滑落;此时,“谢国忠们”开始散布极端言论,使恐慌情绪蔓延放大,市场陷入全面悲观,持股者不计成本抛售,持币者干脆离场,市场完全崩溃!
   
那么多头市场中的空头言论为什么效应不彰呢?因为持股者账面持续盈余,即使出现“谢国忠们”危言耸听的状况,持股者认为自己可以在依然盈利的状态下撤退,所以不会恐慌,也不抛售;而持币者因为不断上涨的现实使他们对“谢国忠们”的言论丧失信任,所以开始进场购买。
   
在中国这样的散户占60%的市场中,“谢国忠们”是和资金一样重要的机构必备元素。因为打压和拉升一样都需要成本的,市场中几千只股票,虽然主力可以通过操作龙头股、权重股达到打压个别、摧毁全体的作用,但是中国市场有板块炒作的传统,彼跌可以此长,如果没有“谢国忠们”的整体否定、全盘涣散,威慑召唤“羊群”同步卖空,那么打压是不会有效果的。
   
有人感激地说:幸亏听了谢国忠的,5000点清仓了!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假如你们都不听他的,股市会到今天这样的惨状吗?不是他挽救了你,而是你配合了他啊!

大摩是如何进行唱空准备的?

外资猎杀中国财富是无须认证的公理,这点从80年代初欧美金融资本将墨西哥 “成功解体”得半死不活、80年代末将日本“定点爆破”为半身不遂、90年代将东南亚地区“集群轰炸”得气息奄奄可见一斑。假如将西方金融资本比喻成嗜血的狼群,那么这个狼群和荒原上奔突的狼群几乎有着相同的秉性:精心组织、耐心潜伏、团结一心、分进合击。
   
摩根则是这群恶狼围猎中国的头狼!
   
许多人不明就里,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银行是两家不同的公司啊,其实他们是一个大股东分设的两家公司,摩根士丹利原是JP摩根中的投资部门,1933年美国经历了大萧条,国会通过《格拉斯—斯蒂格尔法》,禁止公司同时提供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服务,这才拆成两个公司。在以下的文章中,这两家公司统称为摩根。
   
1995年,摩根士丹利成为首家入股中国国内合资投资银行的跨国银行, 它和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及几家国内外实体联合组成中国国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中金公司),摩根士丹利是第二大股东,持有公司34.3%的权益。十三年来,摩根默默耕耘,攻关夺隘,至今在中国已经拥有全国性的摩根大通中国银行,地方性的摩根士丹利-珠海-南通银行,有占股49%的上投摩根基金公司,参股渤海证券,收购中国建设银行9%的股权,参股中山期货经纪公司,5.3亿美元收购价值上百亿美元的所谓不良资产,在北京、上海等地疯狂收购各类地产,收购张裕等一大批实业……可以说,摩根象一个癌细胞,已经在中国经济的躯体里顺利蔓延开来了!
   
250年历史的摩根有着自己独特的财富家训:1、“用以推动历史的不是法律而是金钱,金钱!”2、“今天就要预测到明天需要什么样的人才。”3、“信息是赚钱的法宝。”
   
谢国忠就是其人才战略的一部分。
   
首先是人才选择:谢国忠来自中国本土,有成绩优秀、名牌正宗的完整的教育资历,有在世界银行、麦格里银行完整的工作资历,具备培养的条件。
   
其次是人才包装:第一步安排在一个叫“首席经济学家”的工作职位上,这里摩根采取偷换概念、混淆概念的办法,经济学家在公众的普遍认识里是公共知识分子的概念,社会大众一般理解他们谋划的是全社会整体利益,“家”是在他为社会的利益作出突出贡献的时候,社会大众对他学术成绩的集体认可,但摩根公司就一手指定了。第二步让他“一战成名”。据说谢国忠曾经准确预见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但是现在我们知道那次金融风暴是国际金融资本联合对东南亚的一次围猎行动,毫无疑问,摩根从头到尾清楚友军的行动部署、实施方案。假如谢预测了这次危机,这就是一个价值几十亿甚至几百亿的商机,作为摩根花钱雇佣的“经济学家”,应该向摩根提供绝密报告呢?还是向社会公众发表公开报告呢?答案是清楚的。所以摩根是为了某个目的让谢奉命“预测”的呢?还是谢独立推断并为拯救东南亚人民擅自公布的呢?我们并不知道,全靠摩根说了算。但从此谢走上了报刊电视,能抛头露面了。
   
再次是人才使用:谢的脚色就是“空军”,而且是“中国空军”。从谢成名之后,不遗余力地唱空中国经济。随着谢名声的光大,在新加坡毕竟远离中国本土,于是摩根安排了一次无伤大雅的又情通理顺的“泄密”事件,让谢“辞职”。这就是摩根老谋深算的高明:一方面谢由此可以常驻中国,如同王明从莫斯科直接到了江西苏区,可以和各方面人士联络沟通,专心从事“唱空工作”;另外一方面,谢的唱空又和摩根脱离了关系,减少人民对其厌恶和抵制。
   
然而谢国忠仅仅是摩根们战略的一个小棋子,更大的还在后面。

谁在配合谢国忠做空中国股市?

平安是英国汇丰控股的,浦发是美国花旗银行参股的,好像和摩根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了解西方金融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些西方金融大资本在几百年的发展历史当中,系出同源,而且通过相互持股的“互锁”关系,已经融为相对竞争、绝对合作的一体关系了。而且在对付中国这个“大肥羊”的问题上,他们是绝对分工有序、合作无间的。
   
近期出现的“娃哈哈宗庆后偷税案”使我们赫然发现,即使象达能这样的西方工业巨头,在和中国企业合资的过程中,会在境外向中国企业的主事者支付“服务费”,而且数量居然有7500万美元之巨!假如宗庆后的娃哈哈不是他一手建立发展起来的,或者宗庆后“收人钱财,受人致使”,将娃哈哈贱卖给达能,那么我们永远不会知道这些内幕!
   
我们不是说高尚的平安、浦发主事者和外资也有这样肮脏的交易,但是平安浦发确实是这次暴跌的元凶罪魁。
   
这次暴跌始于平安浦发匪夷所思的增发方案,尽管全国一片挞伐之声,但是依然我行我素,坚定不移,完全是和谢国忠们此唱彼和的“吓空”;
   
而中国石油的上市,等于给“空军”配遍了核武器。中国石油上市是由瑞银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 、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联合推荐并且承销的。瑞银是外资,中金是合资,中信是中资。我们无法搞清楚中国石油这样关系中国经济命脉的大公司在中国市场上市,是谁决定将最没有技术含量最赚钱的推荐承销业务分一半给外国金融资本的?中国有100多家嗷嗷待哺的券商却没有份。正是这些外资控制的发行 ,制造了一枚将中国股市轰炸得顷刻崩溃的核武器!看看吧,中国石油发行给华尔街折合1.31元人民币/股,共融资29亿美元,但是上市四年,却累计分配给美国投资者119亿美元,但是发行给中国人是16.7元,上市半年不到,套牢中国股民1920亿元,损失1250亿元!也正是中国石油上市半年,将中国股市砸掉3000点,中国股票市值损失16万亿!
   
那么是谁在高买低卖不惜亏损金钱来打压中国石油?报刊杂志已经谈论很多了,主力军来自T20666、T20471这两个席位,“T”字头的席位是分配给保险、QFII等金融机构的,其中必有一个是属于中国平安的!一边“吓空”,一边“做空”,加上谢国忠们和摩根啊、瑞银啊这些威名赫赫的外资大投行齐声唱空,中国股市焉有不崩溃之理?
   
中国政府岂能容忍这些洋人和洋走狗横行肆虐、剥夺中国人民的财富?奇怪的事情出现了!

政府为什么允许他们杀空股市?
回顾半年来股市暴跌的过程,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个无形的手在有计划地榨干中国股市:
   
第一步,造核弹。高价发行、高价上市中国石油;
   
第二步,放炸弹。平安浦发骇人听闻的巨额融资;
   
第三步,心理战。精心组织安排的、批量密集的巨额融资谣言,堂皇地出现在主流媒体的版面;
   
第四步,舆论战。谢国忠、许小年们每天出现在媒体的版面上,公布一个个深不可测的点位;
   
第五步,稀释战。即使股市暴跌掉一半了,仍然高价发行一大批新股,放言创业板上马、红筹股回归;
   
第六步,吸取战。一季度证券交易印花税已达597亿元,超过去年全年上市公司分配的利润,明显是横征暴敛的不公平,但是坚持榨吸不动摇,硬将还人民公平的税赋和“救市”联系起来;
   
第七部,消耗战。股市里散户的资金如果不消耗掉必然会在一个大众普遍认为低廉的点位冲进股市买进,将股市托住,于是在下跌的过程中,三次释放大的谣言,两次是下调印花税,一次是否定再融资,特别令人愤慨的是,国务院发一个文件,要求制止大起大落,但是什么也不做,让散户冲进去抢反弹,牺牲在半山腰。这样当股市进一步暴跌的时候,可以按照空方的意愿冲到任何他们希望的点位!
   
那么政府为什么不制止甚至直接参与这样一个过程呢?表面上用了这样一些理由:
   
1,反通胀。这是一个荒唐的理由!凡是具有普通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通胀是货币发行量大于商品劳务产出量时发生的,我们的股市不可以融资融券,目前也没有其他衍生产品,所以股市的涨跌,既不能产出货币,也不消耗产品和劳务,和通涨何干?即使上涨的股市有增强消费者收入预期的功效好了,但是高价股票锁定社会大众的货币流通量也降低了社会大众消费的实际可能啊!
   
2,挤泡沫。这更是一个荒唐的理由!目前股票市盈率也就25倍左右,说美国股市市盈率是20倍以下本来就是一个谎言!看看新浪网美国的股市吧,昨天的百度的市赢率是108倍,无锡尚德是46倍,携程网是56倍,而亏损的E龙网价格也在8.8美元!这就是美国这个成熟的市场对于中国企业的市赢率!道琼斯一共是30种工业股票的价格指数,这些企业历史悠久已经没有什么发展增长的潜力了,用这30种老朽企业市赢率来框套我们中国欣欣向荣、增长潜力无限的企业,这是一种别有用心的误导!
   
3,美国经济。如同帮闲“经济学家”为统治阶级打压股市编造的无数个拙劣的谎言一样,这又是一个弥天大谎!美国次贷对中国造成的微乎其微的损失已经在几个银行的年报中交代清楚了,而次贷的策源地和真正危机的承受国美国和欧洲,总共跌了10%左右,而且人家已经开始稳步回升了,中国股市已经跌去50%,依然没有止跌的迹象!今天全世界股市都在上涨,而经济发展最好,最没有问题的中国却是唯一下跌的国家!
   
这些理由都不成立,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政府对股市不遗余力的虐杀呢?
   
今天,南方周末刊登了一篇“王岐山履新满月应战通胀 所遇挑战史无前例!”的文章,对这位新上任的副总充满溢美之词。其中一个地方引起了我的注意:“‘王岐山当时作为朱镕基的得力助手,不仅经受了考验,更首次向世人展示了他做事果敢、雷厉风行的风格,也为自己积累了应对通胀的宝贵经验,这对他日后被委以重任非常关键。’3月13日,经济学家谢国忠对南方周末记者回顾”。我回顾了一下全国人大的会议程序,王副总是3月17日才被表决为副总的啊?中国人民更是20几号才知道他主管金融的啊,但是这位大摩的“经济学家”何以兴高采烈地提前四天就得知王升任的消息并且准确知道他主管金融的呢?难道他们的财富家训“信息是财富的法宝”起了作用?
   
再回头看到两份简历,更令人联想,一份是呼吁政府对外资开放金融、私有化改造国企、厌恶中华文化、鄙视民族主义的许小年先生的,他在1999年到中国国际金融服务公司任董事总经理;另外一份是新上任的王副总的,这个中国国际金融服务公司正是王副总1995年在建设银行行长任上和摩根组建起来的中国第一个合资投行,王副总还是中金的第一任董事长。《南方周末》写道“在此过程中,王岐山结识了包括现任美国财长鲍尔森在内的一大批国际著名金融机构的领袖,积累了大量的人脉资源”。到后来,王在广东处理粤海发、广信,到海南处理房地产泡沫,更是和“一大批国际著名金融机构的领袖”打交道,不知道现在的治国方略是否受到了这些西方金融理论的影响? 

空了中国又怎么样?

2005年,我们开始股改,到2006年底,股改差不多完成。理论上到这个时候,国家持有的全部国有企业股份都可以上市交易了;2006年底,我们按照WTO承诺,金融开始全面对外开放,也就是张宏良先生说的“成为金融不设防的国家”。
   
现在我们的股市在改革开放的旗帜、自由经济的旗帜、价值投资的旗帜下,正在向谢国忠先生的“熊两年,1700点”迈进了!两年后,有金融全面开放的配套政策、有“第二次思想解放”的舆论氛围,有国际金融资本成功部署好的布局,我们的国家的核心资产将正式走进国际市场!到那个时候,深受套牢之苦无法出脱的中国股民,将以欣喜感激的心情将手中把握的筹码送到国际“解放军”手中。中国人民苦斗上百年,最终又回到原点。
   
过去熊5年,贱卖了1万亿银行,贱卖了1万亿国有企业;马上熊两年,也许十万亿国产1000亿就可以卖掉了。
   
而我们最担心的是,这次股市的崩盘,冷漠、残酷、谎言、诱骗……一切最无耻卑鄙的手段全部用上了,等于撕破了脸皮,等于管理层的道德已经破位下行了,可以预见,今后有更冰封雪压的日子在等待着我们!
   
对这个政府,我们付出了几代人的血泪:前三十年,全社会被剥夺,我们无怨无悔,因为积累起来建设国家了,虽然建设得实在很糟糕;后来改革了,城市经济改革,厂长经理成了工厂主,剥夺了工人阶级;医改、房改、教改,剥夺了城市居民;今天股改,通过去年前年的无度扩张、今年的突然收缩,再一次剥夺城市中产阶级……
   
不怕人民动乱吗?不怕,因为他们用层层级级的负责制,比如校长负责制、系主任负责制、总编辑负责制等等,将中国知识分子生存权力网格化管理,再用房贷、车贷、医疗、教育等物质压迫,将中国知识分子生活目标具体在琐碎的生存事务当中了。中国知识分子已经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独立思考的空间、独立思考的勇气,没有公共知识分子的呐喊,民众等于失去了领头羊!
   
假如发生了动乱的事件呢?也不怕,因为他们掌握着军队、警察、宣传机器,闹起来就镇压下去,更何况如果社会动乱,造成经济萧条破败,这也正是外国资本所渴望的美好景象啊!因为这种情况下,收购变得更容易、更低廉!不要忘记,摩根就是在美国股市崩盘的时候,以低廉的价格收购了美国钢铁公司、美国铁路公司的啊!

怎样的中国才能多起来?

今天,股指又创下了一年多来的新低,央行上调了0.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一只新股上市,而对那么多打压股市的谣言从来不辟谣的证监会,今天却对外面传来的一丝暖风立刻澄清: 红筹股年中回归,没有暂停!赶尽杀绝、喝干舔净的姿态一览无余!纵观古今中外,有谁见过比我们现在的政府更残暴、更冷酷、更无耻的政府吗?
   
但是政府有权力也有理由蹂躏践踏这样的人民!
   
因为中国人一盘散沙。墨索里尼曾经说过:“我看不起意大利人民,他们不会组织起来,所以他们是一个个可以任意捕杀的绵羊!”。在当今的中国,即使十三亿人民加在一起,也没有十三个人的能力大,所以政府当然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虐杀股民;
   
因为人民太冷漠。只要自己的利益没有受到损害,他人的利益是无所谓的;只要今天的利益没有受到损害,明天的利益是无所谓的;股市跌了嗷嗷叫,股市涨了什么都不管了!
因为人民太自私。每个人都希望他人冲在前面,自己坐享其成,就是在网络上呐喊一声也懒得,更不用说其他行动了!
   
如何才能不空?
   
首先请有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站出来,勇敢地拿起你们手中的笔,将一盘散沙的中国老百姓心中的灯点亮,让老百姓组织起来,共同争取属于我们人民的权益!
   
其次,每个看到这篇文章的股民要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广为宣传自己的不满,鲜明地向政府提出自己的意见!
   
只有有一天能够让政府真正服从人民的监督,贪婪的国外金融资本才能有一个篱笆,人民创造的财富才能真正由人民享受!也许我们会流泪,也许我们会流汗,甚至我们会流血!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人生不过百年,死亡是我们必然的归属,我们象乌龟一样蜷缩在污泥里、象老鼠一样躲藏在黑暗里苟延残喘吗?如果需要,让我们象爆竹一样、象流星一样,发出光明的一刻吧!这一刻也许短暂,但是它会将我们平凡的人生辉映得光彩夺目,会将我们后代的生活空间照耀得明亮开阔!
   
难道不值得吗?!
 
原载:东方财富网
 

关键词:财富

作者:帆布鞋

《小皮:一场对中国财富完美的围猎[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帆布鞋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