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黑暗物质三部曲 琥珀望远镜 九、上游[转载]

发表日期:2008-04-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九、上游


    心灵的阴影好似


    万能的太阳安歇时


    掠月亮而过的云彩


    ——爱米利·狄金森


    “让我看看那把刀,”埃欧雷克·伯尔尼松说,“我懂金属,铁或钢造的东
西对熊来说不是什么谜,但是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刀子,我很想仔细看一看。”


    威尔和熊王正在蒸汽船的前甲板上沐浴着落日温暖的光芒,船在快速溯河而
上,船上有足够的燃料和食品;他和埃欧雷克·伯尔尼松开始第二次估量对方,
之前已有过一次了。


    威尔把刀把朝前递给埃欧雷克,熊王小心翼翼地接过去,他的拇指与其他四
个指头操作得和人类一样熟练,现在他把刀子转过来转过去,凑近眼睛,举起来
照光,在一块铁片上试了试锋刃——钢刃。


    “你就是用这个锋刃来切我的头盔的,”他说道,“另一个锋刃非常奇怪,
我再不明白它是什么,干什么用,是什么制造的,但是我想搞明白。你是怎样得
到它的?”


    威尔把事情的大部分经过告诉了他,只省略了与他本人有关的情况:他母亲、
他杀死的那个男人、他的父亲。


    “你为它进行了搏斗,还损失了两根手指头?”熊王说,“给我看看那个伤
口。”


    威尔伸出手。多亏父亲的油,白骨裸露的伤口正愈合得很好,但依然还很脆
弱。熊王嗅了嗅。


    “血苔藓,”他说道,“还有一点别的东西我分辨不出,谁给你的?”


    “一个男人,是他告诉我该怎么使用这把刀的,然后他就死了,他的一个兽
角盒里有一些油,治好了我的伤;女巫师们想尽了办法,但她们的符咒不起作用。”


    “那他告诉你怎样使用这把刀呢?”埃欧雷克·伯尔尼松把刀小心翼翼地递
还给威尔说。


    “站在阿斯里尔勋爵这边用它参战。”威尔说道,“但是我首先必须救出莱
拉·巧舌如簧。”


    “那我们会帮忙的。”熊王说,威尔的心高兴得怦怦直跳。


    在随后的几天里,威尔了解到这些熊为什么要长途跋涉前往远离家乡的中亚。


    自从那个灾难把各个世界炸开来,北极的冰全部开始融化,各种奇怪的新的
水流出现了。由于熊是依赖冰雪和生活在冷海中的动物生存的,所以他们可以看
出,如果待在原处,很快就会挨饿,于是出于理智,他们决定采取措施。他们必
须迁往有大量冰雪的地方:他们要前往最高的山脉,到高耸入云的顶峰上去;虽
然相隔半个世界之遥,但那里的积雪却深不可测、亘古不化、永恒长存。他们会
从栖身海洋的熊演变成藏匿雪山的熊,直到世界重新再安定下来。


    “这么说你们并没有在打仗?”威尔说。


    “我们的旧敌已随着海豹和海象而消失了;如果遇到新的敌人,我们知道怎
样战斗。”


    “我还以为即将要发生一场大战,把所有人都卷进来呢。如果确有其事,你
会为哪边而战呢?”


    “对熊有利的那边,还能怎样?不过有几个人让我有些好感,一个是驾气球
飞行的男人,他死了。另一个是女巫塞拉芬娜·佩卡拉。第三个是那个孩子莱拉
·巧舌如簧。所以我首先会做对熊有利的事,然后是对那个孩子或女巫有利的事,
或者为我去世的战友李·斯科尔斯比报仇。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帮助你把莱拉·巧
舌如簧从那个可恶的女人库尔特身边救出来的原因。”


    他向威尔讲述他和他的一些臣民是怎样游到河口,用金子租了船和水手,合
理利用北极的水流,顺着河尽量离开内陆——因为河的源头就在他们要去的山脉
的北山脚下。而且因为莱拉也被囚禁在那儿,所以迄今为止一切都很如法。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白天,威尔躺在甲板上打瞌睡、休息,养精蓄锐,因为他全身上下都筋疲力
尽了。他留心着景色开始改变了,连绵起伏的大草原让位给低矮的长满青草的山
坡,然后是偶尔夹杂着峡谷和大瀑布的更高的山地;船继续向南进发。


    出于礼貌,他会与船长和水手们交谈,但他缺乏莱拉那种与陌生人相处时的
见面熟,他发现很难想到多少话题;好在他们对他也兴趣不大,这只是一份工作,
工作结束后他们就会毫无牵挂地离去;另外,他们也不怎么喜欢熊,尽管他们有
的是金子。威尔是外国人,只要他付了饭钱,他们并不在乎他在于什么。而且他
还有一个奇怪的很像女巫的精灵:他有时在身边,有时又好像消失了。与很多水
手一样,他们也很迷信,乐得让他一个人待着。


    巴尔塞莫斯也沉默不语。有时他的痛苦强烈得无法忍受,他就会离开船,高
高地飞入云中,寻找任何一点可以让他回忆起自己与巴鲁克的共同经历的光亮、
气味、流星或压脊。晚上,在威尔就寝的黑暗的小船舱里谈话时,他也只是汇报
他们已经走了多远,离那个山洞和山谷还有多远,也许他认为威尔没有什么同情
心,尽管如果他留心的话,他会发现事实根本不是这样。他变得越来越简慢,一
本正经,不过从来不挖苦人,他至少遵守着这个诺言。


    至于埃欧雷克,他一次又一次地检查那把刀子,好几个小时地看着它,试两
边的刀刃,折曲它,把它举起来朝着亮光,用舌头舔,用鼻子嗅,甚至倾听空气
流过它表面时发出的声音。威尔不担心刀子,因为埃欧雷克显然是成就最高的工
匠,他也不担心埃欧雷克本人,因为他那巨大的爪子非常灵巧。


    埃欧雷克终于走到威尔身边说:“这另一个锋刃,它的作用你没告诉我,是
干吗的?怎么用?”


    “在这儿我无法给你演示,”威尔说,“因为船在移动,船一停我就演示给
你看。”


    “我可以想得出,”熊王说,“但却不明白,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奇怪的东西。”


    他把它交还给威尔,深沉的黑眼睛久久地凝视着,让人琢磨不透、惴惴不安。


到这时,河水已经改变了颜色,因为它遇到了从北极流下来的第一波洪水里
的残骸。威尔看见,大震动在不同的地方对地球有不同的影响。一个又一个村庄
被水淹到屋顶,那些成百上千的一无所有的人们坐着船或独木舟,努力想打捞些
物品。地球在这里一定是下陷了一点,因为河变宽了,水流缓了,船长很难在宽
阔湍急的水流中追寻真正的航线。这里的空气热一些,太阳高一些,熊感觉很难
找到一点凉爽,有些跟着船边游,在这异国的土地上品尝家乡的水。


    但是,河流终于又变窄变深了,不久,眼前开始出现了中亚大高原的山脉。
有一天威尔看见地平线上有一条白边,他一直盯着看,原来是那些白色的山峰、
山脊和山口,它们越来越高,以致似乎就近在眼前——只有几英里远——但实际
仍离得很远,只是因为山脉巨大,而且随着一个个小时的靠近,它们仿佛越发高
得难以置信。


    大部分熊除了他们自己的斯瓦尔巴特群岛上的悬崖以外,没见过山脉;仰望
着仍然那么遥远的巨大山脉,他们陷入了沉默。


    “我们在那儿猎获什么,埃欧雷克·伯尔尼松?”一只熊问道,“山上有海
豹吗?我们将怎么生活?”


    “有雪有冰。”熊王回答道,“我们会很舒服,而且还有大量的野生动物。
我们的生活在一段时间内会有所不同,但是我们会生存下去。当一切恢复应有的
原状,北极又重新结冰,我们仍将活着回去收回我们的领地。如果我们死守在那
儿,就会饿死。准备迎接陌生和新的生活方式吧,我的熊兄熊弟们。”


    蒸汽船终于不能再往前行了,因为这里的河床又窄又浅,船长把船停在一个
谷底,这个谷底本来一定是长满青草和山花,河水蜿蜒流过卵石河床,但是现在
山谷已成了湖。船长坚持说不敢驶过,因为过了这里,即使有来自北方的大水,
还是不够以让船通航。


    于是他们停靠在山谷边一块突出的像栈桥一样的岩石旁,下了船。


    “我们现在哪儿?”威尔对英语很有限的船长说道。


    船长找出一张破破烂烂的旧地图用烟斗指了指,说:“在这个山谷这儿。你
拿着,继续走。”


    “多谢,”威尔说,心想是否应该主动支付报酬,但是船长已经转身去监督
卸船了。


    没过多久,大约三十只熊和他们的铠甲全部都到了狭窄的岸上。船长喊了一
声号子,船立即开始逆流调头,驶入河中央,一声汽笛在山谷里回荡,经久不息。


    威尔在一块岩石上坐下来看那张地图。如果他没弄错的话,按照天使所说的,
莱拉被囚禁的山谷就在东南方向不远的地方,通往那里的最佳道路要穿过一个叫
宋城的关口。


    “大家要记住这个地方。”埃欧雷克·伯尔尼松对他的臣民说,“等到我们
回北极时,我们将在这儿集合。现在你们分头上路,去捕猎、去吃食、去生活。
不要制造战争,我们来此不是为了打仗的。如果有战争威胁,我会召集你们的。”


    熊多半都是独居的,他们只有在战争和紧急情况下才聚集在一起。现在他们
已经来到了雪原的边缘,全都迫不及待地要出发去独自探索。


    “来吧,威尔。”埃欧雷克·伯尔尼松说,“我们去找莱拉。”


    威尔拿起帆布背包,他们出发了。


    开头一段路程很顺利。太阳虽然火辣,但松树林和杜鹃花丛替他们遮了阴,
空气新鲜洁净。地上满是岩石,不过岩石上却是深深的苔藓和松针,需要攀爬的
斜坡也不怎么险峻。威尔觉得自己喜欢这样运动着。在船上这些天,别无选择的
休息使他养足了体力。碰到埃欧雷克那会儿,他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他自己并
不知道这一点,但熊王却知道。


    一到他们两个人单独相处了,威尔马上就告诉了埃欧雷克另一边刀刃怎么使
用。他打开一个世界,那里是雾气腾腾、四处滴水的热带雨林区;散发着浓烈味
道的蒸汽飘出来,飘进山中稀薄的空气中。埃欧雷克细细观看,用他的爪子抚摩
窗边,嗅了嗅,跨进湿热的空气中静静地四处观望。猴猿尖啸、众鸟啁啾、昆虫
呜叫、青蛙呱喊,还有重重的湿气带来的不停的滴答声,在另一边的威尔听来,
一片喧闹。


    然后,埃欧雷克走回来看着威尔关上窗户,请求再看一眼刀子;它眼睛紧凑
在银刃上,以致于威尔担心它会割伤眼睛。埃欧雷克检查了很久,然后把它递还
给威尔,只说了一句:“我当时是对的:我不可能打赢它。”


    他们继续前行,很少说话,这对他们俩都合适。埃欧雷克·伯尔尼松抓到一
只瞪羚,吃了大部分,把嫩肉留给威尔煮食。有一次,他们来到一个村子,埃欧
雷克在森林里等着,威尔用一枚金币换了一些变味的粗面包和干果,还有一双牦
牛皮靴和一件羊皮背心,因为夜里已经冷了起来。


    威尔还向别人打听了有关彩虹谷的情况。那人的精灵是一只乌鸦,巴尔塞莫
斯也变成一只乌鸦精灵来帮忙,使他们之间的理解和沟通更加容易,威尔得到了
清楚有用的指点。


    还有三天的路程。没错,他们快到了。


    其他人也快到了。


    阿斯里尔勋爵的旋翼式飞机中队和齐柏林空中加油飞艇到达了两个世界之问
的通道:斯瓦尔巴特群岛上方的天空的裂缝。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除了
补充基本的供给外,他们不停地飞。司令官、非洲国王奥滚威每天与玄武岩要塞
联络两次;他的旋翼式飞机上有一个加利弗斯平人的天然磁石接收机,通过它,
他能够和阿斯里尔勋爵本人一样迅速了解其他地方发生的事情。


    收的消息令人不安。小间谍萨尔马齐亚夫人打听到教会的两个强大的臂膀—
—宗教法庭和圣灵工作协会——同意摈弃异见、集中才智。协会有一个比弗拉·
帕维尔更迅捷更熟练的真理仪家,而且因为有了他,教会法庭现在已经知道了莱
拉的准确位置,甚至更多的情况:他们知道阿斯里尔勋爵已经派军力去营救她。
法庭一点时间也没浪费,立即命令一队齐柏林飞艇起飞,而且就在当天,一个营
的瑞士卫兵开始登上静候在日内瓦湖边的齐柏林飞艇。


    所以每一方都知道对方在朝山洞进发,他们都知道谁先到达就对谁有利,但
眼下谁也没多少优势可言:阿斯里尔勋爵的旋翼式飞机比教会法庭的齐柏林飞艇
快,但他们要飞的距离更远,并且受制于自己的齐柏林空中加油飞艇的飞行速度。


    另外还有一个情况:不论谁先抓住莱拉,都免不了与敌方战斗才能杀出重围。
这对教会法庭而言要容易一些,因为他们不用考虑莱拉的安危。他们前去的目的
是杀了她。


    教会法庭庭长乘坐的齐柏林飞艇里还载着一些他不认识的乘客。泰利斯骑士
通过他的天然磁石共鸣器收到一则信息,命令他自己和萨尔马齐亚夫人偷渡上飞
艇。当齐柏林飞艇到达山谷时,他和夫人先行一步,单独前往莱拉被囚的山洞,
尽量保护她,直到奥滚威国王的部队前来救她,她的安全高于一切。


    要登上齐柏林飞艇是很危险的,尤其是他们还要带着装备。除了天然磁石共
鸣器以外,最重要的装备是一对昆虫蛹和他们的食品。当成虫孵出来时,它们看
上去就像蜻蜓一样,但实际并不是威尔和莱拉的世界里的蜻蜓。首先,它们的个
头要大得多。加利弗斯平人精心喂养着这些家伙,每一个部落的昆虫都不一样,
泰利斯骑士的部落培育的是胃口极大、极野蛮的红黄条状的大蜻蜓,而萨尔马齐
亚夫人养的却是一个飞行速度很快的细长的虫,它有着蓝色的带电的身体,在黑
暗中可以发光。


    每一个间谍都装配有一些这样的蛹,通过喂食细心调制的油和蜜,可以使它
们保持活力或迅速长成成虫。根据风速情况,泰利斯和萨尔马齐亚现在有三十六
个小时来孵化这些蛹,因为飞行要花这么长时间,他们需要昆虫在齐柏林飞艇降
落之前孵出来。


    骑士和他的同伴在一块搁板后面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在飞艇装货和加燃
料时,他们可以安全地躲在那儿。接着引擎开始轰鸣,轻巧的艇身被震得前后晃
荡,地面人员散开,八艘齐柏林飞艇升入夜空。


    这种苟且藏身本来会被他们视作是致命的侮辱,但至少可以像耗子一样掩藏
得好。在藏身之处,加利弗斯平人可以偷听到很多,他们每个小时与坐在奥滚威
国王的旋翼式飞机上的洛克勋爵联系一次。


    但是有一件事他们却无法在齐柏林飞艇上听到,因为庭长绝口不提:那就是
刺客戈梅兹神父,他已经为自己未来所犯的罪孽获得了赦免令——如果教会法庭
的行动失败的话。戈梅兹神父正身处他处,根本无人知道他的行踪。


 

关键词:Nice

作者:miyu

《黑暗物质三部曲 琥珀望远镜 九、上游[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miyu的POCO作品...

评论